观察者网

刁大明:美国大选临近,如何观察选举?

2020-10-31 17:31:17

【文/刁大明】

选举总会有结果,但过程却都不同。

从美国研究角度出发,考虑疫情、邮寄投票、投票率或者特朗普的几场造势等因素或现象可能带来的影响,会更有价值。但面对如此剧烈变化的美国,就预测意义而言,专门做选举的学者或许比专门研究美国的人看得更准。

在距离大选还有两三月的时候,我注意到很多场合都在谈论这场选战,甚至连“十月惊奇”这样不算大众的术语也被普及。更多人的关注与参与,意味着更多面向的观察与观点,不同的观点互相提醒,反而可以让人保持清醒,这无疑是好事。

有意思的是,我经常听到两种颇有代表性的声音:一种是“拜登当选毫无疑问”,一种是列举特朗普当选的“几大理由”或“几大趋势”。前者颇有赌性,100%与0%,言之凿凿咬定一件尚未发生的事情总让人不安;后者虽然使出浑身解数给出越来越多的理由,但这些理由更像是针对已有结果做复盘解释时的必要表达,不足以充分到在选前预估结果。

完全不同的选举?

别太相信民调,小心复制2016年的“惊奇”——这大概是最近听到最多的告诫。事实上,像RealClearPolitics这样的综合平均民调、而非某一家的民调,还是较为准确地反映出两位候选人的高下态势,今年如此,以往也是如此。

现在能查到的当年选前最后一天的综合民调,是希拉里以46.8%比43.6领先于特朗普,差距为3.2%。而最终选民票的结果为48.2%比46.1%,希拉里胜出2.1%,与民调差距在误差范围之内。如果再考虑2016年出口民调,当时显示民主、共和两党分别在选民中占37%和33%的事实。在民调中,3.2%的优势其实与打平几乎无异。换言之,如此一个表明两者胜负的民调趋势,原本就不能让人们得出希拉里胜算更大的结论。

进入2016年后,希拉里领先特朗普的区间为-0.9%到11.2%,且被三次微幅反超,选前最后一月的优势为2.5%到6.5%之间,希拉里的民调也只有在2016年5月达到50%以上的50.4%。相较之下,2020年1月1日到10月30日内,拜登领先于特朗普的幅度区间为4%到10.3%,10月的区间为7.2%到10.3%,且七次较为频繁地站稳50%以上。即便10月12日特朗普重启动员、疯狂造势或10月14日《纽约邮报》爆出拜登儿子争议,事后两人互比有所收窄、拉锯,但总体趋势仍未见本质变动。

可见,从优势幅度、固化程度以及领先者自身高度等因素可以观察出,拜登如今的优势远大于希拉里当年的水平。或者可以说,2020年大选从综合民调上反映出的格局与2016年截然不同,这应该是完全不同的两次选举,拜登“重蹈覆辙”的可能性并不大。

当然,2020年的拜登也要面对自己的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其民调中的“逆向支持者”,即那些因为反对特朗普而声称支持拜登的人;或者是那些2016年就出现的特朗普“隐形支持者”。这些因素只能等到选后从某个关键州的变化中,更为显性地测量出实际影响。但自2019年4月拜登参选以来,其与特朗普互比民调的水平稳定,且特朗普自执政以来民调表现稳定,双稳定的结构也不太会留有太多水分。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提前投票的美国选民人数创新高。图为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选举工作人员在当地选票处理中心,一一查验收到的邮寄投票是否合格。图自法新社

关键州未必摇摆了?

2016年的民调问题出在各州。试想,哪怕是在最后几天,如果民调做出了希拉里在宾夕法尼亚微弱落后的话,这位前第一夫人必然会拼尽全力守住“蓝墙”,从而也未必没有机会避免在宾州以0.7%的劣势落败的意外结局。

综合观察,2016年大选中有四个州的结果与最终综合民调结果呈现党派倒置:密歇根(希3.4%变为特0.3%)、威斯康星(希6.5%变为特0.7%)、宾州(希1.9%变为特朗0.7%)以及内华达(特0.8%变为希2.4%)。其中在威斯康星,两人上下差距7.2个百分点,也是当年的最大失准。

虽然今年的各大民调都被认为进行了相应地更为广谱覆盖的调整,但疫情等少见因素对各州选民的影响极为特殊,尤其是关键州的关键选民。因而,面对多个州交错的不确定性,或者可以采取做减法的方式来考虑问题,即可以考虑不计入某些从民调看就可能存在悬念的州,然后再看一下两位候选人的胜负情况。

以10月30日各州综合民调的数据为准,并以民调误差3%的两倍、即6%作为高门槛的话,十个州具有比较大的悬念:明尼苏达(5%)、内华达(4%)、宾州(3.6%)、得克萨斯(2.3%)、佛罗里达(1.2%)、艾奥瓦(1.2%)、北卡(0.7%)、佐治亚(0.4%)以及俄亥俄和亚利桑那的平局。在彻底不考虑这十个关键州的情况下,依照其他州相对既定的政党归宿,如下图所示,拜登以243票领先于特朗普的126票。对拜登而言,还需要27票就可胜出,而在十个州中凑齐27票显然更为容易,组合与路径很多。但相比之下,特朗普还需要134票,最捷径也是要同时拿下这10个州中选举人团票最多的前七个州。

如果再将门槛降低,不需要6%,明确就是3%,那么还有七个州存有悬念,而明尼苏达的10票、内华达的6票以及宾州的20票就要计入领先的拜登一方。其结果如下图,拜登锁定胜局,剩下未决的七个州已成为不关键的状态,可以自行随便摇摆了。

这是一场关于什么的选举?

不过,还是要等一下,如果2016年宾州等地的最终结果可以存在如此致命的差异,今年会不会再次重现呢?某个关键州的戏剧性变化应该是有可能的,但整体区域或趋势性的翻转或许很小。

一方面,拜登目前在密歇根(拜6.5%比希3.4%)、威斯康星(拜6.4%比希6.5%)、宾州(拜3.6%比希1.9%),不能说没有悬念,但总体态势明确一些。如果做一个极端假设,即特朗普再次拿下威斯康星乃至宾州的话,拜登是否就一定结局与希拉里相同呢?如下图所示,拜登仍可以通过拿下佛罗里达而胜出。与2016年希拉里在该州持续落后而几无希望相比,拜登这次斩获佛州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如果特朗普继续阻碍“蓝墙”重建,最终奇迹般地守住了密歇根、威斯康星以及宾夕法尼亚三州,那对于民主党而言就极为艰困,大概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直接拿下佛罗里达,再加上俄亥俄、北卡、亚利桑那中的任何一州;另一个是,输掉佛罗里达的情况下,必须拿下俄亥俄和北卡,再在亚利桑那和艾奥瓦中二取一。

这两个都是艰难路径,依照相应的民调情况来看,拜登走通艰难路径的难度很大,但其可能性还是比当年希拉里大一些。因而,从两党候选人的选战策略上观察,宾州与佛州还是关键战场。不同在于,拜登一方是稳住宾州、挑战佛罗里达,特朗普一方是稳住佛罗里达,挑战宾州。如下图:

另一方面,整体趋势似乎对特朗普并不有利。2016年的摇摆州态势基本上是各领风骚:特朗普在佛罗里达、俄亥俄、亚利桑那、艾奥瓦保持优势,希拉里则在宾夕法尼亚、北卡、内华达维持领先。而如今,至少从截止10月30日的数据看,拜登在大多数未决定州中都保持了优势,这很可能就是一个趋势性的体现。人们经常说,某些关键州是风向标。于是,一个风向标的变动可能引发注意,几个风向标相背而行会令人困惑,而多个风向标大体指向同一大方向时则可能代表趋势。

促使多个风向标指向同一大方向的驱动力应该就是一场选举的主轴或主题,而最终胜利的一方往往会引领或驾驭这个主题。如果2008年是关于奥巴马承诺的变革,2016年是关于特朗普利用的愤怒,2020年是关于新冠疫情塑造下的同理心。正是这种同理心,在瓦解2016年跟着特朗普宣泄愤怒的白人群体对在任总统的支持。换言之,特朗普可能不太容易驾驭2020年这个由于突发事件而生成的主题,进而难以想象他还有足够的政治势能横扫所有未决州。

同样,疫情带来的同理心及其政治影响应该是暂时的,甚至疫情极可能将持续加剧美国国内族裔、阶层、党派等各层次矛盾,这些也正是四年前特朗普当选的根源,也导致特朗普过去四年在内外政策上采取各种“奇特”做法。所以,从这个国家目前的底色看,四年前,无论希拉里是否当选,美国都进入了所谓的“特朗普时代”,而如今,无论特朗普是否连任,“特朗普时代”似乎都不会轻易结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刁大明

刁大明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别太相信民调,小心复制2016年惊奇”,真的吗?
2020年,谁将打破美国最后一块玻璃天花板?
美国两党政治走向及对特朗普外交的影响
共和党,你就从了床破吧
打仗我不行,打牌你不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