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丹比萨·莫约:“急急如律令”,美国为什么不顾一切着急复工?

2020-03-27 07:09:42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发的肺炎疫情影响,美国多地采取了各类的防疫措施。由于担心经济会受到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迫不及待地希望普通民众能够尽快重返工作岗位。美国前国务卿、特朗普的老对手希拉里就批评特朗普的这一做法,称这简直是让成千上万的人去送死。为何特朗普在这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将复工复产“急急如律令”?

《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曾任世界银行与高盛集团高级经济顾问的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美国经济学家丹比萨·莫约在其新书《增长危机》中曾一针见血分析出了其根源所在。】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丹比萨·莫约)

经济增长对老百姓来说至关重要。当经济增长减弱时,每个人都会受连累。停滞加剧了社会、健康、环境和政治问题。若是不能实现增长,那么文化、社会团体和每个人对自己能够拥有的生活方式的期望都会变得黯淡。

实现经济增长是为了满足人类最基本的个人需求。在微观层面上,个人对金钱进行积累是毫无意义的,除非一个人利用它来改善自己的地位或改善整个社会。同样地,宏观层面的经济增长应转化为粮食、住房、安全和医疗等基本需求的满足及其质量的提高。这两个层面中,任何一个层面的停滞都意味着个人和社会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而这往往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日益恶化的经济增长、持续下降的生活水平,以及日益加剧的贫困和不稳定之间的联系已得到充分确立。历史上一个典型的例子是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当时法国的生活条件不断恶化,税率上涨、食物短缺长达十年之久,进而引起暴乱,最终触发了法国大革命。发展停滞和随后的经济危机最终导致了一场政治革命。

近年来,希腊经历了一种类似的模式。2008—2016年,希腊经济在GDP方面锐减45%,导致了贫困的加剧。失业、减薪、工人补偿和社会福利的减少,致使希腊的家庭平均比过去贫穷40%。截至2014年,家庭可支配收入已降至2003年的水平以下。2010年希腊爆发了重大骚乱,超过10万民众在雅典游行,最终导致激进左翼联盟党赢得2015年大选,主导一个新的极“左”政府。

2010年9月8日,为抗议政府为摆脱危机而实施的紧缩政策,希腊交通部门员工在雅典举行示威游行,当日雅典的公共交通中断

经济增长的三种方式

经济增长主要以三种方式提高个人和社会的生活水平。第一,最直接的是,经济增长使个人有机会改善自己的生活。举个例子,一个人赚取了奖金或者额外收入,他可以利用这笔钱获得更好的医疗保健、教育、交通和食物。得益于收入的增长,他能够获得提高生活质量的商品和服务。反之,如果一个人丢了工作或收入减少,他就要被迫削减医疗、食品和教育开支。经济增长会以这种简单的方式影响一个人的生活,使生活变得更好或更差。

第二,收入的增长可以让个人对更大的群体产生影响。他可以雇用别人或者投资。通过日常消费,个人有机会支持其他企业和个人,帮助其他人提高生活水平。通过投资或者借出资本,他可以让其他人增加收入、改善生活、造福社会。许多中小型企业特别依赖这种类型的个人投资。经合组织90%以上的企业是中小型企业,雇员少于250人(就业率为60%~70%)。在发达国家,一个国家整体经济增长的很大一部分来自这样的公司,个人投资可以影响经济。反之,更大的群体若是没有增长,那对个人也有深远的影响。经济萎缩会助长政治和社会动荡,并破坏社会凝聚力。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加里市就象征着这种工业的衰落。加里曾经是一座繁荣的钢铁城,人口从20世纪60年代的18万下降到目前不足8万。这座城市的钢铁厂在2015年雇用了5000人,仅是40年前在那里工作的3万人的一小部分。加里的贫困率为38%,犯罪率高,教育程度较差。城市整体经济增长乏力,对个人生活质量产生了重大的负面影响。

收入增长与人类进步之间的关系(或者反过来说是增长衰退与生活水平降低之间的关系)是用乘数效应来解释的。个人赚取的额外收入将以其原始价值的数倍在整个经济中传播。这一理论最初是由英国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提出的,以表明政府支出的增加将导致人口收入的增加。然而,新资本的原始来源并不需要一定是政府。假设一名工人在出色地完成一年的工作后获得了2000美元的奖金,并且他一次性花完了这笔钱。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很有可能在他改善自家生活的同时,他花出去的2000美元也成了同城别的商人的收入,而后者又继续在别处消费。这样一来,这名工人的2000美元可以迅速变成3000美元或4000美元等。实质上,2000美元不仅能完成一笔交易(最初支付给总承包者),而且能实现许多后续交易,因此钱就不是被保存起来,而是花了出去。

第三,这是一种更为复杂的方式,即经济增长可以通过保持透明的政治结构来提高生活质量(或者说经济衰退不利于政治结构的透明)。个人权利和自由只有在社会能够对政府进行问责的情况下才能存在。增长能够使社会保持运转并确保问责制,但在没有增长的情况下,社会就不稳定。这样,经济不景气就为政治动荡创造了条件,极端情况下甚至可以引发自由民主体制的崩溃。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德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时的德国面临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巨额赔款、高水平的负债、恶性通货膨胀、激增的失业率,以及1929年世界经济大危机的满目疮痍。随后的经济崩溃直接造成了纳粹极端主义的崛起。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班牙经济面临着大约6%的增长萎缩,而2013年之前失业率飙升至26%。在此背景下,由于加泰罗尼亚要求独立,西班牙的解体势头越来越猛。金融危机结束以来,加泰罗尼亚分裂的呼声持续高涨,加泰罗尼亚人的不满情绪加剧,他们担心会被迫向西班牙国库交更多的钱。2014年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举行的非官方民意调查显示,80%的选民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西班牙失去加泰罗尼亚的代价将是高昂的,因为该地区为西班牙贡献了19%的GDP,其高科技出口占西班牙的45%,并且是西班牙70%出口的门户。加泰罗尼亚的脱离将会给西班牙政府收入、就业机会和未来更大范围的经济格局带来重创。

加泰罗尼亚2012年9月的游行(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当经济增长强劲的时候,会形成一个经济机遇增多、经济向上流动、生活水平提高的良性循环。而如果经济缺乏增长,社会发展就会倒退、萎缩,这不仅直观地体现在经济指数上,而且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虽然仅靠增长并不能终结流行病、解决环境和气候问题、改善教育,或者减轻激进恐怖主义的威胁,但是没有增长,解决这些问题会变得更加困难。

经济增长不是“万能药”

经济增长是如何帮助解决这些看似棘手的问题的?

首先,它使政府能够资助和加强公共事业——教育、医疗保健、国家安全和实体基础设施。在经济增长不断上升的条件下,政府(以及部分企业,通过增加销售和收入的方式)获得边际资金,可以为上述公共事业安排专项拨款。而在没有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各国政府只能被迫减少某一领域的投入,以便为其他领域提供资金。

其次,巨大的经济成功是私人投资和创新的先兆,而后者正是改善生活水平和获得发展的跳板。经济增长推动了美国在20世纪的生活水平。居民收入上涨了30倍,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得以脱离贫困。同样地,中国也实现了奇迹般的经济增长,30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率,3亿多中国人因此摆脱了贫困。

如果没有经济增长,国库就会减少税收,无法投资公共事业,进而无法满足民众的基本需求。基本上,未能实现经济增长几乎都是生活条件恶化和骚乱的前兆。在经济崩溃时期——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人类进步的所有方式和标志,包括实际工资、就业机会、预期寿命和社会流动性都会受到影响。经济上的失败不仅会降低生活水平,还会催生人民的不满情绪,导致赤贫人口增多。经济萎缩会助长焦虑,而强劲的经济增长则可以抚平激进主义和叛乱。

当然,经济增长能做的也是有限度的。不可否认,某些现象和问题无法用经济增长来解决。即使经济增长极大地削弱了极端主义运动的可能,也还是有偏执的人对任何经济成就都充耳不闻。比如,恐怖主义就是仅靠经济增长还无法解决的一个问题。经济进步可以抑制它,但不能彻底根除它。同样,仅靠经济增长也不能消除收入不平等。毕竟,有些国家的收入不平等问题甚至是随着经济增长而恶化的。经济增长本身甚至可能成为一个问题,管理不善导致的经济激增可能会带来债务和通货膨胀。经济增长本身并不是“万能药”,但如果没有它,可持续的社会进步将成为空谈。

显然,经济增长对一个国家的生存、建设成就和稳定至关重要。经济学自创立以来,就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即要找出增长的关键要素,拨开个人和企业复杂行为的迷雾,以确定这些因素如何实现真正的、持续的增长。在研究经济增长的衡量办法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下增长的引擎。为此,我们应该研究是什么驱动了增长,以及思考如何衡量最佳增长。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增长是关于三大关键要素的函数:资本(一个经济体除去赤字和债务之后的投资金额),劳动(在质量和数量方面均可量化),全要素生产率(除资本和劳动以外影响经济增长的其他要素的总称,包括创新、技术、政治制度、法律和法规等)。

生产率被认为占一个国家经济增长驱动力的50%以上,往往被用来解释为什么某个国家的经济有所增长,而另一个国家却没有。透明可靠的法律、明确的产权和技术进步都有助于提高生产率,从而促进经济增长。而拖累生产率的因素,如债务和人口状况,则会限制经济增长。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许多发达国家承受着越来越多的债务和赤字重压。人口结构的变化也让人备感压力,表现为适龄工作、经济活动人口减少,以及老龄化、非经济活动人口增加。但现在看来这些杠杆抑制了经济的增长。

评估经济的真正概况是很复杂的,而债务的存在则会使情况复杂化。一个看似富有的、拥有一栋大房子和一辆新车的邻居,很可能负债累累,还不能进行破产清算,他当然也可能无债一身轻,但这两种情况都并非肉眼可以判断的。在宏观经济层面,债务同样使增长图景复杂化。债务还可能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增长——最直观地表现为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一个社会的稳定和成功至关重要。在明白了经济增长为何如此重要,以及怎样最好地评估它之后,我们必须应对那些阻碍增长从而对人类进步提出挑战的问题。回归到当下蔓延至全球范围的新冠疫情危机,也就难怪会有无数人对特朗普不顾一切着急复工的态度深表抗议了。经济增长不是社会发展的“万能药”,当下对于每一国的政府来说,防控疫情和经济恢复并举并不容易,需要全人类共同努力去探索!

本文整理自《增长危机》,(美) 丹比萨·莫约 著,王雨晴 译,中信出版社集团,2019年7月出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丹比萨·莫约

丹比萨·莫约

经济学家,《赢者全得:中国的资源之争及其对世界的意义》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急急如律令”,美国为什么不顾一切着急复工?
中国对全球稀缺资源的大战略
为中国投资非洲一辩
《纽约时报》:美国如何才能赢得未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