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丹尼·路德里克:美国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会为全世界带来麻烦

2019-10-13 09:15:30

【文/丹尼·路德里克】每年秋季开学的时候,我都会拿这样一个问题来问我的学生们:富国的穷人和穷国的富人,大家觉得哪一个生活得更好呢?这个问题通常会引发大量没有结果的讨论。其实,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设计得结构更为明晰、考虑范围更有限度,因此这个问题完全可以有明确的答案。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丹尼·路德里克2019年9月12日在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刊发评论文章:《为何美国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会为全世界带来麻烦》

让我们把关注点限定在收入上。我们假设人们只关心他们自己的消费水平(不考虑不平等和其他社会条件)。占收入分配前5%和后5%的被定义为“富人”和“穷人”。在一个典型的富裕国家,最贫穷的5%的人口收入约占国民总收入的1%(对于贫穷的国家来说,这个比例要小得多),而最富裕的5%人口能够获得国民总收入的25%,这听起来并不是太离谱。

类似地,我们把“富国”和“穷国”定义为所有国家中按人均收入排名前5%和后5%的国家。在典型的贫穷国家(如利比里亚或尼日尔),人均年收入大约是1000美元;而在典型的富裕国家(如瑞士或挪威),人均年收入则高达6.5万美元(这些收入数字是根据生活成本和购买力差异进行过调整的,因此可以直接进行比较)。

现在,我们可以计算出贫穷国家的富人收入为5000美元(1000美元×0.25 x 20),而富裕国家的穷人收入为13000美元(65000美元×0.01 x 20)。以物质生活水平来衡量的话,一个富裕国家的穷人的收入是一个贫穷国家的富人的两倍多。

这个结果让我的学生们感到惊讶,因为这与他们中大多数人想象的情况是完全相反的。当他们想象贫穷国家的富人时,他们想到的是那些拥有大量仆人、收藏多辆高级汽车、住在大宅里的富豪们。尽管这样的人确实存在,但在非常贫穷的国家的最富有的那5%人里面,最有代表性的很可能只是一名政府中层官员。

我们做这种比较更大的意义在于,相对于各国内部的不平等,它强调了各国之间收入差异的重要性。在现代经济增长之初,在工业革命之前,全球不平等几乎完全源于各国内部的不平等。欧洲和世界较贫穷地区之间的收入差距是很小的。

但是,随着19世纪西方经济的发展,世界经济在工业化的核心国家和生产初级产品的边缘国家之间出现了“大分化”。在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里,富国和穷国之间的收入差距构成了全球不平等的主要原因。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有两种趋势开始改变这一状况:首先,在中国的带动下,许多落后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开始明显超过富裕国家。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的居民比欧洲和北美的居民致富的速度更快;其次,许多发达经济体内部的不平等开始加剧,尤其是那些劳动力市场监管较少、社会保障体系薄弱的经济体。比如美国的不平等程度上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人们如今已经不再能确定美国“穷人”的生活水平是否还高于最贫穷国家“富人”的生活水平了(此处“富人”和“穷人”的定义与前述一致)。

从全球总体不平等的角度来看,这两个趋势是朝着相互抵消的方向发展的:前者减少了不平等,而后者增加了不平等。但两者都增加了各国国内不平等在全球不平等中的份额,这改变了自19世纪以来一直存在的趋势。

由于缺乏完整的数据,我们还无法确定当今世界经济中,国家内部不平等和国家之间不平等各自所占的份额。但巴黎经济学院的卢卡斯·尚塞尔(Lucas Chancel)在一篇基于世界不平等数据库写作的未发表的论文中估计,目前多达四分之三的全球不平等可能是由国家内部的不平等造成的。另外两位法国经济学家弗朗索瓦·布吉尼翁(Francois Bourguignon)和克里斯蒂安·莫里森(Christian Morrison)从历史角度进行的分析也表明:自19世纪末以来,国家内部的不平等现象从未像今天这般严重。

如果上述分析正确的话,这表明世界经济已经越过了一条红线,这要求我们重新排定政策的优先顺序。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像我这样的经济学家一直在告诉全世界,减少全球收入差距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加快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发展。

富裕国家的全球化精英们(通常是有钱人和有专业技能的人)往往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那些抱怨国内不平等的人所表达的忧虑不以为然。然而富裕国家的社会公平目标与贫穷国家追求更高生活水平的目标之间的紧张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在整个西方的兴起。发达国家与低收入国家之间贸易活动的增加也加剧了发达经济体内部的收入不平等。在发达国家以外的地方,提高收入的最好办法很可能就是让大量工人从贫穷国家涌入富裕国家的劳动力市场。然而这对那些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也较低的富裕国家的工人们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

因此,发达经济体强调国内公平的政策不一定会对全球贫困人口造成伤害,即便在国际贸易活动中也是如此。旨在提高底层劳动力收入、减少经济不安全因素的经济政策,既有利于国内公平,也有利于维护健康的世界经济,进而也可以为贫穷经济体提供发展的机会。

(观察者网李翠萍译自2019年9月12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丹尼·路德里克

丹尼·路德里克

普林斯顿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作者最近文章
富国穷人和穷国富人,谁活得更好
中国准备好去工业化了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