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丹尼尔·亨宁格:“五彩”内阁同样不“政治正确”,美国就没有更高追求了?

丹尼尔·亨宁格

丹尼尔·亨宁格

《华尔街日报》社论版副主编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24 08:01:07
导读
12月16日,《华尔街日报》专栏刊文“拜登的多样性内阁——除了被多种分类分散力量外,政治没有更高的目标了?”,批判性地指出拜登追求政治正确的做法正在反噬自身:玩弄身份政治,抬高某些身份,势必招致其他身份的不满。 无独有偶,同一天《纽约时报》刊登越南裔美国作家Thanh Nguyen的专栏“亚裔联盟可以教民主党什么”,表达亚裔也渴望得到拜登政府的重视,恰好印证着《华尔街日报》专栏的观点。 观察者网特此编译这篇《华尔街日报》专栏,供读者参考。

【文/丹尼尔·亨宁格 编译/观察者网 白紫文】

克利夫兰人这个假日季被灌了一嘴“煤灰”,因为克利夫兰市的棒球队突然宣布,明年他们将不再是“印第安人队”(克利夫兰印第安人队,MLB美国职棒大联盟八支创始球队之一,1901年成立于克利夫兰,观察者网注)。球队老板保罗·多兰自相矛盾地解释道,这么做将“团结我们的社区”。

几个月前我们曾讨论过,以政治正确计较球队名称有多愚蠢。难道“白袜”和“红袜”队的名字都得改吗?(芝加哥白袜队,Chicago White Sox,美联元老球队之一,芝加哥黑人众多,该队因队名为“白”袜,引发“政治正确”争议。观察者网注)

自“多元文化主义”一词加入美国政治对话以来,其最风光的莫过于当选总统拜登公开承诺,要在“多元化”基础上组建内阁

拜登的“多元化”内阁成员  图自美联社

起初,事情的发展或许如拜登所愿,媒体也纷纷在他任命的人选名字前加上“首位”字眼:首位拉丁裔国土安全部主管;首位女性财政部长;首位非裔国防部长;首位拉丁裔卫生部长;首位公开的同性恋内阁部长(皮特·布蒂吉格);首位有色人种的女性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印度裔的内拉·坦登Neera Tanden);首位女性国家情报总监。

HybridParenting.org网站(旨在协助父母培养子女多元文化能力的网站。观察者网注)称:“在一个多元文化世界里,人们会在生活中接受并包容他人的差异。”这种“接受”只是理想主义的。拜登的内阁官员任命过程提醒我们,实践中所谓“多元化”具有压倒性的政治性,或者说分裂性

拜登首批提名公布后不久,“政客”(Politico)报道称,一些民主党人对提名感到不满。得克萨斯州众议员维森特·冈萨雷斯(Vicente Gonzalez)希望内阁中至少有5名拉丁裔。随后,AAPI代表提出投诉。AAPI(Asian Americ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是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的缩写。他们指出,奥巴马的内阁中拥有过三名亚裔美国人。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AAPI党团主席梁美琪(Bel Leong-Hong)表示:“我们在那里(拜登内阁)没有看到太多亚裔美国人,不是吗?”

越南裔美国作家Thanh Nguyen《纽约时报》专栏:“亚裔联盟可以教民主党什么——亚裔能抛开分歧、围绕共识形成稳固多数堪称民主党和整个国家的典范。

本文发布前,有报道称拜登政府的内政部长可能由新墨西哥州的美国土著众议员德布·哈兰德(Deb Haaland)担任,她的母亲是拉古纳·普韦布洛部落(Laguna Pueblo)成员。

尽管拜登的提名似乎实现了多元文化主义理想,但看上去却更像个多元“分赃”的系统。提出要求的人数正在激增,他们不可能全都得到满足。

多年前,当学术界出现“多元文化主义”这一概念时,许多人将其视作美国为亚洲及其他地方来的非欧洲移民新浪潮拓展其最初开放理念的一步。

随后,文化多样性也不可避免地在学术界出现,并将学界研究自身以种族为基础划分开来。学者们拾起了“差异性”思想,丢弃了融合的最终目标。“多元化”被人们用作政治斗争的工具,而非加深社会融合的途径。

自5月底以来,“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已经成为“多元化”的代表性运动。在对拜登内阁任命的批评之声中,“黑命贵”引发的党内矛盾最为明显。

媒体对“黑命贵”的吹捧及对“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宣扬,使得美国黑人的政治主张占据上风,从而无形中压制了拉丁裔和亚裔的政治主张。拉丁裔和亚裔自然有所警觉。现在,他们要求在拜登内阁中获得所谓的“公平待遇”。

几个月前,当Trader Joe’s(美国连锁杂货店品牌,总部在加州的蒙罗维亚)因销售Trader José和Trader Ming等包装的货品而被批评为种族主义之时,崇尚“多元化”的喜剧效果达到顶峰。

Trader Joe’s用不同国家的人名“再包装”相应商品以表现其特色,被批为带有“刻板印象”的“种族主义”做法  图自《每日邮报》

有些人可能会把“Trader Joe’s”事件视为这场愚蠢的政治诉求运动的讽刺式广告。而拜登挑选内阁这种严肃的问题,俨然已成为以完成“绥靖”任务为目标的荒谬实践。

所有的政治也许都是本地化的,但有人可能会问,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是否已经彻底沦落到单纯按照这些成倍增长的“进步性分类”,来分配权力和金钱,还是说其仍然有更宏大的目标。

不可否认,拜登的8100万张选票和其总统任期汇聚了不同的美国选民,拜登也的确为这些选民量身定制了相应的“吸引力”。现在的问题是,拜登或者任何美国总统是否有能力组建一个服务于整个国家的政府,还是说,总统首先得是个根据各方身份分配官职的角色。

一种实用派观点会认为,照顾“多元化”的官员任命方式与陈旧的城市政治体系并没有太大不同,城市政治的官员任命要维持派系之间的和平。这当然是种善意的解释。

不那么友善的观点则认为,“多元化”已经完全沦为压制反对意见的武器。连讽刺候任第一夫人的博士学位都不被允许。

拜登胜选后曾告诉美国教育界:你们中有一员将进入白宫。拜登妻子吉尔·拜登的推特账号名为“吉尔·拜登博士(Dr.Jill Biden)”,其自我介绍为“终身教育者”,并计划在拜登上任后继续在社区大学任教。美国作家约瑟夫·爱泼斯坦(Joseph Epstein)12月11日在《华尔街日报》刊文“白宫里有医生/博士(同为Doctor一词)吗?如果你是指医学博士,那可没有”,嘲讽“吉尔·拜登博士”的叫法“滑稽”“像在骗人”,并以“政治正确使博士曾拥有的真正荣誉荡然无存”讽刺拜登妻子不配“博士”称号,引发轩然大波,其曾任教的芝加哥大学发表声明与其切割,反对爱泼斯坦的“厌女症”观点。女性名人如希拉里、米歇尔等纷纷跳出来,就此事站队吉尔·拜登。观察者网注。

希拉里12月14日在推特发文:“她的名字就是吉尔·拜登博士。习惯这一点。”

只有运动内部才允许批评的声音存在。因此,像被拜登提名为国防部长的非裔美国人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上将这样的人是可以被攻击的对象,因为他的个人地位服从于令军队“贬值”这一更大的政治目标。这与黑人警察局长会在5月25日后的“断供警察”抗议活动中被迫下台是同样的道理。

“多元化”自有其崇高的目的。但政治是一门“低阶艺术”。拜登四年的总统任期正好构成研究这种想兼得“鱼和熊掌”做法的启发性案例。

(观察者网由白紫文译自《华尔街日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丹尼尔·亨宁格

丹尼尔·亨宁格

《华尔街日报》社论版副主编
责任编辑
白紫文

白紫文

.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作者最近文章
“五彩”内阁同样不“政治正确”,美国就没有更高追求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