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马汉提:亚洲盟友们,美国人并不怎么在乎你们的生命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15 09:17

丹尼尔·马汉提

丹尼尔·马汉提作者

美国“战争中的平民”研究中心主任

【导读】 近日,专门研究战争伤亡的美国学者丹尼尔·马汉提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撰文,评述大国冲突将使平民遭受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同时呼吁民众参与到政治决策中来。马汉提在文中对美中冲突做了一些假设性描述,并非真实情况,翻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丹尼尔·马汉提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发动战争的关键是要开出空头支票。1914年8月,德国和英国士兵被派往前线,他们获得的空头支票是将在圣诞节前回家,正如36年后美国士兵被船运朝鲜时获得的保证一样。

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能被发动起来和维持下去,全都仰赖有人对战争目的和结果开出了空头支票。20世纪60年代,美国陆军上将威廉·韦斯特摩兰(William Westmoreland)曾提到美国达到了取得越战胜利的“转折点”。在小布什担任总统期间,他承诺通过伊拉克战争实现“大中东地区的和平”。小布什所说的“全球反恐战争”与生俱来地带有空头支票,包括所谓的精确空中打击只会杀死恐怖分子,而绝不会伤害到去参加婚礼的来宾。

随着美国从永久战争的阴影中走出,进入到超级大国竞争的新时代,大国之间爆发战争再次成为可能,美国似乎已在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而这场战争则建立在一张极其危险的空头支票上:包括居住在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的广大平民不会受到战争波及。

美日联合军演

在当代,战争出现的征兆是有国家进行兵棋推演,展开实兵演习,做出复杂估算,甚至是推想出非常现实的未来场景。关于最有可能引发美中或美俄冲突并产生严重后果的导火索、双方行动或反应,已经有大量的智库报告、公开的兵棋推演记录、预测分析、各类专题期刊,以及至少两本畅销小说(《2034年》和《幽灵舰队》)向我们展示了其骇人一角。

因作者或方案设计者所做假设不同,美中或美俄冲突会沿着稍微不同的路径发展。尽管在细节上存在差异,但大多数冲突都起始于“灰色地带行动”(如对关键基础设施发动网络攻击,散布虚假信息和进行某种形式的混合冲突),随后形势快速(即使是非故意地)升级发展到进行两栖或陆上入侵、空袭,或者冲突起于中国东海领土纠纷,比如钓鱼岛。北约与俄罗斯可能发生的对抗通常会涉及到在波罗的海三国发生的冲突。

这些设想的相似之处在于很少谈到战争对平民和民用设施的影响,即使设想中的冲突会立即升级到对地区或全球造成破坏的水平。

对战争给平民造成的损失避而不谈,这一事实令人不安,因为这直接与现代史上人类在每一场战争中的经历相矛盾。这也令人惊讶,因为大多数设想场景都涉及到发生在大型人口中心或附近的直接武装冲突。

最近有一项分析推测,中国可能已经在演练大规模突袭轰炸台湾的防空系统和军事基地。不难想象,这将包括位于高雄市(人口280万)的台湾最大海军基地,以及位于建筑密集区及其附近的其他设施。在其他场景下,中国会对位于日本、关岛、菲律宾和/或澳大利亚的美国及其他盟军设施发动袭击。在这些场景下,驻有军事目标的关岛、日本冲绳县、两座日本城市横须贺和佐世保总共居住着220多万人。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一旦发生突发事件,预计俄罗斯将袭击北约设施,这些设施可能位于诸如爱沙尼亚塔林市内或附近。

面临危险的不仅仅是美国及其盟国的平民。在与中国的冲突中,一些分析认为,台湾可能使用其高机动火箭炮系统或防区外对地攻击导弹打击中国沿海的机场和港口。可能遭受打击的目标位于人口稠密的福建、浙江和广东省。与此同时,美国可能打击位于中国内陆的基地。一般而言,美国和/或台湾地区军队会使用不同射程、载荷和威力的导弹袭击中国目标,这些导弹极有可能会落到数千万中国人身边。在欧洲,至少有一场兵棋推演显示,北约的反击可能是攻击位于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市附近的军事设施,那里居住着近50万人。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与所有历史经验相反,在对未来战争进行模拟预演时,可能在大国冲突中受到直接或间接影响的两方数百万人似乎是无足轻重的。一个故事情节是“几轮导弹齐射”炸掉了冲绳美国空军嘉手纳基地跑道,严重削弱了美国空军的战力,但这个故事却绝口不提以下这个事实——该基地位于岛上的人口稠密地带,距离幼儿园、学校和托儿所不到一英里。不难想象,在这几轮“导弹齐射”(每轮10枚导弹?100枚?1000枚?)中会有一枚或多枚导弹偏离原定打击目标。

一旦发生战争,降临到欧亚大陆平民头上的灾难将不仅仅是直接的伤亡,此外还会遭受能源、食品和用水短缺,更别提可怕的经济危机了。

美军嘉手纳空军基地

在对未来冲突的设想中,平民所受关注不多,这至少部分源于公众坚信美国军队会遵守战争法并忠实地依法行事,其表现或与美国的某些潜在对手不同。但是,尽管军方不太可能故意以平民为目标,似乎也没有过多考虑平民利益,使其免遭伤害。

最近,一些军官甚至公开警告那些要求军队对平民负责并保持克制的人,要他们不要多管闲事。美国海军陆战队中校约翰•切里、英国皇家空军少校基兰•廷克勒和法学教授迈克尔•施密特在“公正安全论坛”发表文章,他们警告说,那些在平叛战斗中尽量减少平民伤亡的常规政策和做法是“无法应用”在大国冲突中的。

某些制定人道救援政策和民事政策的决策者曾期望建立“受到政策严格约束的交战规则”,但美国陆军前军法署长、退役中将查尔斯•佩德和上校彼得•海登最近却“直言不讳而又实话实说地”向他们发出了严厉警告。按照他们的说法,在下一场战争中,交战双方都不会心慈手软,他们只会“通过充分使用武力去迅速获取胜利。”

事实上,美国公众不太可能施加足够大的压力迫使政府保持克制,尤其是在美国及其某一盟友首先受到攻击的情况下。我所在的组织“战争中的平民研究中心”和“再想想传媒”最近发起了一项调查,在超过1000名受访者中,有61%的人赞成在美国军事设施受到攻击时空袭俄罗斯或中国,即使这样的空袭会造成10000名平民死亡。

这一结果并不新鲜:在1941年12月珍珠港遇袭后,67%的受调美国人支持美军轰炸日本城市以作报复。应引起美国亚洲盟友注意的是,在接受我们此次调查的受访者中之所以有更多的人(37%的受访者)愿意容忍使10000名平民死亡的战斗发生在美国的某一亚洲盟国,如日本,而不是发生在美国欧洲盟友的国土上,如波罗的海三国(27%的受访者)。

再结合最近一项研究的成果(研究“种族主义态度”和“美国白人是否支持军事干预他国”这两者间具有怎样的联系),该调查结果可被视为一个警报,即美国人可能容忍战争对亚洲人(甚至是生活在盟国的亚洲人)而非欧洲人造成更具破坏性的影响,就像他们在二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所表现的那样。

今天,军事指挥官和可能派他们上战场的政客也许会轻易接受“残酷的战争是短暂的”这种胡说八道。严重的冲突不仅不可能是短暂的,而且几乎肯定会给数百万人带来灾难。随着下一个大国竞争时代渐渐逼近,政治领袖们一意孤行再次犯傻的危险性在显著升高,我们应该确保那些总会不可避免受到伤害的无辜者——平民——参与到决策过程中来。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战争罪行 伤亡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美国屡陷破产危机,不是国家无力买单,而是有人不让

2021年10月16日

“中国的新承诺将改变人类的未来图景”

2021年10月1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15日 09:17

亚洲盟友们,美国人并不怎么在乎你们的生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神舟与日月同辉”

“盟友乐意跟中国接触,美国对华强硬没好处”

“令人发指”

首次!中俄海军10艘舰艇浩浩荡荡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召开

教育部:上海等12地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

10万人罢工、430万辞职…“全美工人再也忍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