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丹尼·克莱顿:“匪帮资本主义”,别再窃取中国创新了

2020-09-29 08:18:46

【文/丹尼·克莱顿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过去,将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区分开很“容易”。一个是创新的,一个是山寨的。一个是自由市场,一个是腐败经济。一个向人才开放,吸引全世界的顶尖人才竞相来投;而另一个则是先在机场小黑屋里盘问你,随后就以煽动颠覆的罪名把你投入监狱。

做出简单比较并不难。即使在具体细节上不大准确,这种比较也不难,而且至少在方向上是正确的。

而现在,出口爆炸电池的国家正在引领量子计算研究,而互联网先驱制造的飞机却一头栽向地面(好消息,我们已经在你家附近的机场发现了更多可能坠毁的飞机!)

TikTok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成功,但对美国而言,它却只是一个大大的尴尬。成千上万的创业者和数百名风险投资家涌向硅谷和其他美国创新中心,希望找到下一个伟大的社交应用程序,或干脆自己做出来一个。但用户数量和投资回报获得指数级增长的程序却出现在北京海淀。通过中国的程序和海外像TikTok这样的程序,字节跳动为过去十年的投资者提供了高额回报(这是为什么本季所有上市企业都是“软件即服务”型企业的原因,译注:“软件及服务”是指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

面对这样的胜利,你无法仅仅将其归因于产业政策。和半导体或其它资本密集型产业不同,字节跳动从事的是开发应用程序,根本不需要北京投资几十亿来助力其发展。字节跳动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应用程序上架到全世界的各大应用市场。只要有一个苹果开发者帐户,任何创业者都拥有与字节跳动完全相同的工具去开发自己的应用。

《中国制造2025计划》也不会去制造或宣传一款像TikTok这样的消费者应用程序(你根本不可能“制造”出TikTok这样的成功)。然而,TikTok却是一款成功的产品,使全世界数以亿计的人对它如醉如痴。

像中国保护本土企业,禁止像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外国竞争者进入中国市场一样,美国现在也开始保护本国的老牌企业不受TikTok等海外竞争对手的影响。我们现在开始要求成立合资企业并将云数据服务器设置在美国,这也和中共近些年来所要求的一样。

见鬼,我们还公然要求字节跳动支付50亿美元的税款,总统说这笔钱将用于资助对青少年进行的爱国主义教育。当然,这位总统还说了很多其它事情,但至少这50亿美元的要价已被甲骨文在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证实了(这笔税款未来的真正用途是谁都猜不到的)。如果你一直关注最近在香港发生的示威游行,那你一定记得这些游行最早的导火索可追溯至2012年的香港反国民教育运动。我猜,这就叫一报还一报吧。

发展经济学家喜欢谈论“追赶”战略,即各国为避开中等收入陷阱和缩小本国与西方差距而可以采取的策略。但现在我们需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家来解释一下美国的“落后”战略。因为我们在很多方面正越来越落后。

正如TikTok事件和之前的华为纠纷所展示的,美国目前在许多关键的战略性行业已不再占有领先优势。中国大陆的企业已从5G或社交网络等多个行业的全球竞争中胜出,如果美国或欧洲国家的政府不直接干预,出手扼杀创新,那美国和欧洲的科技研发企业就有可能在这些行业全线溃败(但就算政府出手干预,这些企业也仍有可能溃败)。在台湾,本来落后于英特尔的台积电现已在最高端半导体制造领域领先英特尔一到二年。

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不能光想着为制作一部该死的好看电影而去小偷小摸中国的历史和神话故事。

而我们的落后战略仍在持续进行中。政府施行的移民限制措施专门致力于摧毁美国创新的最大来源,这些措施与新冠疫情一道促成了美国历史上国际学生移民数量的最大幅下降。

这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呢?根据最新数据,在美国,81%的电气工程专业毕业生是国际学生,79%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是国际学生,在大多数工程和技术专业,国际学生都占大多数。

只要这些国际学生能呆在本国,那“纯正的”美国人就会以某种方式顶替他们的空位,这种臆想真的不赖。但就像美国人不愿当草莓采摘工和餐饮服务员一样,他们也不想成为电气工程专业的学生。这些都是艰苦的工作,费力不讨好的工作,需要一股美国工人和学生通常缺少的偏执劲头。在这些行业中的确有大量外国工人,这是因为没有美国人想要接手他们的工作。

人才走了,创新也就跟着走了。如果国际学生这一人才群体不再为美国各大顶尖创新中心工作,那我们想一下这些人才会去哪?那些满怀梦想又雄心勃勃的斯坦福或麻省理工毕业生是不会闲坐在窗口,两眼直勾勾望着远方,坐等某天自己会入籍那个镀金美利坚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他们会去任何能实现他们梦想的地方,使用任何自己能得到的工具和资源。

你只要看看最近那批获得YC支持的创业公司(译注:YC是美国著名的创业投资和加速器公司)就会知道,未来的大量创业公司都会越来越多地出自美国本土48州之外。许多聪明、杰出的创业者甚至都不会考虑移民美国,而是会明智地发现,他们本国的市场对技术创新和进步更加开放,远超那个虚有其表的超级大国。这里的边境关闭了,那里的边境还敞开着。

那么,留给美国,甚至欧洲的还剩下什么呢?施行狭隘的政策将外部创新拒之门外,以便确保我国老迈僵化的现有企业不必与全世界最好的企业竞争。如果这不是引发经济灾难的良方,那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是。

嘿,等一下,至少美国年轻人还是爱国的。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TechCrunch”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丹尼·克莱顿

丹尼·克莱顿

科技新闻网站TechCrunch总编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匪帮资本主义”,别再窃取中国创新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