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戴维·阿德勒&斯蒂芬·韦特海姆:我们应促进国家间的合作,而不是让民主峰会割裂国际社会

戴维·阿德勒

戴维·阿德勒

美国政治经济学家,进步国际组织总协调员
斯蒂芬·韦特海姆

斯蒂芬·韦特海姆

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历史研究学者 来源:观察者网独家 2021-01-12 07:53:12

【文/戴维·阿德勒&斯蒂芬·韦特海姆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民主体制早已年久失修。在过去四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嘲弄了民主的准则和规范,加速了美国民主制度的衰败。我们并非个例:一场全球性的清算正在袭来,各国的威权领导人正试图利用这种失信和失败为己谋利。

为了扭转这一趋势,当选总统乔•拜登提议召开一次民主峰会。他在竞选时将这种峰会描述成“重振自由世界各国精神信仰和共同目标”的机会。随着美国再次将自己置于“上座”,其它国家也就能各就其位,开始行动击退民主的敌人了。

但这次峰会不会成功?它是一件太薄又太钝的工具。尽管此次峰会可能成为一个有用的论坛,能在金融监管和选举安全等领域起到协调政策的作用,但它很可能会推动美国的外交政策继续沿着失败的路线走下去,将世界分成敌对的阵营,使对抗优先于合作。

如果拜登真要兑现他“迎接21世纪挑战”的承诺,他的政府应避免重现20世纪的问题。只有减少对“民主世界”以外国家的敌对情绪,美国才能拯救其民主,并为其人民带来更深入的自由。

本文近日刊载于英国《卫报》

这次民主峰会假定并强化了自由世界与其它国家的分裂。它复活出了一张思维地图,这张地图是在80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们首先绘制的。“这是奴隶世界和自由世界的斗争,”副总统亨利·华莱士在1942年这样说道,他呼吁“要在这场解放战争中取得彻底胜利”。

但我们早就不在华莱士的世界里生活了。我们这个世纪的最大危机并没有蕴藏在国家间的冲突中。国家间冲突并不稀奇。想要保护美国人民安全,不是靠取得对外部对手的“完全胜利”,而是通过持续努力改善美国人民的生活,并突破美国外交的传统藩篱,成为别国的合作伙伴。

在敌对冲动的驱使下,民主峰会很可能会使世界变得不那么安全。这很可能会加剧参会国家与未参会国家间的对立,削弱展开真正广泛合作的前景。新冠病毒,这一代人迄今为止最致命的敌人,不会去区分美国的敌人和朋友。气候变化也是如此。因为对我们最为严重的威胁都是全球性的,这就使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只有民主国家俱乐部才是如拜登所说的“捍卫我们切身利益”的负责组织。

这次峰会除了会将必要的合作伙伴排除在外,它不太可能起到支持民主的作用。今天的“自由世界”实际上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充斥着带有形容词修饰的民主国家,但它们绝不都是光辉的典范。仅举一个例子,那位在任的美国总统现正召集他的支持者,反对一次自由公正选举的结果,而早在一个多月前,这次选举的胜利者就已经确定无疑了。

因此,选择参会国家的过程必然显得武断。大会邀请函会发给匈牙利、波兰和土耳其这些日益专制的北约盟友吗?印度和菲律宾呢?它们可是与华盛顿一道反华的伙伴。

或许是已认识到这一困境,拜登提议召开民主峰会,而不是民主国家峰会。但即便如此,仍有一些国家会被排斥到邀请名单之外,至少他想避免尴尬,不会与贾伊尔·博尔索纳罗或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等人一起去促进民主。

那么,在这次峰会的框架内,拜登就要不可避免和令人不快地做出选择:是让独裁领导人的民主伪装合法化呢,还是给他们贴上不可接受的标签。

民主无疑正在受到威胁:拜登敲响警钟是正确的。但是,如果此次民主峰会可能会加剧恶性循环,加重各国间的敌意和对民主的不满,那我们又要怎样做才能进入修复民主的良性循环呢?

已故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在今年夏天写道:“民主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种行为。”拜登政府应该将刘易斯的临别赠言付诸实践,不仅恢复民主规范,尤其要促进民主统治。拜登政府与其盯着“不满民主”这种症状(拜登誓言要对付“民粹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煽动者”),不如想法去攻克这种疾病。

他可以从政治和经济改革入手,让民主政府再次顺应民意。这一计划要求美国推出适合该计划的外交政策:例如,国内的自治体制应阻止设在国外的避税天堂出现。美国应该与世界各国合作,消除不受监管的财富和非法的金融活动,这样美国和其他任何地方的民主体制就都能服务于公民的利益。

第二,美国应该给这个世界带来和平,而不是发动永无休止的战争。美国近20年来在大中东地区打着民主的旗号所进行的干预行动不仅使民主的形象大打折扣,而且还阻碍了美国国内民主的发展。通过将一连串国家视为死敌,美国两党领导人将排外仇恨注入到了美国社会的血管中,从而促成了特朗普这样许诺更加强硬的煽动家登台执政。因此,想要修复民主就需要拜登政府将美国外交政策去军事化。

最后,美国应该重塑一个新的国际合作体系,不要让此次峰会所试图强加的“民主”分歧割裂这个体系。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要求人类采取最大规模的集体行动。如果拜登政府的目标是要恢复民主精神,那它就必须将这种精神带入到美国所坚持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中。

本国的自治、外国的自决和跨国的合作——这些应成为新民主计划所信奉的格言。除了单纯的峰会,这个计划将培育民主的土壤,而非强加民主的形式。这要求美国在处理对外关系时践行民主,而不是只要求外国人变得民主或怎么样。

毕竟,民主是发生在谈判桌旁,无论谁暂时位于上座都无所谓。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卫报》)

作者
戴维·阿德勒

戴维·阿德勒

美国政治经济学家,进步国际组织总协调员
作者
斯蒂芬·韦特海姆

斯蒂芬·韦特海姆

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历史研究学者
责任编辑
由冠群

由冠群

分享到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别让拜登的“民主峰会”割裂国际社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