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卫·戴恩等:疫情结束后的世界(三)

2020-07-18 08:44:46
导读
《美国展望》杂志2020年5-6月号封面特辑内容的四位撰稿人于5月19日就特辑内容制作了一期谈话节目《疫情结束后的世界》,四位撰稿人围绕美国的劳工问题、地缘政治、制造业、跨国公司以及民主制度等内容展开了讨论。译文共分为三部分,本文是第三部分。

(接上文)

大卫·戴恩(执行总编辑):罗伯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觉得一些观点会有回潮的可能。我也不知道具体在什么时候,也许会在2021年1月21日民主党入主白宫那天吧。什么观点呢?就是一些人在压缩财政赤字问题上持有的极端观点。眼下我注意到一些人已经走出来在释放言论了,当然那些言论都是针对各州地方政府的。目前美国在做的只是让人们能在疫情中活下来,在刺激经济方面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做。在大萧条时期,我们曾建设了胡佛水坝和金门大桥。虽然有必要在民主党内讨论此类话题,但人们未必会真地进行这样的讨论。当然,我们在《美国展望》里还是刊登了与此有关的文章。如果今后有人为了压缩财政赤字导致经济刺激计划受阻,你会如何反击呢?

《美国展望》杂志2020年5-6月号封面特辑内容的四位撰稿人于5月19日就特辑内容制作了一期谈话节目《疫情结束后的世界》,四位撰稿人围绕美国的劳工问题、地缘政治、制造业、跨国公司以及民主制度等内容展开了讨论。译文共分为三部分,本文是第三部分。

罗伯特·库特纳(创办人、联合主编):我在压缩财政赤字这个问题上也不是那么极端。虽然财政赤字高企,债务规模不断扩大,但目前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和利率都很低。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财政赤字和债务不那么恐惧了。不过有民主党背景的经济学家还很少会这样说。当然,如果拜登能成功当选,民主党能拿下众议院和参议院,那么一定会有很多民主党籍经济学家这样说:我们需要先恢复经济而且历史已经证明“不先压缩债务规模利率就会飙升”的观点是错误的。

另外我想提一下,有件事很有趣。我们曾在《美国展望》进行过一个小型的讨论会,网站也发表了,其中一位参与者是来自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切里·爱泼斯坦(Cherry Epstein),这个人是个很典型的左翼经济学家。她当时指出,美国的通胀率如此之低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美国的劳动力就业不足。如果劳动力就业充分的话,工资上涨,物价上涨,这是一个正常的逻辑链条。可是我们距离那种状态还十分遥远,那其实是一种甜蜜的烦恼。

与财政赤字和债务有关的另一个因素就是美联储资产负债表。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人们意识到了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力量,记得大卫你还就此写过一篇文章。2008年的时候,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曾达到5万亿美元。如今这个数字已经快接近9万亿了,而美联储似乎有能力应对这种扩张。我曾对美联储的萨拉·拉斯金(Sarah Raskin)进行过采访。她说,如果美联储觉得有必要就会坚持这样做;她认为对于美联储来说,真正的挑战其实在于如何创造流动性。不是为了纾困而是真正为了社会去创造流动性。如果美联储能为那些垃圾债券公司纾困,那么也可以拿出一两万亿美元去买下所有的学生债。所以说,问题还不是节制消费那么简单。

大卫·戴恩:说得不错,你关于美联储的这个观点很有价值。我也曾在文章中提到过美联储,他们一枪不发就为美国一半的经济产出推行了纾困计划。美联储所推行的方案其实是欧洲央行的扩大版。他们曾宣称会对所有信贷市场提供支持,无论垃圾债、公司债还是资产抵押债,都包括在内。这已经导致那些处于休眠状态的市场被重新唤醒,甚至像波音这样的公司已经在拒绝美联储的直接援助了,因为波音知道通过间接的方法同样能获得援助,还能避免美联储施加给自己的各种限制条件。波音已经发行了250亿美元债券,这完全是美联储在背后给债券市场提供支撑的缘故。

其实你的话触及到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美联储的援助是否只针对投资者呢?没有投资的人该怎么办?这是个大问题。我们在特辑文章中曾触及过一些问题,但也只是只言片语,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说得更直接一点。比如种族歧视问题。自美国建国以来,甚至在建国之前,这个问题就一直存在,是个很有美国特色的老问题了。此次疫情是否会使种族矛盾变得更尖锐呢?疫情过去之后,我们在政策层面需要采取哪些行动呢?哪位就这个问题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保罗·斯塔尔(创办人、联合主编):新冠病毒对那些有基础性疾病的人是最具威胁的,尤其是像糖尿病这样的基础性疾病,而非洲裔美国人患有糖尿病的比例是偏高的。在公共医疗、社会学等领域,这种与患病率有关的种族差异一直是一个研究课题。今天早上我还读到一篇文章,里面提到瑞典和美国对疫情都没有太多干预,都是在自然走向群体免疫的方向,可为何瑞典的疫情没有美国这么严重呢?原因在于美国人患慢性病的比例更高,这就导致新冠病毒在美国变得更加致命了。在美国,种族背景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因素,流行病学数据和收入水平都与种族背景有关。

罗伯特·库特纳:是啊,除了糖尿病、哮喘以及其他与生活环境有关的慢性病,种族和社会阶层也可以为病死率差异提供解释。对于非洲裔美国人来说,他们的工作岗位危险性更高,而公司给他们买医保的可能性却更低。所以说,这里面掺杂着很多因素,是个系统性的问题。这让我们看到了这个社会里很荒诞的不公状况的一个切面。美国医疗体系的失败意味着我们需要对这套体系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在医保以及其他医疗资源的分配方面,美国社会里的各个族群都迫切需要更加平等的待遇。

大卫·戴恩:的确如此。在我看来,劳工的就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特朗普政府目前在针对的一个大雇主就是美国邮政(USPS)。美国邮政所提供的工作岗位历来是非洲裔美国人以及其他一些有色族裔进入中产阶层的阶梯。

保罗·斯塔尔:是的,其实国有部门的岗位一直在发挥这一作用。不过很显然,共和党正在通过私有化、工会化等手段来压缩此类就业岗位的数量。

大卫·戴恩:的确如此,而且特朗普政府拒绝向各州政府加大财政援助也会对非洲裔美国人等有色族裔产生很大影响。

罗伯特·库特纳:在我看来,拜登若想当选,他就必须拿到非洲裔美国人的票,不只是搞一些竞选活动,他必须作出一些实实在在的承诺才行。

大卫·戴恩:的确如此。我们的节目也快到时间了。大家对这一期特辑中的文章还有没有觉得意外或有不同看法的内容,我们可以在这里公开讨论一下。

保罗·斯塔尔:我很高兴看到罗伯特的文章把整个特辑的基调变得更乐观了一些。不过这里对后疫情时代的展望似乎只限于未来两年,我们也许应该看得更远一些。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也许只是处于一个非常漫长的艰难时期的最初阶段,这也是我在文中提到今天的时代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间有相似之处的原因。如果疫情不能马上过去,出现更严峻的形势是完全可能的,我个人对此是比较忧虑的。此外,如果特朗普继续掌握权力,右翼可能会有更极端的做法。所以说,此次大选可能会产生长远的历史影响。

大卫·戴恩:是啊,保罗。不过,现在与大萧条时期还是有些不同的。1929年10月纽约股市崩盘,胡佛总统在那之前已经上任,他有一整个任期来处理问题。不过在股市崩盘6年后的1935年,美国劳工群体才迎来了《国家劳工关系法》。而今天,疫情在大选前就爆发了。这就使得今天的形势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那么他会有更多时间来处理问题。不过,在缓解社会不公以及很基本的医疗卫生领域,特朗普在第一任期里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如果拜登当选的话,他无所作为的可能性当然会小一些。不过今天的美国与上世纪30年代相比,政治局势更加瞬息万变,拜登可能没有当时那么充裕的时间去慢慢处理问题。因此,拜登当选后短期内的作为将非常关键。

罗伯特·库特纳:那他应该在2022年中期选举之前做出点成绩来。克林顿和奥巴马都在中期选举中失利,此后再有所作为就比较难了。所以说时间还是很紧迫的。

大卫·戴恩: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保罗·斯塔尔、罗伯特·库特纳以及哈罗德·梅尔森来参加这一期节目。祝大家身体健康!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5月19日《美国展望》杂志网站,全文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大卫·戴恩

大卫·戴恩

《美国展望》杂志执行总编辑
哈罗德·梅尔森

哈罗德·梅尔森

《美国展望》杂志特约撰稿人
保罗·斯塔尔

保罗·斯塔尔

《美国展望》杂志创办人、联合主编,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罗伯特·库特纳

罗伯特·库特纳

《美国展望》杂志创办人、联合主编,布兰迪斯大学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美联储为垃圾债券公司纾困,为何不拿出一两万亿买下学生债?
口罩已经成了美国“文化内战”的符号
疫后复苏必须靠政府,美国能和中国比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