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卫·弗鲁姆:无论谁赢得大选,都不能让特朗普逍遥法外

大卫·弗鲁姆

大卫·弗鲁姆

美国政治评论家,小布什总统讲稿撰写人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05 07:37:22

【文/大卫·弗鲁姆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2020年最重要的选择题不是选择乔•拜登还是特朗普,也不是选择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而是要不要再让特朗普继续逍遥法外,要不要再让他成功玩弄专制、恶棍伎俩从而使其腐败罪行逃脱惩罚?

如果答案是不要,那我们就要准备好迎接更多挑战。更多严峻的挑战。

美国人赋予了总统巨大的权力。美国人也试图用法律约束总统的权力。但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者们明白,总统权力与生俱来就具有风险性,光靠法律是绝不可能消除掉这种风险的。正如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第21篇》中所阐述的那样,他们一直担心在未来会有一个非常坏的人窃据总统宝座——一个凯撒或是一个克伦威尔。为此,他们创设了各种限制总统权力的制度:一个复杂的总统选举制度,一个约束总统的国会,一个可以让总统下台的弹劾机制。他们创设的限制措施行之有效了二个半世纪。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这套制度失效了。

美国开国元勋在《联邦党人》文集中阐述了美国的民主原则 图片来源:资料图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各大机构屡次失职,根本无法遏制腐败、滥权和支持特朗普的行凶行为。

在特朗普上台后,我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封面文章,在文章中我认为他的上台可能会使美国走上通往专制独裁的道路。我写道“从所有已知迹象来看,特朗普执政将腐蚀社会诚信和国家法治,并对美国的全球领袖地位、西方联盟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准则造成无尽的伤害。现在这种伤害已经开始了,而且这种伤害所造成的影响不会被很快或很容易地消除掉。但我们能容忍这种伤害到何种程度仍是一个可以商榷的问题。”

我们现在已经可以估量这种伤害所造成的影响。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来临之际,特朗普政府正试图削弱邮政服务,以改变选举结果。总统拒绝接受由反对党成员主持的国会委员会的传唤。他还无视道德准则,废除了有关安全许可的规定、停止了两次有关他与俄罗斯商业关系的反间谍调查,一次是由联邦调查局组织的,另一次是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组织的。他还绕过国民警卫队和联邦调查局,给狱警和公园警察指派了街头巡逻的新工作。

与2016年一样,今年他再次欢迎俄罗斯助力他的竞选活动——只是这次,他控制了相关机构,这些机构已不再应答美国国会和美国人民的质询。

那些想要把特朗普威胁降到最低程度的人在看到特朗普的个人弱点后稍显宽慰:他的懒惰以及他对政府运作机制的无知。但总统可不是独角大盗。那些本被寄予厚望限制特朗普行为的共和党政客们现在反而在帮助和纵容特朗普。

也许特朗普所引发的最重大变化是共和党对民主的态度。我曾经在小布什政府中任职,他是自1880年代以来首位输掉了普选投票却赢得了选举人团投票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并不否认这一结果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

在美国最高法院于2000年12月13日做出有利于他的裁决后,这位当选总统承诺以两党协商、政治和解的方式执政:“我当选总统,不是为某一政党服务,而是为整个国家服务,”他在即将结束州长任期之前在德克萨斯州国会大厦发表演讲时这样说道。“美国总统是每个美国人、每个种族和各个阶层人的总统。不管你投不投我的票,我都会尽力为你服务,我会努力赢得你的尊重。”

你也许认为小布什并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但他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因为他认识到出现了问题。20年后,特朗普要把2000年12月发生的那次多数服从少数的特例转化为惯例。

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人已经习惯了在有利于己的规则下竞争。他们开始担心,除非规则对他们有利,否则他们会输。因此,他们学会了要把偏颇的规则看作是必要的、恰当的和公正的,并将任何试图改邪归正的努力视作是对他们生死存亡的直接威胁。

我在2017年写下的这句话在当下变得更加现实:“我们正经历着在自己有生之年所能遇到的,对美国民主政府最危险的挑战。

想要了解美国体制如何在特朗普第一任期内失效,以及它在未来四年内将如何进一步失效,就让我们仔细看看特朗普的那些胡作非为,以及它们在未来可能的走向。

滥用赦免权力

2020年7月10日,特朗普给其老牌亲信罗杰•斯通减刑。正如斯通本人的通讯记录所示,他于2016年在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维基解密”之间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如果斯通与联邦调查官合作,曝光的内幕可能会危及到特朗普。然而,斯通向国会撒了谎,还威胁其它证人。

就在斯通被判入狱之际,特朗普减少了斯通的刑期。减刑比赤裸裸的赦免更能掩盖真相。被减刑的人可以援引第五修正案的规定保留其不作证的权利,而被赦免的人则会失去这一权利。

特朗普对斯通的宽大为怀提醒了其它可能会被判罪的人,比如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吉斯林•马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他们对有关特朗普的事保持沉默会有怎样的好处。

特朗普怎么能用这种方式来公权私用呢?因为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美国宪法赋予了总统赦免权。长期形成的政治惯例会阻止总统们一时兴起使用该项权力。但特朗普可能会要求其亲信为他犯法,但在他们被抓判刑之时再对其加以保护。他还可以赦免他的亲属,甚至试着赦免他自己。

滥用政府资源为己谋利

在2020年8月28日,总统打破先例(如果除总统和副总统之外的联邦雇员参与了此事件的策划工作,则他们可能涉嫌违法),在白宫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纽约时报》报道说:

特朗普的助手说,因自己在白宫南草坪举办政治活动而使人懊恼和愤怒让特朗普非常开心,这么做打破了传统惯例,并引发了伦理争议。两位匿名讨论白宫内部事务的助手说,他很享受没人能阻止他这一事实。

“没人能阻止他。”没人能阻止特朗普把纳税人的钱花在他的个人私事上。没人能阻止他拒不接受国会传唤,调查他违反税收法和银行法的事实。没人能阻止他雇佣和提拔自己的亲属。没人能阻止他将政府资源用于党派目的。没人能阻止他施压、哄骗外国政府去助己连任。没人能阻止他利用手中权力去削弱邮政服务,避免可能对他不利的邮寄投票伤害到他。

特朗普发现,他可以随意利用司法部作挡箭牌去限制别人调查自己的违法乱纪。《哈奇法》(Hatch Act)已禁止了绝大部分将政府资源用于党派目的的行为。然而,出于传统礼节,只有总统有权将这些由总统任命的高级官员诉诸该法。而前提是总统会愿意这么做。但如果他不愿意呢?负责执行《哈奇法》的独立联邦机构——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发现特朗普的9名高级助手违反了该法,于是建议特朗普要求他们辞职。而特朗普根本就无视这一建议。

“没人能阻止他。”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特朗普将内阁部门中的监察长一个个的清洗出去,并惩罚任何敢于告密的人。在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内,特朗普当局将更加密不透风地掩盖腐败案件和有损国家安全的行为。司法部将变得更加放荡不羁,彻底沦为特朗普的私人律所,并花着纳税人的钱去为特朗普的违法行为作辩护。发生在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的过度政治化趋势还会蔓延到其他机构。共和党所最后残留的道德和独立操守将逐渐被侵蚀殆尽。

将公款投向他自己及其公司

在美国230年的历史上,在特朗普之前,没有一位总统试图将公共资金引向自己的公司,因此也就没有一届国会要费心的去宣布此种行为非法。美国伦理法能行之有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信息披露。当信息披露原则在半个世纪前被确立时,其前提假设是,如能获取到必要信息,则政治体制就可以监管不法行为。

但在这一假设起源的时代,政党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的凝聚力(公众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偏执的党同伐异)。特朗普所掌握的超级权力就是他的绝对无耻。他偷盗的明目张胆毫不掩饰。他在宾夕法尼亚大道正中间的一家旅馆里收受贿赂。他的支持者不持异议。他在国会的党中同志默然无语。这种腐败程度在美国历史上都是前所未见的。实际上,特朗普从共和党那里得到的钱比他从美国财政部得到的钱还要多(你应该清楚,共和党党员向党捐款是为了让其它共和党人当选公职,制订他们向往的政策,而不是为了让特朗普自己发家致富),但共和党和该党众多的候选人却在特朗普的地产上举办一次又一次的竞选活动,争相割肉媚主。愿意为特朗普家族买单已经成为了他们顺从和效忠的标志,就像某些人在小布什执政时期穿牛仔靴一样。

面对特朗普的腐败行为,共和党人几乎万众一心的加以袒护,这就削弱了国会在特朗普腐败案暴露时采取行动的能力。在过去,国会的传票就是国会的传票;国会所有成员都希望传票的效力得到尊重。但现在的传票就只是一份由众议院多数党发出的邀请函而已。在特朗普藐视民主党人的传票时,身在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就欢欣鼓舞地支持这一做法,这就为将来某一天他们自己受到藐视树立了先例。

无论是作为总统还是商人,特朗普都有很多事情要隐瞒。他成为总统和成功商人的代价就是国会监督权受到破坏和尽责媒体的新闻真实性受到玷污。到了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在一个多数选民都强烈反对特朗普及其所属政党的国度里,共和党唯一的生路就是由共和党籍州长激进的重新划分选区或实施其它更为极端的压制选民措施。共和党也就此完成自身转型,蜕变成一个公然反民主的政党。

煽动政治暴力

自2015年夏天首次宣布参选以来,特朗普一直将暴力作为自己的政治资源。在其2020年连任选情不妙后,政治暴力就在特朗普所传达的信息中占据了中心位置。他想要的是更多的暴力。8月25日,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疑犯凯尔•里滕豪斯在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先开枪打死两人,后又打伤一人。一条推文宣称“我为什么要投票给特朗普,凯尔•里滕豪斯事件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特朗普点赞了这条推文。特朗普的顾问凯里尼•康威(Kellyanne Conway)在8月27日的新闻节目《Fox&Friends》中说:“混乱、无政府状态、破坏和暴力行为越多,那选择谁来最大限度地维护公共安全和法治秩序就越明确。”两天后,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驾驶600辆汽车直闯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中心,在此期间还不断发射彩弹和胡椒喷雾,这最终酿成了冲突并导致他们中的一人被枪杀。

凯尔•里滕豪斯在街头公然行凶 图片来源:资料图

在美国,最有能力约束本国政治暴力行为的人是当地警察,特朗普已经反复敦促他们以支持特朗普的方式做好本职工作,无论这需要他们多么的“强硬”。警察工会是警察的代表组织,而警察工会常常和特朗普阵营结盟。特朗普在2019年3月接受布雷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采访时说,“我可以告诉你,我有警察的支持,有军方的支持,也有飞车党的支持。我有硬人支持,但他们并不需要表现出强硬,除非他们被逼到一定份上,那就会很糟糕,很糟糕。”

特朗普的吸引力是建立在种族意识和种族仇恨基础上的,这些种族意识和种族仇恨还曾经刺激了白人种族恐怖主义在美国和世界各地兴起,从新西兰清真寺大屠杀(凶手曾提及特朗普)到匹兹堡犹太教堂谋杀案,再到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和加利福尼亚州吉尔罗伊的大规模枪击案,这些案件都受到了这些种族意识和种族仇恨的刺激。在最近几周,政治暴力还在基诺沙和波特兰引发了血案。特朗普连任只会引发更多这样的恐怖事件。

美国缔造者们所一直害怕出现的那个人现在就主宰着他们亲手建立的那个政治体系,并开始以他们所恐惧的那种方式滥用权力。现在这人正谋求连任,这将使更多滥权和高危事件出现。特朗普的竞选策略是将选举人团武器化,不顾在美国生活和投票的大多数美国人民的反对,确保自己连任成功。如果他能激起明尼苏达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足够多白人的恐惧感,他就能成功——成功击败那些希望他离任的、占多数的美国人。无论他怎样成功获取到选举人团投票的胜利都意为着普选的失败,即使在这次普选中他失去的票数比2016年的290万张选票更多。

即使大多数选民都拒绝像特朗普这样的专制民粹主义者,但专制民粹主义者仍会宣称自己是“人民”的领袖,这就是他们耍的一个把戏。专制民粹主义者对“人民”的定义是除了异己分子之外的人。只有特朗普的追随者才算是真正的公民。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位专制民粹主义者尊重他的追随者。他正在利用这些人的偏见为己谋利,而不是为他们。特朗普利用手中权力来使自己发家致富,削弱任何妨碍他发财的法律制度或道德规范。他通过煽动仇恨来掌权。他获得连任就意味着更多的营私舞弊会出现、更多的制度被破坏和更多的盲从偏见被煽动起来。

传说在1970年代,臭名昭著的纽约腐败政客“老板”威廉•特威德(William Tweed)曾嘲笑他的批评者:“你能怎么样?” 特朗普对法律和正派毫不遮掩的蔑视也正来源于此。国会什么也没做。所以,现在是选民行动的时候了。

在严重的经济衰退中,2020年的美国选民走进了投票站,这些人中有数百万人因特朗普抗疫不利而失掉了工作。此外,我国还正面临着一场民主倒退,普通民众影响政府的能力正被高层削弱。总统会遵守法律还是无视法律?公款会被用于公共目的,还是会重新落入特朗普及其亲信的腰包?选举会公平进行,还是会被总统所在政党操纵,使反对票无法被投入票箱或不被计算在内?少数服从多数仍是美国信奉的民主原则吗?还是少数人窃居高位成为常态而不再被视为反常?当美国人走进投票站时,这些问题就明明白白写在选票上。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大西洋月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大卫·弗鲁姆

大卫·弗鲁姆

美国政治评论家,小布什总统讲稿撰写人
责任编辑
由冠群

由冠群

分享到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无论谁赢得大选,都不能让特朗普逍遥法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