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P·戈德曼:新冠疫情引发第四次工业革命,而中国是这场革命的领导者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5-15 08:39

大卫·保罗·戈德曼

大卫·保罗·戈德曼作者

美国经济学家

【文/大卫·戈德曼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有些战争是消耗战,胜负双方的伤亡大致相同。而有些战争则是不公平的较量,胜者因占有技术或组织上的优势而让输家承担了大部分的伤亡代价。

在使用兵刃格斗的古代战争中,士兵转身逃跑的一方会付出最大的代价,这反映出组织的重要性。

而胜负悬殊的现代战争则大多反映出先进技术的重要性,如1870年普鲁士使用了后膛炮,1905年日本海军使用了远程大炮或1982年以色列利用本国航空电子设备的优势去获取胜利。

但在现代战争中,优秀的组织能力也能使一个国家取得重大胜利,例如德国在1940年取得的胜利、日本于1942年攻占新加坡和以色列在1967年大获全胜。

新冠疫情

在与美国争夺新冠疫情领导权的战役中,中国凭借其优异的组织能力和技术实力赢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中国、韩国和台湾地区的例子证明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应用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技术是有效的。

德国和日本没有使用电子技术追踪密接者,也没有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分析传染模式,但它们采用了传统的公共卫生措施,同样也将疫情控制得还可以。

不过,与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不同的是,德国和日本未能成功地使国民经济和公民生活恢复如常。

这场战斗是出人意料无从准备的。事实上,当战斗开始时,双方都不认为这是一场战斗。中国也不是唯一的赢家:在控制疫情方面,所有东亚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展现出了相同实力,而德国是西方主要经济体中唯一的赢家。

美国和西欧大部分地区仍在继续挣扎。中国抓住机遇,在人工智能应用方面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全国性试验,数十家初创公司正在开发适用的技术。

利用智能手机应用跟踪密接者

《亚洲时报》是第一家报道中国应用高科技手段控制病毒的新闻机构(2020年3月3日发表《中国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控制新冠疫情》)。此后,有关中国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控制疫情的更多细节被公布出来,其中包括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技术中心翻译的中国政府研究机构——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一份报告。

安全与新技术中心的艾米莉•温斯顿(Emily Weinstein)在2020年8月发布了一份报告:“目前这场全球疫情给了中国一个机会,使其可以公共和私人领域扩大人工智能的应用范围。中国的公司正在开发和重组人工智能系统以控制和预防疫情。”

在2020年,正当其他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出现收缩之时,中国的经济却在扩张。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2020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所总结的:

在5月和6月间,随着许多经济体暂时解禁了封城措施,全球经济开始从4月的低谷中触底反弹。但随着疫情在一些地方出现了蔓延和加重的趋势,许多国家放慢了重新开放的步伐,一些国家又再次开始实施局部封城措施。尽管中国经济的迅速恢复是一大意外之喜,但全球经济要想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且前途未卜。

亚洲人不仅以最小的生命损失代价抑制住了第一波疫情,而且在此前出现的第二波疫情面前,他们也证明了自己极具韧性。而大多数西方国家在第二波疫情中的感染率已经达到或超过了春季和初夏时的疫情最严峻阶段。

据报道,美国新冠病例已重新达到4-5月时的峰值。死亡率仍居高不下,每日死亡人数约为700人,或年死亡人数将超20万人。英国的感染率是前一高峰时的两倍,法国的感染率是前一高峰时的四倍。但第二波疫情几乎没有在东亚地区掀起什么风浪。

乔治敦大学的艾米莉•温斯顿总结了中国政府报告中的内容,她指出:

自2012年以来,中国已把人工智能当作中国科技创新和高科技发展的重点关注领域。本届中国政府发布的政策涉及人工智能的各个方面,从军事应用到生产制造、生态保护和医疗保健。高层次指导性意见,像2017发布的《下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就要求在开发智能医疗和健康养老系统时,加大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

2019年12月新冠疫情的出现促使中国政府加大了努力,横跨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大小中国公司都开发和重组了人工智能系统以用于控制和预防疫情。中国国务院在2020年6月发表了一份白皮书,名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该白皮书指出中国“充分利用”了人工智能技术,该技术不仅可以用于研究、分析和预测新冠疫情的趋势和发展,还可以用来追踪感染者,识别风险群体,帮助企业恢复正常经营。

其他亚洲国家也都在应用中国的技术。日本经济产业省报告说,在东南亚和南亚地区,有40个城市开发了350个智慧城市项目。

有些中国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数据分析技术可能就被应用到了这些项目中,日本正在研究这些程序和技术。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在2020年初推出了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专门用于识别那些高危密接者。

使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抗疫的新闻已在西方广为报道,但中国现在已将更先进的技术投入了商用。

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技术中心翻译的中国智库报告指出,中国科技初创公司Airdoc“使用包括视网膜扫描仪和人工智能传感器在内的智能设备去监测员工的血管状况、体温、心率、呼吸和其他指标,再结合员工近期行为的数据,就可以快速有效地评估出员工返岗是否有风险。”

根据该公司网站的介绍,Airdoc成立于2015年,“由来自微软、谷歌、雅虎、新浪、强生、辉瑞等顶尖公司的核心技术产品团队联合组建”。

另一家中国初创企业,北京深晶科技公司“开发了THOR系统,这是一套智能测温和预警系统,它使用了高精度体温摄像头和智能面部检测技术、目标跟踪和面部识别算法去自动采集和记录所有进入监控点的人的体温,无需接触,没有感觉。”

该公司“声称该系统每分钟可测量100人的温度,并且已经部署在了社区、公园、校园、地铁、汽车站、机场和其他拥挤的公共区域。”

中国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测温抗疫

中国智库报告还补充道,北京推想技术公司“开发了一种软件,可以在CT扫描中寻找与新冠肺炎相似的症状和特征。据称,推想公司的算法可以在肺部图像中发现新冠肺炎的各种特征,这些特征与其他呼吸道感染的特征截然不同。这种软件已被部署到了全中国的34家医院。”

为什么亚洲地区的检测率远低于美英却依然控制住了疫情,答案是它们快速部署了诊断技术和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去发现模式并识别可能的感染人群。到目前为止,美国已经检测了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而英国已经检测了超过42%的本国人口。

日本只检测了2%的人口,台湾地区约4%,韩国5%。中国大陆的报告称,它检测了11%的人口。接触者追踪和结果分析技术都重点部署在了更可能发生传染的地区。

当你不知道自己该去检测什么地区的时候——比如美英两国——你就必须检测所有地区。

东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控制住了新冠疫情。同时为开发和完善人工智能应用,新冠疫情也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实验机会。

中国决不会白白浪费掉一场有益的危机。新冠疫情向中国的数据科学家和企业家提供了一个启动平台。新冠危机很可能标志着中国确立了自己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领导地位。

毕竟,想要掌握人工智能技术就需要人类教会那些天生愚蠢的计算机去识别标记区分事物。而计算机分析的质量则取决于数据集的大小。

为开发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机科学不可能设计出比新冠病毒传播数据更有用的数据集。这项工作需要实时精密管理可能涉及大量个人观察数据的数据集,并且要有能力通过科学检测将地点、医疗和人口数据与人口抽样数据关联到一起。

人工智能技术帮助人类控制住了疫情,对中国而言,疫情更是史无前例地推动了本国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与此同时,西方甚至还没有开始解决这个问题。这才是最令人不安之处。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亚洲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第四次工业革命 新冠疫情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美国屡陷破产危机,不是国家无力买单,而是有人不让

2021年10月16日

“中国的新承诺将改变人类的未来图景”

2021年10月1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08日 08:52

醒醒吧美国,世界并不那么喜欢你

08月02日 09:12

打击科技寡头垄断,美国要向中国学习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神舟与日月同辉”

“盟友乐意跟中国接触,美国对华强硬没好处”

“令人发指”

首次!中俄海军10艘舰艇浩浩荡荡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召开

教育部:上海等12地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

10万人罢工、430万辞职…“全美工人再也忍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