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邓铂鋆:新冠肺炎流行,我为什么没做“爆料大V”?

2020-01-28 08:22:1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邓铂鋆)

承蒙观察者网和各位读者多年厚爱,我在医疗话题上的创作吸引了一些业内朋友的关注,近年来有了“粉丝投稿”。

1月中旬,新型冠状病毒病人确诊数量及开始增多。武汉的一位医生,即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林羽医生”(化名),开始向我介绍武汉的情况。同时,我的另一位朋友,北京的一位微生物专家,参与了北京市1月20日公布病人的诊治,他也向我透露了一些情况。得到这些消息后,我开始寻找各地业内人士核实。

1月19日开始,根据朋友们提供的信息,我陆续在知乎发言,提出试剂盒与确诊权下沉,加强医院感染防控,确保人员防护物资等建议。我指出武汉市出现的一般发热病人盲目就医,导致医疗机构不堪重负、增加交叉感染危险等现象。在这过程中,一些当地医生和当地网友向我透露了新冠肺炎防治一线存在的严重问题。那么,我为什么没有“勇敢”的成为一名“爆料大V”,把这些来自新冠病毒防治一线的信息及时“分享”呢?

1月20日晚上,钟南山院士接受白岩松采访,明确表示有人传人现象。

首先,强行插播科普:

武汉市及周边地区的新冠肺炎确诊存在一个痛点。近期,很多发热病人自述在医院无法确诊,这是实验室诊断依据核酸试剂盒数量与实验室工作量瓶颈的限制造成的。由于核酸试剂盒等检测手段的铺开需要时间,再加上我国疾控防控流程的规定,当前新冠病毒确诊流程较长,无法及时对疑似病人采取强制隔离措施。甚至出现了一些发热病人未能及时鉴别诊断的情况。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新冠病毒的诊断标准与确诊流程:

疑似病人:指的是有疫区旅居史和病人接触史,有病毒性肺炎表现的病人。

确诊病人:两次采样间隔超过一天的核酸检测都是阳性的病人。

确诊流程:医生诊治某位病毒性肺炎病人N久,把其他可能性都排除了,于是申请院内或区内专家会诊。专家一致认为,可能是新冠病毒肺炎,于是医院控制住病人,请疾控中心来医院采样,带回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新冠病毒核酸试剂盒是1月11日发明的,随后下发,由于货源问题,最初仅在各地疾控中心掌握。疾控中心必须在收到采样的24小时内完成确认。于是,在医生排除了社会因素干涉的情况下,一个疑似病人(症状是滥大街的病毒性肺炎表现)变成确诊病人,怎么也得折腾两天。如果是该省首例病人,还要中国疾控中心复检。

以北京朋友提供的信息为例。我在1月19日从他处得知北京存在新冠肺炎病人即将确诊,这会是北京的首批确诊病人。我认为没必要为了出风头“抢跑”这一信息。因为我知晓工作程序,知道这个病人已经得到了妥善收治。疾控中心正在进行复核诊断,病人情况根据信息公开流程即将发布。我此时“抢跑”出风头,相当于公鸡把太阳升起归因为自己打鸣的功劳。并且,这个行为会严重影响政府公信力,因为我的“谣言”变成了“预言”。

另外一种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比如说,以林羽医生透露的情况为例。林医生不是急诊、感染等直接收治病人的科室的医生。他作为会诊医生了解到,这些科室存在由于诊断能力瓶颈而无法及时确诊的发热病人,并且他不清楚疑似病人的具体数量。林医生提供给我的神经外科院内感染病人人数比官方公布和该科一位医生在微博上自己透露的略多,并且事发过程存在一定冲突。

因此,我虽然认可林医生说的“大批发热病人无法及时确诊”,这是诊断能力不足的客观情况导致的,早在武汉限制交通之前即出现耗材不足现象(有其他医护人员的旁证),以及早在钟南山院士透露“人传人”之前就存在“人传人”的明显证据,但是我对他所述事情的细节一直在寻求别的验证通道。这里需要指出,林医生一个多月来一直奋战在抗击疾病的一线,还做了许多份外的工作,他是一位勇士。

被感染医护人员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转阴

比如,以1月22日上午我得知的一个消息为例。黄冈某医生向同学诉苦,说他的医院有109位发热病人,包括大批医务人员,因为诊断能力瓶颈迟迟无法确诊。当时湖北省领导前来督导工作,“医院将病人转移到民营医院,有藏匿嫌疑”。这个确实“一手”的信息颇让我紧张,为了不引起社会恐慌,导致群众无序对抗政府,我试图动用私人关系与有关部门的同志联系汇报,甚至做出了上访的思想准备。回复我的朋友很有经验:“那位医生最近有没有连续作战,精神压力太大?”我乍一听,心想现在的一线医生谁不是“连续作战,精神压力大”,老兄你打什么官腔?

我后来得知,当地确有109位病毒性肺炎病人 ,有红头文件说明情况。但是当地经实验室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共有12人,包括一位医护人员。毕竟新冠肺炎和流感等其他病毒性肺炎的表现太像了,工作和精神压力确实会影响医务人员的研判,甚至导致一线医护人员听信流言。那位爆料医生和他的同事们在前来视察的省领导的关心下,获得了一次肺部CT检查,以此排除新冠肺炎。爆料医生1月22日回复我的时侯已经是深夜,他抢救病人一整天,刚刚有机会休息,他同样是一位勇士。

黄冈的事例让我警惕。幸好有关部门包括国务院之后开展的防疫工作不力线索征集原则是“获得线索,政府查证”。(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面向社会征集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责任落实不到位、防控不力、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等问题线索,以及改进和加强防控工作的意见建议。)否则,只要我向有关部门提供的信息被证伪,就需要承担相关责任。幸好我理智的选择官方渠道解决,虽然是通过私人关系反映。假如我“勇敢”的利用网络舆论“倒逼真相”,恐怕春节就该吃“财政饭”了。同时,当前我了解的确诊瓶颈基本是客观原因导致的,主观故意的证据不足。(如果存在主观故意的问题,请朋友们尽快向国务院 “互联网+督查”平台举报。)假如我贸然宣布“存在恶意瞒报”,显然会对社会恐慌情绪火上浇油。

但是,一线抗击病情的白衣战士还是为我提供了武汉及周边地区的重要情况:

林医生和一位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的医生介绍,根据诊疗规范,疑似病人的标准是武汉旅居史或病人接触史+病毒性肺炎表现,确诊则需要核酸检测。近期发热病人和“大白肺”病毒性肺炎病人由于诊断能力没跟上,优先选择重病人送检。在此需要指出,当前是流感高峰,发热病人和病毒性肺炎病人当中有许多都是其他因素引起的。武汉同济医院专家向媒体表示,他们接诊的发热病人当中一半多是流感,然后还有细菌性感染、感冒,各种不是新病毒造成的发热。诊断能力限制造成医生不能及时判断出哪个病人是新病毒引起的。

医院病人太多,只能让病重确诊的病人住院,轻症的疑似病人在门诊治疗和观察。这就加剧了公众的恐慌和不满。最近两周,社会的恐慌情绪在加剧,医患冲突累进增加,医护人员的士气受到影响。尤其是1月20日之后,新冠病毒的传染性突然从“有限人传人”升级,主流媒体和新媒体、自媒体纷纷关注,市民的手机接收的大量“一手爆料”,导致了大批恐慌性就医。大批病人蜂拥而至,超过医院接诊能力,带来了医院内交叉感染的危险。

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

今冬是流感流行“大年”。前期武汉市各医院发热门诊早就超负荷运行,无法克服医院内交叉感染。武汉市在1月23日启动7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关停了市内其他医院的发热门诊,进一步加剧了病人的过度集中,导致群众“看病难”加剧。

1月23日,春节长假的第一天,全国各地很多群众都有了闲暇关注网络社交媒体。而网络上到处都是武汉定点医院人满为患、排队病人晕倒在地的视频和图片,甚至出现了“医院内病人尸体无人问津”的谣言横行。那位被新冠肺炎感染的医生是一位转业军人,政治站位很高。他忧心重重的表示,医患双方当前的心理压力都很大,病人情绪失控攻击医护人员的现象在增多,相关的宣传与心理干预不足,他担心武汉的社会秩序。

这些有价值的信息,我自1月19日以来一直在知乎的新冠肺炎话题下和网友们分享。我呼吁建立分级诊疗制度,通过社区首诊、就近就医,避免一般发热病人向点定医院盲目集中。同时在1月23日晚间把受感染医生担心的情况再次通过朋友向有关人士汇报。当时有关人士回应,目前武汉各医院都布置了公安防暴队伍,可以及时处置就医市民的不理性行为。“七号令”即将发布,将建立社区网络化管理机制,防治工作的重点会导向基层。

《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7号)》于1月24日发布。“七号令”提出建立社区网络化管理措施,社区负责排查发热病,就近送社区医疗中心对病情进行筛选、分类。对于需要到发热门诊的病人,各区统一安排车辆送达指定发热门诊就诊,指定发热门诊不得以任何理由拒收病人;对于不需要到发热门诊就诊的病人,由各社区落实在家居家观察,社区负责做好市民居家观察服务工作。尽管朋友们透露,当地各社区的动员速度和动员水平仍然存在差距。但是据武汉当地媒体《长江日报》报道,新措施已经大幅降低了各点定医院的接诊数量。1月25日19时,记者走访的定点医院发热门诊就诊人数减半,市民就医秩序良好。

1月27日,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赴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

后记:

我至今对新冠病毒丝毫没有紧张感,我家都没有为此买些什么。我联系了医学界的朋友,包括与确诊感染该病的医务人员通电话,经朋友们分析,这个病跟它的冠状病毒“同胞”非典相比,危害性是很弱的。

已经确诊新冠肺炎一周的医生与我通电话,交谈过程中根本听不出异样,他的情绪乐观,自称“就像得了重感冒”。他表述,身边有许多医务人员近期都出现了发热病情。由于缺少诊断能力,不知道同事们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还只是季节性流感,就像当前许多前往医院就诊的发热病人那样。最后,只有病情较重的他向疾控中心送检标本确诊,但是其他同事在家口服药物治疗也都康复了。多位曾感染新冠病毒的医务人员向媒体投书,认为疑似病人和轻症病人在家自我隔离与治疗可行,远好于前往拥挤的医院“升级病毒库”。

与一线医务人员交流,他们指出,现在是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高发期,由于确诊能力存在瓶颈,他们只能优先送检重症病人。因此,他们认为,该病相当数量的病人是没有确诊的轻症病人,并不像非典来势汹汹。与我通电话的老军医患病期间自己走路去CT室拍片子,如果是非典的烈度,发病没多久就该插管使用呼吸机了。

至于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国际知名医学刊物《柳叶刀》发表的最初收治的41名新冠肺炎病人的研究论文,认为新冠病毒的基本再生数R0(一个病人在其平均患病期内所传染的人数)是4。非典的基本再生数R0是2~4,流感R0是8,麻疹R0是15。目前公布的唯一“超级感染者”是发生在医疗环境特殊背景下的医院感染。即发生在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的手术病人传染给11名医务人员的医院感染事件。手术影响病人免疫力,病毒复制水平会增强。术后病人各种体液分泌物增多,这都是感染源,引流、换药等操作都会导致感染。这位病人感染的11位医务人员当中有10人是和病人接触较多的护士,仅感染了1名医生。

我认为,只要防控措施得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个“废物”传染病,应当能够尽早攻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邓铂鋆

邓铂鋆

医疗行业财务专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作者最近文章
新冠肺炎流行,我为什么没做“爆料大V”?
就医形势多严峻?这三个故事也许未来能化解
恶性杀医事件,不能止步于严惩凶手
香港的“土地紧缺”之迷
一支药从4000多到38块,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