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邓铂鋆:7万新冠肺炎确诊病人为何造成全国“看病难”?

2020-02-21 08:16: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邓铂鋆】

2月中旬,全国新冠肺炎防治持续向积极方向发展。然而,在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同时,越来越多人发现自己身边也出现了“看病难”的情况。

针对这种情况,2月13日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提出新冠防治不能影响正常医疗工作,强调保障透析病人、肿瘤病人和孕产妇儿童等重点人群的医疗需求。目前全国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病人统共7万余人,而我国仅艾滋病患者人数就是新冠肺炎患者的十倍有余。为什么患者人数相对较少的新冠肺炎疫情,会影响到全国医疗机构的运转呢?

防疫需要

首先,一些“看病难”是抗疫安排导致的。口腔科、耳鼻喉科、眼科等科室,由于医生在看诊的时候必须近距离与病人面对面,甚至必须要病人摘掉口罩才能看诊,交叉感染风险极大。李文亮医生就是在为眼科病人看诊时不幸感染新冠病毒的。

根据上级文件精神,这类专业的门诊一律中断,仅保留急诊。一些容易导致感染的有创检查也因此暂停。同时,一些医院抽调人员到防疫关卡协助工作,因此停止了体检中心、康复理疗等不紧要的服务。

上海九院就诊信息

此外,医院救治新冠肺炎患者,本就是高危环境。近日,北京市一些医院机构都出现了非新冠病人入院后确诊新冠肺炎的案例,有的病例甚至出现在高危易感人群密集的产科。

2月18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发生一例因探视家属患有新冠肺炎,导致住院病人被感染的事件。该病例导致医院老年病科及透析室等医护及护工等院内人员100人,透析病人150人,老年病科住院病人,以及数量不明的病人家属成为了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是1716例,占到全国确诊病例的3.8%,其中有6人不幸死亡,占全国死亡病例的0.4%。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各家医疗机构应对新冠肺炎风险的能力却并不高。这就导致医疗机构在收治一般病人的时候慎之又慎。

防护用品不足

开展医疗活动,首先要保证医护人员不被新冠病毒感染,医院不会成为交叉感染的传染源。

目前,我国口罩产能约为每日产能2000万只。显然,在复工复产、恢复正常人员往来的情况下,口罩需求大增,这个产量较为紧张。正是由于防护用品紧张,一些医疗机构迟迟不能恢复正常的诊疗活动。

笔者了解的A医院,本该四至六小时一换的一次性外科口罩,医院从一月下旬开始每天只能为医护人员提供一个,直到2月19日才可以每日领取2个,领导宣称“经专家组研究戴8小时也没事”。

医护人员只用利用紫外线灯照射、喷淋酒精等手段消毒口罩重复利用口罩,但是紫外线灯会破坏口罩结构强度。在一些“看大病”的高水平医院,还要为湖北医疗队的同事搜集防护物资,防护用品更加捉襟见肘。

当前,国家卫健委出台的6版新冠肺炎诊疗指南,都强调早期插管使用呼吸机的作用。据笔者了解,在武汉市整体托管了2个重症病区的A医院医疗队,并为医疗队调配了多台呼吸机。但是在2月14日前后,由于前方缺少面屏、头套等防护用品,医护人员对导致病毒播散的高危操作如插管、吸痰等非常谨慎,连“专职插管”的麻醉科医生也哀叹英雄无用武之地,防护用品的短板困扰了全国医疗机构收治新冠病人与非新冠病人。

医疗低标准、低冗余

根据《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目前我国公立三甲医院的床护比应不低于1:0.6,也就是说医院病房的护士配备比例是每张病床0.6位,一个拥有30张床位的病房应该至少配备18位护士。

但在医疗服务高级化、护理内容日益复杂的今天,临床一线早就面临护理人手不足的问题。更何况,很多医院由于种种原因护士未能满编。我国多数医院的住院病人生活护理,即照顾病人的日常起居,是靠病人家属和自聘的护工解决的。甚至于本该医院工作人员完成的预约检查、送样本、领药、取报告等工作也要家属代劳。这就导致医院收治了一位住院病人,就必须让病人一家子在医院里忙前跑后。

而且我国医院病房多数是多人间。要想避免病人飞沫波及隔壁床位的病友,床间距需要达到2.4米甚至是极端条件下的3.6米。于是,早期尝试复工的医院即便复工,病房收治人数也必须在低位运行。医院把双人间病房当做单人间使用,把三人间病房当双人间使用,以此类推,隔床收治,降低病房中的病人密度,达到卫生隔离标准。

可是目前的医院普遍无法做到“免陪护”,一位病人再带上几位家属,病人里的人员密度就无法确保卫生隔离条件了。即便病房床位使用率仅为三到四成,仍然无法控制院内感染风险。何况陪人不像病人那样老实躺在病床上,因为各种主客观因素要进进出出,这都增加了感染风险,还要操心陪护人员的口罩需求。平常医院为了经济效益可以“萝卜快了不洗泥”,新冠肺炎的特殊时期就举步维艰了。

1月31日,在武汉第七医院内,中南医院护理部副主任冯毕龙(中)与同事在铺设病床,为新开隔离病区做准备。新华社记者 熊琦 摄

人手不足

虽然援助湖北只动员了全国范围内不到3万名医护人员,不到全国注册医护人员的千分之四。但是,能够“看大病”的医院当前普遍面临人手压力。除了前文提到的防疫需求外,还有另一个不易为人察觉的原因。

在疫情影响下,目前全国大中小学都尚未开学,这其中包括医学院学生。根据教育部、卫健委发布的通知,禁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学员、临床专业研究生、本专科实习生在疫情结束前返回学校,避免学员和学生感染新冠肺炎和造成大学校园内的疫情传播。

这条通知本无可厚非,疫情当前学校学生聚集自然不安全,但造成的另一个负面影响是,全国上百家同时身兼规培基地和教学医院职能的“看大病”医疗机构,损失了几乎全部的低年资医师。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要求取得医学院校毕业证书的医学生,在医院各个科室轮转学习三年,进行临床医学实践,建立规范化的临床思路。国家希望这一措施可以提高全体医务人员的下限标准,让各级医疗机构都能拥有高水平医院工作经验、群众认可的医生。

临床医学研究生培养也有大量基于临床实践的培养内容。这两类同学名为学生,事实上是医院的低年资医生,承担了医院的大批基础性诊疗工作。因为同学们放了防疫假期,各大医院都面临了严重的人手不足问题。

某医院一个月补助临床研究生三千元,一个值得广而告知的数目

以上文提到的A医院为例,该院拥有5000名在职的卫生技术类员工,另外有近两千名各层次研究生、规培学员在医院学习。取得行医资格的研究生、规培学员是医院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尤其是从事诸如书写医学文书、录入医嘱等基础性工作。

学生的缺位扰乱了大型医院的日常工作。近期各内科科室尤其是呼吸内科、重症医学等专业的医生奔赴湖北前线,从存量一线医生当中调剂存在一定的难度。规培学员、临床研究生和医院没有签定劳动合同,虽然从事临床工作,但身份是“学生”,本身在待遇上就存在不公平。假如同学们出现感染等各类工伤意外,医院在规则内对学员们进行补偿和赔偿存在制度性困难。即便教育部门没有限制,医院和带教老师仍然并不鼓励学生们提前返校。

尽管如此,自一月中旬以来,湖北地区有大量的规培学员、临床研究生自愿留在医院参与值班。很多学子和正职医务人员一道,战斗在抗疫的最前线。

季节性血荒

除此之外,每年春节前后的季节性血荒,也是影响医院开展正常诊疗活动的重要原因,今年的疫情更是加剧了每年伴随大学生春节离校发生的季节性血荒。

我国义务献血的主力是大学生和公务员,现在前者因疫情放假在家,后者往往充实到抗疫一线,很难顾及献血。再加上疫情因素导致街头采血车无功而返,当前我国各地血库的存量告急。

救治新冠肺炎危重病人的重要举措是清除病人体内的炎症细胞因子,缓解“炎症风暴”对病人的冲击。不论是人工肝、人工肾、床旁血液净化还是ECMO(体外膜肺氧合)去除炎症细胞因子,治疗过程中病人都需要输入血浆。

血荒既导致前线抢救危重病人的治疗方案趋保守,也导致非新冠病人的手术、化疗尤其是血液类肿瘤化疗、尿毒症透析等医疗活动难以进行。因此,疫情风险较轻的地方,应该考虑在避免人员聚集的情况下动员义务献血。

只有人们的生活完全回归正常,前述提到的就医紧张矛盾才能得到解决。请大家继续遵守各地防疫指挥部的部署,在当前湖北以外省区新冠肺炎疫情从“输入型传播”转为“聚集型传播”的形势下,尽快结束居住地的疫情传播。在此期间,大家如有发热等病情千万不要侥幸,一定要及时就医,及时排查。除此之外,大家可以考虑参与无偿献血,用实际行动参与抗疫战斗,让我们早一点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邓铂鋆

邓铂鋆

医疗行业财务专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作者最近文章
7万新冠肺炎确诊病人为何造成全国“看病难”?
新冠肺炎流行,我为什么没做“爆料大V”?
就医形势多严峻?这三个故事也许未来能化解
恶性杀医事件,不能止步于严惩凶手
香港的“土地紧缺”之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