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地球人研究报告:被屎难住的巴西

2019-10-11 07:55:05

【文/地球人研究报告】

皮涅罗斯河(Pinheiros River)是流经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的重要河流。它的主干道穿过城市中心,南部蓄积的水库为当地180万居民提供着生活用水;巴西最著名的地标性建筑奥利韦拉大桥横跨其上,在人们描绘它的画作中,皮涅罗斯河清澈地映着蓝天,美得像童话一样。

就是在这样的一条河里——2018年的一天,水上飘过来一坨便便。

由于这条河是当地最重要的交通主干道,所以当天一早,这坨可爱的便便就被各路热心群众踊跃地发到社交媒体上,传遍了整个巴西。

配合这坨便便的,还有河流沿线的立交上的宣传横幅,上面写着:

“Geraldo Alckmin(当地州长),看看我们的河。”

同一天,州长Geraldo Alckmin、政府议员、地铁运营商等河流工程相关人员都收到了一只便便形状的抱枕,取“与大便同床共枕”之意,包裹中附带的赠言里说:

“这只抱枕,对那些可以与皮涅罗斯河共眠的人来说,一定再太舒适不过了。”

皮涅罗斯河上飘着的宝宝

干这“缺德事”的人,是一个名叫“拯救皮涅罗斯”(VoltaPinheiros)的组织。他们称这样做的目的,是对皮涅罗斯河水污染问题视而不见的政府和相关人员施加压力。组织的宣传片里提到:

“我们每天都经过皮涅罗斯河,但我们只记得它刺鼻的气味,甚至忘了它本来也是一条美丽的河流,最可怕的是,现在没有任何人敢面对这个问题。”

事实正如“拯救皮涅罗斯”组织所说,充气便便下面的真·大便,远比这次的恶作剧严重得多。

这个城市的大部分污水,不加处理地直接排到流经市中心的皮涅罗斯河里。如今河流周围散发着浓重的臭鸡蛋味,不得不在周围经过的人,会不受控制地恶心反胃,水的颜色已经浑得发黑,轻盈的大便碎块与生活垃圾混在其中——

这是巴西与屎结下的不解之缘。

1.巴西总统呼吁隔天拉屎

8月以来,激增的雨林砍伐量和越发严重的焚林造田问题,让巴西政府一直在面对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舆论声讨。但巴西政府之所以对雨林破坏问题愈发放任,除了经济利益外显然还另有隐情。

终于在一次记者会上,总统提到了他们认为的问题关键。记者问到,刺激经济增长、削减贫困人口与保护自然环境之间是否可同时进行的时候,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给出了解决方案:

“只要人们少吃一点就够了,至于你提到的环境污染问题,只要人们隔天拉屎就够了,这对整个世界都有好处。”

尚且先不管巴西总统这么提的依据,单是看到“屎”字从总统嘴里蹦出来,西方媒体已经俨然一副捡到宝贝的样子。被经过精心包装后的总统名言成了各大媒体的当日头条,报道标题里金句频出:

“巴西总统说了,憋屎就能保护环境。”

“为了我们的星球清洁,少拉点屎吧——巴西总统说。”

在一个本该严肃的环境议题上拿人民的屁股当挡箭牌,巴西总统的发言固然滑稽,可就算再天马行空的方案,也一定是基于客观事实形成的。

总统的憋屎环保法,自然是有属于巴西特色的逻辑合理性,只不过这个道理在其他国家的人看来没那么容易理解罢了。

2.为什么呼吁隔天拉屎

现今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孩子从小接触的教育知识体系里,粪便更多时候是作为环境保护的正面形象——有机肥料存在着。人们把它当作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一种体现,所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们,显然很难设身处地的理解巴西的环保困境。

在巴西,人民的屎太多,的确是值得让总统发愁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的根源,自然不是巴西人有着领先世界的消化能力,而是长久以来巴西对环境问题忽视的集中体现。

巴西拥有世界上17%的淡水资源,但居民却经常面临干旱断水的困扰,其中一个直接原因就是河流的污染问题。而在众多污染源中对水质影响最严重的污染物,是大肠杆菌,也就是人类粪便。

Business Insider的数据显示,巴西全国只有不到一半的家庭接通了下水道,这意味着大约1亿人产生的废弃物通过露天沟渠进入河流中。如此一来,根据既有下水道排量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就显得杯水车薪。

所以从开源节流的角度分析,“少拉屎”,理论上的确是在“源头”上控制污染的一个途径。

巴西里约码头边的污水排水口

巴西政府其实是最明白这种说法的荒唐性的,因为巴西河流治理的最大障碍,不是处理能力的问题,而是废水根本没有被收集。

福布斯杂志的数据称,巴西目前的城市下水道系统平均只能收集约55%的生活废水,在这些收集到的废水中,又只有34.6%能得到污水处理。而在一些偏远城市,更有零收集零处理的极端情况。

作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巴西在178个国家组成的耶鲁环境绩效指数中,水和卫生设施方面排名第84位,排在叙利亚之后。

因此即便政府现在增加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亦或是巴西真的实现“全民隔天拉屎”的那一天,大量未纳入环保体系的私排生活废水存在,依然不会让河流污染问题有太大改观。

3.不隔天拉屎的后果

让巴西水污染陷入“屎循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其中一部分原因脱不开巴西过去的殖民地经历。曾经资本家秉承利益优先的城市建设理念,工业、生活废水不经处理排放到河流中,河道规划则完全让位于道路建设,这为巴西现代化城市改造增加了很多障碍,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但这也是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曾经历过的问题,牺牲环境→经济发展,转变到牺牲经济→治理环境,这似乎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必经之路。

可惜就是这个最传统的“笨办法”也依然没能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一方面,坐居亚马孙雨林,自然资源丰富的巴西明显对环境治理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

另一方面也实则无暇顾及。巴西在经历过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的“巴西奇迹”后,就开始了持续至今的长期经济滞胀,再加上金融危机和政权变动的影响,环境治理已然是政府考虑的末位。

多年以来的放任态度,最终集中体现在了里约奥运会期间各国对巴西的评价上。

2016年的里约,“屎运动场”不是运动员们在说脏话,而是陈述事实。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里约奥运会期间,游泳、帆船比赛的用水污染极其严重,水中充满人体排泄物,其中所含细菌和病毒极易导致严重疾病。事实也对这种说法进行了印证,当时各国运动员训练和比赛时相继发生呕吐、脱水等肠胃疾病症状,我国帆船选手徐莉佳也曾表示因水污染问题饱受疾病困扰。

“奥运会前,人们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清理里约周围水域的垃圾和污水,但水质仍然令人担忧。”——路透社

4.解决不隔天拉屎的人

导致这一结果的根源,从2013年的一份调查数据中已经很明确了——作为比赛场地的瓜纳巴拉湾,平均粪便污染率是巴西政府水质污染标准的78倍,是美国政府水质污染标准的195倍。

奥运期间,德国游艇手阿芙罗狄特曾在采访中分享了他的应对办法:

“当时我们在训练的时候,有水花溅起就只能闭嘴,这样至少可以避免海水进入体内。”

瓜纳巴拉湾漂浮的沙发

但游泳选手就没这么幸运了,当地社区工作的儿科医生丹尼尔·贝克尔说:

“外国运动员简直得是在人类的粪便中游泳,里面的微生物会显著增加他们患病的风险,这令人担忧,也非常可悲。”

不过,敢像丹尼尔这样说的医生已经不多了,因为目前巴西解决环境问题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就在几周前,巴西航天局(INPE)公布了亚马逊雨林的砍伐面积和火灾数量正在急剧增加的数据结果,但在结果公布后不久,航天局局长,物理学家里卡多·加尔沃就被政府撤职。辞退理由是其发布的信息“令人怀疑”,是“耸人听闻的误导”。

……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目前对皮涅罗斯河的污染问题最有话语权,也最了解问题严重性的,就是当地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了,但是他们因为怕被当做“问题”解决掉,也只能选择默不作声。

就如同“拯救皮涅罗斯”组织所提到的那样——“最可怕的是,现在没有任何人敢面对这个问题。”

“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曾经被称作金砖四国之一的巴西,如今的经济发展正被自己的“良心”问题严重制约着。境内水域的污染影响了当地劳动力的生活条件、健康状况,影响了国际社会对该国前景的期待,也让城市房地产的价格持续走低。

整个国家的命运被屎拖累着,这听起来滑稽,但也恰恰反映着,一个国家可以达到的高度,从对一泡屎的态度就决定了。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地球人研究报告”,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地球人研究报告

地球人研究报告

人类的世界有点难懂

分享到
来源:地球人研究报告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被屎难住的巴西
游戏玩多了,可能真的会“傻”
充气娃娃帝国变迁史
怎样才能放出“彩虹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