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丁一凡:宁可慢一点,也要保持我们金融市场安全

丁一凡

丁一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前副所长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02 08:50:35
导读
11月28日下午,在2020观传媒大型年终秀《答案》现场,围绕《中国金融开放会引来华尔街之狼吗?》一题,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前副所长丁一凡,针对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的风险和应对措施,给出建议。

【文/丁一凡】

感谢观察者网和观视频邀请我跟大家面对面的分享。现在我们要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会出现什么样的背景,我讲一讲现在国际上的一些风险,以及这些事情的后果。

其实从今年年初疫情发生以来,这些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都采取了可以说是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比如说美联储今年大概就买入超过三万亿美元的流动金,即三万亿美元的债券,这样就给市场提供了巨量的流动性。不光是美联储做了这种事情,欧洲央行也在继续做这个事情,欧洲央行还在实行名义的负利率,还在买入大量的债券,同时世界其他两个重要的央行,英格兰银行(英国的央行)和日本银行(日本的央行),也都在做相同的事情,这样的事情释放出来大量的流动性。

流动性大到什么程度?大到当年冲垮英镑的乔治·索罗斯这种金融大鳄都在说,现在全球市场上是真正的流动性泛滥。在这种流动性泛滥、流动性泡沫的情况下,我们现在还要按照我们的步伐进一步开放市场,无论是前一阵子政府主动做出的承诺,还是我们签的一些自由贸易协定,比如我们最近刚刚签订的RCEP,这样的协定里都包括金融开放和金融自由化的条款,也就是说中国是有一个不断开放金融市场的日程。

在这种全球流动性泛滥、流动性泡沫的情况下,我们要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会有什么样的风险呢?我个人看有两个最主要的风险。

首先将出现的一个很大风险是期货市场的定价机制,在流动性泛滥的时候,这套机制就不那么准确了。过去在货币政策比较正常的情况下,期货市场是反映未来经济需求的,所以它的定价功能非常明显。但是当流动性极其泛滥的情况下,市场就会出现很大的变数。

其实2020年,我们就目睹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说石油期货的价格居然跌到了负值,这些其实都是流动性泛滥的结果。还有房地产市场和整个股票市场都会出现不正常的波动,这些都跟流动性泛滥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未来我们在这种情况下特别要注意两个问题:一个是在我们开放的时候,要特别注意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的关系。如果我们的市场进一步开放,这些所谓华尔街狼或者大型外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他们的创新能力是要超过我们这些金融机构的创新能力的,那么我们就面临着很大的风险,有可能会把你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吸引走。

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创新其实是我们金融机构的不二选择,必须继续做这样的事情。其实在最近中国的一些新闻中,也体现出这两者之间的问题。比如前一阵子我们曾经特别看好的阿里巴巴公司,它的一个下属金融服务公司准备上市,就引起了很大的波澜,最后它的上市过程被叫停了。

现在大家正在讨论,是不是要加强金融监管。其实在这个问题上,要抱着一种辩证的态度来看问题。

一方面,我们要认识到阿里巴巴在前一些年还是对我们的金融创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们的金融服务过去一直是跟在别人的后面走,一直落后于别人,但是由于阿里巴巴率先成立了支付宝这种体系,使得中国在电子支付上一下子追上了其他国家,甚至领先于世界,这就是金融创新在这个领域里给大家带来的好处,给中国带来的好处。

但另一方面,蚂蚁金服虽然是一种金融创新,却也带来巨大的风险,因为它带动了中国的银行资本,带动了100倍的杠杆资本,带来了巨大的金融风险。如果我们的金融市场一开,这么大的杠杆不得以控制的话,可能就会在中国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那个时候如果外来的资本大幅炒作这些事情的话,就会造成我们资本市场暴涨暴跌的现象。

所以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方面,这么做是保证它的平衡,既让我们的企业能够保持创新的精神,同时又不让这种创新给我们造成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第二个原则就是我们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也要记得随时根据外部环境和内部市场的变化,来控制开放的节奏。在金融开放问题上,不能够一根筋,不能够想着因为金融开放是好事,所以我们就要沿着我们的既定路线图一直走到底,这个在过去历史上是有教训的。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许多东南亚国家就认为开放金融是一个好事,所以在开放的过程中,即使出现了问题,也没有及时刹车,最后就引发了1997年的亚洲危机。亚洲危机使得从90年代初开始的整个东南亚国家的繁荣,被这场金融危机冲的一塌糊涂。

所以亚洲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的一个教训就是,在金融开放方面,我们应该有张有弛,可以在风险特别大的时候,适时地踩一脚刹车,让这事情发展的慢一点。宁可慢一点,也要保持我们金融市场的安全。

总结一下,就是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考虑在市场上实行托宾税。托宾税是美国经济学家詹姆斯·托宾当年提出的一种方法:在流动性非常强的金融市场,撒一点沙子,也就是说我们对短期流动特别快的资本多征税,对在这一个地方投资很长时间的长期资本实行很低的税率,这样就会稳定资本的流动性,给那些对关键领域和长期投资的资本一定的鼓励,让它留在这儿不经常跑,给那些投机性的、进进出出的资本一个很高的税率,使得这些投机性的资本不愿意到这种市场上来。

这种托宾税可以慢慢稳定中国的市场。我们应该可以在金融开放的时候,不断加强对这些金融措施的试行,稳定中国的金融市场。

另一方面,我们要加强民众教育。因为我们过去金融市场不发达,民众也不知道如何投资,一般有了剩余的钱就放在银行里面。但是随着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剩余的储蓄也越来越高。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的金融市场开放之后,就可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诱惑,别人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告诉你有更好收益的投资产品,建议你去试验一下。

这种事情特别多的时候,而我们又没有把握预料未来投资风险的话,那么有可能你辛辛苦苦攒下的这些储蓄,就被各种奇怪的金融创新产品一洗而空。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还要加强教育,使民众时刻保持警惕,才能够在开放和金融安全中间找到真正的平衡点。

谢谢大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丁一凡

丁一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前副所长
责任编辑
赵珺婕

赵珺婕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宁可慢一点,也要保持我们金融市场安全
眼光朝内,将4亿中产做大到8亿,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
美国大选如何影响美国外交政策和对华政策
下定决心开放服务市场,对中国未必是灾难
对华脱钩?先问问跨国公司答不答应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