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特里·斯特拉蒂耶夫斯基:德国精英层“感性的恋俄情结”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1-08 08:24

德米特里·斯特拉蒂耶夫斯基

德米特里·斯特拉蒂耶夫斯基作者

俄罗斯政治学家、历史学家,柏林东欧研究中心主任

【文/德米特里·斯特拉蒂耶夫斯基,译/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研究生 夏青】

当前,在德国权力走廊中产生了一个共识,即在过去几十年里,德国所主导的“对俄政策”(与俄罗斯在文化、经济和科学领域进行积极的交流,指望以此推动俄罗斯逐步转型,融入西方世界)存在错误,必须从根本上对其作出修正。

从联邦总统、总理、部长到政党领袖等主要政治家的讲话中可以归结出:我们低估了普京在欧洲发动战争的能力,尽管这么做也会对俄罗斯本身产生致命的后果,并且我们似乎不可能再回到亲俄的政策。在这一点上,执政党和最大的反对派——基民盟的观点达成一致。左翼党和“德国的选择”(AfD)的立场则相反,但由于他们在联邦议院的代表人数较少,这些政党无法对国家的政策造成任何显著的影响。

“感性的恋俄情结”,截图来自俄罗斯riddle网站

然而,德国政策的历史性转向几乎没有影响到德国人心中的俄罗斯以及俄罗斯社会的形象。德国历史学家和公共知识分子卡尔·施莱格尔用“感性的恋俄情结”一词来指称魏玛共和国时期柏林的社会政治情绪。由于下意识地想从一连串负面事件中找出一些积极因素,德国对俄罗斯的某种单维的、刻板的形象至今仍然存在。这是许多德国人的共识,决策者也不例外。

德国精英层的“感性的恋俄情结”尤其明显地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让我们来分析一下。

“普京的战争”或“普京不是俄罗斯”

在俄罗斯开始进攻乌克兰的当天,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侵略公然违反了国际法,这些行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这是普京的战争。普京发动了战争,就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联邦政府的官方网站将“这是普京的战争”这句话作为朔尔茨讲话的标题和关键词。三天后,朔尔茨在联邦议院的主旨演讲中,12次提到普京,包括“普京的侵略”这一说法。总理强调:“必须明确指出,这场战争是普京的战争。”5月8日,在欧洲二战结束纪念日向全国发表讲话时,朔尔茨重申了“普京的侵略”和“普京想要征服乌克兰”的说法,虽然他也补充道,“德国政府清楚,俄罗斯民众给予了普京偌大的支持。”

其他社会民主党人也纷纷响应了他们的领袖朔尔茨。在战争的前几个月里,内政部长南希·费瑟几乎在每次讲话中都会使用这句话。“普京的战争”已经成为党内新闻发布会的固定短语,特别是社民党议会派系的新闻发布会。其他党派的主流政治家也在使用这个短语,例如基民盟总书记马里奥·查亚。绝大多数不同政治派系、持不同政治立场和地位的媒体都在使用这个表达,这一隐喻已经成为媒体标题和文章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从社会法律电视频道ARD和ZDF到左翼自由主义报纸《法兰克福评论报》(Frankfurter Rundschau),从金融杂志《资本》(Capital)到地区报纸《萨克森日报》(Sächsische Zeitung)。

当然,社会民主党人和保守派的高层领导掌握着全面的信息。他们明白,普京不会独自做出决定并付诸行动的。如果没有俄罗斯精英们的共识,俄罗斯就不可能进攻乌克兰。然而,德国政治家们仍然经常把“普京”和“俄罗斯”划清界限,而且不只是出于外交政策的考虑。他们已经习惯这么做了,选民也希望他们这么做。

2022年2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在莫斯科见面面。图自RT

“善良的俄罗斯人”和“可恶的俄罗斯政府”

这一表述与前一表述密切相关,但仍有自己的特点。受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改革的启发,德国精英们认为普京的政策不仅仅是让他们自己失望的原因,而且这种政策偏离了俄罗斯正确、民主的发展道路,这种偏离是违背大多数俄罗斯人意愿的。德国精英层认为,俄罗斯转向独裁主义绝不是昨天才发生的,不能利用俄罗斯的全民支持实现这一倾向。

朔尔茨在演讲中提及戈尔巴乔夫去世时表示,普京应该对俄罗斯民主化的失败负责。普京正在创造“新的欧洲分界线”。在2月27日联邦议院的演讲中,德国总理“对俄罗斯人加以庇护”,将他们与俄罗斯总统分开:“决定发动这场战争的是普京,而不是俄罗斯人民。我认为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很重要。二战后,德国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和解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我们共同历史中的重要篇章。而且我知道,对于许多出生在乌克兰或俄罗斯的公民来说,要经受住如今这种局面是多么的困难。我们不会允许普京和自由世界之间的这场冲突揭开旧伤疤,引起新的分裂。”

基民盟领导人弗里德里希·默茨很少赞同朔尔茨的立场,但在俄乌事件中,政治家们团结一致。3月,默茨在推特上指出:“无论是俄罗斯人民还是觉得与他们有联系的人,都不是我们的敌人,要对战争负责的人是普京。”基民盟中的二把手政治家马里奥·查亚的态度也很明确:“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动的战争不仅仅是针对乌克兰,他是在牺牲俄罗斯人民的利益来发动战争。我们希望,有着俄罗斯血统的人能够明白:我们没有把俄罗斯人民当作敌人。”

在关于可能禁止向俄罗斯公民发放欧洲旅游签证的争论中,德国明显地表现出对“感性的恋俄情结”,德国的统治集团一致反对这一限制措施。德国政治家们不希望剥夺俄罗斯反对派成员迅速离开俄罗斯的机会,“俄罗斯政府”和“俄罗斯人”之间的界限再次清晰地浮现在他们脑海中。8月,朔尔茨重申关于“普京的战争”的话,并强调:“如果制裁是针对所有俄罗斯人,针对无辜的人,那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这不是一场俄罗斯人民的战争。”早在2022年2月之前就积极批评俄罗斯政策的外交部长安娜莱娜·贝尔博克(绿党)也提出了类似观点,她认为,重要的是“在残酷的侵略战争中,永远不要抛弃1.4亿的俄罗斯人”,不要使用集体责任原则。

“伟大的俄罗斯文化”,或“如何不把契诃夫交给普京”

德国对俄罗斯最常见的刻板印象之一就是伟大的俄罗斯文化,以及神秘而引人的“俄罗斯灵魂”。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费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德语版书籍的发行量几乎超过了俄文版书籍的发行量。面对新的形势,德国社会对俄罗斯文化神圣化的观点加以补充,认为在过去,正是俄罗斯文化帮助俄罗斯走通了欧洲化的道路,而现在,俄罗斯文化是连接现代俄罗斯和欧洲民主的最后一条纽带。

因此,废除俄罗斯文化遗产的政策在德国一直都没有、也不可能得到大规模的实施。没有人打算从学校图书馆收回托尔斯泰和布尔加科夫的书籍,或禁止仍在威斯巴登歌剧院成功演出的《黑桃皇后》,或取消柏林的夏季古典露天音乐会,在音乐会上,俄罗斯钢琴家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管弦乐队在俄罗斯指挥家指挥下上台演出。在德国,仍然有几十家商店在出售俄文书籍,包括反西方的出版物。非政府性质的限制措施针对那些高声明确表示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的文化人士,即采取亲克里姆林宫立场的人,剧院、乐团、爱乐协会不与这些俄罗斯人续签合同。

德国政府官员对俄罗斯文化人士采取限制措施的现象比较罕见,这种行为会立即受到严格的审查和公众的指责。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青年管弦乐团多年来一直在林德拉市的文化中心大楼里进行排练,其曲目包括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2022年,当地市长不允许在那里排练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因为“俄罗斯的战争是针对乌克兰的,是针对生活在那里的人民和他们的文化的。”在一波批评声中,他改变了这一决定。

以一贯批评克里姆林宫而闻名的德国文化部长克劳迪娅·罗斯(绿党),积极加入了“保护俄罗斯文化”的运动。早在3月初,她就表示:“我对抵制俄罗斯艺术和文化的倾向,以及对俄罗斯艺术家的普遍质疑提出警告。多元而丰富的俄罗斯文化是欧洲的文化遗产,也是当今欧洲文化的一部分。”在7月的一次采访中,罗斯谈到了林德拉市的极端例子,她强调:“目前,关于如何正确对待俄罗斯文化的问题十分不明确。我认为,抵制俄罗斯文化完全是一个错误的行为。往往正是俄罗斯的文化人士在努力地保护住最后的自由岛屿。无论是音乐、文学还是安东·契诃夫,都是伟大的俄罗斯文化。我不允许让普京把契诃夫从我身边带走。”

2月28日,英国皇家韦克菲尔德剧院宣布取消俄罗斯国家剧院芭蕾舞团原定于10月18日表演的《天鹅湖》。

“禁区”

在德国,俄罗斯文化、历史和人文形象仍然是正面的。德国的普通民众和政治家们,将普京、或者充其量称之“普京集体”,与俄罗斯人民相对立,似乎俄罗斯人民受到军事行动的影响与乌克兰人差不多。

在过去的15年里,民间口号“普希金,而不是普京”在德国大众意识中根深蒂固,并没有随着战争的爆发而消失。“感性的恋俄情结”仍是他们思维中普遍存在的。那些试图表达反对意见的人,尽管没有在政治上受到排斥,但仍然显得被孤立了。对俄罗斯国家和整个社会的批评仍集中在专家和记者的话语中,他们没有经常提及俄罗斯总统的名字,也没有感性地对“善良的俄罗斯人”表达赞美,包括寻找俄罗斯当前政策的深层、社会、历史原因。

【本文原刊于11月29日俄罗斯政论网站《Riddle》】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

全球支援土叙,世卫:死亡人数或超2万

“这是土耳其近一个世纪最大灾难”

土耳其一日内4次地震,已致土叙两国超1400人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