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班多:美国用俄罗斯3000亿美元资产援乌是因小失大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16 08:58

道格·班多

道格·班多作者

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曾任里根总统特别助理

【文/道格·班多,翻译/观察者网 郭涵】

乌克兰战争爆发即将迎来两周年之际,拜登政府越来越担心美国的援乌政策会失败。虽然拜登总统在公开场合依然对乌克兰的未来充满乐观,但据媒体报道,五角大楼正在研究新的军事计划,要求基辅转入防御。美国政府内部的“不具名官员”越来越频繁地谈论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必要性。他们现在辩解说,美国持续提供军事援助是为了增加基辅的谈判筹码,而不是为了打败俄军。乌克兰在2022年击退俄军装甲纵队的美好时光早已一去不复返。

援乌拨款也越来越稀少。美国与欧洲的政治精英继续支持泽连斯基政府,但来自民间的反对声日益高涨。因此,他们打起了动用其它资金来源的主意——包括俄罗斯被冻结的数千亿美元资产。

这件事看起来并不复杂。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美国和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政府与民众施加制裁。美国及其盟友冻结了一批被选中个体的各项资产,其中大部分人是被视作支持俄罗斯政府的富有“寡头”,并史无前例地冻结了俄罗斯央行约3000亿美元的金融资产。为什么不把这笔钱送给基辅?最开始的想法是在击败与羞辱俄罗斯之后,用这笔钱支援乌克兰的战后重建;如今的提议则是用这笔钱挽救乌克兰岌岌可危的战局。

在大西洋两岸,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这种主张。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近日也在达沃斯论坛上喊话。据《财富》杂志报道,泽连斯基呼吁欧美在今年做出“强有力”的决定,将西方银行中被冻结的俄罗斯资产用于“抵御俄罗斯的战争和乌克兰的重建工作”。

持有俄罗斯被冻结资产最多的国家是比利时,该国暗示这笔钱可以被用于“购买军事装备、人道主义援助和帮助那个被战争摧残的国家重建经济”。也许欧洲最热心这种主张的国家应该是英国。

比利时是冻结俄罗斯商人资产最多的欧盟国家 图自:彭博社

一些西方官员并不想止步于援助基辅。在华盛顿颇具影响力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建议:“分出一部分俄罗斯资产,用来支援因粮食和能源价格上涨而明显受害的发展中国家。此外,还可以分出一部分资金满足遭到俄罗斯报复的公司的索赔诉求。”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用俄罗斯的钱来解决国际债务危机,补偿各国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开支,建立全球普遍医保体系,甚至支持火星载人航天任务呢?

拜登政府长期对攫取俄罗斯资产的做法持怀疑态度,但一直在通过立法来实际支持该举措。《纽约时报》称,拜登政府“正在施压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与日本,计划在今年2月24日,也就是俄乌冲突爆发两周年之前拿出一项战略”。

在达沃斯论坛,前美国商务部长、现美国乌克兰经济复苏特别代表潘妮·普利茨克(Penny Pritzker)表示,美国正和七国集团政府开发攫取俄罗斯被冻结资产的工具。《财富》杂志引述她说:“这包括令所有的律师,各国政府与相关各方真正坐下来谈,共同解决问题。过程很艰难、很复杂,我们还需要努力。”随着乌克兰战场的前景日益灰暗,支持尽一切办法攫取俄罗斯财富的呼声可能会日益增长。

然而,尽管看上去十分有吸引力,这依然是个糟糕的主意。

西方领导人经常谈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当然,他们书写规则,碰到不方便的时候就无视规则。在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的前提下肆意攫取外国政府和国民的资产,无疑会进一步揭露他们的虚伪。欧洲的批评人士指出:“美国及其盟友并没有同俄罗斯处于战争状态,俄罗斯的财富也不是通过非法手段积累的,而是主要通过出售石油天然气获得,其中大部分都卖给了西方国家。”

如果各国政府都有权单方面没收别国政府与私人的资产,仅仅因为对方被他们视作参与了一场“违反国际法且不道德”的战争,那么美国自入侵伊拉克之后就应该被剥得一干二净了。华盛顿长期能在全球层面推行双重标准,靠的就是其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力。

随着国际力量对比格局的变化,未来美国可能也无法独善其身。即使是欧洲人也开始厌倦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科技监管等他们关切问题上的阻挠行为。如果外国政府依然不情愿直接挑战美国政府,他们可能更愿意选择没收美国企业或个人的资产。未来的美国官员可能会后悔前任开了这样的先例,即一国政府可以从任何对象那里没收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必付出任何代价。

泽连斯基同美国乌克兰经济复苏特别代表普利茨克会面 图自:乌克兰总统府新闻办

欧美国家攫取俄罗斯资产的理由并不充分。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和欧洲政府以无辜的旁观者自居。然而,他们同时误导了莫斯科与基辅,违背了北约不会东扩的多次承诺;先向乌克兰保证会允许对方加入北约,却又未能兑现承诺。于是,俄罗斯感到愤怒,乌克兰更加大胆。双方都遭到了背叛,都认为有权向华盛顿和布鲁塞尔要求补偿。

虽然目前讨论的重点是没收政府资产,但美国的一些决策者也会没收私人资产。比如,美国司法部去年没收了俄罗斯商人康斯坦丁·马洛费耶夫(Konstantin Malofeyev)名下的540万美元,将其转入美国国务院用于重建乌克兰的基金。毫无疑问,许多这样的“寡头”经不起道德检验,他们往往利用体制漏洞与不当影响力来积累财富。但这是俄罗斯人民应该关心的问题,不是西方政府应该操心的问题。美欧国家的社会中也不乏不公正的“国家特权”,经济学家们称之为“权力寻租”。仅仅因为其个人声誉有问题就攫取他人财产,这是对法治和私有产权的嘲笑。

更广泛地说,允许政客从政治上不受欢迎的对手那里攫取各种财产和资金,将会令所有资产都陷入风险中。就连俄罗斯异见人士、前俄罗斯央行官员谢尔盖·阿列克萨申科也表示:“在缺少法院裁决的前提下,我认为没有办法没收俄罗斯央行的资产。因为如果不需要法律依据就能没收俄罗斯资产,如果是美国政府的行政命令要求这么做,那就意味着美国没有法治,也没有对私有财产的保护。”

主张窃取俄罗斯资金的人提出了各种理论,比如将收缴资产视作应对“侵略”的独特报复手段。然而,《金融时报》评论认为:“作为没收俄罗斯国家资产的理由,‘报复论’存在三个问题,它缺乏强制效果,被错误的一方发起,且削弱了西方政府宣称要捍卫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伦敦政经学院访问学者西蒙·辛里奇森(Simon Hinrichsen)宣称,俄乌冲突的案例十分独特,因此可以收缴俄罗斯的资金。然而,一旦西方开出这样的先例,将不再有逻辑上的限制。我们可以想象,因为所谓“人权侵犯”、“不公平贸易行为”或“气候变化问题应对不善”等借口,就能随意收缴他人的财产,所有这一切都可以被归为“独特”的理由。

为了数十亿美元的赃款而枉顾基本的法律原则,不禁让人回想起电影《四季之人》(A Man for All Seasons)中托马斯·莫尔爵士(英国政治家、空想社会主义者,代表作《乌托邦》,观察者网译注)的名言:

“是吗?当最后一条法律被废除,当魔鬼转过身来对付你时,你会躲到哪里去,罗培尔?那时法律都失效了。从沿海到内陆,这个国家运行着各式各样的法律,人制定的法律,而不是上帝的法律!如果一一推翻它们,你看起来像是能做到这种事的人,你真的认为自己能在接下来的惊涛骇浪中屹立不倒吗?是的,为了我自己的安危,我也愿意同魔鬼分享法律的益处!”

英国电影《四季之人》(1966年)剧照 视频截图

华盛顿使用金融武器的做法已经令许多外国政府,包括欧洲的政府,开始寻找免受美国经济制裁的手段。当然,这样的替代方案十分有限。何况,许多国家的政府手上还持有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不过,美国和欧洲攫取俄罗斯资产的做法会令同华盛顿与布鲁塞尔关系不睦的政府坚定信念,加速他们寻找其它金融储藏室的脚步。没有国家会在这种环境下感到安全。

仅仅拿走莫斯科的钱也是武断的。毕竟,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要对数十万也门平民的死亡负责。为什么不没收中东王室那些本质上来自他们国家民众的资金呢?以色列因在加沙地带滥杀无辜、鼓吹种族和宗教清洗而被送上国际法院。以色列在海外的金融资产应该被没收吗?为什么仅仅针对俄罗斯的资产?

现实中,莫斯科无疑会通过没收美国与欧洲的资产来进行对等报复。截至2022年底,西方在俄罗斯投资的总价值约2880亿美元。莫斯科很可能也会没收这些资产。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的私人企业将付出最大的代价。虽然西方公司的撤走会令俄罗斯经济状况恶化,但对许多俄罗斯人来说,得到廉价的外国资产也是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俄罗斯政府也可能会把驱逐外国公司视作一件好事,考虑到这会降低外国的颠覆性影响,并奖励政府中的忠实拥护者。

至于华盛顿,其高调攫取别国资产的做法将会强化制裁带来的影响,也就是推动其它国家减少对美国金融工具与机构的依赖。一次价值3000亿美元的“打劫”几乎肯定会加速这一进程。

也许攫取俄罗斯资产最严重的影响会是令战争更难结束。只要莫斯科的海外资产处于被冻结状态,就存在通过签署和平协议将其解冻的可能。西方国家政府可以利用这种预期,鼓励杀红了眼、缺乏信任的交战双方坐下来谈判。事实上,随着俄罗斯越来越相信其掌握了军事上的优势,为了达成一项和平协议,归还被冻结的资产(特别是俄罗斯政府的资产)并重新向俄罗斯企业开放市场可能是必要的让步。

土耳其外交部长哈坎·菲丹2月4日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日将出访土耳其 图自:IC Photo

在乌军节节败退之际,没收俄罗斯的金融资产只会鼓励俄军进一步向前推进,在战场上弥补金融资产的损失,甚至争取更大的战果。虽然有理由对莫斯科发起的特别军事行动感到愤怒(但俄罗斯也并非无端挑衅),处理战争与和平问题时应该保持审慎的态度,而不应由道德观主导决策。战场发生在乌克兰,这个国家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重要的是尽快结束战争。为了攫取俄罗斯的资产而拖延停战进程将是极度不具有建设性的。

2022年2月冲突爆发前,俄罗斯政府邀请曾美国拜登政府谈判,但华盛顿拒绝了,似乎认为莫斯科发出的威胁并不是认真的。如今,因战争计划失败感到沮丧的美欧联盟,正着手准备无法无天地没收俄罗斯财产与金融储备。这样做是“贪卢布而弃美元”。所谓“基于规则的秩序”只有在倡导者与所有人都遵守同样的标准时才有意义。

(原文于2月1日发布在“保守美国人”评论网站,原标题:“没收俄罗斯资产是贪卢布而弃美元。” Seizing Russian Assets: Ruble Wise but Dollar Foolish.)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郭涵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