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杜建国:陈春秀被苟晶顶替了

2020-07-09 07:37:2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杜建国】

自六月以来,高考顶替现象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可谁也没有料到的是,现在事态竟然演变为极其荒唐的一幕,揭露高考顶替的关键人物与主角陈春秀,竟然又被一个“李鬼”给“顶替”了。这个李鬼,这个顶替者,就是近期大红大紫风头无限的苟晶。

下面就详细介绍一下高考顶替现象的受害者与揭露者陈春秀,是如何具体被苟晶顶替了的。

开宗明义,陈春秀再次被“顶替”,首先有她自己的原因,她不会讲故事、不会编故事、不会煽情,媒体对这样的人不感兴趣。

2004年6月陈春秀参加高考,成绩546分,离本科线仅差3分,被填报的第三志愿——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录取。可是,通知书却被同在冠县的私企老板陈巨鹏与舅子张峰(时任烟庄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冠县招生办主任冯秀振合力截取了,陈巨鹏的女儿陈艳萍顶替陈春秀去读了山东理工大学。2004年10月,始终没有等来通知书的陈春秀,以为自己落榜了,便开始去烟台打工谋生。她先是在食品厂做工人,后来又到电子厂加工镀膜镜片,每天接触有刺激性的化学药水。

2007年,陈春秀去拉面馆当服务员,经常工作到凌晨,算上加班费,一个月也就挣一千多块。

直到结婚后,陈春秀才重新回到冠县,目前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做幼师。据我的了解,在冠县这种小县城的普通私立幼儿园里,教师每月月薪大概也就两千多块。

2019年,想继续充实自己的陈春秀,参加了成曲阜师范大学成人高考。2020年5月,在学信网上查询学籍信息时,陈春秀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被大学“录取”过了。很快,陈春秀得到证实,自己当年的高考是被她人顶替了。

农民贫困户的女儿的高考被公司老板的女儿、乡党委副书记的外甥女顶替了,用一位网络作家烧伤超人阿宝的话来说,这的确是“人世间最丧尽天良的抢劫”。

6月份,陈春秀高考被顶替一案,已得到了政府与社会的积极关注。6月10日,冠县县委县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6月11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讨论该案的文章。6月20日,山东省对聊城市冠县陈春秀、东昌府区王丽丽被冒名顶替上学展开了调查(结果于6月24日公布)。同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对陈春秀的采访。

至此,高考顶替现象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在此推动下,中国高考未来将进一步得到改进,“人世间最丧尽天良的抢劫”现象将被削弱,而陈春秀(以及较小意义上的王丽丽等人)也将作为启动这一进步的关键人物而载入史册。

不过,陈春秀的“短板”(这本来是她诚实本分的表现)此时也显露出来了。对多数媒体来说,需要的是悲情故事,越耸人听闻越好,越能升级为对“体制黑暗”的批判越好(我并非否定批判揭露现实,我只是坚持对现实的批判揭露应该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能沦为靠歪曲、编造事实搞煽动)。而陈春秀,恰恰缺乏这方面的技能,她虽然因被顶替而饱尝了人生的艰苦,但她不会讲故事,更不会编故事,无法满足某些媒体煽情甚至煽动的需要,她只知道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简明扼要地陈述关键性的事实。

这时候,6月22日即央视播出陈春秀采访两天后,一个叫苟晶的人出现了,迅速将高考顶替事件的关注吸引到了自己身上。事情经过大家都了解,苟晶自述的被顶替的故事,比陈春秀要曲折悲情多了。苟晶明确称,1997年与1998年,她在济宁市实验中学两次参加高考都考了高分,应该被好大学录取,却接连都被顶替了;1998年高考前她全区摸底考试排名第四,最后却被莫名其妙地安排去了一个湖北的“野鸡中专”;后来中途退学,备尝人生艰辛,还好,经过自己的不懈奋斗,终于成为一个成功的电商和企业合伙人。

随后几天,苟晶又称,当年的顶替者、自己的班主任邱印林率四条大汉上门威胁她,自己也遭到了山东方面的施压、要求删帖,自己的电话被窃听,等等。

这还了得!一时间,苟晶的遭遇引起了亿万人的愤慨,得到了无数的声援。与此同时,无数媒体与自媒体也大力传播苟晶单方面陈述的信息。

2020年7月3日,山东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了《关于苟晶反映被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结果令人大跌眼镜,苟晶之前的慷慨陈词,几乎全是假的!苟晶从来没有考上过大学,1997年她勉强过了委培中专线,1998年刚过了中专线(且这个成绩也有可能是她沾了假应届生的便宜),全区摸底考试第四名也不存在;她所谓的野鸡中专湖北黄冈水利水电学院,是一个正规的省重点中专;她正式毕业拿到了毕业证,并没有中途退学;班主任只是与儿子共两人一起去向她求饶,不存在什么率四条大汉上门威胁她。至于山东方面施压、电话窃听,那都是苟晶毫无依据的信口开河。

苟晶的故事中唯一的与事实沾边的,是1997年,她的班主任邱印林的确是让女儿邱小慧冒用了她的委培中专名额,不过,这个委培中专是苟晶自己要复读而主动放弃的,事情的性质严格说来是冒用而非顶替,而且苟晶也没有因此受到实质性的影响或损害。2003年邱某已经就冒用写信向苟晶道歉了,至于道歉信的具体内容,双方就此是否还有其它交易,无论是苟晶还是山东的调查报告,都没有谈及。

事实很明显,苟晶高考成绩一般,从来就没考上大学,根本不像她宣扬得那样,她考上了好大学却被老师的女儿顶替了,以至于她的人生饱受“碾压”。对此,苟晶本人一直一清二楚。

网友调侃得好:1997年,苟晶有一辆破自行车,自己不要了扔了,邱印林拿去给女儿骑了,结果,到了2020年6月22日,苟晶对外宣布,1997年我的劳斯莱斯被偷了,而且1998年又被偷了一次!

邱氏父女的行为,的确是违法犯罪,的确在破坏高考的严肃与公平,苟晶公布此事也完全正当合理。问题是,苟晶本来应该如实这样说:1997年,我考上了委培中专,我没去,结果邱老师让女儿冒用我的名字去读了。

可以想见,如果苟晶如实这样说,她本人肯定就不会得到媒体与世人的广泛关注了。然而经过她的一番谎言改造,整个宣传效果就不一样了。至于苟晶为何这样做,她后面的回应似乎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自6月22日来,苟晶之所以迅速成为全国舆论的焦点,除了她毫无顾忌——通常是无人敢这么做的——地违背事实编造煽情的故事之外,大量媒体与自媒体一边倒地对她进行积极声援,也起到了同样不可忽视的作用。媒体对苟晶单方面讲述的故事,不但没有去调查核实,反而照搬全收,并通过不断地采访报道等,进一步扩大了苟晶的声音对全国人民的影响。很明显,这种态度是极不负责任的,违背了媒体客观公正的工作原则。

此前,我就曾通过个人微博对此不正常的现象表示了质疑:

“现在媒体都跟着苟晶一起煽情,配合密切。这很不正常。我要是记者,事发后会马上去苟晶老家,采访苟晶的朋友家人同学老师邻居等等,对苟晶单方面讲的话予以核实。可是,没人这么做。那些记者平时不是爱标榜要在现场、要进行深度调查嘛,怎么都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却没有人去现场对苟晶进行深度调查,反而配合她煽情呢?”

此长彼消,就在苟晶万众瞩目大红大紫尽情表演的时候,高考顶替现象的真正揭露者,事件原来的主角,真正被顶替上大学的陈春秀,迅速被人遗忘了。6月30,我就陈春秀被冷落感慨道:

“我真地很同情陈春秀,十六年前,她被偷走了高考,十六年后,她被偷走了关注。她只是一个笨嘴拙舌的农家姑娘,十六年前是这样,十六年后还是这样。十六年前,她的高考被偷走了,十六年后,她揭发了那一串贼,让高考被顶替现象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这可能会产生历史性影响。她卑微渺小又居功至伟,可是,大家对她的关注,很快被另一个更会讲故事、更会煽情的成功电商(即苟晶)吸引走了。陈春秀不会讲故事、不会煽情,这样的人,媒体不感兴趣,无法利用来多做文章,自然被冷落了。

她再次被偷窃了。”

揭露高考顶替、让高考顶替得到全国关注的本来是陈春秀,而苟晶,则是利用陈春秀用自己的苦难和煎熬开辟的天地,依靠极少量的事实与极大量的谎言,踩在陈春秀的肩上,在媒体的配合下,把主角从陈春秀手里硬抢到了自己手里。

陈春秀只能默默地呆在角落里,看着并没有被真正顶替的苟晶,顶替自己成为事件的主角,享受关注、同情、掌声、支持以及流量。

苟晶才是顶替者,她顶替了陈春秀。

陈春秀的被顶替,由一次增加到了两次。第一次,是十六年前被陈燕萍顶替了高考,第二次,是现在被苟晶顶替了关注。

人生,对陈春秀实在是太残酷太不公平了。陈春秀看到自己第二次被顶替时不知有什么内心感受。

那么,陈春秀为何会被再次顶替?或者说,苟晶为何能够挤掉陈春秀的位置,让自己成为事件的主角?

很简单,前提还是高考。

2004年高考被陈艳萍顶替后,不知情的陈春秀只好外出打工,从食品厂工人、眼镜片工厂工人、拉面店服务员,到现如今的职业普通私立幼儿园的老师,她一直挣扎在最下层的低薪劳动岗位上。高考“失利”,使原本就起点低(出身贫困户)的她,历经多年挣扎,始终无法冲破阻碍“阶层上升或流动”的鸿沟。

这些艰辛的生活工作经历,大概率会使她更本分更诚实,而不是更精明、更会利用时机宣扬夸大自己以获利。在央视接受采访时,一看到她穿的那件T恤衫,就让人心酸。她开口后,也只是原原本本简明扼要地陈述关键性的事实,没有丝毫的渲染与煽情、夸张与表演。如此一来,在今天中国的舆论气候下,她遭受冷落也就在所难免了。

陈春秀和她的父亲。图片来自央视视频截图

而苟晶呢,1998年复读后,考入了中专湖北黄冈水电学校。不要小看九十年代的正规中专,虽不及大学,但是在高考扩招之前,考上中专就相当于跨入了知识分子的门槛。在这所省重点中专(并非如苟晶所称的那样是野鸡中专),苟晶学到了专业技能,毕业后到浙江工作——有些报道说她2000年初就能拿到当时属于高薪的3000元的月薪,并早早地涉入电商行业,现在已成为一名成功的电商与童装品牌合伙人。

很明显,如果没有考入那个“野鸡中专”接受正规教育,而是像陈春秀那样高中毕业后直接去食品厂、拉面店当苦力,那么苟晶绝不会取得今天的“商业成功”。站在这一基础上,苟晶得以与媒体一起炒作,瞬间让自己以陈春秀为铺路石,成为震动全国的高考顶替事件的主角,成为万众瞩目的流量明星。

苟晶能够成功顶替陈春秀,恰恰是因为她并不是真正的高考被顶替者,她并不是真正的受害者。

高考,对于一个人,尤其是对穷人家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失去了这一次机会,就像陈春秀这样永世不得翻身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了。

生活对于陈春秀来说就是如此不公与残酷,她才真正是“两次被顶替”了,一次是被老板的女儿陈艳萍,一次是被已经或正在成为老板的苟晶。

诚实是诚实者的墓志铭,撒谎是撒谎者的通行证。

6月22日以来,苟晶尽管得到了舆论一边倒的支持,但是,仍旧有理智与冷静者对其发出了质疑。

在质疑者的逼问下,苟晶的马脚露出得越来越多。7月2日,即调山东省查报告公布的前一天,苟晶在微博中的画风一度突然大转。以往以“一个普通的个体挑战体系”自居、动辄就给质疑者扣上“五毛”帽子的她,与之前极其不协调地、很突兀地、冷不丁地肉麻地赞美起《厉害了,我的国》来:

“还记得,《厉害了,我的国》这部电影刚开始放映,我就带着孩子去观看,感触最深的就是震撼,砥励奋进的五年里,中国在科技发展、文化繁荣、科教文卫上的发展与进步,我几度兴奋的眼圈发红。”

如此强烈反差,不知在表白什么!

7月3日山东省调查报告公布后,真相大白,事实与之前被质疑的内容基本一致。面对真相,无数网友对苟晶发出质问与谴责。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晚22时在直播中,苟晶竟然很轻蔑地笑着对质问与谴责她的网友说出了如下这番话:

“就算我夸大其词了,你们又失去了什么?那些反击我的,说我卖惨的、消费人们的感情的,我又没有请你来。”

这是割了韭菜,还要再对韭菜们说:你们活该。

苟晶朝被她蒙骗的善良的人们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

我们怎么没有失去什么?我们的同情心,我们对公正与弱者的支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难道都没有因苟晶而受损吗?这些损失难道不重要不宝贵吗?

苟晶如此明目张胆地撒谎,谎言败露后更如此蔑视无数的被骗者,引起了公愤,可是即便如此了,竟然依旧还有很多人在顽固地为她辩白、开脱。

为苟晶开脱者的第一个理由是,批评苟晶就是为高考顶替者辩护。这个逻辑是根本不成立的,二者之间不存在非此即彼的两难选择,批评高考顶替者,与批评苟晶大肆撒谎赚取关注消费人民的同情心与正义感,都是必需的,是并行不悖的。高考顶替者与骗子,都对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都应该为此承担责任遭受惩罚。

一篇为苟晶开脱的文章指责谁批评苟晶谁就是“看不到系统性的恶,看不到处于系统性作恶之中个体的困境,却还在批评困境中人的受害不够完美的人”。邱印林邱小慧邱印水王卫中是恶,陈巨鹏张峰冯秀振是恶,欺骗世人的苟晶同样也是恶,她是打着揭露恶的幌子作恶,她的恶不是用一个“不够完美的人”就能掩饰过去的。两种恶都要被制止、受惩罚。

第二个理由是,没有苟晶,高考顶替现象就不会引起关注。这种辩护是无视事实的,很明显,如前所述,早在苟晶之前,陈春秀就已经让高考顶替成为舆论热点了,苟晶只是抓住机会靠撒谎煽动来蹭热点抢风头赚流量而已。

第三个理由是,如果不像苟晶这样靠谎言与夸大其词来进行煽动,那么就无法让高考顶替现象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这一条也不成立,陈春秀等人没有撒谎没有夸大其词,早已经让高考顶替受到关注了。所谓的为了正义的目的就可以撒谎欺骗,实际上就是打着维护正义的幌子来撒谎欺骗谋取私利。打着正义幌子的骗子,依旧是骗子。正义不需要谎言来支撑。

至于“我们此刻以怎样的态度对待苟晶,或许将决定我们将来被怎样对待”这类开脱,这已经不是讲道理了,这纯属物伤其类惺惺相惜。就像当年某些富豪与经济学家高呼“救吴英(大集资诈骗犯)就是救我们自己”一样,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救苟晶就是救我们自己。

这个“我们”,并不是广大被苟晶欺骗、玩弄、嘲笑的我们,而是先是帮助苟晶炒作欺骗我们、后又企图将她从即将遭受的应有惩罚中解救出来的苟晶的同道。

苟晶1997年的高考,严格说来只是被冒用了,并不是顶替,而且这个需要交高额学费的被冒用的委培中专名额,是她主动放弃的,因此,被冒用尽管让她的班主任邱印林与女儿获利了,但是对她日后的人生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影响与损害。

真正遭到顶替的陈春秀,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她的人生才是“被绊倒了”,她才是“整个命运给扭转了”。如前所述,陈春秀因为高考被顶替,尝尽了人生的艰辛与困苦,甚至在揭露顶替者后,还要再次受伤害,被苟晶“顶替”了应得的关注。

陈春秀是被顶替了,是真正的受害者;苟晶既没有被顶替,也基本不是受害者。这是二人的本质区别,不能抹杀差异混为一谈。

不仅没受损害,相反,因为将复读生档案改为应届生,次年即1998年高考时苟晶可能还获得了额外的即违背高考公正原则的好处,2002年之前,山东实行高考复读生的录取分比应届生要高10分的政策。网上有人披露,当年苟晶因为能以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而喜形于色。果真如此,苟晶其实也是高考公平公正原则的破坏者。

苟晶不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受害者”,反而可能是“受益者”!这真是太诡异了。

很可惜,山东的调查报告虽然明确指出苟晶的档案被邱印林暗中改成了应届生,但是,没有再进一步涉及1998年苟晶在高考中是否存在违规的问题。

苟晶自己说,邱印林早已于2003年给她写信就冒用一事道歉了。很遗憾,山东调查报告并没有提及这封信,当年苟晶与其班主任邱印林之间,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无从知晓。

最晚在2003年(或许更早),苟晶就已知道了自己不要的委培中专名额被邱小慧冒用了。邱氏父女的行为肯定是犯罪,应该遭受法律惩罚,这毫无疑问,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被冒用对苟晶并没有造成实质性损害,苟晶也一直没有揭露邱氏父女。直到这次全国关注高考顶替的热点时机,苟晶才把邱氏父女抛了出来,送进了监狱,并在仅有的一点事实基础上,编造增加了大量谎言来煽情,成功地制造了自己的空前热度。

事发后,已80岁的邱印林携子,二人从山东赶到湖州向苟晶求饶,苟晶竟然借机又大炒一把,说邱某与四名身份不明的大汉上门威胁她,靠妖魔化邱印林再次唤起了大家对她的关注与同情。

苟晶对自己的母校湖北黄冈水利水电学校的态度,也是很冷酷的,且违背事实。黄冈水利水电学校,是正规的公办省部级重点普通中等专业学校,苟晶在校期间也没有受到什么亏待,顺利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拿到了毕业证。

如前所述,正是靠着在该校的学习,苟晶打下了自己人生的坚实基础。可是,苟晶却说自己的母校是一个野鸡中专,自己中途辍学了。我实在不明白苟晶这种对自己母校的莫名仇恨、这种靠践踏母校来拔高自己的欲望是从何而来的。

苟晶是山东人,她对家乡山东的态度与描述,也是极为冷酷的。事发后,苟晶不断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迫害者,一个饱受家乡山东与济宁方面的打压的揭黑者,她说“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恐惧”,“我正在承受各方面的压力,不便明说”,被告诫“不要给山东抹黑,不要给济宁抹黑”。为了加重效果,苟晶甚至公开称自己的电话被窃听了,担心邱印林被杀人灭口,世人就永远不知道真相了。

在散布这些谎言以及无根据的猜测时,苟晶还道貌岸然地反咬一口,居高临下地指责“家乡山东病了,为什么就不能正视它的现状、找到问题的症结呢?”

因为苟晶攻击山东,“我的家乡山东病了”、“山东病了”、“怎么又是山东”、“山东怎么了”、“山东已经成为第二个东北”(东北又无辜被躺枪)之类的文章,立即大量被炮制出来。

众所周知,最近两年唱衰山东、“葱省黑”的舆论现象愈演愈烈。我本人就是山东人,我经常直言不讳地批评山东的各种事物或现象,可是,批评归批评,不能妖魔化山东,也不该玩弄双重标准,把普遍现象说成是山东的独特现象,或者,同样的事情,出现在山东就是地域问题,出现在别的地方则不上升为地域问题。山东有坏人坏事,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不袒护山东,但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要搞扩大化,不要搞山东黑,不要搞山东崩溃论(即间接地搞中国崩溃论)。

好多人都说,在7月3日晚那次引起公愤的直播中,当看到苟晶一边笑着一边说出那句“又不是我请你们来的”时,他们都背后发凉、不寒而栗,感到了恐惧。

7月2日,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苟晶辩白道:

“如果一个人故意说谎,那么,(这世上)就没有他/她做不出来的恶。”

7月3日,调查结果公布后,苟晶甚至懒得继续对大家撒谎辩白了,她不惧触犯众怒,坦然地直截了当地嘲弄讥讽起被她的谎言所欺骗的人们来。

这种恶,是我从没有见过的,我也丝毫没有预料到苟晶能做出来。真是应了苟晶自己的话:“没有她做不出来的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杜建国

杜建国

独立学者,专注产业经济发展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陈春秀被苟晶顶替了
中国6亿人月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元? 最多应该只有4亿
炮制并沉浸于“卡脖子论”,是多年积习
到底要不要产业政策?几个湖南小镇给我们上了一课
中国发电量什么时期增长最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