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戴伦•马修斯:为什么普林斯顿非除名总统威尔逊不可?

2020-07-04 08:41:08

【文/戴伦•马修斯】

本周三,普林斯顿大学的一群学生冲进校长克里斯托弗•艾斯格鲁伯(Christopher Eisgruber)的办公室,要求将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的名字从大学的所有项目和建筑物中删除。这对于校方来说,是件棘手事,因为伍德罗•威尔逊在入主白宫之前,曾在1902年到1910年间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普林斯顿大学有一整个学院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它还有一个为本科生提供住宿的威尔逊学院。

到目前为止,普林斯顿大学的立场还较为坚定,用美联社的话来说,其坚持认为 “重要的是权衡比较威尔逊种族主义的恶劣程度与他对国家所做出的贡献。”在外界,这一事件被用来当作校园政治正确失控的一个重要案例。

撇开威尔逊的名字是否应该被删除这件事情,应先首先明确一点:伍德罗•威尔逊不仅按照现在的标准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就算在被历史学家普遍认为的美国种族关系最糟糕的20世纪初,他仍然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

伍德罗•威尔逊使联邦政府种族隔离

在内战后至威尔逊担任总统前的四十余年里,美国的重建使得联邦政府多个机构的黑人白人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一个整体。而威尔逊担任总统期间最糟糕的记录是他监督这些机构重新实行种族隔离。

1913年4月11日,在一次内阁会议上,邮政总局局长阿尔伯特•伯利森(Albert Burleson)主张在铁路邮政部门实行种族隔离。他反对不同肤色的工人们共用玻璃杯、毛巾和洗手间。威尔逊没有对伯尔森的种族隔离计划提出异议,他说,他“希望这件事的调整尽量不产生摩擦”。

伯利森和财政部长威廉•麦卡杜都把威尔逊的意见当作对种族隔离的授权。两个部门都推出了分隔式的工作空间、午餐室和浴室。第一个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非裔美国人、历史学家杜波依斯(W.E.B Du Bois)曾在1912年的选举中支持威尔逊,后来对他的种族隔离政策不再抱有幻想,1913年,他在给威尔逊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一个黑人职员实际上由于他的工作性质

不能进行种族隔离,因此有人在他的周围建造了一个笼子,将他与他的白人同事隔离开了许多年。”那些按照美国法律不能被种族隔离的黑人,还是被关进了另一个隐形的、更加真实的笼子里。

1959年2月23日,杜波依斯(左一)在中国庆祝九十一岁生日,右二、三应为郭沫若和沈钧儒。

公然直接解雇黑人在威尔逊政府中也很常见。上任后,威尔逊亲自解雇了联邦机构17名黑人主管中的15人,并用白人取代了他们。而在财政部和邮局开始种族隔离之后,许多黑人工人也被理所应当地解雇了——以此来避免提供黑人所用的公共资源或物品。

国税局乔治亚州分局局长解雇了所有黑人雇员,他说:“美国南部没有为黑人提供的政府职位,黑人的位置应该在玉米地里。”为了方便招聘,1914年,联邦政府开始要求求职者们在求职申请中必须使用本人照片。

种植园里的黑人,图自《乱世佳人》。

1914年,一群由报纸编辑和哈佛校友门罗•特罗特(Monroe Trotter) 带领的种族平等者们与威尔逊会面,抗议种族隔离。威尔逊告诉特罗特:“种族隔离不是羞辱,而是好处,你们这样的绅士应该这样看待它。”

特罗特坚持:“鉴于既定事实,认为种族隔离只是为了避免种族摩擦是站不住脚的,原因很简单,50年来,白人和有色人种职员一直在工作中和睦相处。”

威尔逊对他的语气非常不满,告诫他说:“如果这个组织要在我面前举行另一次听证会,它必须有另一个发言人。你的态度冒犯了我……你的语气带有愤慨。”

值得强调的是,即使在威尔逊所在的,对于族群平等意识不够强烈的时代,他的政策仍旧被认为是种族主义的。他之前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和威廉•霍华德•塔夫脱总统在任命黑人政治家担任公职方面做得更好。包括大多数白人在内的其他政治人物也抨击了威尔逊走向种族隔离的做法。

知名独立运动拥护派记者奥斯瓦尔德•加里森•维拉德(Oswald Garrison Villard)写道,“威尔逊政府已经和反动力量同流合污,并站在每一个酷刑者、每一个压迫者、在南方或北方的每一个种族不公正肇事者的一边。”他进一步抨击其“政治愚蠢”:威尔逊政府“将一个问题抛给了共和党(编者注:威尔逊为民主党),如果他们有意识去利用它,这个问题也许就是他们正在寻找的试金石。”

维拉德受到了白宫的重视,白宫试图在这个问题上与他沟通并暗示可能会改变其对黑人的语气。维拉多会见了威尔逊,并多次就种族问题与他通信,但种族隔离政策从未转变。

一些共和党人抓住了这个问题,然而无济于事。“马萨诸塞州的国会议员约翰•J•罗杰斯(John J.Rogers)提出决议,敦促调查财政部和邮政局部门的黑人雇员的待遇”,历史学家南希•韦斯(Nancy Weiss)写道,“但这两项措施都在委员会的日程计划中夭折了,连一次听证会都没有。”

威尔逊的种族主义甚至延伸到了外交事务上,虽然通常任命黑人为驻海地和圣多明戈(现多米尼加共和国)大使已成惯例,但威尔逊也没有这么做。在1919年的凡尔赛会议上,威尔逊否决了日本要求条约承认种族平等原则的提案。虽然在审议修正案的17名成员中有11人赞成日本的提案,但主持会议的威尔逊武断地以投票不一致为由而否决修正案。而按照在之前的会议中,只通过简单多数票便足以决定国际联盟的总部将设在日内瓦。威尔逊只是不希望通过条约承认种族平等,并想安抚大英帝国。

伍德罗•威尔逊是三K党的公开捍卫者

威尔逊1913年当选总统时是新泽西州州长,但他出生在弗吉尼亚州,在乔治亚州和南卡罗来纳州长大。历史学家威廉•凯勒(William Keylor)指出,他是自1848年扎卡里•泰勒(Zachary Taylor)以来的第一位当选总统的南方人。因此,南方的种族主义者为他的当选而欢欣鼓舞,“华盛顿到处都是来自旧邦联的狂欢者,他们早就梦想着回到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和门罗的辉煌时代。‘迪克西(南方州)’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市。”

威尔逊本人是南部邦联士兵的后代,并深深认同“败局命定(Lost Cause)”这一故事。根据这一说法,南部邦联是一个贵族政府,要试图对原始的北方工业家保持一种体面的农业生活方式,而非以白人至上为前提的分离主义运动。

历史学家韦斯利•穆迪(Wesley Moody)将威尔逊最著名的学术著作《美国人民的历史》(A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称其沉浸在“败局命定”神话中,这本书总体上对三K党表示同情,将他们描述为“大部分被剥夺法律权利和选举权,在法庭上失去对正义的希望的人,想通过针对黑人的暴力和恐吓的方法来实现自己的意愿”。这本书中的以下一句话甚至被写入了影片《一个国家的诞生》,导演D.W格里菲斯臭名昭著的特写,将三K党美化为南方的救星。

“伟大的三K党。”—— DW Griffith

为了避免有人认为这是对威尔逊观点的曲解,《一个国家的诞生》实际上删去了引文前半部分最具种族主义的部分:

南方的白种人被自我保护的本能所激发,他们想要不择手段地摆脱政府无法忍受的负担,这些政府是由无知的黑人投票维持的,是为了冒险家的利益而运作的。

这只是威尔逊在影片中三张标题卡片中的最后一张,这个是第一个:

从北方涌出的冒险者,既是黑人的敌人,也是南方人的敌人,他们欺骗、引诱和利用黑人……在村庄里,黑人是当权者,他们不知道权力的用途,除了傲慢之外。

然后是这个:

国会的领导们的政策造成了……南方文明的真正颠覆……他们决心“把南方白人置于南方黑人的铁蹄之下”。

关于这点,威尔逊通过在白宫放映了《一个国家的诞生》而表示对此赞同,并告诉格里菲斯,这个电影可以“以闪电般的速度地教授历史”。

威尔逊在书中的其他地方以“无知和卑鄙的种族占据统治地位是令人恐惧的”为由来抨击重建时期。他坚决反对黑人享有选举权:“这对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威胁,因为黑人就可能突然被释放、不受监护或约束”。他称赞那些被释放的奴隶“安静地呆在老主人身边不惹麻烦”,但又哀叹他们是例外,他们是“寻求享乐与暴富的流浪汉”,却也不可避免地“变成了贼或令人讨厌的乞丐”。那些日常的劳作任务都没人碰;懒惰的人变得傲慢无礼。(白人)因为担心发生暴乱和大火,将焦虑地度过危险的夜晚。

重建时期结束时,“无良冒险家统治下的黑人统治最终在南部被终结,而负责任的白人阶级确立了自然而不可避免的优势。”威尔逊在1881年的一篇未公开发表的文章中为南方镇压黑人选民辩护,称他们被拒绝投票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有着黑色的皮肤,而是因为他们的心也是黑色的。

威尔逊的种族主义并不仅仅体现为他到处散布的相关言论,种族主义是他政治身份的核心部分,如他作为总统的反黑人政策和就职前的著作所表明的那样。因此,将他描述为种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并对他进行谴责,是完全准确的。

(作者更正声明)

这篇文章最初指的是伍德罗•威尔逊公共政策和国际事务学院,实际上是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韦斯利•穆迪也被误标为韦斯利•莫里斯。

戴伦·马修斯

戴伦·马修斯

Vox高级通讯员

分享到
来源:“经略评论”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作者最近文章
为何普林斯顿非除名总统威尔逊不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