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爱德华·卢斯:必须治理美国政府“硬化症”

2013-10-15 13:16:32

设想你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名雇员。最近美国宣布,你是“非必要”员工,因此马上就要进入第三周强制休假了。或许美国政府将于本周重新开门。或许还得再等好几周时间。这并不会改变大局。你的工资冻结已经进入第四年了,要恢复你的士气可不容易。美国政府也面临类似的情形。政府关闭之后,又会恢复运行。但这套体系的衰落却一直在持续。

避免灾难正在成为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长期职责。当务之急是阻止主权违约。主权违约带来的危害比美国政府所能造成的任何经济损失都严重。在当今的形势下,即便暂时调高债务上限6周时间都可算是一场进步。但这场毁灭性离题争论若持续下去,则其机会成本极其高昂。美国就政府基本合法性的争吵持续得越久,让它在21世纪发挥重大作用的希望就越小。

与主权违约不同的是,政府“硬化症”的成本基本上是可以预见的。但这些成本是要侵蚀美国未来收入的。亚洲各国政府正在实施重组,以适应技术变化,同时也大力投资提升人们的技能。除了9•11事件以后国家安全设施迅速扩张之外,美国政府的预算一直在缩减。

联邦政府大约雇用了200万名文职人员,与20世纪50年代的水平相当,但当时美国人口不到现在的一半。这一数字一直是半正式的上限。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都用承包商来绕开这一上限,例如使用雇佣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的公司等。多数外包都限于国防和数据情报设施。如果美国政府在内部处理这些工作中的大部分,就能省下大量的资金。但公共承包商都是总统竞选中颇为慷慨的捐赠人。

但在多数情况下,美国政府效率低下的成本能够用缩减人员来衡量。拿破仑曾言,在敌人自我毁灭之时,绝不要去打扰他。共和党有可能从内部分崩离析,留下大量空白地带,让奥巴马能够重掌议程主导权。但这不大可能。奥巴马不能以此为借口,认为不可能打造更有效的联邦政府。以下是三个最迫切的努力方向。

首先,在一个科技似乎要压倒教育的时代,美国劳动市场急需更好的教育。这是一个缓慢酝酿而成的全国性紧急状态。20世纪50年代,美国政府为了应对美苏争霸而加大了教育支出。结果成就斐然。经合组织(OECD)这个富国俱乐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劳动力市场上年龄最大的一代人(55-64岁之间)也是数学和读写能力最强的一代。总体上,美国劳动力技能排在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之后。但年龄较大的劳动者技能反而更好的情况,实属独一无二。其他国家都是年轻人的技能得分更高。但这种情况最确切地表明,美国面临的就业挑战是非常迫切的。在美国移民改革缺位(预算危机的另一个牺牲品)的情况下,本土教育就更加关键了。

其次,其他国家的研发预算正在迅速赶上美国的水平。美国的研发预算仍高于其他国家。但开发投入的比例越来越大,研究开支的比重越来越小。2000年,中国的研发支出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但如今这一比例则提升到美国的三分之二左右。此外,中国等国家认为科学家的作用不可或缺,竭尽全力地提高他们的待遇。过去两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的大部分员工被划入“非必要”员工之列。正如上周我的同事斯蒂芬妮•基希格斯纳(Stephanie Kirchgaessner)报道的一样,按不变价计算,过去10年NIH的预算减少了11%。上周,NIH的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Nobel Prize for Medicine)。获奖者之一安德鲁•罗特曼(Andrew Rothman)表示,即便在美国政府关闭之前,“冒险性研究”也在萎缩。NIH的研发预算今年还会下降。

最后,美国政府下一步动向的不确定性,迫使美国私营企业冻结投资。除非企业相信产品会有市场,否则不大可能增加支出。美国政府不仅没有刺激投资,还在拖后腿。美国基础设施预算的持续下降,正如削减教育和创新投资一样,来的不是时候。要求美国政府采取战略性行动的“需求”正在增加。但“供给”却一直在减少。

美国正破天荒地在政府合法性的战场上挣扎。民主党上一次绑架整个体系、索要赎金的事情,发生在1860年。由此导致了血腥的内战,也为现代联邦政府铺平了道路。如今,南方仍在与内战遗留下来的某些后果作斗争。最新的这次冲突升级发生在美国首位黑人总统的眼皮底下,或许并非偶然。部分结果就是,奥巴马注定会让政府陷入比他发觉之时更疲弱的境地。他不想留下这样的遗产。避免主权违约还不足够,奥巴马也必须努力推动必要之事。

(译者/倪卫国)

爱德华·卢斯

爱德华·卢斯

英国《金融时报》华盛顿分社社长

分享到
来源:FT中文网 | 责任编辑:张苗凤
专题 > 美国政府关门
美国政府关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