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卢斯:美国需要的是“南方方案”,而不是“民主峰会”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31 07:52

爱德华·卢斯

爱德华·卢斯作者

《金融时报》驻华盛顿首席评论员、专栏作家

【文/爱德华·卢斯,译/观察者网 刘啸云】

21世纪的历史给美国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教训:民主是不会在枪口下诞生的。值此美军入侵伊拉克20周年之际,美国更应谨记这一点。在Zoom这一“安全空间”内也是同理。

美国总统拜登于本周以视频形式举行第二届“全球民主峰会”,会议颇具超现实主义色彩——与会国家包括印度(该国正以莫须有的罪名监禁反对派领袖拉胡尔·甘地)、以色列(该国领导人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试图干涉司法独立)和墨西哥(该国总统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试图阻碍民主选举)。如果连这样的国家都能算作民主的“朋友”,那还有谁是民主的敌人呢?

拜登的理想是高尚的——“民主峰会”没有邀请被美国和西欧视作“不民主”国家的匈牙利和土耳其。不过,拜登的手段似乎不怎么高明——瑞典研究机构V-Dem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间,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由不足50%跃升至75%。这一骇人的变化正是“民主衰退”的绝佳例证。

当然,美国确实有理由相信,民主制度的传播合乎美国的国家利益。但问题是,美国在传播民主方面收效甚微。

拜登尴尬的民主峰会,截图来自《金融时报》

美国对中东施加了最多的“大棒”,也给予了最多的“甜枣”,最终却无功而返。近年来阿拉伯世界中唯有突尼斯“皈依”了民主制,而这唯一的“皈依者”最近也遭遇了政变。同时,以色列以非民主的方式占领了阿拉伯的领土,即便撇开上述事实不论,以色列内部是否民主也仍是有待商榷的。

拜登曾提名莎拉·马尔根(Sarah Margon)为民主和人权助理国务卿。然而,莎拉对以色列的批评招致了参议院的反对,其提名因此于1月被撤回。吊诡的是,对有志于从事人权工作的人而言,争取民主似乎反而成为了污点。

美国在促进民主的过程中取得的唯一一次绝对胜利是二战后面向欧洲的马歇尔计划。在很大程度上,民主的命运既不取决于西方,也不取决于中俄,而取决于所谓“全球南方”。因此,从务实的角度出发,美国应倾听全球南方的声音。

根据联合国的投票记录,全球南方国家大多对乌克兰的命运漠不关心。这些国家辩称,西方对全球南方的冲突似乎同样漠不关心。在埃塞俄比亚北部,内战已持续两年,导致约60万人丧生,四倍于俄乌冲突造成的死亡人数(尽管后者尚无准确数据)。然而,俄乌冲突每天都高踞新闻头版,埃塞俄比亚内战却每隔数月才能在报纸上占据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正如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去年所言:“欧洲必须摆脱这样一种心态,即欧洲的问题就是世界的问题,但世界的问题不是欧洲的问题。”实际上,苏杰生批评的不只是欧洲,而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西方世界。不过,鉴于印度需要联合美国以对抗中国,苏杰生谨慎地没有提及美国;出于同样的理由,拜登也对印度的民主倒退缄口不言。

这使问题变得更为复杂。美国声称中国的新疆政策为“种族灭绝”,这堪称最严重的指控;与此同时,却对印度穆斯林的遭遇避而不谈。

如果西方愿意倾听全球南方的声音,就会发现后者的一贯诉求是从国际社会获得更多经济援助,从而发展清洁能源、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现代医疗。中美两个大国中,谁对全球南方帮助更大,谁就更有可能影响全球南方未来的政治和外交政策。俄乌冲突的爆发使这一问题显得更为迫在眉睫。

拜登政府正致力于提出一个完备的方案,以帮助美国更好地应对全球南方事务。然而,相关官员也承认,这一方案尚未最终完成。中国对全球南方国家的注资多于所有西方国家的总和,此事有利有弊。马里、柬埔寨和玻利维亚能否走向民主,取决于他们自己。美国若想促使南方国家走上民主道路,最好少说教、多倾听。

【本文翻译自《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6年增加两倍”,美军高官又炒:中国速度“惊人”

NASA局长抹黑中国登月,连专业常识都不顾了

“中国报价太香,加税50%都吓不跑美国买家”

挺巴抗议席卷全美高校,大批学生遭逮捕

习近平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