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美国人曾担心被日本全面控制,现在又怪罪中国

2019-08-21 08:04:19

【从8月初开始,美联储降息,股市不稳。8月14日,美债更是抛出“深水炸弹”——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与两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而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2007年经济大衰退前夕;同时三十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2.01%,触及历史最低水平。美国股市应声集体大跌。

全球都在担忧这是否意味着新一轮的经济衰退又将来临的?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稍早前表示,哪怕美国国债收益率变为负值,也不会意外,真变负值没什么大不了,“债券市场存在国际套利行为,有助压低长期美债收益率。”

作为格林斯潘在美联储的“老同事”、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Edward C.Prescott)8月15日在接受观察者网等媒体采访时,谈了美国经济发展趋势、美国社保福利体系及数字货币的前景等问题。】

8月14日,美国10年期和2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

问:8月14日,美国10年期和2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而上一次出现类似情况是在2007年大衰退前夕;同一天美国股市也集体大跌。显然市场预期比较悲观,您如何看待美国经济接下来的走势?

普雷斯科特:我觉得今年美国经济情况还是会持续变好,除非发生重大政策变化,否则美国将努力维持现状,但要进步就需要变革,你需要企业家以及一个便于他们适应、发展和经营的良好环境,这取决于劳工和监管环境。

总的来说,过去几年美国经济状况在这些维度上来说有所改善,州与州之间的竞争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有一群独立党派人士,他们一般比较中立倾向于不投票。特朗普的支持者比较担心问题在于,历史上美国总统第一任期内如果经济发展不错的话,就有可能连选连任,除非出现第三党搅局。这种制度对在任总统是非常有利的。

此前,美国政府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导致股市上涨约20%,而早在2009年就有论文对此做过预测。从研究论文到实际政策需要很久的时间,对此我们要有耐心。

问:前段时间Facebook提出数字货币Libra,但现在外界仍不清楚这种数字货币的功能和运作方式,您从经济学角度如何理解Libra?就现在全球局势而言,人们看淡全球经济,Libra可以汇聚全球顶级富裕者,利用这种手段来保证自己庞大的资产价值,同时成为一种信用担保,当然在一些经济衰落、本币疲软的国家,Libra能在当地取代本币,这样一来今后是否有可能威胁国家主权信用,包括美国在内?

普雷斯科特:事实上,数字货币的确可能会导致有些人会变得非常富有,但这里面的风险非常高,并不能保证一定会有高昂回报,而问题就在于如何控制它以及如何分配收益。我认为这个系统不可行,现在数字货币的概念被炒得很厉害,人们喜欢花点钱赌博,数字化货币就像一场赌博;至于发行这种货币的收益会落到谁手里,也是很大问题,发行人肯定希望能够拿到收益,国家肯定也希望能够拿到收益,因为这意味着可支配收入,这就意味着会出现利益相关方的冲突。

中国在金融技术上非常领先,而美国很快也会仿效,美联储已下定决心要在金融技术上有更多的作为,但什么时候会贯彻落实还不一定。

再者,随着人口老龄化,老人需要通过储蓄来养老。随着美国人口老化和退休生活延长,养老金比例越来越高。上世纪50年代,政府养老金债务占国民生产总值(GNP)的0%,而今天这个比例是5%,这是个很大的数字。如果正确统计美国政府负债你会发现,社保、老年医保乃至整个退休养老体系都处于良好状态。美国将改革医保结算系统,但我不知道会改成什么样子,这件事被一拖再拖。

一些亚洲经济体在医保领域做的非常好,比如新加坡、日本、香港、台湾,它们的医保支出只占国民总收入的6%,而美国医保占了18%,是它们的三倍。美国的结算系统导致花了很多钱,医疗质量很高,但总体效果却不见得好。总的来说还是结算系统设计有问题,所以必须要改革。人们会问,凭什么其他国家可以拨出的钱少得多,却仍然能办好这件事?顺便说一句,国民总收入和国民总产值是一样的。一般来说美国年轻人没有太多资产,他们必须为退休养老储蓄存款。随着人口结构变化,这部分储蓄占国民总产值的比例也在改变。一些国家的财政政策不负责任,比如希腊,但中国不是希腊,中国在财政上非常负责。

未来中国会把一部分生产活动外包给孟加拉等国家,在国内保留高新技术产业。这样的趋势已经在许多省份出现,我今天刚读过相关论文。中国走高科技道路的做法非常明智,因为你必须保持领先。中国把向世界先进实践看齐提升到政策高度,有许多人专门去研究发达工业国家是如何成功的,中国很快将成为一个发达工业国家。中国历史悠久,发展道路独特,非常有意思。

过去有段时期,中国闭关锁国,经济发展滞后。中国痛定思痛之后决意保持开放,并且还加大开放力度。习近平主席非常有政治智慧,因为中国必须控制住特殊利益集团,另外也必须拿美国当靶子,正如美国政治人物必须拿中国当靶子,这样才能控制住特殊利益集团。因为一旦失控,这些利益集团可能阻碍国家进步。国家进步需要变革,需要为企业家创造良好环境,让社会进步产生的利益得到广泛分配。如今许多中国人很像美国人,我们两国之间有很多共通之处。而俄罗斯、日本和法国的文化就很不一样,不过法国人跟谁都不一样,他们也想改革,但马克龙面临的阻力太大了。在高科技领域,人们正在想办法绕开美国设置的壁垒,所以不是很大的问题,也算是有进展。

美国经历了去监管化革命,高通胀得到控制。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曾经担心日本人全面控制美国。现在又怪罪中国人和改革者。美国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3/4超过60岁的老人预计要工作一辈子,他们拿不到社保退休金。通过医疗改革将减少美国政府巨额负债,美国有智库提出养老金债务占GNP的1.4%,我提出2%。比较难达成共识的是老年医保,它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比亚洲高三倍,我不知道中国医保的比例。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东方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

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人曾担心被日本全面控制,现在又怪罪中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