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上海宣判首例在华外国人非法获取公民信息案:被告曾一度否认控罪

2014-08-09 10:38:27

涉葛兰素史克案的英国私人侦探汉弗莱与其妻子虞英曾(美国籍),8日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在经过12个小时的庭审辩论后,法庭于晚11时左右宣判: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汉弗莱有期徒刑两年6个月,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并驱逐出境;其妻以相同罪名被判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15万元。这个判决超出此前外界的估计,近日汉弗莱夫妇的儿子哈维在接受《今日美国报》采访时曾预测,“也许今年9月就可以接我父母回家”。

庭审现场

庭审视频片段

这是首起在华外国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件。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沈伟8日对《环球时报》说,这只是一个个案,很难从中得出趋势性结论,但这一案件的审判势必会对在华外资企业形成警示作用,他们将体会到今后在中国的营业需要更加守法。

当天庭审于9时30分开始,《环球时报》记者8时30分到达上海一中院时,发现已经有不少媒体同行在法院门口等候,其中外国媒体至少有十几家。一中院有旁听席48席,因为当天驻上海的英国和美国总领馆都派了一些工作人员过来,仅有少数几家国内媒体获许进入庭审现场。其他媒体记者则被安排在法院的微博直播室看现场直播。上海一中院官方微博也对审讯进行文字及图片直播。

法院宣读起诉书指两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00余条,情节严重。起诉书指出,两人在2009年4月至2013年7月利用在上海注册的公司,接受境内外客户委托,对多家公司或个人进行“背景调查”,按每条人民币800元至2000元不等价格,向他人购买公民户籍、出入境记录、移动电话通话记录等信息,制作“调查报告”后卖给委托客户。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多组证据显示,汉弗莱、虞英曾获得公民个人信息的手段中,除了非法向他人购买,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非法手段——在代号为“黑刺李”“丑角”“鹅”的一个个调查项目中,他们或使用跟踪、监控等手段,或冒充公司员工、客户、投资者甚至快递员的身份秘密走访、偷拍。汉弗莱、虞英曾的供述显示,其客户主要为在华大型跨国公司,包括制造业企业、金融机构及其他机构,涉及16个国家。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汉弗莱夫妇之前曾受雇于英国医药企业葛兰素史克作商业侦探,调查该企业行贿案举报人信息,2013年8月在中国被捕。英媒认为,此案对葛兰素史克在华贿赂调查起到关键作用。

8日庭审当天,汉弗莱夫妇一度否认控罪,并屡屡推翻过去的供词。汉弗莱表示,公安人员对他的话作了曲解,他并未说自己存在侥幸心理。虞英曾辩称,“我知道这是灰色地带,但我不知道2009年新的法律颁布后这是违法的”。

由于庭辩激烈,加上翻译延长了时间,当天的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10时左右。最终,汉弗莱对起诉事实表示无疑异,其妻对部分事实表示无疑异。汉弗莱在最后陈述中表示,“我们不了解2009年刑法修正案,被捕以后才知道。我们希望遵守法律,但我们不知道业务中的一部分根据刑事法律规定是不允许的。我和妻子仍然热爱、尊重中国。我的儿子今天来旁听,我教育他继续热爱、尊重中国。我们也会继续积极对社会做贡献”,“我为我们的所作所为进行道歉。”

《华尔街日报》8日报道称,葛兰素史克曾聘请汉弗莱夫妇调查该公司中国高管性爱视频事件。葛兰素史克发言人本月早些时候表示,视频是“在他并未知情和同意的情况下”拍摄的。而英国《金融时报》称,一份汉弗莱在狱中的口述表明,当他对举报人的背景调查结束后,葛兰素史克才向他透露细节。他表示,当时意识到可能上当了,而那些指控似乎是有根据的。哈维对《泰晤士报》表示,相信自己父母是被葛兰素史克的信息误导。葛兰素史克发言人则拒绝对这起审判发表评论。

《泰晤士报》说,这次庭审相信会对葛兰素史克在华业务发展产生影响,也会影响其他外资公司对在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内发展的看法。

沈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外资在中国的作用一直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外资在改善公司治理、重视法治、遵守国际规范方面,会带来一些正面作用。但另一方面,外资到中国后有一个本土化的运作,因为它需要适应本土市场的需要和挑战。于是也带来诸如行贿、贪腐等负面作用,近年来我们也都看到,在中国的外企在环保、卫生标准方面往往不像它们在国外那么严格,连美国国会都曾批评“美国企业在中国没有有效地保护劳工”。对此案的审理表明,外资的这些负面因素越来越被我国法律部门所认知。反映中国从之前只是重视经济增长路径,逐渐转变为更重视法治、重视平等竞争。沈伟说,这才是本案向各国在华企业传递出的最重要信号。

分享到
来源:环球时报等 | 责任编辑:隆洋
专题 > 洋药企
洋药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