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莱雅·彼得斯:减少进口俄气,更多德国家庭面临“能源贫困”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01 09:58

弗莱雅·彼得斯

弗莱雅·彼得斯作者

德国《世界报》时政记者

【导读】 原编者按:由于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骤然减少,德国普通消费者的取暖费和电费很快就会高涨。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苦苦思索,自己将如何应对这一切。

【文/ 弗莱雅·彼得斯 译/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 宋武】

安雅·瓦格纳(Anja Wagner)习惯于节俭度日。她买了前一天出炉的蛋糕,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只给浴室通暖气。她说:“人要学会节约,即使有时会有一点不便。但我已经限制了自己的消费欲望,也并没有真的怀念什么。”

但如果是没有电做饭?或者一整个冬天都没有暖气?想到这里,连她都愁得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然而,这个设想并非绝不可能。58岁的安雅·瓦格纳不想向公众透露她的真实姓名。她与儿子住在黑森州韦茨拉尔市(Wetzlar)的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里。他们各自支付一半的房租(包括暖气费在内610欧元)和一半的电费和煤气费(100欧元)。

瓦格纳的收入是伤病人员退休金和基本保险金,每个月加起来只有770欧元。她患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和社交恐惧症,因为从小就在充满暴力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结婚后又经常遭受丈夫的殴打,她说:“我个性坚强,否则我不会熬过这一切。”

如果现在能源价格上涨,“我必须再从其他地方省钱”。她每年会去冰激凌店两次,请自己吃配有水果和奶油的大块华夫饼,有时还和邻居一起。或许,以后她再也不会有这一点点享受了。但是,是否这样就够了呢?

事实上,由于德国政府宣布减少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存在着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的可能性。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在6月23日宣布:“从现在起,天然气是一种稀缺商品”。当俄罗斯在一个星期之前将通过北溪1号波罗的海管道输送的天然气减少60%之后,他将天然气应急计划的第二阶段付诸实施。然而,他强调,天然气供应安全是有保障的,至少暂时如此。

目前,天然气价格已经上涨了四倍。近些年来,每兆瓦时天然气的价格一直维持在30欧元左右,如今已经达到120欧元。

专家估计,德国消费者将很快感受到价格的上涨。因为《能源安全法》在5月中旬已经作了修改,也就是插入了一个价格调整条款,允许天然气运营商将天然气的高采购价格以直接、立即、突然涨价的形式转嫁给用户,甚至无需修改长期供气合同。

然而,现在就启用这个价格调整条款还需要一些步骤。德国天然气管网局还必须确定“天然气进口总量大幅减少”,并向公众作出说明。只有这样,天然气运营商才能将价格提高到“适当水平”。目前,管网局暂时还没有确定这一点。

49岁的哈拉尔德·穆勒(Harald Müller)说:“我只是想知道,这一切何时才能恢复正常。物价将上涨到多高?”穆勒原本想在几周后庆祝他的50岁生日,但后来不得不再次接受癌症治疗。

三年前,医生在他胸骨后面的胸腺中发现了癌症病灶,无法作手术。随后,他多次住院,接受化疗、放疗和免疫疗法。癌细胞现在似乎已被消灭,但穆勒仍然很虚弱。他说:“艰苦、漫长的工作在过去根本没有困扰我,我不能被打倒,”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厨师,在一家餐饮企业工作了25年。“如今,我注意到我更需要休息。”

穆勒过去收入不错,他和妻子有三个孩子,住在巴伐利亚州一个小城哈斯富特的排屋里。现在,穆勒每个月的收入是958欧元的伤病人员退休金和600欧元的职业残疾保险金。他的妻子原先是一名美容师,后来不得不接受再就业培训,如今在一家电子商店工作。

穆勒说:“无论如何,乌克兰的战争使一切都变得更加昂贵,给我的经济情况带来很大困难。我在想,如何为冬天准备好取暖油。”他在地下室里有一个3000升的油罐,用于冬天的供暖和热水。

两年前,取暖油的价格是每升0.48欧元,去年已经上涨到1欧元,现在更是高达1.4欧元。“我迫切需要在冬天之前把油罐加满,但我现在到哪里去弄4500欧元呢?”穆勒每月的电费就要153欧元,他今年4月才还清去年的600欧元补交款。“我可能很快就会收到什么东西价格上涨的消息,”穆勒说,然后很快又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根据帕绍大学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2019年就已经有600万户德国家庭被列为“能源贫困户”,也就是天然气费和电费超过他们净收入的10%,这还是在大规模涨价之前。根据相关报告,仅在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中,就有五分之一遭受“能源贫困”,并受到天然气进口量大幅下降的威胁。

德国战争残疾者、幸存者和社会养老金领取者协会(VDK)主席维丽娜·本特勒(Verena Bentele)呼吁政府以延期清偿的方式保护低收入家庭免受能源价格上涨之苦,她警告说:“否则,这个冬天里,许多人将在黑暗和寒冷中度日如年。”她还建议,政府的基本保险必须完全承担增加的取暖费,如果有必要,甚至还要承担高昂的补交款。

“我们都会四处看看有什么可做的,我物业的工作人员已经说了,他们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比我们租户敏锐得多。”勃兰登堡州的格尔德·博克(Gerd Bork)说。30年来,博克一直从事钢结构和暖气建设工作,经常每天工作16或20个小时。近几年来,由于背部疼痛剧烈,他一直在领取伤病人员退休金。

对未来的恐惧——领取伤病人员退休金的格尔德·博克说:“我省吃俭用,再也承担不起任何额外的支出了”。图片来源:世界报

博克试图客观地看待整个事情,“但当然也有对未来的恐惧”,他说。他家的集中供热使用的是天然气。而且自今年年初以来,一切都变得更加昂贵。他也已经习惯于节俭度日。现在,在扣除房租之后,他每个月到手大约有390欧元。他自己烤面包,也想自己种菜,但是在干旱季节时需要灌溉的水太多了,而水目前也是一种稀缺的商品。

但博克的环保意识现在得到了回报,因为五年前他就在阳台上安装了六套太阳能电池板。目前,他每月只需支付13欧元的电费,而以前大约是这个数字的三倍。博克说:“我再也承担不起任何额外的支出了,因为我在月底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剩下什么。”博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多去找他女朋友的父母,他们的退休金很丰厚,喜欢请他吃饭。

博克说:“我很担心,这种情况肯定会以某种方式继续下去,我们可能正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俄罗斯 德国 天然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乌克兰之殇

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在扎波罗热核电站建立非军事区

2022年08月12日

欧盟禁止向俄罗斯公民发放申根签证?朔尔茨:难以想象

2022年08月11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01日 09:58

减少俄气,这些德国家庭面临“能源贫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俄乌冲突后下个“火药桶”在巴尔干?武契奇这样说

中石化等多家中企宣布启动自美退市,证监会回应

上半年中国赴美学生签证比疫情前少5成,“他们心有不安”

今年高温综合强度将为1961年来最强,还要热多久?

特朗普涉违反间谍法等三宗罪,FBI寻回11份机密文件

俄乌冲突后下个“火药桶”在巴尔干?武契奇这样说

中石化等多家中企宣布启动自美退市,证监会回应

东盟特快试跑,中国商品可经铁路抵达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