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傅洛拉:被罚9000万的山寨乐高,曾有机会成为“国货之光”吗?

2020-09-04 08:35:3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傅洛拉】

乐拼仿冒“乐高”案终于有了结果。

被告人李某某以侵犯著作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9000万元;其余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至3年不等刑罚,并处相应罚金。

天价罚金,时代变了

从量刑来看,还不算是顶格处理。

按照侵犯著作权罪的司法解释,违法所得数额在15万元以上,就属于“数额巨大”;25万元以上,就被划到“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可以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这么看下来,主犯只判6年,已经算是“饶”你一年啦。判决书暂时还没有上裁判文书网,不知道是不是有自首或配合调查的情节。

不过,就以乐拼这高仿的程度,警察来查,高层应该也自知难逃,早点儿“从了”是正常反应。

“大家来找茬”级别的山寨,图片来源:南都

罚金确实非常“亮眼”,仅仅主犯的罚金就高达9000万元,几乎一个“小目标”。

还查不到其他八人的罚金,总数恐怕要在中国著作权案件里创纪录,但这主要还是涉案金额巨大,达到了3.3亿。

此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乐高”诉“乐拼”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做出终审,判赔470万元,相比之下,反而有点“微不足道”呢。

当然,我们还可以和近两年的“龙桃子”高达盗版案比较下。“龙桃子”案非法经营数额“只有”379万多元,但达到“严重”标准,判了3年半,罚金比例甚至更高,差不多是50%,达人民币190万元。

可见,现在国家花了大力气狠抓知识产权,重拳出击;一些人印象里著作权还只是民事纠纷,但那已是老黄历了。

单看文件就能体现这些变化。比如2004年《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8年《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2011年《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等。

这些文件不少篇幅还是聚焦于“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但在2004年的司法解释文件里,就已经关注了“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假冒他人专利”等行为。只不过当时社会舆论关注的重点,还是“传统意义”上的“著作”,那时候乐拼也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但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以及大公司在版权领域跑马圈地,音乐版权等热点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为了推动开放,塑造良性市场,外国企业的诉求如今也得到了更多的重视,似乎不起眼但老百姓都看着眼熟的玩具、积木企业,成了典型。

乐拼是“良心企业”?

啊,说积木“不起眼”,估计要被人打……现在拼搭类积木或者说“乐高式”积木,绝对不只是小玩意、小生意。

玩乐高、收藏乐高的成年人就不少。从教育角度讲,各种类型也覆盖了孩子成长的所有年龄段,除了基本的“搭积木”,锻炼手部小肌肉群,到训练看图纸、按步骤,或脱开图纸、提高想象力,还有适合多年级的科技教育产品。

2018年,乐高全球营收增长到55.5亿美元,2019年是58亿美元,在中国市场则号称自2016年开始,就保持了“两位数增长”。

2019年1~9月,乐高作为拼搭积木的主要代表,成了国内线上玩具品牌第一名,甩开第二名3倍多。

但拼搭积木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国内之前也有玩具厂商做。乐高在中国市场做大做强之后,以乐高的尺寸和风格作为标准,兼容乐高成为商家很自然的选择。

如果大家都互相兼容,包括各种特殊零件都可以通用,就能玩出更多花样,这样对消费者是最有利的。

不过呢,这么做要冒着被视为“山寨”的风险,必须在设计上形成自己的特色才行。

可悲的是,与此同时,也有更多像乐拼那样的“新锐”挤进市场,基本就是真·山寨了。

乐拼等盗版产品一方面为乐高培养了未来的潜在用户,以低廉的价格扩大了拼搭积木的受众,另一方面搜刮了乐高的实质营收。

看上去是不是“功过相抵”?

但就算相抵,也只是对乐高而言,别忘了市场上还有其他想走自己道路的国产品牌。乐拼盗版对它们的伤害,要比对乐高的更大,乐高毕竟有大量粉丝保底,那些国产品牌只能苦苦挣扎。

乐高的包装设计都更为成熟,即使是不懂行的消费者,当同样价位的国产原创积木与高仿假“乐高”摆在一起,还是可能为后者所吸引。

乐拼堪称“无耻之极”的抄袭,也拖累了国产玩具行业的名声。甚至有些人脑海里,一想到国产积木,就是山寨王乐拼。

有人把乐拼称为“良心企业”,甚至“国货之光”,只能说实在是糊涂啊。

乐拼也有机会“做个好人”

实话实说,大部分国产品牌也都有过高仿乐高某些设计、产品的行为,有的产品完全抄袭的成分也不少。但一些企业要么是本来就有雄心,要么是感受到整体法治氛围的变化,或者兼而有之,都在尽快转型。

不只一个品牌做了J15,有的还做了J20,某品牌做了辽宁号,某品牌做了《流浪地球》系列……

为了做这些新的系列,特别是军工类,难免要开新的模具,投资不少。但他们还是敢于创新,渐渐脱离了乐高的阴影。

乐拼其实有机会做个好人,只要及时收手、转型,也许还能避免成为出头鸟。不过,他们选择的道路实在有点自欺欺人:成立另外一家公司,典型作品包括中国风建筑……同时,继续在疯狂山寨乐高。不收手的转型,能叫转型吗?

这骗骗消费者可以,但是公安、检察院、法院,哪怕是乐高的律师会不知道你们是同一伙人?

2017年,这家公司还起诉了乐拼的生产厂家,真的是为了切割,狠起来自己都砍。但我不知道法院的人是怎么忍住不笑的……

最让我愤愤不平的是,乐拼完全复刻了一大套乐高的土星5号,如果设计套长征火箭,那该多好啊……

乐拼疯狂的那几年,中国航天也在飞速发展,神舟、北斗、天宫都是很好的素材。说直白点,就算和中国航天谈不拢,直接做产品,侵犯了这些国之重器的外观设计,我都敬你是条汉子。怎么都比“复刻”乐高强。

甚至乐高本身都做了大量本土化的努力,以贴合中国市场,比如长城、新年场景等等。乐拼却是一条道走到黑,倒是因为自己被查,加速了其他国产品牌的“去山寨”进程。

而且头部国产厂家在质量方面也有肉眼可见的进步,有些品牌原本已经被老玩家骂成渣,但过了一两年,就有人冒出来说,质量已经提高了,其他人一试,果然如此。

乐拼呢?别人在进步,自己当然就不进则退了,到完蛋时连质量都已经要落到二流去了(包括前面提到、同一伙人后来建立的原创品牌,虽然没有完蛋,但质量也成问题)。

在B站上看过一个小姐姐的土星五号对比测评,说乐拼的某段在搭的过程中“第三次散架”了(这个小姐姐不是我,真不是我,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要小看质量问题,对于孩子来说,色差什么倒是可以忍,但积木拼接过紧或过松,几乎都是他们无法独立解决的问题,平白无故增加挫折感,可能损害继续创造的兴趣。

做积木这事儿,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看上去没有特别高的技术含量,但要做到每一批每一块都颜色统一、拼接顺畅,也不容易。

有一段时间,中国玩具的模具什么确实不行,但当人们还在解决黑心塑料玩具的时候,高质量模具肯定是个奢望。

中国现在并非做不出好模具,个别商家的质量已经逼近乐高。成本确实是个大问题,这就更需要把乐拼们扫地出门,避免劣币淘汰良币。

从乐拼的案例推而广之,大部分中国人从事的行业,都不是芯片、战斗机那么高大上的领域。即使看上去普普通通,也有一个心气的问题。

至少应该在某些方面有点自立自强的追求,比如原创的设计,工艺上的小改进,这些都是推动中国前进的点点滴滴。

乐拼这样的企业,违法只是一个恶劣后果而已,根本性的错误在于压根没有这些自立自强的想法,没有对积木行业本身的热情,也没有满足中国市场的热情,更没有借助玩具向国内乃至国外玩家展现当代中国的热情,只知道拾人牙慧,投机取巧,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

这样的企业,死得越快越好,被收拾得越狠越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傅洛拉

傅洛拉

教育工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作者最近文章
被罚9000万的山寨乐高,曾有机会成为“国货之光”吗?
“chua”的一下,翻出这么多教育问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