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高连奎:总跟房产税较劲合适吗?

2013-09-02 01:02:57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时双双提及“房产税”,“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昨天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计划执行和预算执行情况时,“房产税”问题均被提及,徐绍史明确“扩大改革试点范围”的时间表为“下半年”。笔者认为房地产税目前只是试点,短期内不会全面推出,因为房地产税弊端太大,难以解决根本问题,而且牵扯面太大。民众接受度是也是主要原因。目前的试点只是做做姿态,是对房价新一轮暴涨的回应。

中国已经注意到了是税的问题,这是对的,世界上政府获得收入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税收,一种是卖地,如果税收不够,肯定就得卖地,比如北欧税收很高,地价就很便宜,香港税收很低,土地就贵的不得了,政府总得有收入,因此解决税收的问题是解决卖地问题的前提。

这也真正到了问题的根本,而之前的所谓打击投机根本就没有做到点子上。投机并非坏事,投机为租房者提供了方便,如果没有投机,租房者到哪租房,政府如果对所有房子征税,那必然提高了租房的成本,现在租房的成本已经很高了,如果再提高,那就很难承受了,而且现在人们对物业费已经感觉是个很大的负担,如果再征房地产税,那必然怨声载道,民意不可违,民怨不可积。

政府如果真的征收房地产税的话,那绝对不能针对所有住房,也不能针对二套住房,只能针对豪华住房,或是闲置住房。政府解决税收问题,不能总盯着房子,消费税和个人所得税,是最主要的税,因为富人最终是要消费的,即使他不消费,他的后代,他的家人也会消费,即使短期内投资,长期内还是会消费的,因此征收消费税是解决财政问题的最好选择。当然消费税也不是针对所有人,所有商品,而是针对享受型消费和奢侈型消费,当前中国虽然有奢侈税,但范围太窄。

虽然中国某些人一直向公众灌输纳税人意识,但中国跟外国还是有直接区别的,“税不直接加于民”是中国最大的传统。在古代,政府通过盐铁专营获得财政收入,可以避免向人民征收更多的税,在当代中国,个人直接被征税的情况也极少,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在调整之前,其实缴纳的人是非常少的,但为什么反弹那么大,因为这些税直接加到了个人头上。房地产税如果实施的话,也是直接加到个人头上,根本无法代扣,这必然损害有房人群的幸福感,让人更加对政府不满。因此从消费税入手才是正确的选择。

如果税的问题解决了,也就为解决土地财政问题提供了空间,中国土地财政的根本原因是土地市场化,土地市场化必然造成高地价,地价是造成房价高的根本因素,在高昂的地价面前,建筑成本低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土地市场化不打破,房地产根本没有降价的可能,高企的房价会一直持续下去。

土地回归公有公用是最根本的措施,让房地产商只在产品质量上竞争,土地的使用可以通过抽签等方式使用,如果房地产回归建筑成本的话,那一线城市的房价至少可以降低90%,二线城市可以降低80%,三线城市可以降低70%,现在的高房价,归根到底是土地的市场化,因此根本上要从土地上治理,而不是总是征税。

中国消费低迷也很大原因是房子的问题,那些没有房子的人就不消费,因为他们买了东西没地方放,搬家又很麻烦,所以很多东西能不买就不买,如果有了房子,各种消费就会自然多起来。

高房价不能作为限制大城市人口的门槛,限制大城市人口主要是就业,底特律是大城市吧,如果没有就业照样成为空城,北京只要将各种企业搬出去一些,人口就很容易控制住,北京应该逐步去除经济功能,只留下政治和文化功能,可现在北京的一些地方,特别是下边的县区仍然以经济增长为目标,仍然招商引资,这是与限制人口相违背的,北京应该去商去资,如果人们在北京没就业,那自然就没人去北京了,底特律就是这样。底特律也是世界级城市,也有很多文化设施,但现在也成了空城,就业是根本。

北京有很多无形的资源,但是这些无形的资源对绝大部分人是没有用处的,可能只对一些文化人或是商业人士有帮助,即使北京零门槛了,也不会出现全国各地的人涌向北京的情况,更不会出现无就业人群在北京闲住的情况。在北京的绝大部分都是有就业的人群。如果是养老,休闲,北京不是好去处,完全可以通过就业压力解决,完全没有必要用高房价作为门槛。

高连奎

高连奎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项目主管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关一丁
专题 > 房地产税
房地产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