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纳季-奥尼申科:美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实验室对中俄都是威胁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1-24 07:39

根纳季·奥尼申科

根纳季·奥尼申科作者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前卫生官员

【导读】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在哈萨克斯坦最近的骚乱期间,有人试图闯入阿拉木图的极危传染病中心。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否认了这一消息,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维和人员未获得保护该设施的许可。此前,五角大楼的专家曾在该设施工作。 2020年5月,哈萨克斯坦当局试图否认美国军事生物学家在该生物实验室的存在。然而,事实表明情况恰恰相反,而且,来自美国北约盟国德国的军事微生物学家被允许参与研究。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在后苏联空间建立一个生物实验室网络,特别关注的是哈萨克斯坦。2021年底,有消息称,将在江布尔州建立一个新的实验室,包括一个储存极危病毒菌株的设施。2021年11月,时任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长阿列克谢·崔指出,正在研究实验室的建设和资金问题。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根纳季·奥尼申科向国际亚欧运动的政治分析师达莉亚·杜金娜介绍了美国人对哈萨克斯坦特别感兴趣的原因,以及他们的生物实验有什么危险。

【文/ 达莉亚·杜金娜 受访者/ 根纳季-奥尼申科】

为战争作准备

奥尼申科先生解释美国人兴趣背后的地缘政治动机说:“阿拉木图的实验室、其所在地、其位置都是非常方便的地点,与俄罗斯和中国都很接近”。

据他说,美国在后苏联空间建立的实验室网络旨在为美国的地缘政治对手构成新性质的威胁。

根纳季·奥尼申科:以前有一个“生物战”的概念,今天已经转变为生物恐怖阶段了。实际上现在已不需要撒生物制剂,但是可以在某些地区制造传染病流行的情况。把这些传染病用作致命武器或非致命武器,有效地破坏经济、造成政治紧张、破坏社会政治局势的稳定。

21世纪的战争是混合战争。其混合性将是,会发生某种看起来很自然的事件,然而伴随着信息恐怖袭击。不需要投掷炸弹和发射导弹,就能对敌人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害,这一任务将得到最佳解决。某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将被破坏稳定,经济将下降和崩溃。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一种非致命武器,但同时一切都将以非常有效和廉价的方式发挥作用。而没有人会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哈萨克斯坦中央参比实验室(Central Reference Laboratory)的人员在野外采样,图片来源:该实验室脸书账号

美国如何退出《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条约

根纳季·奥尼申科指出,在化学、核和生物这三种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中,美国拥有全部三种武器。虽然世界上的核武器起到了遏制大冲突的作用,但几乎所有大国都放弃了化学武器。俄罗斯已经销毁了其化学武器储备,美国则没有。直到2023年,美国人才计划完成对其化学战武器库的销毁。至于生物武器,自在美洲大陆定居以来,美国白人就开始使用生物武器。他们向印第安人分发了沾染天花的毛毯,导致了对美洲土著人的种族灭绝。

国际社会曾经试图建立生物武器管制机制。

根纳季·奥尼申科:1972年,苏联、美国和英国发起签署了《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该公约是在联合国大会上签署和审议的,并很快被许多国家(204个国家中约有180个)通过。但考虑到生物武器是人们在得到大自然的提示后发明的,这项公约缺乏管制机制。如何确定某种疾病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

这种管制机制发展缓慢。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而世界稳定受到破坏时,在日内瓦成立了公约国际工作组,负责制定管制机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20多个国家参加了这项工作。专家们一年两次(春季和秋季)在那里工作两周。

这是专家级工作:制定如何控制、各国应承担哪些义务、建立进一步与联合国协调的控制机制,然后得到所有国家的批准。如果那个机制得到了承认,国际社会现在就有了一个管制机制。

该机制建议,如果《公约》的任何缔约国(例如美国)有任何疑问,将向《公约》委员会提出申请,该委员会将成立一个工作组前往现场工作(事实上,目前在卫生组织内成立了一个这样的工作组)。该工作组访问的国家将必须展示所有的科学发展、所有的计划、所有的生物物质收藏——工作组代表所希望得到的一切。这就是一个条件。

此外,任何有疑问的国家都不应该参与检查,这样就不会有偏见。不仅可以检查军事机构,还可以检查民事机构——需要什么就检查什么。这种机制发展了很久,实际上已经建立了。当时大家都已经达成一致。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机制,不仅仅是黑白之分。需要这种机制来履行《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

然而,奥尼申科先生指出,美国在2001年9月11日事件后破坏了生物武器管制机制的建立。

根纳季·奥尼申科:但后来,就在2001年9月11日,在一次恐怖袭击中,美国人的双子塔倒塌一周后,2001年9月18日,美国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件。主要的新闻机构和一些著名的记者开始收到信封——当他们打开信封时,灰色粉末从里面会洒出来。那些不幸打开信封的人在几分钟或几小时内就染病了,有的还会死亡。9人死亡而22人重症但幸免于难。很明显,这是一种传染性疾病,因为其症状包括发烧和其他严重感染的表现。当答案揭开时,原来是炭疽。

人们立即就意识到这是一次恐怖袭击。专家们立即表示,这是一次恐怖袭击,但不可能是阿拉伯人或瓦哈比分子的袭击,这是美国的内部事务(后来得到证实)。美国人迅速成立了国会委员会,调查此生物恐怖破坏事件。

俄罗斯当时也协助了这一进程,俄罗斯专家(当然是非官方的)被派往那里。几年后,美国国会的一项调查发现,这是一种来自德特里克堡军事研究所(美国陆军总研究所)的炭疽菌,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为美国军方开发了用于军事目的的生物配方。

当这一切发生时(后又花了几年时间来解析),大家都意识到这是炭疽,美国人被吓坏了,关闭边境整整一周(在美国参加科学会议的俄罗斯专家,虽然他们的签证和出差费都用完了,但不能离开——一周内飞机没有飞行)。

对美国人来说,实施这一行为是一种恐怖主义。正是由于这一生物事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许多国家同意美国军队进入阿富汗。就是在2001年9月18日之后,美国人往那里派来了部队,官方的理由是寻找本拉登。实际上,他们只是需要引进一支军队,因为阿富汗是他们的一个重要战略目标。

而克林顿夫人来到我们的委员会并说:“我们美国,作为一个遭受生物恐怖主义袭击的国家,正在退出《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但如果像美国这样的国家退出这样的条约,又能谈些什么呢?尽管条约的机制已经制定出来了。

“引入军队的借口”

根纳季·奥尼申科认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一直走在放弃对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国际控制的道路上。他们试图用自己对他国武器的控制来取代它。

根纳季·奥尼申科:这就是美国的计划,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决定接管所有的世界职能——世界恩人和世界法官。他们作出了一项预防性决定,将接管国际专家界制定的所有机制,从而控制整个世界。

就在那时,他们开始有了诸如“减少威胁”的方案。该方案的发起人塞缪尔·纳恩和理查德·卢格,这两位年长的参议员来过俄罗斯。总的来说,他们开始在后改革的俄罗斯操纵和指挥。

但在执行这些方案的过程中,美国人当然没有打算关闭他们自己的进攻计划,而继续建立可以用来对付某方的生物配方。

与此同时,美国人还提出了“减少威胁”方案,他们想不经任何一方同意就采取行动。就生物武器而言,这意味着建立自己的实验室,进行自己的研究,其他国家都必须毫无保留地服从,而所有这些方案表面上都是为了 “减少伤害”、“减少威胁”。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不可能控制美国人,相反他们自己愿意控制所有他国。

根纳季-奥尼申科强调,美国对中国有关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指控就是这种态度的结果。其背后的动机是利用流行病的“爆发”作为借口来干涉其他国家的事务:

根纳季·奥尼申科:比如,美国人想通过他们的“减少威胁”计划达到什么目的?你们还记得2020年,特朗普开始了这场行动而拜登继续了下去。

他们当时在说什么?“是的,我们看到在武汉有一个与军方相关的研究所,疾病也在武汉开始。所以这疾病与研究所有关,我们想去那里。给我们一切权限,因为这种疾病对我们是一种威胁。把一切信息都交给我们,我们会去那里处理。”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正式的合法理由,可以将军队引入一个特定的国家!

当然,中国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但想象一个更弱的国家——没有人会问。例如,让我们回顾一下埃博拉病毒在非洲发生的事情:当埃博拉疫情开始时,法国军队进入了那里(因为这是前法国殖民地)。军队在那里做什么,从事什么?这是类似的情况。

美国在独联体国家的生物实验室

根纳季·奥尼申科强调,正是五角大楼在20世纪90年代试图获得对苏联防疫站的控制。

根纳季·奥尼申科:有一个合理的问题:“为什么这样一个方案是由军事组织而不是由民间组织来管理?为什么不是卫生部而是美国国防部”但美国人并不打算给出这些解释,他们开始游走世界各国,也来到我们俄罗斯。

这样,“美国传教士”走遍了所有的前苏联共和国,而且基本上相当成功。他们肩负着双重使命。例如,他们掌握着我们的实验室(我的意思是苏联遗产、苏联卫生部的实验室),比方说在敖德萨的。在那里为1980年的奥运会建立了一个实验室——防鼠疫站——考虑到许多人、游客和运动员通过港口来,为了能够做出适当的反应、进行分析等。

苏联解体后,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人接管了这个实验室,对其进行了现代化改造,配置了设备;他们对卫生部系统中的一些前苏联研究所也是这样做的。

很明显,为什么他们对哈萨克斯坦最感兴趣——首先是从地缘战略的角度,因为中国和俄罗斯就在附近。在20世纪90年代,他们已经在阿拉木图抗鼠疫研究所的基地“定居”下来,该研究所是苏联卫生部系统的一部分,现在是极危传染病中心。当时我是苏联卫生部检疫和传染病总局的副局长,负责监督阿拉木图的这一研究所。

哈萨克斯坦的中央参比实验室据称接受了美国国防部的资助,图片来源:Arms Watch报道截图

在第一阶段,美国人对那里的设备进行改装。哈萨克斯坦很快就被他们开发了——那里有我们的一系列抗鼠疫站(在苏联医疗系统中,这些抗鼠疫站直接隶属于莫斯科)。他们接管了这些抗鼠疫的实验室,并对其进行了修复和现代化改造。

他们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清楚——那时他们已经不允许哈萨克专家进入。他们走遍了哈萨克斯坦,收集样本与样品,准备好之后给美国军事研究所带走。

在阿拉木图有了一个官方标志:美国国防部BL3安全级别(仅次于最高的BL4)的实验室正在建设中。就这么写的,他们没有隐瞒什么。在此之前,美国人在哈萨克斯坦的奥塔尔建立了一个类似的实验室,就在我们的实验室的基础上。现在在格瓦尔代斯基村,他们改造了原农业部的一个实验室。

在乌克兰,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进行建设,因为他们不信任政府。但当(多少还算明智讲理的)亚努科维奇政府下台后,他们开始在哈尔科夫地区建设一个类似的实验室,甚至更加强大。这几乎靠近俄罗斯的边界(紧邻别尔哥罗德地区)。现在他们已经在那里操纵一切。

格鲁吉亚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实验室(最早的一个大型实验室距离第比利斯40公里)[2011年在美国的资助下,以参议员理查德·卢格命名的公共卫生研究中心在第比利斯郊区的机场附近建成——编者注]。以前在阿哈尔卡拉基有一个苏联军事单位驻扎,实验室就是在我们以前军事基地的领土上建立的。

美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军事基地

根纳季·奥尼申科:让我们回到哈萨克斯坦。现在美国在那里有大约十几个经过改装的我们(前苏联)的实验室,以及一些已经新建的。2022年新年前夕,哈萨克斯坦工业部长宣布,到2026年,为了确保哈萨克斯坦的安全,他们将在格瓦尔代斯基村(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建造BL4级实验室。这是最高的保护级别。在这样的设施可以处理最危险、最具有致病性的毒物。从技术角度看,其保护水平是最高的。

江布尔是一个草原地区,在南部,靠近中亚。当然,那里不会有什么科学,这是偏僻地区。但这并不会困扰美国人,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专家将在那里工作。在阿拉木图、奥塔拉已建造的,并计划在江布尔建造的无非是军事基地,并且是美国军队的军事生物基地。不要对此抱有任何幻想。

2021年,阿拉木图的实验室已经开始运作,并且已经在那里进行研究。现在那里没有一个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的雇员。战术已经改变。

我们对这个实验室的科学出版物进行了监测:很专业的、在行的科学文章,作者有哈萨克人的名字,但也有德国人的名字——但当你查到这些德国人是谁时,你会发现这些德国人是德国联邦国防军微生物学研究所的雇员,是来自德国的军医。德国是北约的一个成员国,也就是说,实验室人员的集体已经扩大了。

美国人建造了这些实验室,今天北约代表已经在那里工作。德国的军医在哈萨克斯坦做什么?顺便说一句,联邦国防军也在蒙古国工作,而不仅仅是在哈萨克斯坦这个我们的前苏联共和国。这些专家[军医——编者注]们写了很好的科学文章,但在这些文章的背后隐藏着进攻性的军事计划。美国和北约国家的军事专家这样做的事实本身,就令人深感不安。

哈萨克斯坦中央参比实验室(Central Reference Laboratory)的实验动物,图片来源:该实验室脸书账号

哈萨克斯坦是北约成员国吗?不是。那为什么北约军队的军事专家在那里工作?这是为什么?他们用了不同的手段。

当哈萨克事件发生时[指2022年1月初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编者注],我焦虑地看着这一切。

哈萨克斯坦总统说,2万名恐怖分子来到阿拉木图,占领了所有国家机构,安全机关失去了控制——这是官方立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部队开始进驻。那时我在《共青团真理报》上发言,说我对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感到担忧,因为如果有人(甚至是抢劫者)闯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实验室周围是200万人口城市的居民区。

我曾表示担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可能会引爆大事件。与可能发生的事情相比,哈萨克斯坦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小事件,因为我们不知道阿拉木图实验室正在进行哪些工作和研究哪些主题。

第二天,一些媒体报道说,那里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设备和人员已被转移到一个未知的地方,那里有一家私人军事公司守卫着这个实验室。也就是说,不是哈萨克人守卫,而是私人公司的武装人员。这表明这不是普通的实验室,而是美国军队的实验室。

“模拟局部疫情爆发”

根纳季·奥尼申科认为,美国在哈萨克斯坦的生物实验室是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直接威胁。

根纳季·奥尼申科:为什么要建立这样一个实验室网络?哈萨克斯坦只是一个方便的跳板,与俄罗斯有着漫长的边界,主要目标是俄罗斯。在与我们接壤的国家的领土上,有两项任务是他们能够而且确实在解决的。

主要目标是通过模拟自然爆发的自然病灶疾病,实现使经济崩溃并破坏政治局势稳定的目标,使我国领土上的俄罗斯军事单位和平民丧失战备状态。

而第二项任务是为其部队的引进做准备,研究引进前的情况。虽然这不是主要任务,因为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战争了(现在的世界已经转向混合战争),但它仍然是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

我们还应该从故意改变病原体特性的角度来看待阿拉木图的实验室。美国人从未缩减或停止他们在大规模毁灭性生物武器领域的进攻计划。

此外,他们把触角撒在世界各地,这在这些实验室的例子中是显而易见的。同时,他们强迫哈萨克人撤销其国家卫生防疫机构,使其化为乌有。美国人在我们所有的前苏联共和国也是这样做的。只有白俄罗斯仍然保留了其卫生防疫机构。

因此,这是美国人今天实行的一种综合方法,他们把控制权据为己有,不允许各国做出独立的国家决定,而只允许做出对美国有利的决定。他们的原则是:“让我们进来,我们自己处理解决!”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趋势,我认为我们需要在这方面与中国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反对类似的实验室,因为它们对俄罗斯和中国都是一种危险。特别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的实验室。美国人还没有在蒙古领土上建造实验室,但已经在那边主宰一切。

所有这些都不是人道主义的,而是反人类的使命,美国人试图利用这一使命来实现他们的目标——首先是政治目标——反对我们两国。

通过哈萨克斯坦,美国人积极向欧亚经济共同体提出各种项目,不仅仅是在卫生保健方面。在最近的事件中显示出哈萨克斯塔人完全的依赖和无助,现在美国想通过欧亚经济共同体把这一切强加给其他国家。这是他们执行的任务之一。他们开始推行新的控制标准,比如对学校膳食质量的控制标准。这些不易理解的、完全无效的规范为俄罗斯无法接受的产品和消费标准打开大门。但这是另一个话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病毒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1月24日 07:39

“对中俄都是威胁”:俄科学院院士谈美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实验室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岛国还是研发出了拉美首款疫苗

“尽管莫斯科被制裁,伊朗仍将扩大对俄投资贸易”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诶,看着眼熟...

统计局:4月疫情对经济冲击较大,长期向好基本面没变

上海:16个区中已有15个区社会面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