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纳季·奥尼申科:索罗斯攻击中国抗疫,表现出玩世不恭和“兽性”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24 07:39

根纳季·奥尼申科

根纳季·奥尼申科作者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前卫生官员

【导读】 “全面、周到、涉及当今世界政治最重要的方面。”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根纳季·奥尼申科这样评价中俄联合声明的重要意义。在一些关键议题上,例如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生物安全构成什么威胁?冠状病毒如何成为一种 “政治现象”?奥尼申科尤其批评了索罗斯指责中国的言论,表现出极其无知、对流行病学和大流行病规律的误解。奥尼申科认为,索罗斯被美国中情局利用,在世界各地从事破坏性的反国家活动。

【文/ 根纳季·奥尼申科】

2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举行会谈。这是习近平自疫情两年前暴发以来首次与外国领导人面对面会晤,也是普京2022年首次出访。会谈结束后,双方签署了关于新时代国际关系和全球可持续发展的的联合声明。

该文件说:

双方反对任何国家滥用民主价值,借口维护民主、人权干涉主权国家内政。

在联合声明的第三部分,双方重申深信:

禁止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是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至关重要的支柱。

双方强调,美国及其盟友在境内外开展的生物军事化活动引起国际社会对其遵约的严重关切与质疑 (……) 双方敦促美国及其盟友以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对其境内外生物军事化活动做出澄清,同时支持重启有法律约束力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

需要控制美国境外生物军事化活动的话题,俄罗斯和中国专家以及政界人士多次提出过。2021年4月,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表示,俄罗斯“有充分的理由”假设五角大楼正在开发生物武器。

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生物安全构成什么威胁?冠状病毒如何成为一种 “政治现象“?还有,为什么盎格鲁-撒克逊霸权主义的“智慧老人”乔治·索罗斯发布了一段威胁中国的视频?我们采访了多次提出这些问题的专家之一、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流行病学家根纳季·奥尼申科,他谈到了这些关键议题以及中俄联合声明的意义。

2月4日下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图自外交部网站

俄罗斯一直优先考虑的问题

2006年7月,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主办了第32届八国集团(G8)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峰会。当制定论坛的议程时,根据既定规则(八国集团东道国制定议程),当时证明有必要在议程中列入一项关于预防传染病的宣言。为了起草这一宣言,动员了全球在这一知识领域的所有能动用的智慧,特别是八国集团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教科文组织等。这是流行病学和传染病预防专业人员的集体努力。

该《宣言》科学地证明,人类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面临地球上两个生命系统(人类和微观世界)互动的关键高峰。当时,俄罗斯在这一领域的现有发展和知识水平上,实现了对这一问题的普遍关注,这是当今全人类最紧迫的问题。俄罗斯推进了加强传染病监督监测方面国际合作的思路,并为全面了解生物安全奠定了基础,同时考虑到了人类活动对环境影响的可能性。

今年2月,在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期间,俄中发表了关于新时代国际关系和全球可持续发展的联合声明。该声明再次强调了传染病控制和该领域国际合作的重要性。俄罗斯一直优先考虑这个问题。

冠状病毒溯源

普京和习近平的联合声明是全面、周到的,涉及当今世界政治最重要的方面。

两国领导人认为,在国际安全背景下提到流行病学问题是可能和适当的。重要的想法就在第一行:

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持续蔓延,国际及地区安全形势日趋复杂,全球性威胁挑战日益上升。

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对特朗普、拜登对中国的歇斯底里指责和美国情报机构的臆测给出了全面的回应:

……新冠病毒溯源是科学问题,应基于全球视野,由全球科学家合作开展,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俄方欢迎中国同世卫组织开展的联合溯源研究,支持中国-世卫组织溯源联合研究报告。

其中一个段落中的最后一句话很重要:

双方呼吁国际社会共同维护溯源研究的科学性和严肃性。

这句话是将来如何回答类似问题的唯一可能答案。我们比较一下中俄声明和美方的语言就会发现,两者之间存在巨大鸿沟。后者的声明是诟骂的言辞,而中俄联合声明是一种平衡和全面的态度:坚持科学研究和国际合作的必要性。

生物武器管制机制

另一节关于国际安全的内容很重要:

双方对国际安全形势面临的严峻挑战深表关切,认为各国人民命运与共。

联合声明的重点是核威胁、化学威胁(人造的)和重新出现的现实威胁,不可控制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细菌(生物)武器。

声明说:

双方重申《禁止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是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至关重要的支柱。俄罗斯和中国决心维护《公约》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可以回顾一下,2001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了关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附加议定书的谈判,该议定书将使缔约国的微生物活动接受一个独立机构即技术秘书处的现场检查。此前,美国军方在自己的领土上使用了一种炭疽菌株——Ames strain的作战生物配方,该菌株经过改良,具有毒性和对所有抗生素的耐药性,使其无法治疗。美国随后声称遭到恐怖分子袭击,并拒绝将其微生物研究置于国际监督之下。

现在,俄罗斯和中国的首脑已经指出,《禁止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仍然是1972年绝大多数国家制定和批准的唯一国际文书,从而敦促美国回归国际法律框架。

普京和习近平在声明中说:

双方重申《公约》应得到完全遵守和进一步加强,包括《公约》制度化,加强《公约》机制,达成包含有效核查机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议定书,并通过定期协商与合作解决与公约执行相关的任何问题。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是对美国人关于冠状病毒起源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那种说法的进一步回应。这个问题只能通过采用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管制机制来解决。该机制已经制定出来了,剩下的就是接受它,但美国人自己拒绝了。如果他们没有在2001年破坏这一进程,他们现在就可以来检查,成立一个委员会。现在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美国只能发表毫无根据的声明。

美国在境外开展的生物军事化活动

中俄联合声明说,“美国及其盟友在境内外开展的生物军事化活动,引起国际社会对其遵约的严重关切与质疑”。我想提请注意 “境外开展的活动”这一短语。如果有一个管制机制,我不排除在哈萨克斯坦,在阿拉木图,可能会对“美国及其盟友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开展的生物军事化活动”进行检查。

正如我之前研究科学文献中出现的那些项目参与者的信息而提到的,在哈萨克斯坦的微生物中心工作的并不是“关心公民健康”的文职微生物学家,而是美国和德国联邦国防军科学研究所的军事微生物学家。这与情报界所谓的“卧底”非常相似。德国是北约成员国,因此是美国的盟友。我们不反对哈萨克斯坦与德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代表合作——只要他们是文职医生和微生物学家。

声明说:

双方都认为有关活动对中俄的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也损害了相关地区的安全。

“双方敦促美国及其盟友以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对其境内外生物军事化活动作出澄清“。也就是说,生物军事化活动本身没有引起任何问题,但声明要求公开行动。美国退出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议定书的谈判,而作为一个自愿承诺不发展、生产或使用生物武器的国家,每年都要报告(有什么科学研究,发表什么文章等)。

此外,声明说:“双方重申《公约》应得到完全遵守和进一步加强,包括《公约》制度化,加强《公约》机制,达成包含有效核查机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议定书……”这是自2001年以来第一次在国家元首一级,尤其是两个大国的领导人一级,呼吁恢复谈判,首先是与美国的谈判。管制机制是有的,但当美国人退出谈判,试图篡夺一个已经开发但没有合法化的机制时,其就失去了意义,因为不能适用于美国。今天,美国是主要的违规者,它的行为在世界上引起了不安。

这份文件以国家元首的官方立场,即我们两国——俄罗斯和中国——完全支持了我们之前讨论的关切。

领导人呼吁在暂停20多年后恢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框架内的管制机制,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声明,因为这是中俄两国的官方国家立场。

索罗斯VS中国

习惯上允许自己就从宇宙结构到国家政策的所有问题发表意见的索罗斯,为了臭名昭著的“人权”,他赞同在疫情中牺牲数百万中国人的生命。如果遵循他的教条,中国不得不为之付出数百万同胞的生命。鉴于中国公民的庞大数量,在这种情况下疫情死亡人数将达到100万人。如果把全球平均发病率(约为每10万人口5204.9人)乘以中国人口,我应该直接指出,这将从根本上改变冠状病毒在地球上已经是灾难性的局面,使之变得更糟。

索罗斯,图自路透社

然而,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发病率为每10万人口9.9例。而在发出这种呼吁并以其名义提出建议的国家,即美国,患病率为每10万人中有23105.9人。截至2月11日,美国的患病人数为78933009人,死亡人数为937532人(差不多100万人)。在中国,两年多来(从2019年11月至2022年2月)正式报告了106,764例[截至2022年2月11日]。在这106,764例中,只有4,636例死亡。

在这种背景下,索罗斯先生的空话是玩世不恭和“兽性”的。他指责中国通过“限制”保护自己的人民。他扮成自由主义的使徒,却不明白保健文化是中国人民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不是一种强迫,而是一种公众对所采取措施的必要性的信念,使国家及其领导人能够如此有效地保证国家与人民生物安全的基本支柱。公民被告知必须这样做,并坚定地自愿接受这些限制。中国人甚至没有想到这是对个人自由、人权和最重要的生命权的“滥用”,因为数百万人的生命得到了拯救。

在这种背景下,自称是救世主的索罗斯的判断是单面的和粗浅的;他质疑所有文明应该争取的东西,就是通过适合当前情况的对个人自由和人权的限制,来进行自我保护。中国不只是宣布,而且向全世界展示了如何通过有效地实施冠状病毒防治措施,来确保生物安全。首先是特异性的预防措施(口罩和限制),然后是疫苗接种。

中国已经有12.66亿多人接种疫苗,且接种的疫苗是由中国人自己研发,对所有公民免费,那是一大笔钱。国家的意图和人民的愿望已经汇合。如果没有每一个中国人和全体人民对真正自由和保持生命与健康人权的信念,这是不可能的:根据最新数据[截至2022年2月11日],87.99%的人口已经接种疫苗。

这显示出这位老手的真正目的,难道不是利用对真正的人类价值观(如个人自由和生命权的神圣原则)的侮辱来行事?

如果这不是纯粹的玩世不恭,那也只能说是用卑微弱智和原始主义来解释任何人类最神圣的权利,我认为这就是所谓“美国文明”的特点。

这就是这位人权辩护士的真实面目,他事实上要求通过不服从和不遵守保护民众的务实需要来毁灭数百万人的生命。与此同时,他还指责中国政府。索罗斯表现出极其无知、对流行病学和大流行病规律的误解。

索罗斯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是破坏性的。事实上,他被美国中情局利用。在“个人权利捍卫者”的伪装下,索罗斯的组织在世界各地从事破坏性的反国家活动。

索罗斯还声称,中共似乎没有任何选择来对抗奥密克戎菌株。但怎么没有呢?中国人已接种疫苗,现在整个全球社会都在说,感谢上帝,对以前的Covid-19变种有效的疫苗(而奥密克戎是最新的变种,更具传染性)仍然有效。所以索罗斯白白地“流鳄鱼的眼泪”。让我们依靠科学证据,而不是倾听这么笨拙地执行着其任务的中情局“傀儡”的声音。

冠状病毒作为政治武器

中国的例子表明,冠状病毒不仅被用作批评国家的政治武器,而且被用来破坏局势的稳定。这是一场混合战争,在传染病大流行的背景下,一场有计划的信息恐怖袭击正在进行,旨在诋毁特异性预防措施(我们在俄罗斯的“Sputnik V”疫苗方面也看到了这一点,当时有人说其 “效率很低”,不会在西方注册)。有人一直在传播吓唬人的谎言,整个人类的文明部分处于慢性的负面压力状态,这也是一个严重的影响因素。更不用说,2020年整个世界经济都停止了,是中国领导层和人民在尊重个人权利和人权的基础上,继续逐步发展其经济。

21世纪的战争是混合战争。我们必须清楚地理解这一点。最重要的是了解其规律,制定应对措施,不仅应对感染,而且应对这种针对社会各阶层(青年、经济活跃人口、知识分子、工人、军队等)的混合信息恐怖袭击。

然而,我们不应该看那些所谓的守护关于抗击冠状病毒的“唯一真理 ”的国家,因为其内部现状显示出对其公民最无效的护理哲学系统之一(7920万人患病和近100万人死亡)。

流行病学一直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它涉及到对整个社会的影响,而不仅仅是对病人的影响。

我再次重申,中国政府在保护人民的同时,为全球预防问题作出了巨大贡献。如果他们没这样做,正如我之前所说,这种大流行病会对整个人类产生更大的灾难性后果。

东南亚是所有人畜共患传染病(流感、冠状病毒等等)的摇篮。但通过展示有效的工作、预防和预防手段,当民众与政府之间存在相互理解时,中国正在拯救其他国家。中国几乎占世界人口的20%,却一直在帮助其他国家,包括提供疫苗,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如果他们什么都没做,情况就像最不成功的国家(感染的和死亡的人最多)所建议的那样发展,那么就不知道这种疾病在中国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了,不知道中国会有什么“意外”了。

总而言之,在中国有高水平的保健文化,再加上适当的国家政策,为民众提供了特异性和非特异性预防手段,为绝大多数人遵守这些手段创造了先决条件,同时也没有停止国家经济发展,通过向人民提供免费的疫苗和已传到全国各个角落的卫生服务来保护人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红日
索罗斯 中俄关系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24日 07:39

索罗斯攻击中国抗疫,表现出玩世不恭和“兽性”

01月24日 07:39

“对中俄都是威胁”:俄科学院院士谈美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实验室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韩总统顾问:中方不会报复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台当局对未受邀参加世卫大会表“不满”,外交部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