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杰拉德·贝克:拜登当选后,它们就要成为美国“官媒”了

2020-11-03 07:55:52

【文/杰拉德·贝克 编译/观察者网 白紫文】

有很多事情,看上去人们都不会去考虑。

在冗长且不光彩的新闻话术编年史中,几乎没有什么声明能与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上周发表的声明相媲美,这一声明解释了为何NPR不让其听众了解有关亨特·拜登的消息。

“我们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些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闻上面,也不想把听众和读者的时间浪费在那些只是为了分散人们注意力的新闻上面。”NPR新闻执行主编特伦斯·塞缪尔(Terence Samuels)表示。

拜登本人是否参与了儿子的交易不得而知,但文件中确实包含了一些重要的细节,表明了亨特如何将自己的家族关系与外资企业勾连在一起。虽然拜登儿子的行为未经证实,但整个故事却很重要。

NPR的声明也许是最无耻的欺骗行为,但它不是唯一一家这么做的媒体。我们国家新闻机构中的“真相看门人”们已经为其刻意忽视《纽约邮报》报道亨特利用“拜登”之名谋取金融利益一事,准备好了一整套理由。

《纽约邮报》报道拜登父子“丑闻”的封面图

大多数人已经发现,他们的生活中有没有NPR其实无所谓。脸书和推特则不同,这两家分别控制着大部分传播给普通民众的和提供给记者的新闻流。而当它们下决心限制一个故事的传播时,人们能了解到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为了在2020年大选的最后几天保护拜登而建立起来的媒体-科技之墙,已经将这个信息流严重偏向一种意识形态的社会的民主问题,推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它揭示了未来一个深刻的问题。如果拜登和他的民主党人在选举后掌权,控制着美国超过一半公共媒体渠道的通讯设备,是不是就变成国家宣传工具了?

这些公司、尤其是传统新闻编辑部内的一些保守人士,并不接受这种想法。他们声称自己之所以为拜登辩护,是因为唐纳德·特朗普是对民主“独一无二的威胁”,他们只是被迫采取了因应的非寻常措施罢了。

在特朗普上任后不久,《纽约客》编辑戴维·雷姆尼克(David Remnick)一篇文章中明确呼吁,美国已经进入紧急状态——必须全面抵制特朗普。对于记者而言,这样的心态意味着,想“一碗水端平”是不可能的。

他们这派人的观点认为,一旦媒体和科技公司将美国从特朗普的“第四帝国”中拯救出来,身为“反抗军”的他们就会“放下武器”,重新变回“公正的、捍卫真理”的旗手。

先不提特朗普当总统以前,媒体是不是真的都很客观。你要是真这么认为,我这儿倒是有几千本巴拉克·奥巴马的传记可以卖给你。

即便是在2015年以前,这种想法都只是幻想。

首先,这些媒体机构中一些至少按照公认的标准行事的老一代媒体人正在黯然失色。新闻编辑部现在成了那些思维狭隘、刚过青春期、只知道斗争的“社会正义战士”们的人质。别想着什么“客观性”了,记者们都是有道德目的的。

如果真的让民主党掌权,你可以笃定媒体不会以什么中间选民的标准为基调,而是将迎合批判性的种族理论、“觉醒”范式(“觉醒”,woke,黑人运动中的常用口号,观察者网注)和气候极端主义的要求。民主党的科技公司盟友们会一路利用其愈发膨胀的权力,把反对音量降到最低。

比新闻编辑部这些新雅各宾派的野心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新的商业运营模式

过去,主要依靠广告创收的是媒体机构。但自从广告营收被数字巨头抢走后,各家报纸变得越来越依赖订户每年几百美元的订阅费。报纸基本上已经变成志趣相投之人的会员制俱乐部。“会员”们不可能欣然接受有人将他们支持的民主党人说成是有缺点、腐败或者愚蠢的。

所以,不要认为击败特朗普总统会让媒体回归到什么新闻报道的“黄金时代”——如果它真的存在过的话。品尝过胜利滋味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就此收手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杰拉德·贝克

杰拉德·贝克

《华尔街日报》前主编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拜登当选后,它们就要成为美国“官媒”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