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新周期还是新常态?来自面板业往事的镜鉴

来源:观察者网

2023-12-14 16:46

(文/李沛 编辑/徐喆)排产下调、出货趋缓、市价下行、结款不畅......在经历了2022年”盛夏“和2023年”仲秋“后,锂电产业链当下已明显感受到入冬的寒意。但对许多从业者来说,即便亲历过2018-20年行业洗牌的考验,对市场新阶段的心理准备恐怕仍然谈不上充分。

在共识预期中,来年锂电市场似乎将继续沿着一条规整的正弦曲线运动,在2024下半年或2025年初某个时点迎来复苏,这一预期所实际折射出的,是从业者基于以往经验所形成的朴素想法:熬一熬就过去了,挺过来就好了。至于所谓”好“的涵义,自然是重回2022乃至2015年泥沙俱下却又能”皆大欢喜“的市场氛围。

在产业界既有印象里,变动不居的政策风向和技术潮流,固然造就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锂电市场格局变化,却也对置身其中的企业提供了相当大的容错余地,排除补贴政策吸引来的“攒局对缝”型玩家,那些经历过短暂辉煌的业界“一代拳王”即便受挫一时,蛰伏到下轮热潮也不乏如保力新这般通过破产重整等方式洗刷一新的案例,在产学研用全生态急速扩张的背景下,腰部乃至尾部企业对商业周期的感知仍然略显天真。

产业界普遍抱有的循环轮回式想象,很可能是对当下锂电产业供给端变化的一种误读,放眼2024乃至更长时间周期,在电池装机量继续高速增长的同时,锂电产业或许也将步入持续承压的新常态。

抛开侧重于需求波动的周期视点,在供给端,锂电产业自身所处的发展阶段显然已与2020年前有深刻区别,如果说此前这是一个依赖于政府补贴得以运转的行业,产业政策之手扮演着巨细无遗的“木匠”角色,那么在技术范式逐步清晰并快速收敛、成本迭代迈过油电平价敏感点、企业运营从粗放走向精细、各层级供应商合作网络稳定之后,锂电产业无疑已进入一个商业逻辑主导的全新阶段,产业政策转而发挥“园丁”的职能。而这样一个步入成熟阶段的市场,一大显在特征无疑将是产业格局的稳定性,凭借单点技术或产品形态创新对市场格局立刻带来颠覆性改变,可能性已微乎其微,这方面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20年特斯拉所发起的4680大圆柱电池挑战,尽管大圆柱电池本身如今已被成功塑造为行业主要趋势之一,但特斯拉自己,却有在诸多跟进者中“为王前驱”的可能。

全所未见的新常态将会呈现怎样的景观?

尽管人们无法想象自己未曾见过的事物,但从相近之物中撷取的特征,仍然能够提供对预见未来有价值的启示,而无论是价值标尺(面板尺寸牵引)、制造形态(前中后段衔接)还是技术路线(LCD/OLED高低端路线并立)看,显示面板行业,正是一个与锂电颇为相似的参照对象。

回顾业已有30多年发展史的显示面板业,锂电产业人不难发现其第一个十年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在美国学术界原理研究突破后,九十年代初日本企业率先实现TFT-LCD技术产业化,并顺势建立起对这一新兴市场的初步统治力,然而1995年后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企业豪掷巨资冲击更高世代大尺寸面板产能,并依托自身低成本运营能力采取凌厉的定价策略,开始以惊人速度销蚀日企先发优势。亚洲金融危机后,资金紧张的日企为遏制韩国对手,转而向中国台湾地区输出技术,试图扶植起更低成本制造商。不过远水难解近渴,台企技术技术消化及产能爬坡尚待时日,三星却已经先一步撬动了彼时液晶面板最重要的应用市场—电脑显示屏,1999年,苹果、戴尔两大巨头相继向三星投资1亿、2亿美元,助力其LCD产线建设,结果是2001年开始PC市场LCD液晶屏普及浪潮不期而至,CRT技术则自此开始加速退出。

如果将2001年韩国厂商阵营历史性超越日本作为面板产业青春期结束的标志,在产业生命周期的新阶段,即便LCD及其后OLED普及应用继续势如破竹,市场大盘也持续高速增长,但日韩台系及其后大陆厂商积累的更高产能,使一种“过得下去但过不舒服”的新常态开始笼罩业界。

所谓过得下去,是指巨大的投入和高增长市场,使厂商没有轻言退出的可能,而只要厂商自己“不折腾”,其落后产能在充分折旧之后,仍然可以凭借超低成本找到容身的缝隙,2022年一度在社交媒体引发热议的“200元电视”,正是这类产品的典型下游市场。

至于所谓过不舒服,则是指供应来源多元化、主流产品标准化之后,厂商利润空间将被持续压缩,使中低端产品毛利率向大宗商品贸易靠拢,厂商成本费用管控犹如刀尖上跳舞,才有希望获得微乎其微的利润,彼时有媒体甚至调侃诸面板厂商如同愚蠢的裁缝,每缝制一件衣服都会亏钱,却期待通过更多接单扭亏为盈(dim tailor who makes a loss on each piece of clothing but hopes to make it up in volume)。

难以落实差异化战略的情况下,价格博弈自然将成为主要竞争手段,对于行业后发者而言,“蠢裁缝”的故事却有着深刻的经济理性,负毛利/亏本出货也能够为其带来弥足珍贵的现金流,支撑已投入巨资的产线保持起码稼动率,等待下游行情必然到来的上升期带来喘息机会,而对于先发者而言,尽管在市场博弈中享有更大主动权,不过由于需要持续投资高世代产线以获得高毛利的大尺寸彩电业务入场券,先发者往往也只能习惯于左手进右手出的过路财神角色。

这样的产业内生机制作用下,市场格局变化大幅放缓,除非金融危机等突发冲击,否则中小厂商往往能够凭借充分折旧的老产线长期苟且,轻易不会盖牌退出,而极少数有向上雄心的企业,则往往会借鉴由三星所开启的逆周期投资策略,即在价格低谷阶段投资产能,新产能在未来的景气期释放,从而实现产业资本特有的“高抛低吸”操作。三星电子前CEO权五铉曾在其《战略定力》一书中对此曾有番极接地气的解释:“你应该去公墓看看。在墓碑上,只会标明死亡本身。没有一块墓碑上会写明,亡者到底是被枪杀的,被刀刺杀的,还是被饿死的。死了就死了,亏损1亿韩元还是2亿韩元,到头来都一样,不忘初心,好好干吧。如果有必要的话,亏损数额再扩大了又能怎样!”

凭借逆周期投资心法,以及更重要的业务多元化和垂直一体化“血量”加持,三星在面板行业第二个十年始终稳稳执行业牛耳,直到以京东方为代表的中国大陆厂商在最近一个十年将逆周期投资发扬光大,这段更晚近的产业故事,已无需在此处赘述。

回到锂电行业本身,根据行业知名机构研究,岁末年初的当下,国内已建成或在建锂电池产能,已经明显超越了哪怕到2025年的预测需求,如果再计入全部规划论证中的纸面产能落实,则2025年锂电池供应能力将是预测需求的一倍,长期过剩前景已然明朗化。

今年下半年,锂电企业产能利用率普遍已降至60%乃至更低水平,与此同时,锂电市场大盘增长并没有停滞,可预期的未来,锂电在交通与储能领域渗透普及仍有巨大空间,这两个因素叠加,就决定了厂商不分大小,都有哪怕受伤流血也要坚持留在牌桌上的心志,如前文所述,这恰也是面板业转入新常态的前置条件。

至于头部厂商对新常态的实际承受力,观察者网也特地整理了今年1-11月份装机量排名前列的国内锂电企业财报(比亚迪因无细分数据未列入),从现金资产、负债率及在建项目负担、海外市场拓展、固定资产折旧力度、毛利率等关键维度进行了对比,从中不难看出,宁德时代处于最为有利的位置,手握巨额现金的同时,充分折旧的产能投资和最高的毛利率水平,为其提供了进攻或防御的充分腾挪余地,而B厂和C厂之外的腰部厂商则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产能投资普遍仍处于高峰阶段,未来现金流平衡及产能释放节奏无疑将考验着其经营决策水准

无论如何,锂电产业界当下所一致感受的空前内卷,已然揭开了新常态的序幕,仍然抱有轻快捞金愿望的玩家,将很快发现市场传来的寒意绝非“熬一熬”所能驱散,也无法依靠一两块长板就能创造逆袭奇迹,整体运营能力没有短板,才是对企业生存更关键的要求,按照2020年之前竞争强度还能混下去的“草台班子”,势必难以承受行业生态链自上而下传递的压力。捷威动力这家已在锂电领域起起伏伏十余年的“老江湖”于近期停工停产,恰是一个再明确不过的示范,而同样可以预期的是,围绕价格与产能的复杂博弈,则将不可避免地在头部玩家之间打响,其间的合纵连横,也将会在锂电产业发展史上留下新的精彩。

责任编辑:李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助力民营经济,疫情时的一些帮扶政策应该延续

将牵涉众多中企的欧盟供应链法案,没过

卡梅伦搬出《联合声明》攻击23条立法,中方密集回应

马克龙想在乌克兰问题上挑头,先问问法国人答应吗?

世界经济进入“大停滞”,美国又对中国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