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预告冷暖之间,锂电“新一线”企业崛起进行时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06 13:48

文/李沛 编辑/徐喆

周期之变,正推动锂电企业结构分化悄然加速。

日前,同处电芯制造领域的上市公司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孚能科技相继发布2023年业绩预告,给出的数据有着相当明显的差异。其中,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业绩双双预喜,宁王年度归母净利润预计将达到420亿元人民币以上,同比增长38.31%-48.07%,而国轩高科归母净利润增速更是预计将达到157%-253%,营收按区间中值测算预计将同比增长约39%。相比之下,孚能科技的预告则是净利润将出现亏损,归母净利润预计减少118,042.22万元到79,725.66万元,亏损额同比增加127.34%到86.00%。

在对业绩变动原因的说明中,宁德时代与国轩高科均将海外业务拓展作为一大亮点,国轩高科还强调了其体系能力的长足进步,“公司供应链布局初现端倪,原材料成本价格进一步下降,特别是公司全面引入大众集团管理体系,促进管理能力提升、产品品质提升,实现内部降本增效”,而巨额预亏的孚能科技,则详细列示了其几大非经常性损益,包括存货跌价准备51,485.19万元、承担投资损失44,130.20万元、持有证券公允价值变动损失25,145.31万元,仅这三项合计就超过12亿元人民币。

有趣的是,发布预告的三家企业,在锂电电芯制造环节分属不同规模企业的典型代表。

假如将宁德时代与比亚迪这无可争议的行业双雄界定为“一线”企业,将中创新航、国轩高科、亿纬锂能这三家历年动力电池装机排名TOP5的常客归类为“新一线”企业,那么从市场统计数据可以明显发现,不同类别企业在2023年出现加速分化。

根据观察者网测算,2020-2023年,“新一线”锂电企业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占率始终呈现稳步攀升态势,2023年更是有显著增长,而“一线”双雄的市占率去年则从高位有所回落,至于TOP5企业之外的其他腰部、尾部玩家,合计市场份额已从2020年的约22.40%持续萎缩至2023年的12.64%,几近腰斩。


这样的变化,印证了一位锂电业界大佬去年的判断:“2023年是行业的分化年,好的向上、不好的向下”。

企业经营数据与市场监测数据分化,折射出的是当下锂电企业“生存状态”的深刻差异。

对于锂电双雄,其超然地位与行业领导力自然毋庸置疑,在战略决策与运营配称上更是已堪称臻于极致,为整个锂电行业树立了示范与表率。不过正如市占率数据所显示的,经历2022年涨价潮洗礼后,其继续在国内市场开拓的难度正越来越大,更多主机厂实质性着手分散供应风险,积极导入新的电池供应商,以掌握议价更大主动权,自建电池产能大动作也接连不断;而在行业共识的出海战略上,尽管锂电双雄同样有积极布局,不过由于其事实上承担着“中国锂电”代名词角色,因此在美国、欧洲这两大主要市场难免“树大招风”,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去年12月,美国知名公用事业公司杜克能源声称,出于安全考虑,该公司已将宁德时代生产的大型储能电池与北卡罗来纳州海军陆战队营地的连接断开,原因是部分美国国会议员认为这些设备可能存在网络漏洞,并使能源网络面临风险,对储能技术方案稍有常识,就不难感到这种抹黑中伤的荒诞,然而下作的表演,却也实实在在为当地企业与中资合作带来了负面冲击。

视线转向腰部、尾部玩家,对该类企业群体,2023年以来的高强度“淘汰赛”压力在可预见未来仍将持续加码。

随着磷酸铁锂电芯价格将长期处于0.4元/WH及以下水平的预期明朗,除了如远景动力等极个别在范围经济或垂直一体化上具备特殊禀赋的玩家,多数锂电企业在同质化竞争中势必将面临严酷考验,一面是市场行情持续挤压盈利能力,开工不足又进一步抬高成本管理难度,另一面是产能更新、产品研发迭代、供应链调整、海外布局所需的资源愈加难以筹措,内外部约束的交织耦合使其在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上与头部企业分化愈发明显。

以孚能科技业绩预告为例,其中就呈现了相当比例锂电企业面临的共性挑战,该公司2023年期初库存商品中原材料价格较高导致产品成本较高,且库存商品数量较大,产品销售价格随现货价格下调,因此影响公司报告期毛利,而未实现销售的大量存货也因可变现净值大跌,被迫计提巨额存货跌价准备;下游锂电行情回落,还使在建工程面临艰难的存废抉择,孚能科技叫停其“高性能动力锂电池项目”虽然避免了后续现金流压力,但前期投入的工程环评、设计费、土地整理费等无法收回,因此在建工程全额计提减值3,008.59万元。

相比之下,无论是国内市场拓展还是海外业务布局,三家“新一线”企业当下却俨然处在左右逢源的有利位置,其体量既没有大到在海外反华政客“雷达”中发出警报,又已经越过了规模经济与运营能力的“优秀标准”,具备打入国内外头部客户供应链能力,得以享有较为宽松的市场空间。

过去的一年里,三家“新一线”企业也的确在经营上风生水起,并根据不同禀赋显现出差异化经营特色。

其中,专注于国内市场的中创新航在多家国内知名车企取得量产项目定点,具行业机构统计全年动力电池装机量27.8GWh,同比增长高达89.1%;押注46大圆柱技术路线最为坚定的亿纬锂能也已斩获丰厚回报,成功跻身宝马“New Class”系列车型供应链,据称其三元体系大圆柱电池未来5年意向性需求高达约486GWh;而早在2020年就引入大众集团战略投资的国轩高科,于海外业务布局上则最具成效。

根据国轩高科2023年半年报,其海外地区营收当期同比增长高达296.74%,业已打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供应商体系并供货,成为大众汽车海外市场定点供应商,后续还将面向大众汽车集团全系列车型供货。在海外市场,公司另与欧洲电池制造商InoBat、日本Edison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探索开拓欧洲、日本市场。

有必要强调的是,国轩高科海外供应链布局从模式、选址到推进进度,均堪称锂电出海的标杆案例。

众所周知,美国锂电产业政策矛头始终直指中国,为中资企业量身定做的市场准入限制,也使其在美国市场艰辛备至,如同前文所提及的,不少企业即便尝试少数股权合资、技术授权等模式“曲线救国”,仍然会遭到美国政客重重阻挠,相比之下,国轩高科在密歇根州与伊利诺伊州的电池材料与电芯制造项目不但投资金额巨大,且均获得当地政府财政支持承诺,所受到的阻力明显较为缓和,这除了有赖于大股东大众集团的身份背书,也与该公司布局动作的“章法”有着直接联系。

早在2021年末,国轩高科方面即发布公告,宣布与美国某知名车企签署供应协议,预计在2023-2028年向其供应磷酸铁锂电池总量不低于200GWh,在有明确订单依托的情况下,国轩高科开始步步为营搭建“近岸”/“在岸”的美洲地区矿山-选矿-碳酸锂-电池-PACK完整供应链,次年6月,国轩高科(美国)有限公司与阿根廷胡胡伊省国家能源矿业公司(JEMSE)签订合作协议,合资建立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先期规划建设年产1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后期根据市场需求拟规划建设二期5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同年10月份,又对外透露了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磷酸铁锂电池正负极材料生产基地项目,其后时隔近一年,以密歇根州项目试探出美国市场政策风险“深浅”的国轩,正式与伊利诺伊州地方政府签署财政补助协议,上马电芯制造基地项目,最终完成了美洲电池产业链布局的闭环,而伊利诺伊州项目落子后,国轩高科又第一时间发布了为北美、欧洲、北非三大海外基地新建锂电池100GWh产线电芯设备集中采购招标公告。

从节奏的把握到布局的顺序,国轩高科美国项目操盘经过,无疑值得蜂拥出海的本土锂电企业细加揣摩。


(国轩美国加州工厂首个户储产品去年末下线)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下半年,国轩高科在德国、泰国、美国的电池PACK制造项目相继投产,标志着该公司前期海外一体化供应链布局开始进入业绩释放期,按照公司方面此前公布的规划,到2025年其全球产能将达到300GWh左右,其中国内200GWh,海外100GWh。

风雨如晦的全球贸易环境下,商业周期、地缘因素与产业动态的共振,的确为新一线锂电企业营造了相对更为宽松的发展空间,而相关企业的实际市场表现,也证明其没有错失这一机遇期,展望2024年,新一线企业随着前期产品、产能、布局收获回报,也有望进一步拉大与后发厂商差距,实现加速崛起。

责任编辑:李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助力民营经济,疫情时的一些帮扶政策应该延续

将牵涉众多中企的欧盟供应链法案,没过

卡梅伦搬出《联合声明》攻击23条立法,中方密集回应

马克龙想在乌克兰问题上挑头,先问问法国人答应吗?

世界经济进入“大停滞”,美国又对中国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