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为“救市”增持1手?海昇药业为“抠门”道歉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06 18:20

文/王力 编辑/徐喆

近日,浙江海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870656.BJ)因其实控人的一项“最小规模”增持计划,在市场中引起广泛讨论。

事因公司实控人叶山海和叶瑾之计划增持不超过100股,金额不超过1990元,以稳定公司股价。然而,这一计划被市场普遍认为是“最抠门”的增持,引发了投资者的质疑和不满。

海昇药业是一家专注于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然而,自上月初登陆北交所以来,其股价一直表现低迷,连续10余个交易日跌破发行价格,触发了稳定股价措施的启动条件。

有人说这是海昇药业实控人“抠门”的表现,而从上市前招股书来看,近年来实控人父女分红颇丰,理应并不差钱,而实则这可能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北交所的上市条件。

按照北交所的规定,公众股东持股比例不能低于公司总股本的25%,否则将面临退市的风险。海昇药业目前的公众股东持股比例略低于这一标准,因此,实控人需要采取一些措施来确保这一比例不会过低。于是,这个看似“抠门”的增持计划应运而生。

尽管海昇药业在公告中表示,此举是出于维护投资者利益、稳定公司股价和提高公司价值的考虑,但市场和投资者对此并未完全接受。

史上“最抠”增持,实控人分红一亿只增持100股?

近日,浙江海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昇药业”)因其实控人叶山海和叶瑾之提出的“抠门”增持计划而陷入舆论漩涡。

据悉,该计划拟增持不超过100股,金额不超过1990元,被市场普遍认为是“最抠门”的增持,引发了投资者的广泛质疑和不满。

海昇药业于2024年2月2日成功登陆北交所,发行价格为19.90元/股。然而,自2月5日起至2024年2月26日,海昇药业股票出现连续1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上市发行价格,触发了稳定股价措施的启动条件。面对股价低迷的形势,海昇药业于3月1日发布了关于实施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

然而,正是这份稳定股价的方案引起了市场的关注。据悉,此后海昇药业控股股东、实控人叶山海、叶瑾之父女计划于3月7日~6月6日,增持不超过100股,增持价格不超过19.90元/股,金额不超过1990元。这一计划被市场解读为“抠门”,被认为是对投资者利益的不负责任。

面对市场的质疑和不满,海昇药业于3月5日发布公告道歉。公告中表示,公司对于前期未审慎制定切实有效的稳价措施,未能充分考虑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影响,向广大投资者诚恳致歉。同时,公司收到实际控制人叶山海和叶瑾之出具的《关于拟调整稳价措施的申请》。

实际控制人出于维护投资者利益、稳定公司股价和提高公司价值的考虑,申请调整稳定股价措施安排,包括但不限于延长实际控制人股份锁定期、提升投资者回报等措施。


(截图来自海昇药业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海昇药业表示歉意并计划调整稳价措施,但其“抠门”增持计划仍引发了市场的广泛讨论。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计划不仅未能起到稳定股价的作用,反而可能进一步打击投资者的信心。同时,也有投资者质疑海昇药业在上市前的财务状况和未来发展前景。

尽管海昇药业已经表示歉意并计划调整稳价措施,但其“抠门”的增持计划仍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讨论。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一计划不仅未能有效稳定股价,反而可能进一步削弱投资者的信心。此外,投资者还对海昇药业上市前的财务状况和未来发展前景表示质疑。

回顾海昇药业的背景资料,招股书显示,在上市前,叶氏父女合计持有公司4039.62万股,占比高达67.33%,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2023年6月底,海晟药业总共进行了4次分红,共分红近1.49亿元。

而目前实控人叶山海与叶瑾父女合计持有海晟药业股权来算,也就是说这1.49亿元中有超过1亿元进入到了父女俩的口袋中,表明其并不缺乏资金。

实则海昇药业此次实控人“增持1手”,颇有无奈的意味,尽管他们尝试“增持1手”以符合北交所上市规定,但由于非公众股东持股比例高,几乎无增持空间。

根据北交所规定,公司上市后公众股东持股比例应不低于股本总额的25%。海昇药业总股本0.8亿股,非公众股东持股占比超过75%,公众股东占比低于规定。此次增持计划仅涉及1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01%,完成后公众股东占比刚好达到规定。海昇药业曾承诺稳定股价,但实控人、高管增持几乎无可行空间,以满足公众股东持股比例规定。

海昇药业2023年业绩下滑,毛利率虽高但面临多重质疑

作为一家以兽药原料药、医药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的公司,海昇药业在二月底也公布了其2023年的业绩快报。

报告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15亿元,同比下降18.61%;归母净利润8547.28万元,同比下降24.15%。

近年来,海昇药业在登陆北交所之前的业绩并不理想。根据招股书财务数据,自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7亿元、2.69亿元、2.64亿元和1.26亿元,而同期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7,948.50万元、11,660.66万元、11,268.10万元和5,396.56万元。这些数据清晰地显示出,自2022年开始,公司的业绩呈现出下滑趋势。

其中,2022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了1.72%,而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降了3.37%。到了2023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了8.13%,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了11.02%。

尽管公司的业绩出现了下滑,但从毛利率的角度来看,海昇药业的表现并不差。在报告期各期,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51.73%、57.36%、52.47%和55.25%,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则分别为37.95%、35.49%、33.30%和34.98%。

然而,仔细分析,却不难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公司在2019年对ASC进行了技改,优化了生产工艺,实现了乙酰苯胺的自产。这一举措使得公司的毛利率在2020年大幅上升。然而,这一解释在北交所的四轮问询中并未得到充分的认可。北交所对海昇药业毛利率的大幅提升表示了关切,这也反映出市场对海昇药业持续盈利能力的担忧。

此外,海昇药业在研发方面自称注重投入,并具备强大的创新能力。然而,从公开的招股书数据中,我们发现公司的研发费用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明显偏低。在招股书的报告期内,海昇药业的研发费用虽然逐年增加,但研发费用率始终未能达到行业平均水平。这引发了市场对海昇药业研发实力的质疑,与其自称的创新能力存在明显的差距。

截至目前,公司仅拥有三项发明专利,且最近一次取得发明专利的时间已经是在近九年前。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如此有限的专利储备显然难以支撑其持续的创新需求,进一步凸显了公司在研发方面的短板。

在销售方面,海昇药业多年来一直采用直接销售模式,客户类型主要分为生产商和贸易商。其中,向生产商销售占据了主导地位,客户包括ELANCO、中牧股份、九州药业、高化学等知名企业。然而,这也带来了客户集中度过高的问题。

数据显示,海昇药业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逐年上升,占比高达60%以上。这意味着,如果未来主要客户减少或终止对公司产品的采购,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可能引发业绩下滑的风险。

综上所述,海昇药业在研发投入和专利储备方面存在明显的短板,同时客户集中度过高也带来了潜在的经营风险,这些问题都可能对公司的未来发展构成挑战。

责任编辑:王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王毅会见柬埔寨首相洪玛奈:中国永远是最坚定的依靠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