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装备面临反向“卡脖子”?欧美盯上了中国企业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11 16:38

(文/李沛 编辑/徐喆)从精密数控机床到先进半导体制造设备,高端装备制造业曾给中国人带来不少“卡脖子”的痛楚记忆,部分学者及媒体,甚至也煞有介事地对此进行过理论总结,宣称欧美在相关领域垄断地位是“工匠精神”或自由市场结出的果实。

然而随着中国新能源产业的跨越式发展,中企在相关新兴装备制造门类的表现却彻底颠覆了这套说辞,其技术水平与市场份额已无可争议地跻身世界一流,甚至让欧美产业界开始出现被反向“卡脖子”的焦虑。

锂电制造设备,正是这样一个新鲜热辣的案例。

不久前,在欧洲工业界极具影响力的保时捷管理咨询公司与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共同发布了一份报告《电池制造2030:极速协作》,其中将锂电与半导体行业相对比,指出2030年锂电市场规模有望达到5500亿欧元规模,预计仅用十年时间就能赶上半导体市场1980-2020年的发展成就。而为满足这样的惊人市场增长,到2030年锂离子电池电芯、模组制造装备的累积投资也将达到约3000亿欧元之巨,而根据该报告梳理,目前全球范围内锂电大规模制造设施“主要配备来自亚洲的生产技术,中国装备制造商目前正在制定全方位服务提供商的国际标准,这些工厂中只有8%的高科技设备来自欧洲”。

报告进而以目前全球锂电装备领域龙头企业—无锡先导智能为例,指出中国已经掌握了全球锂电装备制造业行业标准和最佳实践的定义权,整线“交钥匙”工程模式尚无欧洲和北美企业能够效仿,中国的工程公司已经在超级锂电工厂建设典型的垂直整合中建立了深厚基础—这些基础可能很难动摇,也令传统上习惯于大量中小型企业横向协作的欧洲制造业生态难以适应。

该研究作者Gregor Grandl就感慨:“只有欧洲机械工程公司成功联合提供集成工厂解决方案,他们才能在来自亚洲的竞争中保持自己的地位。在技术上,欧洲工业处于不逊色的地位,但中国公司已经提供交钥匙锂电工厂方案。”

尽管如此,这份报告的目的显然不是主张欧洲产业界接受现实,这块装备制造业的巨大蛋糕里,欧洲人显然也试图切下更大的份额。代表着机械设备制造领域3600多家欧洲企业的VDMA直言不讳称,欧洲在锂电制造设备市场中8%的占比“太低,无法对技术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也无法在欧洲创建第二个锂电产业集群,这需要约20%的永久市场份额”。

至于如何实现从8%到20%的锂电装备市场份额跃进?尽管欧洲产业界已付出不少努力,如此前Manz、GROB-WERKE和Dürr等知名欧洲装备企业已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试图联合提供锂电制造整线解决方案,不过实践中仍然逃不过经典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没有成熟应用案例使下游用户不敢导入,无法在大生产环境验证又使技术能力始终无法跃进。

面对这样的现状,该报告提出了破局“关键一招”即所谓的技术主权,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关起门来自己玩。

按照报告中的测算,到2030年全球已有规划的约200个动力电池超级工厂项目中,有约45%位于欧美地区,如果这部分项目做到全部本地配套,那么即便欧洲制造商在亚洲市场只有个位数份额,仍然能够实现20%的全球份额目标,并以这一体量孵化出一个完整的锂电产业集群,而要实现这样的图景,显然离不开严厉的贸易保护措施。

有趣的是,该报告还进一步畅想了欧洲锂电装备产业吃下全球40%份额的图景,在报告编写者看来,这样的目标不仅有赖于产业政策倾斜,更隐隐指向举国体制,声称欧盟当局也可以出于国家利益和能源安全的原因,推进组建类似于空客这样的国策企业,在锂电装备领域突围。

这份报告,无疑显示出欧洲产业界当下的焦虑情绪,其原因也不难理解,长年习惯于欧美锂电产业化节奏,正从小试、中试向大规模制造渐进过渡的设备厂商,骤然发现中国企业已经在全球产业中心地带磨砺出了跨代式领先的竞争力,从交付成本、履约效率、通线周期、设计指标,都已经把欧陆企业远远甩开,原本摩拳擦掌准备登上冠军奖台,突然却要面临参赛资格也无法达标的尴尬,心态难免出现波动。

软包电池领域翘楚孚能科技的遭遇,就为中欧锂电装备产业的竞争力现状提供了生动注解。

根据不久前公布的2023年度业绩快报公告,孚能科技当年亏损大幅增加近10亿元人民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在土耳其合资工厂出现大额前期投资亏损,公司方面人士坦言,土耳其基地当时定点的设备、原材料等供应商都是以欧洲的公司为主,成本高于国内供应商,且欧洲供应商从样件到量产的时间周期长于国内供应商,产能爬坡时间比较迟,综合导致了2023年的亏损,而作为主要应对策略,2024年公司将在土耳其工厂全面切入国内供应商,并已指派国内团队到土耳其基地进行指导,从生产、爬坡等各方面提供支持。

无独有偶,在欧洲产业界造势的同时,美国锂电产业雇佣的职业说客、韦恩战略(Venn Strategies)关键基础设施部门高级副总裁Bennett Resnik也投书媒体,呼吁为了经济和国家安全,应激励锂电制造设备的国产替代,Resnik几乎毫不掩饰地提出,美国当局不仅必须特别关注锂电产品中使用的关键矿物,而且还应关注锂电产品生命周期中从开采、加工、制造和回收它们所需的设备,言下之意也应设法排除中国锂电装备企业进入美国市场。

这样的跨大西洋“梦幻联动”恐怕并非偶然,同样正大干快上锂电产能的美国,也正在幕后力量推波助澜下,兴起制造设备被“卡脖子”的呼声。

Resnik背后的韦恩战略,与美国锂电政策策源地就有着深度利益勾连,该公司的所谓关键基础设施部门,几乎可被视为美国能源部中层事务官僚的自留地,部门负责人Ben Steinberg在能源部关键岗位任职近十年,帮助指导能源部四年一度的能源审查并管理由80多名分析师组成的办公室,还担任着该部和五角大楼之间的能源技术项目协调联络人,其团队副总裁级别人员中也有相当比例出身于能源部。

这种毫不掩饰吃相却又合法合规的“旋转门”,也加速了一个美国新能源产业“靠山吃山”的新兴利益集团成形,除了锂电产品补贴上广为人知的歧视性标准,锂电制造设备同样也位于该集团的攻击“锋面”之内。

该国能源部辖下所谓锂电产业公私联盟Li-Bridge去年就已发布报告,预测到2030年美国锂电制造设备相关资本支出将达到600亿美元,并明确将“缺乏关键制造设备的国内供应商以及对外国供应商的依赖”列为一项关键行业挑战,并直接点名先导智能、赢合科技等中国头部企业,显然也将这一市场纳入了其视线。

不过欧美利益相关方抱团取暖的理想能否成为现实,仍然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就像孚能科技案例所显示的,大规模生产线上锂电装备晚一天投产、多一天停机,都会直接且显著地影响企业收益,有多少下游锂电厂商愿意舍己为人,以自己为学费帮助本土设备厂商走完学习曲线,恐怕难以过于乐观。

此外,虽然欧美企业在机电设备上本身具备雄厚基础,但锂电装备中沉淀的大量默会性专有知识,绝非简单逆向模仿就能领会,而缺少这样的知识,再精细的工艺与材料也难有用武之地,更重要的是,锂电大规模制造不仅需要先进产线设备,还需要大量具备基本纪律性的基层操作工及配套的现场管理调度体系,而这恰恰也是欧美产业政策的软肋所在。

Li-Bridge报告也不得不承认,美国国内锂电大规模生产制造的专业知识/Know-how极为匮乏,尤其是在流程性工业特征为主的主材与电芯前段制造环节,“美国锂电行业在大规模电芯制造和电池材料生产上有限的劳动力资源可能会被证明是阻碍2030年目标的一个严重问题”。

同样不能不提及的是,从游说造势中能够明显看到,欧美正极力试图模仿中国产业政策成功经验,但其照抄的作业还是较为初级的版本,在技术与市场地位悬殊过大的情况下,新型举国体制对实现追赶必不可少,而强而有力的政府干预、超越短期经济逻辑集体行动,在欧美制度框架下又谈何容易。

不过无论如何,对于突如其来的欧美产业界敌意,中国企业仍应认真观察与应对,在当前锂电厂商接连放缓资本开支,设备企业自身面临着商业周期考验的情况下,出海战略的重要性正空前凸显,而想要稳稳当当将海外市场红利落袋为安,对相关政策风险的前瞻应对不容忽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