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王前传:“创新者的窘境”何以被打破?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20 17:34

(文/李沛 编辑/徐喆)作为中国新能源产业所公认的代表性公司,宁德时代的历史“正传”早已为公众耳熟能详,自1999年陈棠华、张毓捷、曾毓群共同创办ATL、ATL动力电池部门其后又独立为宁德时代以来,其发展历程就俨然开启了“主角模板”,其间几乎每一个行业重大机遇到来时,宁德时代都能以较为周全的准备踏上风口扶摇直上,最终成就了“宁王”的赫赫声威。

这样不可思议的经营表现所折射出的企业战略能力,到底从何而来?

作为ATL时期三人决策小组的核心,陈棠华对于创立ATL后初涉锂电产业的成功曾有一段简要总结,在他看来,除了瞄准新兴消费电子利基市场的差异化战略定位,软包电芯的封装技术则是其公司核心竞争力(core strength),此外,承袭自SAE(香港新科实业)时期的生产管理、质量管理经验与know-how,也在这一成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played an important part in this success)

由此观之,新科实业那几乎从未被公众听闻的故事,或许恰是理解宁德时代所不可或缺的“前传”。

“香江奇迹”

硬盘驱动器(HDD),是一个在工商管理与公司战略研究中具有特殊意义的行业。克莱顿·克里斯滕森颠覆式创新理论开山之作《创新者的窘境》里,就声称“在商业史上,还没有哪个行业会像硬盘行业那样经历如此广泛、快速、残酷的技术变革和市场结构转变,以及全球范围纵向整合方面的变化”。

正是基于对硬盘市场及其参与者的梳理,克里斯滕森总结出了创新者面临的一大窘境:盲目遵循"好的管理者应与消费者保持密切联系"的箴言有时可能会是一个致命错误,面向主流市场搭建起完美经营阵型的企业,却可能被边缘市场突然涌现的新对手新技术快速击溃。

与这个刻在众多企业家心智中的论断相伴,硬盘行业也似乎被蒙上了一层宿命般旋起旋灭的灰暗色彩。

然而作为硬盘磁头领域多年以来的“隐形冠军”,新科实业发展历程却完全颠覆了克里斯滕森的结论,从1980年起,无论下游硬盘市场格局与技术路线如何风云变幻,新科实业在磁头这一核心零部件环节的市场地位,却始终稳步提升,直至成为如今全球仅有的HDD磁头独立供应商,技术水平与市场份额全球领先,一份介绍资料中谈到,SAE拥有一支经验丰富的技术团队,以及顶尖的材料科学实验室,其制造工艺可将关键尺寸控制在纳米甚至亚纳米范围内,支撑着全球硬盘厂商22TB乃至30TB以上容量HDD产品迭代和大批量生产。

这一“剩者为王”的经典行业案例,植根于当时一派繁荣的香港电子制造业生态,作为出口导向制造业较早起步的地区,香港在1980年已发展成为全球消费电子产品制造中心之一,本地电子制造企业数量达1316家,雇员达到9.3万人,电子产品出口额占到香港全部出口总值的12.2%,成为仅次于纺织服装的第二大创汇产业。

两位年轻的本土工程师伍伟雄、梁少康,正是在这种“水深鱼大”的环境里创立了新科实业,并在软盘磁头产品试水后,果断切入当时刚刚兴起的硬盘磁头市场,搭上了温彻斯特构型硬盘商业化的快车,这家飞速发展的小公司,也很快引起了试图拓展业务线的日本TDK公司关注,于1985年被后者收购。

转型跨国企业区域业务负责人后,有着敏锐商业嗅觉的梁少康很快察觉到本港人力与土地成本对电子制造业的长期影响,拍板大举“北上”,将录像机磁头、硬盘磁头等大规模生产线转移至位于东莞的新厂区,这也成为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吸引外商先进制造业投资的一大“旗舰项目”。

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东莞新科磁电厂就已经部署了“全东南亚最大的高标准无尘室”,洁净室里身穿全身无尘服的工人操作高精尖设备,这样至今仍然属于高新技术产业宣传片必备画面的场景,早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已经出现在了东莞小镇。顺带一提,起初新科东莞厂区内几乎所有原材料与机器设备,甚至小到电脑键盘、机台清洁耗材、外包装纸板也均需进口,反映出当时国内产业配套能力的薄弱。

尽管起步维艰,但新科项目的双赢价值依然很快显现了出来,一方面,上万员工规模的大型电子制造基地,对周边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及产业配套产生强大拉动作用与集聚效应,各层级专业化劳动力的大规模流动,也形成显著的技术外溢与扩散,曾毓群正是在这一时期南下东莞,成为一名新科磁电厂基层技术员。

另一方面,凭借内地明显的要素成本优势,新科硬盘磁头产品在国际市场保持了充沛竞争力,反观产能转移相对滞后且迷信多元化经营的康力(Conic)等大集团,则很快陷入经营困难。当然,康力旗下交换机产品其后还为华为的发展提供过些许助力,此处不多赘述。

如果说1990年代中期前,新科的硬盘磁头生意主要依仗的是低成本优势,在市场上沉浮于一二线厂商之间,那么随着磁头技术路线从薄膜向磁阻的演进,一个“换道超车”的历史性机会出现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梁少康,在1994年做出了一个关键性决策,这一决策,也意外引动了风云际会,最终成就了宁德时代的崛起。

风云际会

1994年,梁绍康重金礼聘全球硬盘产业界泰斗级人物张毓捷加盟新科,当时的张毓捷,已经在IBM硬盘磁头业务线以及HDD“一代拳王”Conner Peripheral积累了近20年中高层管理经验,行业地位完全可以类比于张忠谋,是硅谷华人群体中极少见的技术、管理双双精通之俊杰。

张毓捷入职后,很快又邀请其挚友、在业界极富盛名的独立咨询专家陈棠华加盟,这一二人组也使新科磁电业务经营管理迅速实现了新的飞跃,硬盘磁头市场鲜为人知的这场“香江奇迹”随后进入高潮一幕,曾经在薄膜市场称雄的Read-Rite很快随着磁头技术体系切换而衰落,不久后被迫卖身西部数据公司,而新科实业则在磁阻磁头产业化的风口上一举腾飞,奠定了其至今保持的全球一哥地位。

张毓捷与陈棠华这两位行业名人为新科磁电带来的,不仅仅是立竿见影的客户资源、技术视野和管理理念,更具经久价值的还是其塑造的组织愿景和价值标准。什么是紧急重要的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样的人和事被欣赏鼓励,这种创始人为组织注入的基本“三观”,往往会保持多年,也很大程度决定着一个企业的最终命运。

在对宁德时代低调、专注等鲜明“个性”的追溯中,陈棠华这位被曾毓群视为“恩师、恩人、贵人”的搭档,无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原点,事实上,由于其后张毓捷一度跳槽回美国出任Headway高管,因此改造新科磁电组织文化与培育大陆新人的过程,主要是陈棠华亲历亲为。张毓捷也曾对此有公允的评价:“他严于律已,是制度的建立者;我活得自在,是制度的破坏者,一路走来,我们是非常的相辅相成......今天ATL的管理团队,基本上是棠华一手调教出来的”。

加入新科前,陈棠华已经在独立咨询江湖摸爬滚打了十余年时间,已逾知天命之年的他在重新回到可供施展的产业平台后,焕发出巨大活力,以一种抱有强烈使命感的姿态大刀阔斧改造着硬盘磁头业务,直接改变了曾毓群、陈卫等许许多多今日锂电产业大佬的人生命运。

如曾毓群回忆,“在新科的时候,他努力促成我们几十个年青人办护照出国,大大开拓了我们的国际视野,造就了大陆青年的国际观。以后新科的人才大多从他的培养开始,而努力办成工程硕士班,培养前后三届工程硕士,又是他的高瞻远瞩的战略安排......从研发、生产、销售,到人才培养、各项催人上进而同时富有同情心的管理制度的精心安排及相继出台,无不体现了他的高瞻远瞩和倾注了他毕生的心血”。

以张、陈二人的到来为分界线,其后的新科实业,在培养和提拔大陆人才上极为积极,如1999年曾毓群被提拔为新科实业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技术总监,而其核心技术研发也开始注重依托内地资源,如针对计算机磁头性能,该公司当时与清华大学摩擦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在纳米摩擦学、表面技术等领域开展了合作研究,并向摩擦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捐赠纳米级飞行高度测量仪、纳米级非接触表面形貌测量仪等5套设备,价值30万美元。

同样是通过这样的模式,陈棠华等人与国内锂电产业有了最初的联系,陈立泉院士曾回忆,1999年其经中科集团负责人牵线搭桥,应邀以中科集团特别顾问的身份参加了ATL创建的论证会并提交了论证意见,结识了几位“港台朋友”,以此次接触为契机,陈棠华与随后单飞的ATL创始团队逐渐结下深厚友谊,为这些此前毫无经验的创业者立足锂电产业助力良多。

2001年,陈棠华恳请陈立泉帮助公司培养两名在职博士,曾毓群由此获得攻读博士的机会,其后又经陈棠华协调作了特殊安排,就近在广州分院上课 ,最终于2006年拿到博士学位,其在精密工业品大规模制造平台的多年历练,以及世界级锂电科研平台的系统学习,最终实现了融会贯通。

2010年底,陈棠华因病去世,然而其倾心培养的年轻人曾毓群,已足以接过张毓捷与陈棠华的愿景与信念,2011年,宁德时代正式诞生,从那时起直到今天,陈棠华所提倡的科技兴厂和优越品质这两大方针,无疑得到了充分践行,而这个跨越国界与时代、交错着历史行程与个人奋斗的故事,仍在持续书写之中。

责任编辑:李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王毅会见柬埔寨首相洪玛奈:中国永远是最坚定的依靠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