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南联盟特警上将格兰·拉多塞夫列维奇:科索沃民族矛盾是如何被一步步挑起来的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27 09:10

格兰·拉多塞夫列维奇

格兰·拉多塞夫列维奇作者

前南联盟特警上将

【导读】 科索沃塞族和阿族之间的民族矛盾是北约轰炸在1999年3月24日开始轰炸南联盟的导火索,而所谓的“拉查克屠杀”则被西方媒体树立为“塞族屠杀阿族”标志性事件。 对此,前南联盟特警上将,亲自领导并参与拉查克行动的格兰·拉多塞夫列维奇(Goran Radosavljevic)表示,80-90年代的科索沃问题不能单独列出来讨论,它跟南斯拉夫最后几十年的问题直接相关。至于所谓的“拉查克屠杀”,同一位中央情报局特工密切相关。

【文/前南联盟特警上将 格兰·拉多塞夫列维奇 翻译/菲利蒲·菲利波维奇(塞尔维亚在华留学生) 编辑/李焕宇】

80年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被解构

在社会主义时期,南斯拉夫由6个加盟共和国和塞尔维亚内部的两个自治省构成,它稳定且备受尊重,科索沃也是如此。

铁托时期的科索沃是一个不发达的南斯拉夫省份,阿尔巴尼亚族为多数,并且主要依靠其他加盟共和国提供的援助维持生计,塞尔维亚提供的援助最多,当地民众对生活质量算比较满意。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座科索沃城市——佩奇(Peja)

那段时期的政治对科索沃阿族是一视同仁的,(南斯拉夫)联邦和军队的高层也有很多科索沃的阿族党员。

1980年,第一件改变局面的大事发生了——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不结盟运动创始人之一的铁托于当年去世。

南斯拉夫无产阶级革命家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铁托去世之后,作为党和国家的领袖并没有留下接班人,统一的南斯拉夫共产党分裂成了6个加盟国层面的共产党,这大幅度削弱了联邦政府的权威。在分成地方层面的共产党之后,有些党派不久也换了名字,甚至改变了政纲,开始靠向西方的,比如法国和意大利的社会主义左翼概念,严重冲击了统一的联邦意识形态。

与此同时,西方资本主义思潮开始渗透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这些亲西方的思想主要是通过激进的海外右翼势力传到国内的。塞尔维亚的、克罗地亚的、阿尔巴尼亚的都有。这些人很多是二战期间德国纳粹的帮凶。而东欧国家的精英、记者、学术界都对新传入的资本主义思潮顶礼膜拜,使得原先的意识形态阵地再度被压缩。

随着以统一的南斯拉夫共产党为载体,各加盟方、各民族一视同仁的意识形态被打破,在80年代初,科索沃的大学里开始有阿族学生和老师组织非法团体。

起初他们只是有温和的反共,没有过多激进的举措。后来他们开始要求科索沃独立出来,成为南斯拉夫内部的一个共和国。南联邦和塞尔维亚当然没有接受这一点,甚至很多身居高位的阿族党员也不赞成。

更重要的是,当时科索沃约三成的居民是信仰东正教的塞族。这些塞族并不一定支持社会主义,但是都觉得他们过得还不错。

从1999-2002科索沃塞族人分布区的变化

正是这种塞族和阿族之间的张力导致了科索沃的内部冲突。起初冲突只是发生在大街上、餐厅里,科索沃阿族占多数的高层大多对此视而不见,并称一切都安好。这种不作为助长了亲西方的阿族势力,让他们变本加厉,开始从土地上驱逐塞族、焚烧他们的房屋、勒索他们的钱财......

在一系列针对塞族的谋杀发生之后,国家开始作出反应,联邦政府和塞尔维亚地方政府均派遣了警力维稳。值得一提的是,这当中有很多是阿族警察,而且他们尽职尽责。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我们从来没有遇到需要拉响警报的事件,虽然是有一些情况,但并没有达到会在本地区进一步夸大这个张力的地步。

1981年,发生在科索沃的群众游行

到了80年代后半期,警察已经控制住了科索沃的大部分主干道和城市。但是科索沃阿族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主张,他们其实自己解释不清自己要什么,他们要的只是反塞,而不是反南斯拉夫。

这段时期,境外的记者、政客、外交官也越来越公开的支持阿族的主张,这种支持主要来自于美国和德国。他们向阿族提供建议,教他们怎么达成自己的“民主”权利。不过西方也在限制他们通过激进的措施达到自己的目的。情况变得比较紧张,但是没有出现大的意外冲突。学生会聚集、会游行,会找一下游行的理由,比如对饭菜不满、对奖学金不满等等。他们的政治主张一直被故意放在了次要的位置。这种环境下的生活还算正常。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受西方影响的科索沃阿族政党开始分裂成两股主要势力,第一股势力是希望科索沃以加盟共和国的身份留在南斯拉夫,并且没有明显的反共主张。他们是多数。还有一批人明确主张科索沃独立,成立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个主要是来自德国和美国的前阿族法西斯主义境外势力(及其后代)支持的主张。

与之相对应的是科索沃的阿族党组织不断萎缩,他们中的不少人受西方宣传影响加入了科独阵营,拒绝为以塞族为主的政府服务。到80年代末期,科索沃阿族之间已经没有党员了,小部分信仰坚定的党员主要在贝尔格莱德从事军队和政府内的公共职务,国家明显已经不能指望他们解决问题了。

接着,改变局面的第二件大事发生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

90年代——西方势力渗透加剧

社会主义政权在苏、东一夜之间的垮台让南斯拉夫成了欧洲仅有的社会主义国家,被西方阵营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于是,在美国、英国、德国,尤其是他们的情报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公开介入下,所有前南斯拉夫加盟共和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被调动了起来,首先是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其次是波黑,最后是科索沃。

1991年起,整个南斯拉夫开始了一场血腥的战争。1992年1月,在西方极大的支持下,南斯拉夫联邦解体了,一些加盟共和国独立了,六个共和国里面,四个加盟共和国几乎立刻独立,因此南斯拉夫联邦被黑山和塞尔维亚,以及塞尔维亚内部的两个自治省构成的南斯拉夫联盟延续了下来。从这时候开始,科索沃从联邦层面的问题变成了塞尔维亚的问题。

在这个缩小版的南斯拉夫里面,虽然处境艰难,但至少国家是稳定的,居民生活质量甚至比一些独立出来的共和国还要好一些,就连科索沃到1992年末也没有出现大的冲突。当时科索沃阿族高层害怕塞尔维亚警察会报复,毕竟当时的塞尔维亚军队和警察之间已经没有阿族了。

但是从1993年开始,安全部门发现一个现象,数千个在波黑和克罗地亚作为志愿兵打仗的阿族,带着自己的作战经验从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非法越境进入科索沃。西方给他们提供武器、装备和教官,让他们组建了所谓的“科索沃解放军”。

从这时起,针对塞尔维亚警察的袭击成为了常态,如今的科索沃阿族政权高层也参与过这些恐怖袭击。起初,塞尔维亚高层还幻想能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因此下令军队和警察灵活处理冲突,尽量避免武力还击。但这进一步助长了“科索沃解放军”的嚣张气焰,使得针对塞族警察军队的袭击每天都在发生。事实上,科索沃当时正在上演由阿族单方面进行的战争。

“科索沃解放军”,由于迫害当地塞族人,美国国务院将其定义为恐怖组织

1998年,别无选择的南斯拉夫联盟高层决定全面清除恐怖主义势力,塞尔维亚军队和警察非常期待能接到这样的命令,并最终在1998年3月完全消灭了科索沃恐怖主义势力。在北约的帮助下,一些逃跑的残余势力跑到了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并且拿上了枪械和装备,他们在那里建立了军营,等待局势进一步发展。还有部分阿族势力跑到了山里,等待西方进一步指示。

美国和其它北约国家意识到了,科索沃战争不会像他们在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波黑设想的那样发展。因为塞族的力量相比于阿族优势太大了,北约不下场赢不了塞尔维亚。这就是他们1999年轰炸南联盟的动机,为此北约精心策划了那起导火索——所谓的“拉查克屠杀”。

诡异的“拉查克屠杀”

拉察克村在乌洛舍瓦兹和普里兹伦之间,当时村里有一个姓氏为木约塔(Mujota/Мујота)的家族势力,他们组织了很多针对警方和军方的袭击。我当时是塞尔维亚警方在普里什蒂纳指挥部的局长助理,指挥部当时决定要组织一次反恐行动,行动由我指挥,目标是逮捕木约塔家族势力的成员将之绳之以法。

本文作者 

那天是1月14日,刚下完大雪,我们侦查到他们弹药充足,也知道村子大部分是恐怖分子,大约一个连的人数,120到140人左右,并且他们有教官,主要是外国人,外籍军官。参与行动的是一支经过特殊训练的反恐特战队伍,有36名成员。

行动定在了当天晚上(后来行动于1月15日凌晨开始),警队发现正面突击伤亡会很惨重,因为他们的防守很专业,有占据高点观察的也有准备偷袭的,所以我们秘密穿过了他们的村庄,从后方发动进攻。这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大概到凌晨4、5点的时候,他们的守卫就被清除掉了,防守要地也被我们占领。

塞尔维亚特警的进攻计划图

他们的指挥中心在一所小学里面,根据雪地反应的特征和大冬天没有烟的烟囱我们判断里面没有平民。于是我下令让一只部队正面佯攻,佯攻部队引燃了对面的卡车、装甲车,恐怖分子看到有人在进攻后开始往后方的壕沟里跑,但是在这之前我们的人已经占领了壕沟,双方爆发激战,一直打到了下午。

拉查克行动的具体发展情况

其实在中午的时候,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被清除了,但我们人数毕竟占劣势,没法第一时间堵住所有的路,所以有一些还是成功逃跑了。之后我们进入了那所小学(即他们的指挥部),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很多文件、档案、光盘、还有好多名单和一部分武器装备。阿族的媒体,我记得是BOTA SOT或者是叫ZERI,报道说死了126人,并且报出了死者的姓名,当时我们在现场也估计清除了约100以上的恐怖分子。行动结束后第一时间进入现场的我方法医和法官团队,还发现了三个非穆斯林恐怖分子,我们怀疑这三个人就是美国或外籍教官。但由于依旧有一些交火,加上天黑得很快,第一时间进去的检查队伍被迫暂时撤离。

可到了那天晚上,奇怪的事情也发生了。被命令留守阵地、保护现场的的当地警察在毫无交火的情况下被撤走了,外籍教官的遗体也不见了,然而没有任何人告诉我是谁下令警察撤走的,一部分恐怖分子的遗体被阿族转移到了旁边的清真寺。很快,1月16日威廉·沃克尔(实际身份为中央情报局特殊行动高级别负责人)带着摄像团队进去了,然后他急忙对外宣称在拉查克发生了针对平民的屠杀。

威廉·沃克尔(William Walker)

阿族恐怖分子有一个规定和习惯,就是在军装下面穿便服。他们碰到麻烦之后,就扔掉军装,然后举着手和妇女儿童一起走出来,这一次他们也是这么穿的,然后沃克尔的团队策划了一出弥天大谎,他们给军装下面穿便装的那一批恐怖分子换了衣服,开始拍照准备舆论素材,这样身体上的弹痕与便服上的弹孔就能对上了,而剩下没有在军装下面穿便装的尸体被移走了,后面西方媒体就开始报道这是对平民的屠杀,说塞尔维亚部队是如何屠杀平民的。

但事实是,当地所有恐怖分子都是在战斗中被打死的。第一时间进入现场的我方法医和检查团队的报告指出,在清真寺发现的尸体中,共对40具尸体进行了检查,其中有一人为女性,其余39人为男性。女性年龄在22岁左右,为科索沃解放组织领导人的女儿,且该女子手上发现了火药残留的痕迹。其余39名男性尸体中,平均年龄为45岁,绝大部分尸体上发现了火药残余痕迹。男性中年龄最小的一人为17岁(唯一一个未成年),手上没有发现火药痕迹,据团队判断可能是愿意参战的恐怖势力家人、随行人员或信使(注:17岁不算儿童)。除了尸检外,塞尔维亚检查团队还发现了大量武器、炸弹等军事装备。其中一些装备甚至是中国产的,就是中-阿关系交好期间的援助赠品,在阿尔巴尼亚投靠西方之后,这些装备甚至还被阿尔巴尼亚分发给了恐怖分子。尸体除了交火伤亡的痕迹外,没有其他任何虐待或可能导致其他方式死亡的痕迹。

在1月22日才到达现成的以芬兰法医为首的国际团队对这一结果也没有表示异议,反而得出了与塞方一样的结论(译者注:国际团队中还包括两名白俄罗斯人)。然而,以芬兰法医为首的国际团队的新闻发布会拖到了很晚才召开,确切的说是一直被拖到了3月17日,也就是朗布依埃谈判正接近尾声之际(译者注:谈判时间为1999年2月6日至3月22日),且塞方团队没有被允许出席,沃克尔则在发布会全程站在一旁观看。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发布会的目的是为了向正在谈判的塞方施压,并给北约制造借口轰炸南联盟。1月22日到达现场负责尸检的芬兰法医海伦娜·伦塔(Helena Ranta)也算是第一时间到达拉查克现场进行调查的人之一,也是后来3月17日发布会的主讲人之一,她在报告、回忆录和后续的媒体报道中指出,沃克尔对她专业客观的调查结果并不满意,威廉以威胁的口吻执意要求要把事件定性为屠杀,而海伦认为这个词不专业,她能做的只有说明死因。

除此之外还有西方外交力量试图影响尸检和调查结果,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公布的结果更符合西方所建构的叙事模版。

海伦娜·伦塔(Helena Ranta)

我作为警方指挥官对战斗细节印象比较深刻,对后续几天检查的情况我也只能进行上述的大致描述。如果读者对塞方法医团队检查的细节感兴趣,可以去找一找由塞方团队负责人达尼察·马林科维奇(Danica Marinkovic)撰写的回忆录《和平与战争时代的法官》(Судија у Рату и Миру, A Judge in War and Peace),里面她记录了大量第一时间进入现场的细节和矛盾。

然而,事情的诡异之处到这还没完。所有这一切的战争结束之后,2001年应北约邀请,塞尔维亚方面受邀前往布鲁塞尔与时任北约秘书长罗伯逊(George Robertson)举行了会晤。我们聊了很多事情,包括拉查克行动在内。之后我们又前往斯图加特开会,见了美国欧洲司令部的高层。一次会议上我方外交部长、科索沃和梅托希亚联络中心主任、时任美国驻塞尔维亚大使等人都有出席。那次会议上他们对塞尔维亚警方的一些行动表示了认可,并向我方展示了一本他们的特种部队专用的教科书,其中拉查克行动与另外一个我当时领导的反恐行动被列为了教科书式的反恐案例,用于在世界其他地方遇到类似反恐事件时加以研究和效仿。

科索沃的“独立”

可不管怎样,这场所谓的“拉查克屠杀”成了北约轰炸南联盟的导火索,在三个月的轰炸之后,北约和南联盟停战了,签署了两个和平协议,库曼诺夫协议和联合国1244号决议。

这些协议的重点是,首先科索沃无论如何不能独立并被称为独立国家;第二点是,塞尔维亚的军队警察撤离该地区至少6-8年,直到地方局势稳定,然后在国际监管,即联合国监管的基础上回到自己主权范围内的土地上。于此同时,联合国将在该地区维和,但是其中最大的麻烦是,北约被授权长期驻扎在科索沃。他们在那里建造了一个当时世界最大的军事基地之一,并一直存在至今。

在美国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下,之前在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的阿族武装回到了科索沃。在北约的帮助下他们组建了自己的政府。但是因为阿族没有严肃的政治家,他们也从来没有过严肃的政党,政府被他们的准军事武装组织的高层接管了,所以说科索沃阿族高层如今由当时的战犯组成。

2003年,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族在科索沃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势力白皮书》对科索沃的“前总理”哈拉迪纳伊(Ramush Haradinaj)的简介

2000年,南联盟的社会主义政权被颠覆,这加剧了局势的严峻性。政府被亲西方政客接管,他们对科索沃问题的态度恐惧且不明确。在2005年左右,这个最后的动荡的南斯拉夫也解体了,在西方的支持下黑山独立了,如今它是北约国家。说白了现在只有塞尔维亚延续了南联盟以及对科索沃的主权。

尽管作为独立国家的塞尔维亚已经被全方位地削弱了,但是民众对美国和他们意识形态的抵制是强有力的,他们无法忘记和原谅那场轰炸,并向政府施压无论倾向哪方都不得让科索沃独立。但独立是西方国家希望看到的,为了绕开1244号决议的内容,即绕开塞尔维亚势力可以有限回到科索沃的内容,科索沃在西方势力的教唆下于2008年单方面宣布独立,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支持了这一举措。

目前科索沃局势处于僵持状态。科独主要有美国、北约和欧盟支持,塞尔维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由普京之后崛起的俄罗斯和一直站在塞尔维亚一侧的中国支持。如今的中国已经成为了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但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尤其是在俄乌冲突爆发的大背景下,很难判断科索沃局势会如何发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焕宇
塞尔维亚 南斯拉夫 南联盟 北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凉战

美国智库提出“主动拒止”战略遏制中国

2022年06月23日

美军向太平洋连射4枚潜射洲际导弹

2022年06月2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27日 09:10

从游行到暴恐,科索沃民族矛盾是如何一步步升级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下一个,避孕权…?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

又来抹黑:中俄走近很危险,要防中方袭击关岛

下一个,避孕权…?

席卷全美

“罗诉韦德案”被推翻,拜登:美国倒退150年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

习近平主持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观看了这部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