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艾利森:中美关系,可以学学苹果和三星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04 12:17

格雷厄姆·艾利森

格雷厄姆·艾利森作者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贝尔法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主任

【文/观察者网 王慧 编辑/冯雪、郭光昊】2017年,格雷厄姆·艾利森的《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一书发布,立即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关注和激烈讨论。

5年过去,“修昔底德陷阱”这一理论进展如何?中美掉入其中的风险是增加了还是降低了?

在12月1日—2日“2022年北京香山论坛专家视频会”期间,观察者网特邀“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哈佛大学道格拉斯·狄龙政治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就当下中美关系、俄乌冲突、“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等话题分享观点。

“无论战争在哪里停止,我们都会陷入类似现在这样的僵局”

至今,俄乌冲突已经持续9个多月,战况依然胶着,局势仍旧紧张。

自冲突爆发以来,俄乌两国在战场上互有进退,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则一直在不断追加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持。武器、弹药、装备没有平息战火,反而不断激化着冲突。

谈及美国和俄罗斯在这场冲突中真正的利益诉求,艾利森告诉观察者网,美国有四个相关的战争目标:

第一,乌克兰幸存下来——乌克兰作为一个自由和独立的国家幸存下来。

第二,不出现第三次世界大战——没有美国或北约士兵杀死俄罗斯人——反之亦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北约到目前为止一直如此自律,为什么北约没有设立禁飞区和保护区。

第三,俄罗斯决定性的战略失败。当战争结束时,俄罗斯和世界应该会意识到,俄罗斯“入侵”的代价超过收益。俄罗斯总统普京将被严重削弱,北约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美国和欧洲将比之前更加团结。

第四,加强国际安全秩序。国际社会应该表明,不能接受违反国际法的犯罪行为,其中之一就是,为了重新划定边界而入侵你的邻国。

至于俄罗斯,艾利森认为,俄罗斯的目标既有结构性因素,也有个人因素。“对俄罗斯来说,一个结构性的现实是:乌克兰成为一个外国联盟(如北约)的一部分将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普京个人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对俄罗斯有一系列伟大的愿望,包括让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一个州,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艾利森的上述说法和俄罗斯官方的说法相去颇远。当地时间2月24日,普京宣布在顿巴斯地区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目标是保护遭受基辅政权欺凌的人们,莫斯科将致力于乌克兰的“去纳粹化”和“非军事化”。

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解释说,“去纳粹化”意味着最好是让乌克兰摆脱纳粹分子、亲纳粹人士、亲纳粹思想,而“非军事化”意味着“消解乌克兰近来因外国积极行动等原因而显著滋长的军事实力”。

近日,佩斯科夫再次表示,俄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将全部实现,而乌克兰现政府更迭并不是俄方目标;俄罗斯将通过多种途径、以多种方式达成既定目标。

2022香山论坛视频会,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线上发言

至于这场冲突的结局,艾利森认为,大多数战争不会以全面投降告终,这次当然也不太可能。“我们生活在一种‘相互保证毁灭’的恐怖之中,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共存的方式。”

“相互保证毁灭”(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简称M.A.D.)是一种“俱皆毁灭”性质的军事战略思想,是指对立的两方中如果有一方全面使用核武器则两方都会被毁灭,被称为“恐怖平衡”。

此一策略主要在冷战时期(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应用,有助于避免两大阵营的全面直接冲突。但这一策略也造成军备竞赛,因为双方都要争取核打击能力的均势,或至少保留“二次核打击”的能力。

在出现“相互保证毁灭”的情况下,艾利森强调“双方需要约束,甚至是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自我约束。”

他认为,“这意味着无论战争在哪里停止,我们都会陷入类似于僵局的局面,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当地时间2022年7月4日,乌克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地区,俄乌冲突持续,波及农民田地。

“核战争的威胁真实存在,且后果是灾难性的”

中美俄是世界上的三个大国,但美国正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艾利森在谈及“中美俄三大角”关系时,重点提到了他眼中的中俄关系:

“中国与俄罗斯建立了世界上最重要的非公开联盟。如果你制作一张记分卡,将中国-俄罗斯与印度-美国、波兰-美国或大多数其他美国联盟进行对比,从操作角度来讲,中俄这种不自然的‘受害者联盟’(alliance of the aggrieved)——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所言——令人印象深刻。”

艾利森称,在地缘政治棋局上,俄罗斯为中国提供了可靠的石油、天然气、煤炭、小麦和其他关键资源,同时也是中国在联合国安全框架中的五常伙伴。“因此,尽管中国一定会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表现感到担忧,但我确信,中国与俄罗斯功能性联盟带来的好处仍大于代价。”

2019年6月5日,中俄元首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中俄是彼此最大的邻国,中国外交部近年来一直表示,中俄双方始终秉持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原则,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发展两国关系和各领域合作。中俄关系长期保持健康稳定发展主要基于两国间的高度互信和强大内生动力。

如今,世纪疫情叠加地缘冲突,很多人都感觉到,今天的世界很不太平。

艾利森也认为,世界比俄乌冲突之前更加危险了。“这提醒我们,核战争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且后果是灾难性的。”

“鉴于这些地缘政治现实,中国、俄罗斯和美国必须坚持美国前总统里根所强调的‘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中德元首会晤时强调,共同反对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G20峰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巴厘岛峰会宣言》也重申了这一点,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艾利森补充道。

“中美关系从苹果和三星关系里吸取教训”

艾利森是“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早在2012年和2013年,他便在《金融时报》和《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阐述这一观点。随后,“修昔底德陷阱”一词便常常出现在分析中美关系的文章中。2017年5月,他出版了新书《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

这一说法源自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就伯罗奔尼撒战争得出的结论:雅典的崛起给斯巴达带来恐惧,使战争变得不可避免。艾利森用这个概念来说明,一个新兴大国必然会挑战守成大国的地位,而守成大国也必然会采取措施进行遏制和打压,两者的冲突甚至战争在所难免。

艾利森在书中回顾了过去了500年的情况,16个崛起大国挑战守成大国的案例中,有12个都落入了这个“陷阱”。

他认为,如今的中国对美国来说是最强劲的对手。

“在过去一代人的时间里,中国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在更多方面发展得更快。过去十年里,中国GDP(按照市场汇率计算)占美国经济的比重已经从1/2提高到了3/4,成为世界第一大制造商、第一大贸易伙伴和全球供应链中最关键产品的第一大来源国。中国的军事能力也得到了加强,使其在周边地区,特别是在台海的潜在冲突中拥有显著优势。”

与此同时,艾利森还注意到,被丘吉尔·温斯顿称为国内政治的“致命潮流”(deadly currents)正在美国盛行。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客们都急于证明,谁对中国更强硬,尤其在台湾问题上。

比如说,美国会参院外委会于今年9月审议通过“2022年台湾政策法案”,该案之后将提交参院全会审议。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曾作出强烈回应。她表示,有关法案严重违背美方在台湾问题上对中方所作承诺,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干涉中国内政,违背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严重错误信号。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将视该案进展情况和最终结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看着当下的中国和美国,修昔底德本人会说些什么呢?

“我认为他会说,崛起中的大国和守成大国看起来都在剧本当中,他们似乎正在竞争,看谁能更好地代表典型的崛起大国和典型的守成大国。所以,修昔底德正激动紧张地坐立难安,期待着有史以来最大的碰撞。”艾利森说。

艾利森的著作《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

他认为,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首先要认识到21世纪世界的结构性现实。“一言以蔽之,我们必须在一个‘相互保证毁灭’的世界里活下来。”

一方面,“美国和中国现在拥有的核武库使两国都能够抵御对方的第一次核打击,并发动足以摧毁进攻方的第二轮报复性核打击。另一方面,作为封闭生物圈的居民,我们面临着一种类似于‘相互保证毁灭’的气候。中国和美国分别是第一、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但按照我们目前的发展轨迹,两者都可能自行破坏气候,导使我们无法生活。”

“因此,如果共存之外的另一种选择真的是共同毁灭,那么无论我们的分歧多么极端,中美两国理性的领导人都必须找到一种方式,让我们在许多领域无情竞争的同时,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在试图构建这一框架的过程中,我们可以从苹果和三星公司的关系里吸取教训。两家公司在智能手机销售上竞争激烈。但谁是苹果手机零部件的主要供应商呢?三星。

在这里,艾利森实际上提出了中美“竞合论”。对于中美双方而言,正确判断彼此战略意图的必要性已经越来越重要了。中国国家领导人曾表示,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

(张菁娟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慧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叙利亚怒批美国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