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格雷格·巴恩斯:澳大利亚,没资格批评中国

格雷格·巴恩斯

格雷格·巴恩斯

澳大利亚律师,作家,政治评论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6 08:07:44

【文/格雷格·巴恩斯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如果说中澳关系此时正经历着一些波折,那这一说法就太轻描淡写了。

澳大利亚那个最大的出口产品目的地国正让澳洲人的生活变得艰难起来。当一名中国外交官在自己的推特上展示了一张澳大利亚士兵谋杀一名儿童的创作图片后,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对此做出了愤怒的反应。澳洲国会还通过了一项新法律,该法同意莫里森政府可以推翻澳大利亚地方各州和地区政府与中国达成的投资协议。这一切都意味着更加平稳的中澳关系仍然遥不可及。

莫里森政府、反对党和媒体的说法是,中国是人权贱民、暴徒和恶棍国家,而澳大利亚则是人道的灯塔,是自由民主国家的典范。

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选择杰克•沙利文担任自己的国家安全顾问,此人本周在推特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澳大利亚人民为保护全世界的自由和民主作出了巨大牺牲。正如过去那个世纪一样,美国仍将与我们的盟友澳大利亚并肩站在一起,团结各民主伙伴一道促进我们共同的安全、繁荣和价值观。

虽然在与中国这样的一党制国家发生争执时,澳大利亚以人权卫士的面目示人最为讨巧,但现实情况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特别是考察澳大利亚在过去20年的表现,套用沙利文的话说,在维护“自由和民主”方面,澳大利亚早已成了一个贱民国家。

就拿来澳寻求庇护的难民和澳洲原住民来说,澳大利亚历界政府已经并仍在继续对他们造成精神和身体方面的伤害。而在全球舞台上,澳大利亚继续盲目地支持以色列,拒绝与众多国家一道为巴勒斯坦人争取更好的和解条件。而且不出意外的是,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一现实威胁方面,澳大利亚仍然在拖后腿。

澳大利亚离岸难民营环境恶劣,难民举横幅抗议

澳大利亚及其盟国对中国的抱怨之一,也是沙利文推文中所反映出的那种情绪,就是中国试图将它自己的秩序强加给其它国家。它并不是“按照二战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其它民主国家设定的规则行事”。

就澳大利亚而言,在与中国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它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忠于法治和人权等西方价值观的全球公民,这真是彻头彻尾的伪善。在2001年,澳大利亚是第一个对难民采取强硬政治手段的西方国家。

它在贫穷的太平洋国家瑙鲁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属岛马努斯岛上,分别建立了离岸拘留设施。在2001年至2007年间,这些设施“收容”了来自阿富汗、伊拉克、伊朗和斯里兰卡等战乱国家的数千名男女和儿童。这些拘留中心于2012年重新开放,而设在瑙鲁的拘留设施直到今天仍然开放。

拘留在这些收容中心的人遭受到了身体和精神方面的双重折磨,因此澳大利亚招致国际社会的一片谴责之声。自2004年以来,一些联合国机构一直在敦促澳大利亚停止这种境外拘留的做法,而澳大利亚政府却没有一次重视这些要求。

被澳大利亚关押6年的伊朗难民作家巴赫鲁斯·布察尼(Behrouz Boochani)

事实上,当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调查员胡安•门德斯(Juan E. Méndez)在2015年表示,澳大利亚正在推行的政策等同于酷刑或以残忍、不人道、有辱人格的方式对待难民。而时任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只是简单回应说,“我真心觉得澳大利亚人已经厌倦了联合国来给我们上课。”

澳大利亚原住民的遭遇也与之类似。他们约占澳大利亚2600万人口中的3.3%,但却占监狱服刑犯人总数的28%以上。他们是世界上被监禁人数最多的种族。

就像其邻国新西兰一样,澳大利亚政界还一直抵触原住民应在国会拥有保留席位这样的观点。

位于马努斯岛的一处难民拘留中心。图片来源见水印

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健康和受教育状况非常恶劣,2015年至2017年出生的男性原住民预期寿命为71.6岁,白人男性为80.2岁,女性原住民为75.6岁,白人女性为83.4岁。然而,当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谴责澳大利亚在原住民权利方面的不良表现时,澳大利亚政府和大多数澳大利亚媒体却只是充耳不闻。

而且,作为世界舞台上的一员,澳大利亚也没有为受压迫者出头。今年6月,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只有澳大利亚和另一小国马绍尔群岛反对联合国决议——谴责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的计划。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投票反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巴勒斯坦自决的决议,没有反对以色列修建定居点和在巴勒斯坦领土上侵犯人权的行为。

当英国等国终于认真对待气候变化的威胁并鼓励全球合作时,澳大利亚却因利用会计手段和漏洞来粉饰自己对全球减排的贡献而受到了谴责。

当澳大利亚总理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上周末共同主持全球气候峰会纪念巴黎协定签订五周年时,这位总理也受到了鲍里斯•约翰逊的冷落。

在过去20年里,澳大利亚一直是一个民主国家,但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其在全球人权和价值观领域的大部分光环。澳大利亚现在表现得像是一个直面中国邪恶威胁的“好人”,而这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简单化了的、更糟糕的误导。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香港《南华早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格雷格·巴恩斯

格雷格·巴恩斯

澳大利亚律师,作家,政治评论员
责任编辑
由冠群

由冠群

分享到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澳大利亚,没资格批评中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