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格雷戈·C·布鲁诺:中国会创建新的世界秩序吗?

2020-06-04 07:51:30

【文/格雷戈·C·布鲁诺 译/观察者网由冠群】

进入任何一个新闻网站或翻开任何一张报纸,你都会发现赫然出现在头条的新闻又是中美两国围绕新冠肺炎问题在相互指责。但这些头条新闻背后隐藏的却是另一场会被证明是更加重要的斗争:两套对立国际体系之间的战斗。

上周,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年会上,这场争斗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就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此后两年向世卫组织提供20亿美元抗疫援助的同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却威胁美国将反向而行。特朗普在推特的一条推文中写道,如果世卫组织不进行“实质性”改革,美国将不再向世卫组织提供资助,甚至美国会退出世卫组织。

习近平主席承诺20亿助 图片来源:新华网

一方面,围绕世卫经费的言辞交锋和财务扯皮深受两国国内政治的影响。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因受病亡数日益升高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显得晦暗不明,中美领导人都采取了自认为必要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但另一方面,这场世卫组织拉锯战实际上更多的反映出两位领导人对于国际秩序和多边国际组织的不同看法。在二战后长达七十多年的时间里,世界领导权这碗杂烩汤(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到世界卫生组织)都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掌勺。西方应对新冠疫情不利表明这个西方主导世界的时代结束了。现在的问题是接替旧时代的新时代会是个什么样子。

最诚实的回答是没人真正知道。但想到除了中国再没有别的国家有能力像美国那样塑造国际秩序,那最靠谱的预测就要密切关注北京想要什么。

对中国的精英层而言,他们最主要的不满是当今国际体系建立在美国指定的规范和价值观之上,即自由主义和基本人权。但中国却对一个全球超级大国应该承担怎样的基本责任持完全不同的看法。

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 NBR)高级研究员娜黛热·罗兰(Nadège Rolland)在三月份呈送给国会的证词中写道,“尽管西方相信促进自由民主有助于实现全球和平与繁荣,但中国共产党却将全世界的冲突与混乱归咎于西方在全世界推行‘所谓的普世价值’”。

中国更欣赏的国际秩序替代方案是罗兰所说的“反意识形态化” ——一套各国自主选择本国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的全球一体化体系。

此一愿景的核心要点是中国位于这个互联互通世界的中心位置,由北京制订各国交往的基本准则。与华盛顿将政治和社会条件纳入其伙伴关系考核标准不同,北京版本的领导权则是“不可知论”的(Beijing’s version of hegemony is agnostic)。北京的要求非常简单:尊重中国的权威和利益,收获经济和政治成果。

习近平不是第一个倡导这种国际秩序的中国领导人;实际上,类似的朝贡体系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有助于中国古代朝廷构筑其权力基础。但与中国近代的其它领导人不同,习近平现在有了实现这种秩序的手段。比如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旨在通过贸易、基础设施建设和国民交流将中国与非洲、欧洲、中东和世界其它地区连通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古代朝廷羁縻之策的翻新用法。

但在一带一路倡议之外,中国积极参与建设国际组织的行为则对自由秩序更具威胁性。北京的做法是从国际组织内部重塑该组织,同时构建自己从一开始就能施加影响的同类组织。

举个例子,在2018年,世界银行资本扩容加强了中国的投票权,使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升至第三位。同时,北京还在组建自己的国际开发机构来拓展自己的影响力,包括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丝路基金(Silk Road Fund),新发展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和中东欧17+1合作平台。在上述每一个机构中,中国都设定了议程。

对某些国家而言,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一个由中国领头的国际秩序是有一些吸引力的。当美国放弃其全球领导权的时候,中国则在反其道而行之。但对那些支持自由主义价值观和规范的国家来说,北京提出的愿景是狭隘甚至可怕的。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的中国问题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北京越来越野心勃勃,这会使西方为此感到担忧。“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中国想要接管这个世界,但我确实认为北京正在重新界定自己在这个世界所应扮演的角色。每当我想到这幅图景时,都会感到非常紧张。”

不幸的是,可供重新选择的选项有限,尤其是在某些领域,北京的影响力正在上升,而特朗普当局却还没有出台清晰的战略来加以应对。尽管有些人认为只有采取大刀阔斧的措施(例如解散世界贸易组织和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2.0版)才能挽救自由主义秩序,但实际上即使最微不足道的建议(例如加强民间外交和加大对中国所用战略的研究)也需要有国家领头才能施行,然而现在并没有这样的领头国家。

与冷战期间各国被划入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不同,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的联系过于紧密,各国无法自立门户各行其是。因此,那些视自由主义和人权为其基本准则的国家必须迅速制订国家政策和经济对策来有效应对中国挑战。

做不到这一点,与中国自信稳操胜券的意识形态之争相比,单纯的口舌交锋(比如特朗普就一直专注于此)就将变得毫无意义。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亚洲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格雷戈·布鲁诺

格雷戈·布鲁诺

国际问题观察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会创建新的世界秩序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