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评论员: 中国盛大进博会让“美国优先”成一股孤独的逆流

2019-11-05 08:50:56

【文/观察者网评论员】

根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信息,即将于11月5日在上海开幕的第二届进博会将是一个规模更大、规格更高的盛会,更多的“全球首发”和“中国首展”将亮相展会。

去年成功举办的首届进博会,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而第二届进博会的如期举办,则是中国政府“不仅要年年办下去,而且要办出水平、办出成效、越办越好”这一承诺的落实,也就是中国积极扩大进口、主动开放国内市场这一新的对外开放战略的稳步推进。

据悉,此次美国参展企业展览面积居各参展国首位,日本参展企业数量也超过首届,法国总统马克龙、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牙买加总理霍尔尼斯、塞尔维亚总理布尔纳比奇将出席博览会开幕式及相关活动……说明中国这一新的对外开放战略已经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积极响应。

习近平主席在今年6月的一篇文章中说,“我们主动举办国际进口博览会,专门买外国的东西,就是要平衡贸易,解决国际上一些贸易逆差问题。这也将惠及中国百姓,他们需要更多国际上的优质产品。”

一个国家用进博会这种外交秀场的形式宣布实施扩大进口的战略,告诉全世界要“专门买外国的东西”,致力于平衡贸易,解决国际上的逆差问题,这是个创举。不仅相对于中国以往主要通过开放国内要素市场、积极吸引外资、发展出口贸易的对外开放战略是一个大的战略转折,同时相对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常规的贸易政策也是一个独特的政策举措。

要充分理解中国这一战略转折和政策举措的深刻含义,不妨与美国进行一下对比。毕竟从经济规模和贸易总额上看,具有可比性的也只有中、美两国。

作为世界第一进口大国的美国

长期以来,美国是世界第一进口大国,即使在近几十年里采取了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进口增长率仍居高不下。据CEIC Data(香港环亚经济数据公司)的数据,1990年至2019年期间美国进口总额平均增长率高达7.2%,历史最高值出现在2010年5月,达到33.2%. 【1】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8年美国进口25427.3亿美元,增长8.6%;贸易逆差8786.8亿美元,增长10.4%。

图1:进口总额的中美对比(来源:世界银行)

但美国却是一个特例。作为世界上坐拥美元和军事两大“嚣张的霸权”的美国,实行贸易自由化政策、开放大量进口是非常符合自身利益的。最显著的利益,当然是美国消费者充分享受外国制造的各种物美价廉商品这一直接好处;而另一方面,由于美元的特权地位,外国政府庞大的顺差又通过购买美债回流美国,为美国政府巨额的预算赤字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即使持续增长的进口对美国国内某些特定行业如纺织品、服装、皮革及相关产品、计算机和电子产品,以及电气设备和电器等领域在制造和就业方面造成了冲击,总体的失业率却并未因此而增高,那些蒙受了损失的部门总是能够从国家所拥有的巨额财富和优厚的福利中获得补偿。因此,自1934年美国《互惠贸易协定法》以来便确立的自由贸易政策,成为美国长期以来的基本国策,在推动全球自由贸易体制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成就了二战后美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霸权地位。

但是,由于美国从贸易自由化中获利归根结底是以金融和军事霸权为前提的,布雷顿森林的安排曾经使得纸片美元“像黄金一样好”,而一旦美国霸权地位相对衰落,美元内在的“特里芬困境”便浮现了出来。自上世纪70年代起,随着德国、日本等国通过自由贸易获益而快速崛起,美国在贸易上的利益便开始遭受损害。

1971年,美国出现自1888年以来的首次贸易赤字,此后呈几何倍数递增,1987年达到顶峰。《1974年贸易法》通过“301条款”授予美国总统对外国影响美国商业的“不合理”和“不公平”的进口加以限制和采用广泛报复措施的权力,体现了美国从自由贸易向贸易保护主义的转变。1985年里根总统发表“公平贸易”为题的讲话,《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案》把301条款扩大应用到更多不公平贸易行为中,形成“超级301 条款”和“特别301条款”。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开始以反倾销、反补贴、技术壁垒、知识产权等非关税壁垒取代关税成为贸易保护的主要手段。

1980—1988年间,美国对日本提起了51项反倾销措施,两国贸易战历经十几年,涉及广泛的产品范围和经济领域。

就在美日贸易战如火如荼之时,美中双边贸易额刚刚才达到1985年的近40亿美元,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仅有区区600万美元。但自此之后,中美贸易的天平开始急速倾斜。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已达到100亿美元,2000年时高达830亿美元;在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之后,虽然美国对华出口在2000年到2011年之间增长了543%,(同时期美国对世界其他地区出口增长仅为80%),但至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已经攀升至近375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贸易额大约为进口贸易额的近4倍。

图2:自2000年以来中美贸易状况(来源:BBC)

这已经不再是普通的贸易问题了。正如沈大伟所说,“由于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消费品的主要产地以及美国最大的债主,美国官员们现在要应对的是被这一现实深深震撼的美国民众”【2】,因此而有了特朗普总统和由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这一场激烈的中美贸易摩擦。由于意识到中美之间真正的问题远远超出了贸易平衡表的账面问题,美国对中国的反击措施干脆退回到了最原始、最错误、最蛊惑人心的的重商主义逻辑基础之上。

但是问题不可能通过提高关税来解决,一意孤行地这样做必定害人害己甚至影响到全球经济增长。美国经济的问题并不是因为贸易逆差,而是自身的结构性问题。这样一套并不复杂的道理,中国政府和世界各国的有识之士都反反复复说过多次了。但美国仍然我行我素,坚持动用最简单粗暴的关税大棒应对提高关税来实施反击,显然是另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中国政府早就说过,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美国因为大量进口外国商品而导致的贸易不平衡,实际上并未真正损害美国利益,在更大的经济账本上,美国还是从中国等主要出口国身上赚到了巨大的利益。

总之,美国从来不是全球贸易平衡的推动者,即使在高举自由贸易大旗的时期也不是,在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原则下,甚至越来越成为贸易平衡的破坏者。

中国之不同

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0.51万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增长9.7%。其中,出口16.42万亿元,增长7.1%;进口14.09万亿元,增长12.9%;贸易顺差2.33万亿元,收窄18.3%。

图3: 2017年中国进口商品及来源国结构图(来源:OEC-WORLD in MIT)

仅从贸易平衡上看,中国主动扩大进口的战略毫无疑问会收窄贸易顺差,减少本国的外汇储备;而由于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还处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上,完全不具备像美元那样的金融特权,因此也不可能通过国际金融重新回收在国际贸易中的货币支出;另外,限于国内市场的规模,外国商品的大量进口也必定会在某些领域对国内的工农业生产造成冲击。

如果中国也将自己的思维局限在重商主义的贸易战逻辑当中,将贸易顺差视为国家财富积累的不二途径,将外汇储备视为国家财富的主要标志,并将进口当做以进一步扩大出口为目的的必要手段,那么,主动扩大出口的战略就缺乏合理性,就会被认为是错误的。

然而,中国显然不是这样考虑问题的。经过近40年的改革开放和近70年来的新中国建设,中国对于自身经济体的特性已经有了深入的认识理解,对于贸易自由化带来的普遍的好处也有深切的体会,对于积极主动扩大进口的现实和长远利益,是看得很清楚的。

首先,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WTO以来,中国国内生产部门最直接的变化,并不是市场的扩大和利润的增加,而是通过深度参与到国际分工中所导致的分工细化和竞争水平提高。正是国际分工的细化和国际竞争的加剧导致了生产效率的大幅提升,从而导致了产量的大幅度增加和国民财富的整体增加。

但需要看到,中国加入到WTO中,一方面是通过参与到全球分工当中,提高了本国的资源配置效率和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也通过与全球产业链上其他国家的联动发展,大大拓展了国际分工的深度和广度并大大提高了国际竞争的水平,从而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增长。这个发生在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之间的正反馈循环,才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国际因素。所以说,国际贸易本身并未直接创造财富,归根结底是国际分工与国际竞争创造了财富,国际贸易的增长只是使国际分工细化与国际竞争水平提高成为可能的前提条件。

美国女作家Pietra Rivoli在她撰写的《一件T恤的全球经济之旅:全球化与贸易保护的新博弈》一书中写道:上海的一家乡镇企业服装厂,“仅在中国就要与1.1万多家T恤生产厂竞争,每一家工厂都在努力地满足国际市场中客户越来越高的质量、配送、服务和价格的要求。”“(工厂经理)苏勤还记得第一次有客户对针头投诉时,自己是多么的惊讶。现在苏勤有一个金属探测器,每一件衣服在装车之前都要先经过探测检查一遍。自己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几年下来,工厂已经开到了7家,员工人数增加了3倍多。”

从1993年开始,中国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出口国,美国人每年大约购买10亿件中国制造的服装,相当于每个美国公民购买4件。

看懂了这个基本现实,也就明白了美国的说法——是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或者是中国对美国工作的“偷窃”让中国经济取得了成功——是多么的错误;也就明白了中国的立场——大力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坚决反对保护主义——是多么的正确。

作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中国主动扩大进口,正是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实际举措,即使导致了中国自身贸易顺差的收窄和外汇储备的减少,但最终仍会通过进一步深化全球国际分工与国际竞争转变为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再者,今天的全球经济已经充分融合,即便是简单产品的生产链条也已变得极为复杂,经常很难回答“产品是哪国生产的”这样的问题。正如哈佛大学经济学家里卡多•豪斯曼在其著作《经济复杂性图谱》中所说,全球经济就好像是拼字游戏,数百万碎片(字母)分发给了各个国家(玩家),然后各国需要组队将这些碎片拼成产品(单词)。因此各国不仅交易商品,也交易任务。

在这种全球产业链的经济形态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永远对其他国家都保持贸易顺差,因为这将意味着进口国最终将失去对进口商品的购买力。因此,除了美国这种本国货币同时也是世界货币的情况,其他国家都必须要通过贸易平衡来保持贸易的持续进行并不断扩大。而中国主动扩大进口,积极解决世界的贸易不平衡问题,也就等于是在为本国贸易的持续进行并不断扩大铺平道路。

今天的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加以高增长率和高储蓄率,当然也最有条件成为通过开放本国市场推动世界贸易趋向平衡的主要力量。这也正是举办进博会的意义所在。

当然,中国的目标还不止于此。习近平主席说,中国将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交易的是商品和服务,交流的是文化和理念,迎的是五洲客,计的是天下利,顺应的是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其中的含义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最大的制造国和贸易国,理应承担起推动经济全球化持续平稳发展的责任,而美国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过去没有,现在更没有,新的“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发展方向,只能由中国来引领。而一年一度越办越好的进博会,将会是这个光明方向上的里程碑。

预祝本届进博会取得圆满成功。

参考文章:

【1】https://www.ceicdata.com/zh-hans

【2】沈大伟《纠缠的大国:中美关系的未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观察者网评论员

观察者网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进博会
进博会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盛大进博会让“美国优先”成一股孤独的逆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