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冈特·舒赫:德国人是时候重学纪律了

2020-03-27 07:07:4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

截至2020年3月24日,德国感染新冠病毒病例已超3.7万。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中国刚刚爆发疫情时不是应对得很糟糕吗?我们不是早就知道新冠病毒会入侵德国吗?中国最初对这种病毒一无所知:不知它的危险性、不知如何抑制其扩散、不知如何甄别出假阴性病例,而我们如今不是对这种病毒更加了解了吗?

我们早就收到了警告,我们已经讨论了如何控制病例数量随时间增长曲线的问题,我们甚至也没有中国大城市里那种超高的人口密度,可是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了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简而言之,答案是我们德国全社会都缺乏一种纪律性,我们过于自我感觉良好,我们的决策程序过于拖沓,而且我们过于贪婪了,什么都放不下。所有这些问题广泛存在于德国派系林立的政府领导层、媒体行业和每一个德国普通公民的身上。

2月27号至3月21号,新冠疫情在德国传播情况(图/维基百科

“不当真”

包括我本人在内,许多德国人最初并没有很认真地对待来自中国的疫情报道。人们此前曾多次听到瘟疫大流行、世界末日之类的传言,可也仅仅是传言,那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媒体都喜欢报道这类耸动的消息,人们对此早已习惯了,并不会太当真。

当人们听到中国爆发疫情的新闻时,最多会说一声“哦”,以为那不过是发生在遥远亚洲的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当年的SARS疫情基本就集中爆发在亚洲,并未对欧洲有太大影响,许多德国人认为此次新冠疫情应该也是如此。

在德国,据报道早期的几个病例都与中国有关,而且都治愈了。看起来,我们的医疗卫生体系对此有很充分的准备,德国老百姓也都对此深信不疑。

德国的许多酒吧和夜店对疫情毫不在意,甚至以Corona(冠状病毒英文单词coronavirus的前半部分corona为“日冕”之意——观察者网注)为主题举办聚会,人们可以在那里喝到产自墨西哥的Corona牌子的啤酒。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没有品味、缺乏幽默感的Corona聚会很可能加速了病毒的扩散。在葡萄牙,这样的聚会甚至直接导致了医疗危机的发生。

德国专家呼吁民众不要参加“Corona聚会”(图/AFP

这时,医生和政府部门都出来提议:人们要为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负责。但人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强制力的约束。这种建议对有些人来说是有效的,但大多数人也只是听听而已。

在德国,采取强制措施关闭餐厅、舞厅、夜店、酒吧、洗浴场所、体育馆等,是市政府等地方行政当局的权力范围,而关闭中小学、大学等则由联邦政府来决定。德国各地的各级政府虽然步调并不一致,但针对疫情的管控措施已经一天比一天严格。三月中旬,上述大多数场所开始逐渐关门停业,但仍做不到全面停业,而且即便已经关门的偶尔也会开门营业。

巴伐利亚州3月20日才实施限制市民自由活动的禁令,但仍未实施全面的不许人们出门的禁足令。在巴伐利亚州,除快餐厅和外卖店之外的餐厅都已关闭,不过与家人出去散步或遛狗仍然是可以的。

只有小城米特尔泰希(Mitterteich)被封闭了,这座小城有7000居民,可能还不如中国一个较大的小区的居民多,那里已经有27个确诊病例,当地已于3月18日实施了全面的禁足令。

那时,德国全国确诊病例逼近2万,但除了巴伐利亚州,德国的其他15个州(相当于中国的省),它们还在观望看是否要学习巴伐利亚州的做法。

以球赛为例

在对德国民众实施连贯一致的指令时德国社会面临着困境,若要了解这种困境,我们可以去柏林的足球场看一看。

定于3月14日在柏林举行的一场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26轮比赛上,柏林联合队将主场对阵卫冕冠军拜仁慕尼黑队。来自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卫生部长延斯·施潘(Jens Spahn)建议应避免举办1000人以上的大型集会活动,有权做出最终定夺的是柏林某区的区卫生局官员,而该区的区长来自社会民主党。

该区卫生局在评估后最终给比赛开了绿灯并允许观众入场观赛。柏林联合俱乐部的主席也称,他反对完全禁止观众入场观赛。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在接受电台采访时对这一结果表示十分意外,但他称对此结果已无力改变。

最终,由于有越来越多的球员抱怨迫于德甲的商业原因自己的健康正在受到威胁,比赛在德国足球协会的干预下才被迫延期。拜仁慕尼黑俱乐部主席的话不无道理:“比赛照常举行的确很有必要,至少从商业角度来说是这样。”据了解,德甲第26轮比赛的电视转播权收入占总收入的很大一部分。

所以说,政府官员等大人物的决策并不能为人们的行为提供很好的指导。

在另一方面,球迷等普通民众又是如何做的呢?在巴黎圣日尔曼对阵多特蒙德的四分之一决赛上,球迷们被禁止入场观赛。而巴黎圣日尔曼的球迷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聚集在他们体育馆外的大屏幕前看球。

像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随着越来越多的酒吧和夜店关门停业,德国的年轻人直接把他们的Corona聚会搬到了诸如纽伦堡中央公园那样的地方,他们甚至把与汽车发动机相连的灯光系统和音响系统也带了进去。最终,不得不动用警察才把他们驱散。像这样的情况十分普遍,并非个案。

年轻人们都很清楚,德国的新冠死亡率是全球最低之一,即便染上病毒,自己也不太可能因此丧命。这就好像吸烟,我们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可能致癌并缩短寿命,可仍然有许多人吸烟,而且烟草业是一个产值巨大的产业。

然而这其中还有一点不同之处,那就是一个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年轻人可能在没有任何症状的情况下把病毒传染给其他许多人,而那些人里面可能就会有免疫力十分低下的人。因此可以说,那些冒着风险去参加Corona聚会的年轻人是非常短视的,他们的目光只在自己身上。

美联社报道了全球各地“Corona聚会”,也提到了德国。图片则为美国佛罗里达Pompano海滩的聚会

争执德国是否也要严禁出行

如今在德国,人们讨论的主要问题是:德国是否也应该像法国3月15日作出的决定那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人们出行呢?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称,法国正处于与病毒作战的“战争状态”,他下令进行全国性宵禁,每个法国人都应遵守规定。在军队中,在任何一场战争中,纪律和服从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牺牲也是无法避免的。法国总统已经下达了明确的命令,所有的士兵和普通公民都必须认真思考自己肩负的责任。

在德国,先前默克尔总理对全国发表讲话称,德国政府会致力于让自己的决策过程公开透明,每一项决策都会做到有理有据。目前,德国唯一可行的战略就是让病例数量随时间增长的曲线尽量平缓。

默克尔总理呼吁德国民众要严肃对待新冠病毒,但她同时也明确指出,她会尽量避免对国民下达强制命令,德国政府将尽最大可能避免剥夺民众的行动自由。此外,还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对经济损失的巨大恐惧是德国政府一直对疫情持观望态度、难以采取果断措施的主要原因。

人们已经有些看不明白了:如果你只是“建议”别人做一件事,他怎么会严格遵照执行呢?如果一项严格防疫措施只是在某地实施,10公里之外就不适用了,人们又会怎么看呢?

事实上,一个星期前对5.8万个德国人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有四分之一的德国人认为进行宵禁让大家闭门不出的做法有些过分了,他们认为疫情的严重性是被夸大了。面对这样的一群人,你怎么能指望他们进行严格的自我约束,放弃个人自由呢?

然而在另一方面,正有越来越多的德国政治人物、警察和医生在表达自己的忧虑,他们认为德国民众的纪律性实在是太差了。德国社会对此为何还没有任何回应呢?

我们正在面临一种极端情况,如果不能采取果断措施,一切就太晚了。如果直到大多数德国人都能理解极端措施的必要性再去采取那些令人感到不快的措施,德国社会届时将遭受巨大的痛苦。

默克尔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黑尔戈·布劳恩(Helge Braun)在一个访谈节目中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当记者问他“如果在疫情发展的早期阶段就采取更严格的措施是否会更好”时,他表示:

“我们每天都与病毒学家和流行病学家保持着接触,你也看到大家对目前采取的措施都是很难接受的。我想在德国确诊病例只有300的时候让所有人都待在家里,大家一定会更加无法理解的。现在德国的确诊病例数正处于快速增长期,必须想办法把增速降下来。所以说,现在采取的这些措施都是正确的”。

在被问及韩国的情况时,他认为韩国人比德国人更有纪律性,而且用手机定位技术追踪人们的行动轨迹与我们的个人隐私保护原则相违背,我们无法采用,我们只能在自愿暴露自己隐私的人们身上使用这种技术。

如果我们继续不计代价地保护个人权利,德国恐怕将会得到十分惨痛的教训。整个社会将因此遭受巨大的损失,而且对很多个人来说,他们自身也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好的是,22日默克尔与各州州长商议后宣布,将在各州实施“人际接触禁令”,核心内容包括禁止两人以上聚集、关闭餐馆和咖啡馆堂食,有效期不少于两周。至于落实效果如何,我们继续观察……

(想了解冈特·舒赫先生更多观点,可阅读其其他回答:https://www.zhihu.com/people/gunter-schoech/activities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冈特·舒赫

冈特·舒赫

战略管理咨询公司Debrouillage创始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作者最近文章
德国人是时候重学纪律了
德国疫情:比病毒扩散更可怕的是媒体
英国仍无法摆脱“无尽的谈判与撕裂”,空耗下去……
是否禁华为5G,德国人有几点想法很荒谬
一谈中国问题,德国人就暴露了自己思维的简单和双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