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建宗:就公平性而言,这次区议会选举是香港历史上的污点

2019-11-30 08:32:17
导读
11月25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区议会选举完成计票工作,18个选区452个区议会议席全部产生。但是,建制派议员参选人在本次选举中失利。 本次选举伴随着持续近半年的修例风波进行,因此发生了很多前所未有生的状况。对此,观察者网采访了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召创办人兼主席何建宗先生,解读香港内部的政治分布情况,分析这一结果对未来香港局势走向的影响,再者从政治人才培养角度考虑,对建制派落选者仍应给予支持鼓励。

(采访、整理/朱敏洁)

观察者网: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出来后,建制派内部反应如何?目前有对具体投票数据做交叉分析吗?

何建宗:这次选举结果是出乎大部分人意料之外,无论是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创新高。反对派得到的议席从三成多跃升到超过八成,但他们的得票率其实没有太大增长,大约是58%。主要原因也包括区议会选举采用单议席单票制,得到50%以上的票即可当选,建制派高票落败的例子很多。

建制派内部当然是感到震惊和失落,很多议员在社区服务二十年以上,将自己的青春贡献给社区,但被很多名不见经传、支持暴力的所谓“政治素人”打败。不少建制派议员是在取得新高票数的同时小输给反对派候选人。这次的投票人数比上届增加一倍,应该说是属于非常特殊的情况。

不过,目前具体数据分析还没有。香港特区政府一般会很快发布每个候选人每个票站的总体数据,包括年龄和性别。结合每个小区的基本统计数据包括收入、教育程度、住屋状况等等,应该可以有比较深入的分析。

图片来自港媒

观察者网:为何此次区议会选举会突然人数大增,不仅是参选人还包括投票人?其次,选举氛围如何?再次,香港区议会选举本身规则如何?

何建宗:今年投票人数刚好翻了一倍,从147万增加到294万,投票率71.2%,无论是投票率还是总人数都创了新高。新增投票选民当中,反对派达100万,建制派只有40多万。这是建制派败选的很大原因。

当然,最直接的原因肯定是跟维持5个多月、尚未平息的修例风波有关。过去很多由建制派自动当选的议席都有反对派人士来挑战,很多反对派参选人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服务,只是因为修例风波来挑战现任议员。他们的竞选文宣走清新路线,故意避开与运动、暴力相关的议题。同时,他们也在网上动员,要将对政府的不满用选票来表达,也促使这次双新高的出现。

这次选举是在暴力和威吓的背景下进行的,让香港过去三十多年引以为傲的优质选举传统染上污点。虽然选举当天没有暴力事件发生,但过去一个多月,大量建制派人士的办事处被破坏,候选人和助选义工遭到不同程度的辱骂、威胁、殴打甚至斩伤。很多义工不敢参与助选。

一次公平的选举不只是投票那一天,而是从参选日开始算起的,而且针对宣传地点、经费、拉票范围等等都有严格规范。很多议员的办事处在参选期间被破坏,本身就是极大的不公。这次无论哪一个派别获胜,从选举公平性来说,都是香港选举历史上的一个污点,希望这不是打着民主旗号却让香港民主法治走向第三世界模式的开端。

此外,还有很多反对派选民把仇恨发泄到老年人身上,实在是令人愤怒。尊敬长者是一个社会基本的伦理道德,让老年人和行动不便人士优先进票站投票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很多选民因为害怕这些老年人投建制派的票,故意阻挠,要他们跟其他人一样在烈日当空下排一个小时以上的队。

但问题是,每个票站的选举主任都有不同标准,有些人为了避免挨骂,都不敢坚持已有的安排。我自己就在票站,为了两个八十多岁的邻居未能优先投票而向票站工作人员争取优待,最后也只是让他们在门口坐着等候、分批入内投票,但我也遭到一些排在前面的人指骂。事实上,投票是按照身份证号码第一个字母分流的,而A到C开头的大多是老年人。只要明确把人龙分开,完全可以做到既公平又照顾长者的目的。

个别香港人为了政治诉求,纵容暴力和仇恨,甚至放弃敬老这些最基本的人伦道德。虽然不违反法律,但这种人性的丑恶也着实令人痛心,简直是一下子让香港人引以为傲的文明程度倒退了几十年!

建制派议员办事处被毁 图片来自香港文汇报

角逐连任失利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在选前拜票时遇刺 图片来自央视新闻

选举前,香港建制派议员发起“谴责暴力,还我公平选举”静默游行。图片来自港媒

观察者网: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局面?而且,令外界担心的是,这一选举结果将对接下来的香港局势产生什么影响,甚至是此后的立法会选举及2022年的特首选举?

何建宗:首先我们要了解区议会本身,它具有民意性、非政权性和政治性三大特点。每个选区很小,大概只有不到2万人。香港人口密集,在一条街道走十五分钟可能已经跨过三个选区。区议会是咨询组织,没有实质权力,所以是非政权性的。一般议员关注的也是一些康乐、卫生、交通等小问题。因此很多年青人或者中产人士不关注也不投票。过去投票率不到五成,而由于基层和长者参与比较多,建制派的得票率通常超过五成。

但它的民意性非常重要。因为这是全香港每四年一次的直选,也是政党培养政治人才的基地。而区议会是在立法会选举之前的十个月举行,对立法会战果的参考意义很大。这次有那么多人出来投票,其实是因为它的政治性。

区议会虽然是一个咨询架构,但它的构成跟立法会70个议席当中的6席直接相关。如果立法会选举继续维持超高投票率和人数,下一届议席冲击35席的半数很有可能。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1200席当中的117席属于区议会互选。这次反对派大胜意味着稳夺117席,选举获胜至少需要601票,这117席加上他们原有的300多席,有很大机会可以逼近半数,会给下次的特首选举带来很大不确定性。

因此,这次区议会选举中建制派惨败除了人才队伍和资源流失以外,更让反对派有力冲击立法会过半和选举委员会过半的席位,这对特区政府能否有效施政产生巨大的不确定性。

观察者网:借此机会,您能否就自己在香港所观察、了解的实际情况,对其内部的政治分布做一些介绍?有不少人认为建制派过于走精英路线,没有接近底层,但也有观点认为,建制派走群众路线,只是与占多数的中产阶级距离太远,过于经济而不讲政治,您怎么看?

何建宗:过去香港各派别的占比为建制派四成多、泛民三成多、剩下大约两成是本土派。这次修例风波中,泛民和本土合流达到六成。除了比例外,他们的构成也很重要。年青人和中产阶级的市民受西方价值观影响较大,也较多受到高楼价、社会流动低等民生问题所困,倾向于反对特区政府和内地。这批人不只人数多,而且更擅长利用网络组织各种政治运动。

这次“修例风波”历时半年还未能结束,也是跟网上动员有关。建制派的支持者以基层、中老年人和商界为多。前者得到政府福利的支持,后者处于社会中上层,更能把握内地发展包括大湾区发展的机遇。但他们的特点是比较沉默,更不擅长现在这种暴力仇恨互相攻击的政治文化。

但是,这次运动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基层市民和中小企业主,而不是年青人或者学生。基层从事的餐饮、零售、旅游三大行业都或多或少跟内地游客有关,相信支持运动的人也很快会感觉到对经济的损害,包括对他们每个家庭的损害,尤其是基层人士。

另外,虽然这次近六成民众投票给了反对派,但我不认为他们都是支持暴力的;有不少人是对特区政府几个月以来处理不当、未能有效止暴制乱表示不满。我刚才也说了,街头暴力对经济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反对暴力的人也很有可能借选票表达对政府处理不力的不满。

当然,作为政府的盟友,建制派没能说服政府有效处理,也让很多支持者失望。政府日后要继续取得建制派的支持,必须加强沟通协调。

香港黄大仙正爱选取投票队伍 图片来自台媒

观察者网:最近也有新闻称,有新当选的区议员前往香港理工大学声援暴徒,也有反对派人士在中环街头开香槟庆祝,对这些场景作何感想?若反对派将这次获胜结果视为民意对所有议题的支持,并与其他议题裹挟在一起,比如释放暴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等,该怎么应对?

何建宗:这次选举结果让泛民跟本土派,还有“和理非”与勇武派空前团结,这是最让人担忧的,有可能让香港政治和社会长久处于暴力或者暴力威胁之下。香港理工大学被包围是因为个别学生和校外人士此前从事极端暴力活动,包括制造、投掷几千个汽油弹,焚烧天桥、警车,以致命武器攻击警察等等。这里面有学生也好,未成年人也罢,都不能否定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当然,因为这是校园,不是私人地方,我们都希望能尽快和平解决,让大学正常教学秩序尽快恢复。

当然,反对派肯定会觉得自己民意在手。但关键是,如果真的有过半数的人支持暴力和仇恨,政府就应该答应特赦违法人员这一要求吗?政府的责任是保护每一个市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不是某一些人或者过半的人。政治问题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少数服从多数;但是法治问题还有道德问题是不能妥协的,无论一个人或者一百万人参与都不代表正义。我也深信,随着暴力逐步平息,支持法治反对暴力的香港人始终会是主流。

观察者网:这样一来,政府行政或司法部门是否将面临更多难题,有没有应对准备?您曾在特区政府工作过,政府运行架构方面需要做些什么改革?

何建宗:未来在选举方面,建制派都会处于弱势。但是,中央和特区政府可以控制和改革的是行政机关本身,包括特首和问责官员的人选、能力、分工,还有行政会议和政府内部的数百个咨询委员会。这次修例风波的升温也反映了行政机关内部协调不足,反应缓慢,未能与政府外的各个界别协同作战等各种弊病。关于具体的改革措施,我所在的智库正在研究当中,但起码应该包括加强政府内部各部门、政府与行政会议、政府与咨询委员会、问责官员与公务员、还有政府与建制派的协同作战能力。

不久前,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加强公职人员宪法与基本法教育等等,都需尽快落实。事实上,我在其中担任委员、由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任主席的基本法推广督导委员会,也正在加强宪法与基本法教育的工作。

11月21日的香港理工大学校园 图片来自新华网

观察者网:这次选举会改变香港未来的政治、经济生态吗?有人认为,香港只是需要一个沉淀期,走过这段时期民众自然会认识到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是如果以台湾为例,这么多年了,只要一到选举,绿营必打统独牌,就会陷入尴尬局面,您对此有何看法,香港会走到这一步吗?

何建宗:这几个月来,香港进入了一种对抗和撕裂:政治入侵人际关系,校园也无法逃脱这一冲击,老师校长被辱骂、被逼表态,暴力仇恨笼罩社会,没有理性讨论的空间和互相批评的胸襟。

我当然不希望香港步台湾的后尘,经常靠挑动矛盾和仇恨来吸引选票。不过,我对未来还是审慎乐观的吧,越来越多香港人应该会清醒过来,会明白暴力、仇恨、“港独”都不是出路。香港和内地经济密不可分,很多香港本地的深层次矛盾只能能通过内地才能有效解决。实际上,没有任何鼓吹分离或“港独”的人士能提出任何可行的、让香港脱离内地都能发展经济的构想。只要我们相信客观经济规律,现在的乱局只能暂时遏制香港与内地融合,速度会放缓,但总体趋势不会改变。

观察者网:这场乱局中,我们也看到了一批爱国爱港的民间人士,星星之火是否可以燎原,我们在这方面可以做些什么工作?未来建制派有何打算?

何建宗:我主要是做政策研究的,没有参与选举,所以不能代表建制派说话。但我觉得,当今要务是对过去默默耕耘的建制派议员和社区骨干给予足够的资源和支持,渡过难关。我听到不少年轻建制派朋友说要转行或退出政坛,这是很悲哀的,更会导致四年以后没有足够的兵力参选,难以反败为胜。胜败乃兵家常事,在检讨这次失败的时候,除了对战略战术的反思,更重要的还包括对人员的支持和鼓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何建宗

何建宗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原香港发展局局长助理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就公平性而言,这次区议会选举是香港历史上的污点
民生政策能有效止暴制乱吗?须分清政治、法治和道德问题
“一国两制”的异与益,香港和内地不能都只看一面
香港本土派“全盛期”已过,校园闹事只是“退守”
每多开发1%土地可再容纳100万人,香港为啥不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