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建宗:这次疫情会影响香港和内地关系吗?

2020-02-07 07:51:59

就在全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紧要关头,香港医护人员却因不满香港政府处理方法,准备发起罢工,包括新生婴儿的ICU也不能幸免。

而在此前,要求香港和内地“切割”的声音就曾出现。

对于刚刚经历“修例风波”的两地来说,这次疫情又会带来怎样的冲击?内地经济放缓,又会对香港造成什么影响?曾是SARS重灾区的香港现状如何?观察者网专访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何建宗。

观察者网:目前香港已经有超过20例确诊病例,防控的压力也比较大。您了解下来,目前香港医疗物资供应是否充分,有没有出现哄抢囤积的情况?香港民众的情绪如何,有没有恐慌?

何建宗:香港特区政府在1月初已经注意到武汉的疫情,那个时候还叫做“不明肺炎”;并采取了一些积极的防御措施。到了1月底,由于内地疫情迅速扩散,香港把疫情提升到“紧急”级别,并实施了大量减少人流的措施。

香港内部方面,政府把大部分康乐设施包括图书馆、运动场甚至海滩也关闭;负责非紧急任务的政府公务员在家工作;银行和邮递服务也逐步减少。对外方面,自1月30日起,高铁和广九直通车停驶,自由行和其他签注也暂停。内地来香港的人数已经下降超过90%。2月初,政府接连推出更严厉措施,包括封锁除深圳湾口岸,港珠澳大桥和国际机场以外的所有口岸,甚至要求从8号开始内地回港的所有人包括香港人强制检疫隔离。

香港的压力确实比较大,但不必要过分反应。武汉肺炎与SARS相比,传染力更强但死亡率较低。很多香港市民在春节以后每天都排队买口罩,有一点恐慌。

但我觉得这是不必要的。首先,到目前为止,香港的确诊病例只有20多例,暂时没有社区爆发;以过去每天来往内地几十万人次来说,这是很难得了。此外,香港人的防护意识很高,在街上看到90%的市民都带口罩。现在两地人流已经减少超过9成,类似2003年那种大爆发的机会不大。

香港民众排队买口罩。图片来源BBC

观察者网:我们知道,2003年SARS时期,香港曾是重灾区。这次在疫情防控方面,政府和医疗部门有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有哪些改进?

何建宗:政府这次可以说是严阵以待,以各种措施果断减少了香港内部和香港与内地的人流和交往。但我必须指出,

香港是个独特的地方,不可能像外国一样百分百封关,切断香港与内地的家庭关系,工作关系和物资供应。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也不可能像内地个别城市封城,这是对政府治理能力的重大考验。要全面封关把两地交往降到零是不切实际,而只让香港人不让其他人通关也是不科学的,因为病毒不会挑人,没有科学证据显示香港人比非武汉地区的内地人带病毒的风险更低。

最新推出的强制隔离所有内地回港人的措施将于2月8日实施,这肯定对数以万计因家庭和工作原因必须来往内地香港的市民带来不便,但对阻止疫情是否有效却难以判断。从数据上我们没有看到除了湖北以外,其他地方(包括广东)有大规模的爆发。

我个人认为,政府有2003年处理SARS的经验,宣传方面可以有改善的空间。现在市民有点过分忧虑,导致家人亲友病人不分,老幼不分,家居公共场所和医院不分,都觉得有可能感染。这也导致口罩需求不断攀升。我前几天在郊外爬山发现也有市民戴口罩,实在不必要。应该教导市民哪些场合需要带口罩,哪些群体更需要保护并优先提供口罩(例如老人和小孩)。我记得SARS的时候政府会鼓励市民多到郊外多做运动,这样比要求市民非必要不外出来得更正面。

现在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口罩供应,而市民应该理性面对疫情。我们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病毒而是恐惧本身。恐惧来自于信息不正确和缺乏信任。我们既要保持警惕,出外要带口罩保护自己,但也没有必要人人自危,假设身边的人都是“有毒”。事实上,这个时期得流感的机率比武汉肺炎高得多。

现在罢工医护人员对普通市民尤其弱势群体的伤害比20多例确诊病例大得多,政府应该花更大力气果断处理违反医护人员专业操守的恶劣行为,让广大香港市民不会失去对香港医疗系统的信心。

观察者网:这几天大家集中抨击的是武汉红十字会的低效工作。香港在慈善工作方面有哪些经验,可供内地借鉴?

何建宗:香港的慈善事业相对发达,我也有参与国际性非营利机构的一些义务工作。我觉得香港公益事业的经验很重要一条是所谓“三方合作”,就是政府民间和商界紧密合作,互补不足。

香港慈善事业一般是民间主导,同时得到政府和商界的支持。这些机构无论是工作上和财政上的透明度也很高,比较能得到捐赠者的信任。

我对武汉红十字会的情况不了解,但我注意到他们在聘用物流公司以后发放物资的效率大大提高,这反映他们过去对于提升救灾效率方面不够重视,至少没有参考商业机构的先进经验。

观察者网:1月23日,内地有媒体采访了香港大学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他提到疫情的严重性,引起了一定的关注和恐慌。您怎么看香港专家初期对疫情的这种表态?

何建宗:传染病专家基于科学的判断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疫情的防治除了是医学问题,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有效管理民众预期,稳定和凝聚民心,并及时辟谣。这是治理能力的重大考验。最近网上有不少恶意的谣言,甚至有人用暴力甚至罢工手段胁迫政府,某种程度是去年“修例风波”的延续。在香港,现在只是疫情的初期,希望政府能够做好稳定人心的工作,去面对接下来高峰的来临。

香港护士总工会发起联署行动,呼吁在职医护人员紧守岗位,不参与罢工。图片来源凤凰网

观察者网:2019年香港刚刚经历了修例风波,和内地的矛盾本就比较突出。这次疫情爆发后,也爆出要香港和内地切割的声音。您怎么看这种声音?这次疫情会不会加剧两地之间的隔阂?

何建宗:确实有少数人借着这次疫情挑动仇恨内地的情绪,包括有医务人员以罢工迫使政府全面封关。我觉得我们应该两面看。作为一个城市,香港医疗水平虽然相对高,但不可能应付大量从内地来港的肺炎患者,这会对香港医疗系统构成沉重压力。因此一些减少人流的措施是必要的,内地民众也应该谅解。内地不少城市实行封城甚至禁止市民外出。我觉得以香港的治理水平没有必要实行这种“硬核”的粗暴措施。

另一方面,我们说要“精准施策”,就是任何措施对市民的影响要合乎比例。现在的措施已经减低了超过九成的人流,全面封关把必要来往两地的人流切断,对减少病例的帮助有限,但对个别人的影响可能难以估计。我一个居住广东佛山的亲戚在春节前到澳洲旅游,因为飞广州的航班停飞,临时改飞香港然后从机场坐船回内地。如果实施所谓“全面封关”,很多这类旅客就回不了家,不符合人道主义。所以更严厉措施的边际效用有多大,会有什么后遗症,我们必须三思。

近日入境香港人士大多是香港居民,图片来源BBC

观察者网:但另一方面,也有同胞之间的守望相助。您了解下来,身边有没有积极援助武汉疫情的朋友?他们都做了哪些工作?

何建宗:身边不少朋友都很关注武汉以至全国的疫情,也希望通过捐款和捐物资的方式表示支持。当然现在因为武汉封城,内地很多物资也不能一下子运到医院,而香港运到内地也有个通关的过程,所以没有很大规模的捐赠运动。据我所知香港个别较大的慈善机构也正在组织医疗物资运到内地。

观察者网:还有一个担心在于经济,疫情对春节消费、第一季度经济都不可避免会带来打击。内地经济的放缓,会对香港造成哪些不利影响?

何建宗:香港在暴动稍微平静之后再遇上这个严重的疫情,肯定对香港的经济是雪上加霜。很多正在实施的减低人流措施,包括在家工作,都会对香港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这个影响对于基层市民尤其严重,因为基层市民大量从事的零售,旅游和餐饮业都依赖内地游客,现在游客归零,而本地人又不敢外出消费,预计这些行业的失业率将会大幅上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建宗

何建宗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原香港发展局局长助理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这次疫情会影响香港和内地关系吗?
就公平性而言,这次区议会选举是香港历史上的污点
民生政策能有效止暴制乱吗?须分清政治、法治和道德问题
“一国两制”的异与益,香港和内地不能都只看一面
香港本土派“全盛期”已过,校园闹事只是“退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