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建宗:反对派和外部势力文攻武吓,中央不会坐视

2020-05-27 08:31:52
导读
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说明时表示,香港回归20多年来,由于反中乱港势力和外部敌对势力的极力阻挠、干扰,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而且,自2003年23条立法受挫以来,这一立法在香港已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严重污名化、妖魔化,香港特别行政区完成23条立法实际上已经很困难。 就香港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法规问题,观察者网采访了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何建宗先生。以下为采访全文。

【采访/观察者网 朱敏洁】

观察者网:去年“修例”引发巨大风波和暴力,今年全国人大提出“港区国安法”,如何看待这个举动?迫切性是什么?

何建宗:去年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已经提出要健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这次提出由人大常委立法并公布实施是落实四中全会决定的重要举措。这意味着香港自回归以来有关国家安全的法律真空得以弥补。根据基本法23条,香港应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可惜在2003年23条立法失败以后,到现在已回归23年,已经接近“五十年不变”的中期,立法仍未通过,这是十分让人遗憾的,也成为国家安全的短板和风险口。

去年修例风波以来,反对派和外部势力肆意通过各种暴力行为攻击中央机关、特区政府机关、中资机构、本地商店以及普通平民,已经是以实质的暴动行为严重挑战“一国”底线。再加上,反对派以各种形式推动外国制裁香港和国家,包括美国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都表明香港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是未来式,而是现在进行式。

现在,由全国人大审议法案,迫切性很大,在香港立法会瘫痪的情况下,直接立法然后颁布,是既符合基本法、又能及时回应国家安全遭受威胁的最佳办法。香港在疫情过后,亟需重建经济,但同时又面临“修例风波”一周年的阴霾,法案的早日颁布实施将有助香港社会重回正轨。

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的说明。

观察者网:最近一段时间,香港政府有过几次针对反对派的积极行动,抓人或审判,是不是意味着某种信号?

何建宗:从去年6月到12月,持续不断的反修例运动涉及范围之广,参与人数之多、暴力程度之大,都是前所未有。香港警方要处理大量的搜证和检控工作。有些去年8月的违法分子直到最近才被起诉的,也大有人在,所以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特殊的信号。

当然,这些检控引起了香港以及国际媒体的一些轰动,但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没有人能够逍遥法外,同时香港是司法独立,每个人都可以接受公平的审判。

观察者网:过去我们一直关注“23条立法”,这次“港区国安法”订立后,对“23条”立法会有什么影响,地位以及紧迫性是否发生改变?如何理解这两者的关系?

何建宗:香港因为长期以来国民教育缺位,市民的国家认同不足,反对派也把国家安全与个人权利对立起来,制造很多不必要的忧虑和恐慌,导致2003年立法失败。正如特首所说,未来能够在香港立法会通过23条的机会已经很低。虽然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但国家安全的定义只能有一个,在国家安全已经受到威胁的今天,中央以遏止四种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直接在香港立法,可以起到震慑作用。

基本法23条立法其实是为国家立法,但现在中央已经直接出手,23条立法仍然是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只是现在紧迫性已有所降低了,日后立法之时也要跟港区的国家安全立法相配合、相适应。

观察者网:人大议程中提到了“执行机构”,从立法到执法,关键问题还是在于落实,香港和内地的法律基础存在差别,那么中央和香港在商讨执法和落实层面的配套制度安排时,有哪些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

何建宗:实事求是的说,未来实施“港区国安法”会有很大的挑战。首先香港实施普通法,无论是执法和司法机关都没有执行和审理大陆法法律的经验。比如说,普通法有关国家安全的判例是否适用,多大程度适用?特区政府应该做好衔接和其他配套工作,并与中央政府磋商有关执法和司法方面的指引。

事实上,回归23年,香港法律界普遍对大陆法、以及中央按照宪法和基本法行使权力有排斥态度,导致香港法律界与内地有关部门及专家的接触交流严重不足。可以说,内地了解香港的普通法远远比香港法律界了解内地的大陆法多得多。香港特区政府维护国家安全法的实施应该促使香港法律界更正面、更虚心地接受大陆法,包括基本法已有的各种大陆法元素,比如人大解释法律的权力。

观察者网:这次草案中提到,“中央人民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对这个机构未来的职能和权限怎么看,是否会参照澳门的做法?

何建宗:这个机构的细节目前还没有消息,但已经成为香港人在国家安全立法方面最关注的一点。个人认为,澳门的模式只能作为参考,香港正面临危害国家安全的真实威胁,这个机构需要在符合“一国两制”的大前提下,与香港政府携手有效遏制各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将相关违法人士绳之以法。

观察者网:那目前这个消息在香港社会有什么反应?今早看到叶刘淑仪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香港可以立一条既能维护国家安全、又不会影响一般市民人权自由的条例”。我想,可能后半句话也是反映了反对派一直以来最大的托词,诸如人权自由普选等等,事实上也已有反对派在外媒发声,您对此怎么看?未来推行会有哪些阻力,可以从过去的几次街头风波中吸取什么教训?

何建宗:从反对中央政府到反对内地人民乃至普通话等各种文化,我们越来越明显地看到,香港反对派利用香港一些社会问题和矛盾,挑拨市民对内地的各种仇恨,继而通过暴力冲击和瘫痪立法会,阻碍日常政府施政,以“揽炒”的方式绑架全体香港市民以达到其政治目的。外媒的发声和上述行为一样,是搞乱香港、以配合国际反华势力的重要一环。

这次港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包含了惩治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和外国与境外势力干预特区事务的内容,可以说是对外部势力和香港反对派文攻武吓的针对性反击。

启动基本法第18条,把全国性法律纳入附件三并直接颁布实施,是前所未有的,短期内香港社会难免会有反弹。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普通市民对此不了解而产生的忧虑,这需要中央和特区政府及时发布充分、有效的信息,以加强市民的信心,这部法律是针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是保障而非损害绝大多数香港市民的自由和权利;第二部分是有人别有用心扭曲甚至散播谣言,包括有人认为香港将进行网络管制,很多软件都不能使用,个人在网上的信息会被盗用等等,这些恶意攻击跟去年以来各种旨在引起公众恐慌的不实信息一样,是以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为目的,必须加以驳斥和遏止。

5月22日上午,黎智英向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要求取消禁止他离开香港的命令,但遭到拒绝。图自香港商报

观察者网:我们现在看到最大的问题是“一国两制”在港台、国际社会遭到污名化,曲解“一国两制”之下的“权利和义务”,歪曲“高度自治”与“中央管辖”的关系。您一直致力于“一国两制”研究,长年从事两地融合工作,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想法,如何改变这些状况?

何建宗:我注意到,草案的第五条要求特首就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定期向中央提出报告,包括开展国家安全推广教育。我本人是特区政府基本法推广督导委员会的委员,也参与很多宪法基本法的教育工作,我希望国家安全教育工作可以尽快落实,最可行的办法是融入现有的宪法基本法教育体系当中。

国家安全的教育应该是全面性的。事实上,中央于2014年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包含十一种领域的安全,其内涵已经超过在1990年颁布基本法时的具体内容。因此,有效的国家安全教育不光是有关国家安全立法的宣传,而是让香港市民深入了解国家面对的各种国家安全威胁,积极主动担负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建宗

何建宗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反对派和外部势力文攻武吓,中央不会坐视
这次疫情会影响香港和内地关系吗?
就公平性而言,这次区议会选举是香港历史上的污点
民生政策能有效止暴制乱吗?须分清政治、法治和道德问题
“一国两制”的异与益,香港和内地不能都只看一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