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建宗:疫情以来首次往返内地和香港,内地朋友都在问一个问题

2020-10-16 07:22:26
导读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香港和内地之间的“封关”状态也持续数月。 也许是去年以来“修例风波”街头暴乱余波未了,再加上今年中央政府坚决实施香港国安法,香港一小撮反对派和“港独”便借机将疫情与政治搅和在一起,屡屡散布荒谬言论,挑拨离间,制造不信任,企图阻碍两地合作抗疫及香港国安法的落实。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何建宗先生,近日因公务往返内地和香港,这是他自今年1月疫情暴发后首次来内地。观察者网借此机会,邀请何老师做了一个简短访谈。采访时何老师返港不久,正在家中进行14天隔离,近日已结束隔离期。以下为全文内容。

【采访、整理/朱敏洁】

观察者网:何老师,您好,您本次往返内地和香港,是疫情发生以来首次吗?疫情之下行程的变化,两地通关、疫情隔离、管理有什么异同吗?

何建宗:从今年1月份以来,我是首次回内地。因为公务需要,我在8月28日从上海入境,隔离以后到了北京、广东等多个城市,对两地抗疫策略和措施的差异有很大感受。这些差异与两地体制不同有很大关系,对于我们研究“一国两制”的学者来说也很有启示。

内地抗疫的一个最重要概念,是“闭环”,以严密管控、庞大的资源投入和有效的社区力量作支撑。“闭环”的核心要素,是任何人自境外入境以后,从检测、分流、隔离到结束隔离都不能与社区有任何接触。我踏入上海浦东机场开始,无论是排队接受检疫人员询问,到采集鼻咽拭子进行检测,再到机场内上海各个区的登记柜台,最后分派到隔离酒店,整个流程都与外界或社区零接触。上海人办事专业,个别城市对港澳入境人士过度反应的态度,也令我留下深刻印象。

中央在疫情初已定性为阻击战,因此整个抗疫工作都强调集中所有组织和资源,统一调度;所有民众都必须服从指挥。当一个地方出现疫情时,中央也会调动其他地方的力量去支援。武汉能在一个多月内把疫情控制住,就是全国支援的最佳例子。

反观香港,我们未能如内地一般实行闭环管理,也没有像内地那样强大的社区力量去执行严厉的封锁措施。我们的居家隔离是可以与家人同住的,他们可以自由外出,访客也可以自由出入。

因为去年“修例运动”余波未了,香港市民对政府的信任度较低,也曾发生恶意抹黑内地支援香港医护人员的劣行。但无论如何,特区政府没有法理依据、也缺乏社区资源去执行像内地一样的闭环措施。

可能内地民众也必须认识体制上的一些差异:用内地的视角来看,香港处理疫情有点拖拉,未能清零;但以香港比较接近西式的治理模式来看,现在每天十个左右病例,包含本地和输入个案,与西方国家比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强求香港长期实现病例清零才可以与内地通关,或许并不切实际。只要我们认为检测结果是科学的,我想凭阴性检测结果往来内地与香港应该没什么问题。

香港于2月8日起正式“封关”,内地抵港人士须接受强制检疫14天;稍早前的通知是强制隔离措施延长至10月7日。

观察者网:您这次在内地转了好几个城市,参加了什么项目或活动吗,交流情况如何?一圈转下来,有没有较深的感受?

何建宗:我主要是来参加一些有关港澳问题的会议,到访了几个大学,讲讲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的最新情况;另外,在广州参加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属下的“内地港澳青年学生之家”举办的大湾区青年活动。

顶着疫情往返两地,最大的感受就是,内地在疫情控制方面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但香港是收得慢、放得也慢。这次内地朋友跟我说得最多的,便是为什么现在内地几十天没有本地病例、但香港还是继续对我们执行2月以来的来港检疫14天的措施。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是说不通的。把现在内地的抗疫成绩跟今年2月份相比,或者跟当前欧美国家的情况相比,都不可能得出风险程度一样、同样需要隔离14天的结论。

观察者网:那您返回香港后,还是需要隔离流程吧?此前,香港约有180万市民自愿接受核酸检测,稍后林郑称第三波疫情已得到控制。其实,关于核酸检测引发不少纷争,其中更冒出荒谬传言,不知您现在回头看这波疫情的处理过程,有些什么感触?在内地,人们分析美国疫情防控问题时,时常会指出社会的反智主义和政治干扰因素,您担心类似状况在香港也出现吗,或者说出现酝酿这些情况的土壤?

何建宗:我现在正在香港居家隔离,还有几天就结束了,所以是实地了解了两地抗疫措施的差异。香港的检疫人士首先是自己坐公交回家的,检疫期内需要带电子手环,手环与手机的APP连接,如果离开住所的话,理论上系统是可以侦察到的。但由于香港没有社区力量去执行检疫,只能靠政府人员抽查,所以基本依靠检疫者自律。

香港也有像美国那样的民粹主义,有共同点也有差异。共同之处是,两地都有人罔顾事实,将无法控制疫情的责任推卸给中国内地。事实上,从2月开始已经没有内地游客可以去美国,过去半年通过内地关口输入香港的个案是零。我过去的文章中经常说,抗疫要做到科学为本,避免“仇恨为本”和“惊吓为本”,但很不幸的是,香港和美国都有借着抗疫散布仇恨的情况。只不过两地的差异在于,香港人对内地的了解始终比美国人深入得多,内地支援队的专业和出色的表现也使香港人留下深刻印象。

观察者网:8月,澳门和珠海、广东全省陆续恢复两地自由行;9月23日起内地恢复办理澳门自由行旅游签证。说实话这很难不让人想到香港的状况,同为特区,同样是内地居民旅游观光的目的地,近年来、尤其是去年修例风波到今年疫情,香港旅游业打击颇大,整体经济状况也大不如前,一方面对比港澳防疫反应,另一方面是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产业发展,您如何看待港澳两地的差别?未来香港在这些方面的前景预期如何?

何建宗:毫无疑问,澳门的抗疫成效比香港好,至今只有46个案例。澳门地方和人口都较香港少,市民同质性较高,政府在抗疫中占主导地位,威望也更大,并且在疫情初期就与内地专家比如钟南山院士合作。相较而言,香港政府比较弱势,抗疫由专家主导,但他们对内地了解有限,倾向于不惜代价限制市民活动的方式来压低病例,策略相对被动。谁都明白督促市民留在家中不要聚会,永远不会错,问题是抗疫必须做到真正能收能放,在医疗资源充足的前提下,尽快让市民恢复正常生活。

其实,粤港澳健康码谈了很久,一直是只闻楼梯响。我最担心的,是以香港的抗疫进展,很可能在两地部分通关数星期以后,内地或香港又在秋冬季迎来新一波疫情而重新封关。香港和内地体制不一样,只要我们相信检测结果的准确度,强求一个地方在数据上长期清零才能通关,似乎不切实际。

早在7月,香港旅游业者前往政府总部外请愿,呼吁政府尽快推出“健康码”。图自港媒

观察者网:前面聊了疫情相关话题,接下来想向您请教香港近来的政治讨论。首先当然是嫌犯弃保潜逃问题,本来应该是罕见情况,如今却时常见诸报端,部分嫌疑人成群结队逃走,还有人在网络为此“声张合理性”,不得不令人怀疑是否会损害香港司法的权威及外界对其信心?

何建宗:这批犯人首先是逃犯,所犯罪行包括制造炸弹等重罪,不是正当守法的社会运动参与者。部分香港媒体、政客和市民到处声援他们,甚至鼓励家属控诉特区政府,完全是颠倒黑白,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可能支持这批人潜逃。这些逃犯中有触犯国安法,也有触犯其他法律的。我相信,经过这次事件,日后法官在批准与“修例风波”有关的疑犯保释申请时,会更加审慎。

观察者网:其中一个状况是,不少嫌疑人逃往台湾,近期也传出消息称这些人到了台湾后音信全无,其实从去年以来港台之间颇多矛盾,不知您对此有什么想法?

何建宗:台湾借香港刑事案件进行炒作政治的情况,近来有恶化趋势。比如,促使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的谋杀案主角陈同佳,在表达愿意回台自首后,台湾当局无视过去曾与港方移交疑犯的具体经验,用各种借口为疑犯的自首行为设置障碍。

一些因修例暴动被控而逃亡台湾的疑犯可以获得台当局收留,而在台湾发生的谋杀案的主犯愿意回台受审却受到诸多刁难。这对于一个标榜法治的社会而言,是极大讽刺。我相信,如果这种政治操作持续下去的话,也将引起台湾民众的反感。

观察者网:日前,香港教育界的行动也引发关注。首先是,通识教科书删改“三权分立”等内容,为此林郑公开表明香港没有三权分立。我们比较感兴趣的是,此事有望成为香港教育改革起点吗?一是组织架构,其实内地民众也逐渐了解到,香港教育局、考评局、教协等各部门间的统筹协调甚少,教育局权限有限,“教协”内部、学校教师中不少是泛民甚至港独,比如近日教育局称正在制定国安法相关教材和课程,能有效落地吗?二是教育政策,未来改变的突破点是什么,如何推动?

何建宗:有关“三权分立”的讨论,我觉得香港社会普遍对基本法认识还相当有限、甚至浮于表面。如果要正本清源,需要有更好的准备和论述。“三权分立”论在香港根深蒂固,是很多教科书的内容,不少终审法院判词也提到过,因此我提议要有更充足的法理、历史和政治学资料佐证来进行驳斥,无需操之过急,更应该避免演变成骂战,让反对派人士乘机炒作。

至于国安法教育,这是法定要求,因此特区政府没有做不做的选项,只有在如何开展教育方面进行研究。教育局亲自制定教材很有必要,更重要的是将其上升为指定教材,而不是让老师自由选择用不用、教不教。

至于通识教育,主要是几大问题,比如作为升大学的必修科目,缺乏指定教材,以及让年轻人过早接触政治等。我觉得,把必修科改为选修科的话,改动太大,影响课程完整性和大学录取制度。要改善的话,应该在保留必修科的前提下,由教育局制定指定教材,并将政治类比较敏感、容易误导青少年的部分单元取消,例如“今日中国”,并减少通识科课时,以语文和科学知识训练代替。最近,有智库提出将通识科的评级改为合格与不合格,这也是可行方向之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建宗

何建宗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疫情以来首次往返内地和香港,内地朋友都在问一个问题
新冠清零,香港为什么不行?
表面上香港似乎回到几个月前的状况,但有本质区别
有人想用“国安”换“普选”?底线能换吗?
反对派和外部势力文攻武吓,中央不会坐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