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海峡两岸的海军,迎来了不同的新时代

2020-01-19 10:40:5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洪希伯】

本周军事新闻中最为重头的消息,是055型大型导弹驱逐舰首舰101“南昌”舰于青岛某军港举办入列仪式。而在海峡的另一边,上一任“参谋总长”沈一鸣葬礼尘埃落定后,带着“潜舰‘国’造”使命上任的新参谋总长,将在推动台伪海军两大计划的同时,如何改变“逆贼败党”集团武装力量的布局,同样值得关注。

“四代舰”归建入列!

自露面以来,055型大型驱逐舰就汇集了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目光。2020年1月12日,055型首舰101“南昌”舰,作为新中国与人民海军最先进的水面作战舰艇终于正式入列。在这个人民海军现代化建设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时代里,我们才刚刚习惯了将“三代舰”作为国产先进水面舰艇标准的时候,“四代舰”业已动若雷霆。

“四代舰”加入现役的消息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举国上下无不欢声雷动。一如网友们自嘲对海军舰艇与武器装备“喜新厌旧”,101舰服役的巨大声浪,盖过了另外两则三条新舰入列的新闻:101舰入列当日,052D改进型首舰156“淄博”舰加入现役,而056A型轻型护卫舰也在稍早时,一天服役2舰,传统上分给护卫舰的5开头舷号早已不够,排到6了。

同日入列的101舰和156舰的舰帽


同日入列的620舰和621舰

在一些网友眼里,像轻型护卫舰这样、属性偏向“基地兵力”的舰种,已经不再需要这么大的关注程度了。056型轻护,是用来替换原本037型为主的小艇部队的,正如056型在俄罗斯国际军事竞赛“海洋之杯”里的精彩表现那样,建国之初立足于“空、潜、快”的海防建设方略,成就了我军小艇部队令人瞩目、惊叹的彪炳战功。

人民海军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不惧强敌敢较量,以如椽大笔在战史上写下自己名字的功勋部队,理应拥有自己的血脉传承。以舰之身,承艇之名,初看起来似乎有些“错位”。但这正是以鲜活的吨位数字,描摹了人民海军奋进新时代的最美姿态——更不用说舰艇命名对于全民(尤其是内陆城市群众)海洋意识建设的重大裨益了。

如今的“海上猛虎艇”,588“泉州”舰

如今的“英雄快艇”,520“汉中”舰

即使在一周军评里罗列出4条新舰几乎同时入列的消息,却难以让人内心产生多少波澜,明明是几十年来罕见的水面舰艇部队服役浪潮,好像只是很寻常的风景。

背景板后隐约可见辽宁舰的舰岛

101舰服役仪式背景板后,有个更大的背景——辽宁舰,而背景板上一个特定的用词,也让一些网友开始讨论,即“归建”。“归建”一词,其原意是部队的单位集体或个人回归原本的建制,出现在这里的确不太寻常。

有网友认为,此处的“归建”一词,意指新“南昌”舰回归原本部队建制。

人民海军初代“南昌”舰


人民海军第二代“南昌”舰

其实此处的“归建”一词,更早有个相似的用词是“归渡”,笔者印象中,首次出现在海军“引俄舰”——956E型136“杭州”舰上,用以描述其特殊的来源——并非国产,而是引进。从她升起军旗,完成交舰仪式,从俄罗斯驶向祖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人民海军的一员了;但在经过几个月的航渡归来时,仍然需要在仪式上进行区分,强调它从这一刻起归入其所属部队建制,有了它的母港码头。

所以我的想法是,101舰服役仪式上出现的“归建”一词,是因为101舰作为“四代舰”首舰——也可以说是原型舰,承担了诸多具有开创性的先导试验工作,使得部队也需要执行较长时间的非作战值班任务——但就像那些武器和设备试验舰那样,这个时候的101舰,已经在以一种特殊的形式服役了;直到这场仪式之后,101舰才“归”入了北部战区海军某驱逐舰支队这个“建”制,进“入”战斗序“列”执行日常任务。

参加2019年海上阅兵预演时的101舰

自1949年4月23日建军江苏泰州白马庙以来,人民海军所装备的国产舰艇已经发展到了第四代。每划分一代,都堪称人民海军走向现代化的坚实步伐,堪称具有整个民族海军装备发展的里程碑意义。

里程碑意味着进步,但进步从来不是凭空而来的。每一座里程碑的背后,都意味着比以往老式舰艇更深、更广、更新领域的探索与实践。自二代舰上开始广泛装备防空导弹、配备通联指挥全舰各战位各兵器的指挥控制系统;到三代舰追赶世界先进行列,具备区域防空作战能力……我们所看见的舰艇更新换代,背后是军工系统与部队单位通力合作,日复一日乃至年复一年的长期试验。

作为四代舰,055型在武器装备与外观风格上,与052C/D为代表的三代舰仍有着明显的继承与发扬关系,甚至如果不是官方阐明她是四代舰,笔者还会将其归入三代……也许会说是三代半舰。

在应用集成桅杆,舰上雷达全相控阵化,自动化程度与综合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的四代舰里,055也不会是唯一型号

对于有幸目击二代舰、三代舰试验的笔者而言,当年看着新舰来来回回出海、靠码头,却不见其成规模建造,也是小时候的未解之谜。而当年的二代舰之于一代舰,三代舰之于二代舰,外观上都有着明显区别。

一代舰,驱护舰之间像是相似图形的放大缩小,舰上各型武器装备与雷达设备,乃至上层建筑,都是独立分隔的,总体看起来很像是二战舰艇,很明显是在补课;而二代舰除了舰艇本身外形风格相对“圆融”,舰艇内部各式传感器屏幕的大幅度增加,各类机柜的整合,让二代舰看起来没有一代舰那样“棱角分明”,却有着更加强大的作战能力,而二代舰发展到后来也进入到了控制雷达反射信号、红外信号的领域,开始表现出向三代舰过渡的特征。

一张经典的一二三代舰(以及一般不参与分代的引俄舰)同框照片

而无论是小时候看见053H3,还是在网络流传“中华神盾”时就亲眼目睹过“江南四杰”,在欣喜地观察到新型武器装备出现,感叹“哦,装防空导弹了!”“哦,隐身了!”“哦,有垂发了!”“哦,有相控阵雷达了!”的同时,我总有那个几乎一成不变的疑问: 新舰看起来比现有舰艇好很多啊,她们也在码头上来来去去好多次了,为什么不铺开装备呢?

自2017年6月28日,055型首舰举行下水仪式以来……不对!应该是自055型导弹驱逐舰首舰的舰员队组建以来,四代舰更加强大、更加全面的作战能力,意味着更加繁重、更加持久的全新作战能力探索与试验工作。而就在055型首舰筹划组建舰员队,决定接舰部队之前,人民海军的老牌精锐部队就曾经表达过顾虑:抽调精干人员组建全新一代舰艇的舰员队,将会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会影响到日常勤务的执行,因而将首先接装四代舰的荣耀让给了兄弟部队。

从三代舰向四代舰的跨越,又将诞生一段段动人的故事

靡费巨万,承载了祖国和人民万千期望的新型舰艇啊,是一定要担得起这份期待的!自055型的分段最早“露面”,到如今入列服役已有5年的时间;初算起来探索与试验经历了很久,但与之前历史上的2次换代相比,如今航迹远至世界各个角落的人民海军,对舰艇的更新换代已经越发的驾轻就熟,055和操纵055的水兵们,担得起我们的翘首以盼!

国力的强盛,也意味着人民海军的新型舰艇建设,已经不再是以往“小步快跑”如同挤牙膏一样近乎穷酸。在101舰入列之时,还有多条055型正处于不同的施工进度之中。笔者曾有幸多次目睹的102舰,就已经展开了多次试航工作。

2018年4月28日下水后的102舰,舷侧的红旗仍在

说回前面的“归建”话题,因为“四代舰”是全新的一代舰艇,虽然一早就确定了接装部队,但是大量的先导试验工作,让其接装工作远长于之前的舰艇,因此在101舰终于入列时,还是得用“归建”一词来描述。当然,这个解释最多算我的“一家之言”,人民海军已经不止一次两次跳出定义、打破定义。101舰,既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从新年新舰的欢喜中回过神来,不妨看一眼大洋彼岸的敌手——美国海军固然在近期遭遇了诸多问题,但是他们在冷战时期的传统优势领域弹道导弹核潜艇上从未放松,尚未开工的“哥伦比亚”级新型战略核潜艇已经“吃”掉了美国海军年度造舰经费的20%-25%,预计在开工后占据美海军年度造舰经费的30%以上。这一切,急得其海军部长大呼“要钱”,要求美国防部给海军更大的经费倾斜。

作为冷战超级大国的象征,美俄先进战略导弹核潜艇仍是人民海军需要努力追赶的目标

而如今的美国海军,已经开始执行所谓的“分布式海军行动”战略,即应对反舰能力越来越强大的人民海军,他们将调整以往围绕航母展开行动的行动方针,尽可能将水面舰艇分散运用,以迷惑并迟滞我方探测与打击手段。

从妄想着依靠超大吨位轻武装快艇(LCS)就在近海“扼死”人民海军,到如今不得不将其水面舰艇力量“化整为零”,敌人一天天烂下去;从看着“江南四杰”就如获至宝,到如今一艘艘055与052D改进型排着队等“办礼”,人民海军虽然与传统海上强权依然存在差距,但我们正一天天好起来;

2020,又是个踏坎坷、赶日月的好年头!

心念“潜舰‘国’造”的新总长,不是一头简单的“老黄牛”

根据1月16日生效的命令,台伪军原“海军司令”黄曙光正式被任命为沈一鸣之后的下一任台伪军“参谋总长”。尽管此前岛内媒体早已猜了个七七八八,但台防务部门此前一直否认,一直压到沈一鸣等人的公祭之后再行公开任命。而黄曙光留下的“海军司令”一职,则由沈一鸣身亡后,以“副参谋总长执行官”之职临时代行“参谋总长”职责的刘志斌正式接任。

除了今年7月就将届满64岁退休的“总统府战略顾问”蒲泽春之外,台伪军海军出身的现役二级上将也就是这两位了,恰好是最为资深的二级上将——2016年6月升任“海军司令”的黄曙光,以及最为年轻的二级上将——2019年4月升任 “副参谋总长执行官”的刘志斌。

黄曙光(上)刘志斌(下)

早先岛内已经猜测,黄曙光接任“参谋总长”后,刘志斌必将接任“海军司令”,只是后者留下的空缺,原本外界有声音认为会由两位“副参谋总长”中更为资深的陈晓明中将接任;结果1月17日接任“副参谋总长执行官”,同时晋升二级上将的却是另一位同为陆军出身,呼声也很高的人选,台伪防务部门“常务次长”徐衍璞陆军中将。

据称在沈一鸣等人坠机身亡当天,徐衍璞便赶往“三军总医院”亲自指挥布置灵堂,并整夜在灵堂陪伴死者家属;在葬礼经费尚有四百余万新台币缺口的情况下,徐还四处筹措费用,主持操办葬礼事宜。为此徐颇受台伪军高层好评,力压比他早一年晋升中将的陈晓明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在报道祖籍山东的徐衍璞(左)的身份时,岛内媒体总是不忘提及其母亲是宜兰的泰雅族一事,称其为“首位有着原住民血统的‘国军’上将”

这样一来,陈晓明只好接任徐衍璞的台伪防务部门“常务次长”一职;而接任陈晓明“副参谋总长”一职的,则是2019年6月刚刚升任“海军副司令”的邱树华中将;这就意味着不仅台伪军“参谋本部”中海军的地位显著提升,台伪海军也将迎来一连串人事升迁,从“海军副司令”到146舰队指挥官,人人有份。

146舰队因装备了台伪海军全部10艘“成功”/“佩里”级护卫舰,驻扎澎湖一线,长期颇受关注

总之,在沈一鸣意外身亡这场人血馒头里,台伪海军可谓捞了个盆满钵满。黄曙光原本去年就有望和沈一鸣竞争一番“参谋总长”宝座,只是因为明面上的“潜舰‘国’造”处于关键时期不便换将,暗地里又有“参谋总长”不好连着由同一军种出任两届的潜规则,才使得黄曙光只好留任,若不是沈一鸣出了意外,黄曙光很难有机会继续升职。

不过对于潜艇部队出身,对潜艇有着特殊情感的黄曙光来说,除了高官厚禄之外,“潜舰‘国’造”的推进情况,确实也是他最为在意的地方。他曾多次向台伪军内其他高层表示,“等到首艘潜舰下水时,虽然我肯定已经退休了,但我肯定还要志愿带队出海”。言下之意,“潜舰‘国’造”是他老黄的命根子,谁也休想搅黄。

2019年5月9日,潜艇建造厂房动工仪式上,黄曙光陪同蔡英文出席

而新任“海军司令”刘志斌虽然是水面舰艇部队出身,并非黄曙光派系的人,但本身也是深受民进党宠信的本省籍年轻将领。对他来说,藉由“潜舰‘国’造”捞上一番政治资本,日后再进一步的希望是很大的,所以也犯不着在这件事儿上和黄曙光对着干,估计将会延续黄曙光任内对“潜舰‘国’造”的相关政策与资金倾斜。

不过根据目前的计划,“潜舰‘国’造”的首艇试航工作将在2024-2025年进行,届时刘志斌应当早已任满高升。而黄曙光此前早就算到了值此关键时刻的政策延续性问题,为了届时顺利组织首艇服役工作,黄曙光早已钦定了接班人——比他小7岁,同为潜艇部队出身的嫡系,在台伪防务部门的履历也很丰富的高嘉滨。

2018年9月4日,高嘉滨接任“总督察长”的仪式,注意主持仪式的正是时任台伪防务部门副负责人的沈一鸣

高嘉滨2018年9月以少将军衔担任防务部门“总督察长”(任上晋升中将),要知道台伪军设立这一专司监管稽查台伪军各类重大政策项目、财务的职务七年来,均由资深中将担任;黄曙光上下奔走,成功地把之前担任“海军副参谋长”的高嘉滨塞到这个关键位置上,在当时各项重要子系统引进计划处于关键时期,特别是潜艇厂房即将动工前——这个岛内无数人盯着这些项目,巴不得咬出点弊案的节骨眼上,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完成老上级交代的任务后,高嘉滨已于2019年12月从“总督查室”调回海军,任舰队指挥部中将指挥官。考虑到黄曙光、刘志斌等人之前都曾担任过这个职务,也就是说,高嘉滨很可能会两位前任一样,在一两年内升任“海军副司令”;这样一来,“潜舰‘国’造”首艇服役时,届时61岁的高嘉滨,正处在担任“海军司令”的黄金年龄上。

蔡英文政府接下来的四年任期,也将是推动“潜舰‘国’造”最为关键的四年

从他一手栽培高嘉滨为接班人,并让其长期参与“潜舰‘国’造”的工作来看,作为台伪军海军当年参与现代化潜艇引进的亲历者,对自造潜艇有着深深执念的黄曙光,对“潜舰‘国’造”倾注的心血确实不是简单的作秀而已。除非计划会受到“不可抗力”的影响,在黄曙光-刘志斌-高嘉滨任内,最终完成“潜舰‘国’造”第一阶段目标的可能性非常大。

当然,除了“潜舰‘国’造”之外,将与之先后开工的“‘国’舰‘国’造”计划也将得到良好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坐上“参谋总长”宝座的黄曙光,显然不会急着和台伪海军里树大根深的水面舰艇派系对着干。然而对于本来深信自己在台海防卫中地位最高,又有沈一鸣撑腰的台伪空军来说,1月2日之后的世界线就完全急转直下了。

四位上将(可见最左侧的海军上将正是黄曙光)为其覆棺,追晋一级上将的沈一鸣,身后可谓极尽哀荣

台伪空军之所以有着几个军种中相对最为旺盛的“拒统”斗志,除了倚仗美式装备和美式训练之外,长期以来台伪空军在美训练,与美军形成的良好关系,使其也是最为相信战时美军援助的速度与力度的。而且台伪空军不少高层也确实和美军有着非同一般的私人渠道关系,2002年毕业于美国空军战争学院的沈一鸣,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例子。在其生前就有传闻,沈一鸣已与美军高层达成过密约,一旦台海有事,战时如何沟通情报获得援助云云。

“干!看着也没我炫,打起来也没我有用,抢起钱来各个是把好手,靠幺啦!”

无论所谓密约的真伪如何,而今都随着沈一鸣的一命呜呼成了无法证实的传说。在美军中形象最好的高官和他掌握的秘密关系瞬间不复存在,对台伪空军高层士气的影响本就很大;葬礼后的人事布局中,空军未获一点补偿,反倒是与之长期明争暗斗的海军又成了最大的赢家,今后几年在各类政策上难免要被压着一头。对于逆贼败党集团中这支思想上最为反动、行动上最为坚决的力量来说,这个鼠年的开头,相当不好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洪希伯

洪希伯

军事观察者,旅港学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台湾军事
台湾军事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海峡两岸的海军,迎来了不同的新时代
活久见!美军打算跳帮俘虏055?
海军子弟看山东舰:熟悉的幸福,陌生的快乐
阅兵中的100面战旗,背后有多少故事
阅兵式上的这支国产最新型自动步枪,不仅颜值爆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