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友谷 :台湾政治妥协的“艺术”

2014-08-12 10:03:37

从反贸易、封核四、挡自经区到高雄气爆究则,绿营政客的好斗、善斗令人观止。“经济部长”张家祝请辞时批绿营“只有杯葛,没有是非,罔顾全民利益,不断瘫痪各项政务。”日前“全国工总”发布年度建言白皮书,亦抨击蓝绿恶斗“令人厌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中时社论亦曾以“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为题,呼吁蓝绿立委停止恶斗。

政治确实需要妥协,否则就是战争。台湾政治并非毫无妥协,而是这些妥协止不住恶斗。怎样的妥协才是艺术?在目前政党生态下,这种艺术有无可能?

绿营炮轰,成为张家祝请辞导火线。

蓝营什么都可妥协

堪称艺术的妥协,必使各方感觉彼此基本立场均能兼顾,大家愿意妥协,又都信宁承诺,如此才能避免恶斗。所以妥协艺术的前提,必须各方皆有基本立场,且皆认定彼此立场可以并存。否则,若某一方无明确立场,划不定退让底线,他方势必软土深掘,则妥协极难达成。此外,某方如认定彼此立场互斥,或根本缺乏诚信,则所有妥协都只为下一场冲突预作准备,甚至可能以假妥协欺使对方陷于被动,则恶斗难止。

国民党政权来台以后,除了反攻大陆、取回江山之外,缺乏真正理想。上世纪70年代的外交挫败使国民党“反共复国”的宣传失去说服力,党员思想信念土崩瓦解。一生宣讲“反共”、负责撰写高中三民主义课本的马璧在1981年突然报奔大陆,还回头指责国民党“要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他们自己都不实行三民主义”;在1972年以笔名“孤影”写《一个小市民的心声》、以“国步惟艰,政宜含垢”为国民党辩护的敏洪奎,当时就公开承认国民党“理想主义不足”。后来在2004年干脆投向扁“政权”。马璧的转向揭露国民党的三民主义宣传度虚有其表;敏洪奎的投机证实了他在《心声》中提倡的现实功利思维才是国民党的真正信念。

明乎此,我们便可理解为何绿营高层中,除了苏贞昌少数几位,其他如黄信介、陈水扁、吴淑珍、吕秀莲、谢长廷、邱义仁、叶菊兰、陈其迈、杜正胜、柯建铭、李进勇、苏焕智、施茂林、郭培宏等,都曾加入国民党、宣誓信仰三民主义,后来再投入党外及民进党,内心却毫无挣扎。蒋经国一手提拔的李登辉,甚至在当上国民党主席后成为台独教父,直到搞垮国民党,被撤销党籍,仍不改其庄严法相。

绿营妥协只为再战

国民党从小蒋统治末期,就已失去中心思想。以利合者,终以利分。蓝营温室中培养出来的马英九,能为该党重建早已不堪一击的中心思想吗?

今日国民党,如陈长文所言,只有消极“三不”,没有思想信念。遂导致现实政治中几无退让底线。举凡“国家”认同、“主权”范围、“宪政”规范、施政程序、选举提名、“国法”党纪,到各种公共政策,无一不可让步。绿营食髓知味,自然贪得无厌,永远不断试探国民党的更低底线。张家祝被迫请辞,绿营杯葛羞辱只是表面原因,马政府不能在重大政策上划定底线、力挺“阁员”,才是绿营不“轻易”妥协、蓝营“阁员”纷纷求去的根本原因。

虽然蓝营已无基本立场,但绿营基于根深蒂固的台独信念,仍不信赖外省人马英九主政。李登辉曾说台式民主是“民主内战”,“不是国内矛盾,而是敌我矛盾!”在绿营眼中,台湾政治只是以民主外形包装的内战,除非政权到手、台独告成,所有妥协都只是为了下一场战斗预作布局而已。对此,李登辉“讲了130多次不搞台独”和阿扁承诺的“四不一没有”,堪称经典。

不牺牲原则的妥协是“艺术”,无原则的妥协是“技术”,无诚信的妥协是“骗术”。蓝营只知为了当政什么都可妥协的技术,绿营则专攻妥协骗术。蓝营若不能建立中心信念,只知以顺为正,那么蓝绿妥协只是技术与骗术的偶合,终究成就不了艺术,而张家祝也不会是蓝绿恶斗下牺牲的最后一位政务官。

黄友古

黄友古

台湾大学教授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杨燕煊
专题 > 台湾
台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