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对华关税雷声大雨点小,拜登怎么想的?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09 13:15

霍建国

霍建国作者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 丁悦 编辑/隆洋、郭光昊 】2018年7月6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首次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正式启动了旨在打压中国的“贸易战”。

四年过去,在40年历史高位的高通胀压力下,美国拜登政府终于松口,承认正在考虑取消部分关税的可能性。但在拜登政府的犹疑、反复之下,关税政策至今仍无定论。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7月5日披露了可能方案:仅取消约37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中,约1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开启新的关税排除程序;同时对包括半导体在内的关键中国产业展开新一轮关税调查。方案一出,再度引发美国内广泛争议。

当地时间7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与顾问再次举行会议讨论对华关税问题。据路透社报道,拜登当天回应称,他尚未就是否削减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做出决定,称政府正在“一项一项”地审查关税政策。

2022年7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图自澎湃影像

美媒披露的这个方案无疑依旧是一个无法令各方满意的“折中”方案。微乎其微的关税调降,对缓解美国国内高企的通胀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也无法解决中美贸易的主要问题。

美媒透露的最新关税政策反映了拜登政府怎样的政治考量?后续关税政策可能将如何发展?又将如何影响中期选举及中美贸易?

观察者网特邀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进行深度解读。

1、观察者网:据美媒透露,拜登政府计划在取消1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同时,加大对半导体等关键领域的关税审查。美媒称,这一方案是拜登政府内部矛盾的结果。您如何看待这一“折中”方案?反映了拜登政府怎样的政治考量?

霍建国:此消息仍有待于美官方确认。但就目前报道的规模而言,显然这一动作纯属是象征性,不仅同商界的期待差距较大,而且对缓解美国的高通胀也是微不足道的。

拜登作为一个圆滑的政客,总希望在矛盾中以寻求一种平衡。

今日之美国,两党和国会参众两院在反华问题上已形成高度一致,拜登又面临着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大家把免除对华关税视同是对华让利,相当于是对华妥协,所以拜登在做出对华免除部分关税决定的同时,一定要在反华问题上有所动作,所以才会表示将对中国的部分产品发起新的301不公平竞争调查,不排除加征惩罚性关税的可能。

此外,拜登上台后不仅计划扩大对中国出口管制,还称将动员其盟友联合对华采取必要的限制措施。这至少反映了拜登本人对华的强硬态度,其目的就是为了迎合美国的政治舆论,更多是为了选票考虑,至于其想法和意图能否实现,似乎与他关系并不大。

2、在美国大幅通胀的背景下,美财长耶伦6月承认,对华关税“没有战略意义”。为何通胀如此严重,但拜登政府依旧只减免100亿美元商品关税?

霍建国:很显然在对华关税的免除问题上,在美国政府内是存在严重分歧的。

首先,美财长耶伦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大幅度取消特朗普时期加征的301关税有利于缓解美国国内的高通胀压力,但美贸易谈判代表戴琪则坚持保留高关税,称其压力有利于增加美对华谈判的筹码,所以坚持不动或少动。

美财长耶伦6月表态说,特朗普时期的部分对华关税“没有战略意义”。视频截图

但是,按照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12章及有关附件的说明规定,有关301项下加征的关税在4年期满时,应提前60天征求企业的意见,并根据企业提出的要求进行评估和重新审定后,决定取消或延期。

所以如果按2018年7月6日,特朗普首次针对中国输美的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算起的话,7月7日应是法律规定的截止日期。为此可以看出美国针对这一问题是有法律约束的。但美国又不可能主动取消这些已加征的不合理关税,其结果只能是象征性取消一部分,既满足了国内法律的程序要求,又迁就了国内打压通胀的呼声。

3、如果拜登政府取消100亿美元对华关税,将对中期选举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会因取消关税而遭选民背弃?

霍建国:从目前的情况分析,拜登采取的对华政策是雷声大、雨点小,动作多、效果少,平台多、见效少

总的来看,拜登基本沿袭了特朗普时期的反华政策,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拜登执政近两年来,可以说是政绩平平,国内经济处于最糟糕的时刻,通胀高企,股市震荡,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美国通胀率 图自彭博社

对外政策方面似乎有所表现,但在制裁俄罗斯和围堵中国方面均未取得明显效果,而且由于两线作战,已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美国的中期选举历来更注重国内经济表现,更注重百姓的生活质量,从这一点看,影响拜登中期选举的最大因素仍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美联储虽可以加大力度打压通胀,但时间窗口已经错过,使劲过猛,极有可能在中期选举前通胀下不来,反而触发经济衰退,初步判断拜登中期选举大事不妙

4、考虑取消部分对华关税后,拜登政府收到了400多条反对意见,其中包括24个工会。美国工会为何反对关税?除了工会以外,取消关税的阻力来自于哪些利益团体?

霍建国:取消部分对华关税,美国国内工会组织以及劳联和有关的产业联盟肯定会出面反对,因为当时特朗普加征关税也是打着保护他们权益的口号进行的,所以他们一直以为高关税是在保护就业,保护劳动者的利益。这恰恰是贸易保护主义存在的社会基础,这也是长期以来自由贸易理论同贸易保护主义争论的焦点。

美国劳工咨询委员会(LAC)反对拜登政府取消关税。

一般情况下,当一国产业竞争力较弱的时候,是主张实行高关税政策的,当一国产业竞争力较强的时候,往往会主张扩大市场开放,实行自由贸易政策。由于当前国际分工的细化,多数产业都是高度国际化配置。

(因为)企业是以资源的优化配置为主的,例如美国的太阳能生产设备80%的零部件都是海外供货,波音公司生产的飞机,一半以上的零部件是海外提供的,苹果手机的海外代工比例就更高了。

所以说一国关税的提高不仅限制了其他国家的出口,同时也部分增加了自己企业的进口成本,阻碍了企业在全球优化配置资源的可能发展路径,最终会影响企业的经营效益和利润,不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结论是任何对外的限制和制裁,其结果通常是两败俱伤。

5、拜登政府若取消100亿美元商品关税,是否能对未来的中美贸易产生积极影响?

霍建国:取消百亿美元商品关税,肯定将对相关行业起到积极作用,但对中国国内整体的生产和消费拉动作用有限。中美贸易总额2021年为7500多亿美元,其中的100亿美元堪称微不足道,对整体中美贸易影响不大。

6、此次关税政策还包括开启新的关税排除程序,让企业获得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豁免。此前已经有352种中国进口商品获得了豁免,您觉得哪些商品有望得到进一步豁免?

霍建国:关于关税豁免事项,美国已采取了多次措施,这主要是考虑到美国企业的利益,及美国国内产业结构的短板。

对于美国必须要进口的产品,美国将根据企业的诉求予以适当排除或减免,以支持美国的正常生产,提高美国企业的经济效益。这些商品主要涉及日用消费品、生活必需品,以及部分基础原材料和生产配件,例如纺织品、服装类。家电、家具、西药原料,以及太阳能和风能配件等,应该都在优先考虑之内。

2021年10月15日,上海,中远海运“美线直客特快专线”在上海洋山港盛东码头成功首航。图自澎湃影像

7、此次若取消100亿美元关税,您如何看待美国后续关税政策发展?

霍建国:从目前中美关系的发展态势看,美国已将中国定义为主要的竞争对手,全面出击阻挠限制中国的发展。正如美贸易谈判代表戴琪所说,美国不会放弃对华已加征的关税,这已成为美国对华谈判的工具和筹码,估计短期内很难全部取消。

但取消的余地还是有的,关键取决于双方的接触和谈判,同时也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变化及对中国诉求的变化,总之仍需要一定的外部压力。

此外要关注美国商界的态度,需要我们继续多做美国商界和在华跨国公司的工作,由他们出面,推动美国继续改善调整征税目录,力争通过多次的删除和分阶段的减免,可以将影响控制到最小范围。同时,还要保持同美国的沟通和谈判,防止美国进一步采取新的贸易限制措施。

2020年,世界贸易组织裁定美国对中国加征的关税不符合世贸规则,应无条件取消。美国经常要求别人要遵守国际规则,到处强调要尊重基于规则的竞争秩序,很显然是说给别人听的,它自己不会以身作则,反而经常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实行双标政策。

我们历来认为,对于特朗普时期对华加征的关税是对多边规则的挑战和破坏,应无条件地全部取消,这样才会有利于美国经济复苏,有利于恢复正常的中美贸易,有利于世界经济的全面复苏繁荣,希望美国能以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身份,认真对待中美关税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丁悦
对华关税 贸易战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美关系

她回国后首次采访:窜台是遵循了总统的亚太政策

2022年08月09日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2022年08月0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09日 13:15

取消对华关税雷声大雨点小,拜登怎么想的?

03月26日 08:54

美国主动宣布豁免部分关税,并不代表对中国妥协让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终于回应:不担心台湾,担忧解放军军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