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夫·寇根:欧洲的能源危机正在摧毁多极化世界秩序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29 08:03

杰夫·寇根

杰夫·寇根作者

美国布朗大学政治学副教授

【文/杰夫·寇根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乌克兰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可能会对俄罗斯经济和欧盟经济造成巨大破坏,最终可能会削弱这两者的世界强权地位。此一变化的意义(现在仍未完全明确)是我们似乎正在迅速滑向一个由中美两超级大国主宰的两极世界。

如果我们假设冷战后美国单极主导世界的时期是从1991年持续到2008年金融危机,那么我们可以把自2008年到今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这段时期视为准多极化时期。中国此前快速崛起,而欧盟经济的规模——以及2008年之前的经济增长——使它有理由宣称自己也是世界一大强权。俄罗斯经济自2003年左右开始复苏,加上俄罗斯一直具有的军事实力,使俄罗斯也可加入强权之列。从新德里到柏林再到莫斯科,各国领导人都曾盛赞多极化是新世界秩序。

而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持续不断的能源冲突则意味着,多极化时期现已结束。尽管俄罗斯的核武库不会消失,但它会发现自己已成为一个深受中国影响的小伙伴。同时,能源危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对美国来说,这一点不会对其地缘政治带来多大助力:欧洲的衰落最终将削弱美国的实力。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将欧洲视为朋友。

廉价能源是现代经济的基石。尽管在正常时期,能源部门的效益只占大多数发达经济体GDP总量的一小部分,但由于各行各业都需要消费能源,所以能源会对经济通胀和各行业的生产成本造成重大影响。

能源价格上涨引发欧洲民众抗议

在2020年前十年,欧洲电力和天然气价格已接近达到其历史平均价格的10倍。今年价格的大幅上涨几乎可以完全归咎于俄罗斯侵乌战争,尽管今年夏天的极端高温和干旱也加剧了价格上涨。直到2021年,欧洲(包括英国)需要从俄罗斯进口约40%的天然气以及相当多的石油和煤炭。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说法,早在入侵乌克兰前几个月,俄罗斯已开始操纵能源市场,推高天然气价格。

在平时,欧洲的能源开支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但在价格飙升的背景下,这一开支估计已飞升至12%。如此高的支出意味着欧洲各国的许多行业正在缩减运营规模或完全歇业。铝制造商、化肥生产商、金属冶炼厂和玻璃制造商尤其容易受到天然气价格高企的影响。这意味着欧洲经济可能会在未来几年陷入严重衰退,尽管各方对衰退程度的估计各有不同。

但有一点明确的是:欧洲不会变穷。今年冬天,欧洲人民也不会受冻。早期指标显示,欧洲大陆在削减天然气消费和为过冬储备能源方面做得很好。德国和法国已各自将本国的主要公共事业单位国有化(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以尽量减少能源价格对消费者的影响。

然而,欧洲大陆面临的真正风险是经济增长缓慢会导致其经济竞争力下降。欧洲错误地相信了俄罗斯,以为天然气价格不会上涨,如今这种想法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能源行业将逐渐调整,但这种转变需要时间,并可能引发痛苦的经济混乱。

欧洲正面临清洁能源转型的问题,此外,俄乌战争扰乱了市场,欧盟为此出台了紧急应对措施,但上述两者都与欧洲目前的经济困境无关。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可以追溯到欧洲此前做出了过度依赖俄罗斯化石燃料(特别是天然气)的决定。尽管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可以最终取代化石燃料,向人类提供廉价电力,但它们无法轻易取代工业用天然气(经常被宣传为可以取代管道天然气的进口液化天然气价格更高)。因此,一些政客试图将经济形势持续紧张归咎于清洁能源转型是错误的。

能源战争正在摧毁欧洲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能源战争最终是否会削弱欧洲对乌克兰的支持。

欧洲面临的恶劣形势恶化了此前业已出现的趋势:自2008年以来,欧盟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一直在下降。尽管美国相对较快地从经济危机中复苏过来,但欧洲经济体却仍在苦苦挣扎。其中一些经济体花了多年时间才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与此同时,在中国这个庞大经济体的引领下,亚洲各经济体仍继续以令人瞠目的速度增长。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09年至2020年间,欧盟的GDP年增长率平均仅为0.48%。同期,美国的增长率几乎是欧盟的三倍,平均每年为1.38%。而中国同期年增长率高达7.36%。最终结果是,尽管在2009年时欧盟GDP在全球GDP中占比高于美国和中国,但现在却是三个经济体中最低的。

早在2005年,欧盟GDP占全球GDP的20%。如果欧盟经济在2023年和2024年萎缩3%,然后恢复到疫情前0.5%的温和年增长率,而世界其他地区的增长率为3%(疫情前的全球平均水平),那么到2030年代初,欧盟的GDP将仅占全球GDP的10%。如果2023年的冬天很冷,而近在眼前的经济衰退又很严重,那欧洲GDP在全球GDP中的占比可能会下降得更快。

更糟糕的是,欧洲的军事实力也远远落后于其他大国。几十年来,欧洲国家一直在节省军费开支,现已无法轻易填补这一缺口。现在欧洲为弥补时间损失而增高军费开支,其代价是牺牲了其他经济部门的发展,这可能会进一步拖累增长,并迫使人们做出痛苦选择,削减生活开支。

按理说,俄罗斯的情况应比欧盟更糟糕。没错,俄罗斯仍靠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主要是对亚洲的出口)获得巨额收入。但从长远来看,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可能会走向衰落——即使在乌克兰战争结束后也是如此。俄罗斯经济的其他部门正在苦苦挣扎,而西方制裁将剥夺该国能源行业迫切需要的技术和投资。

既然欧洲已经不信任俄罗斯能源渠道,那俄罗斯唯一可行的战略就是向亚洲客户出售能源。幸运的是,亚洲有许多不断增长的经济体。不幸的是,俄罗斯目前几乎所有管道和能源基础设施都是为能源出口欧洲而建设的,无法轻易转向东方。莫斯科将需要数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来调整其能源出口方向,而且它可能会发现,对北京开出的金融条件,它只能接受。俄罗斯能源行业依赖中国这一现实可能会影响到更宏观的地缘政治。

欧洲的能源危机不太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对化石燃料的需求已经推高了世界各地的价格,尤其是亚洲地区的价格,因为欧洲人在购买非俄罗斯产地的燃料时,出手更阔绰。其结果就是对非洲、东南亚和拉美的低收入能源进口国造成了严重影响。

在这些地区,粮食短缺问题(以及现有粮食价格高企)可能比能源问题更严重。乌克兰战争破坏了小麦和其他谷物的收成和物流。粮食价格上涨常常会引发政治动荡,像埃及这样的主要粮食进口国有理由为此感到焦虑。

世界政治的主要发展方向是我们正在迎来一个中美“共治”的世界。欧洲在国际事务中被边缘化将损害美国的利益。欧洲在很大程度上是民主的和资本主义式的,它承诺保障人权并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欧盟对安全、数据隐私和环境等领域的监管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它还迫使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提升其行为准则以符合欧盟规范。俄罗斯被边缘化似乎更符合美国的利益,但这有可能导致普京(或他的继任者)采用破坏性的方式,甚至可能是灾难性的方式,去挽回本国的地位和声誉。

美国液化天然气船驶向欧洲

在欧洲努力稳定经济之际,美国应该尽可能地予以支持,包括向其出口本国的部分能源,如液化天然气等。这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美国人现在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本国的能源成本也在上升。今年,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已上涨了三倍。随着美国公司试图进入利润丰厚的欧洲和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天然气价格可能还会上涨。如果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美国政界人士将面临压力,会限制能源出口以保证北美民众买得起能源。

面对虚弱的欧洲,美国决策者将希望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中培养更多志同道合的经济伙伴。这可能意味着美国要更加讨好印度、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等中等大国。然而,欧洲的地位似乎难以被别国取代。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受益于美欧经济互利和政治互信。从欧洲经济实力现在下降的程度来看,美国想要建成一个广泛支持民主的国际秩序将面临更大的阻力。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杰夫·寇根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通胀时代卷土重来,谁的错?

2023年01月28日

谁是新自由主义经济的“接班人”?

2023年01月27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29日 08:03

能源战争终将削弱欧洲,中美都会得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越围堵,中国越有可能研发出与ASML匹敌的光刻机”

法国要跟?

“欧洲没有真正的外交国防政策,我们总是跟着美国人”

十九部门:鼓励支持有条件有意愿搬迁群众进城落户

春节假期全国消费相关行业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2.2%

2023春节档票房67.34亿元,创春节档历史第二

“拜登被布林肯说动,转变令军方意外”

春节假期3.08亿人次出游,收入375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