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杰弗里·戈德堡:原以为民主自由的美国不会上阴谋论的当,但我错了

2020-07-03 07:28:22

【文/杰弗里·戈德堡  译/李菲】

2001年9月21日,星期五祷告正在开罗的穆斯塔法·马哈茂德清真寺举行。两千名信徒有的紧张,有的生气,有的还尚未察觉到严峻的新现实。传教士阿赫迈德·尤素夫(Ahmed Youssef)向基地组织和美国表达了愤怒,他称前者为“黑帮”,将后者描述为伪善的典范。

清真寺的创始人穆斯塔法·马哈茂德(Mustafa Mahmoud)没有表现出这种复杂性的情绪。我在祷告后见了他。他是一位老人,一位知名的医生和慈善家,也是一位影响力极高的伊斯兰主义者。他的电视节目《科学与信仰》(Science and Faith)有着数百万的观众。

“我知道你想要答案”,马哈茂德说。他的助手已经向他转达了我的一些问题,其中包括:基地组织为什么袭击美国?他们愤怒的原因是什么?

我说,是的,我想要答案。

“瓦科,”他说。我确定我当时一定看上去很困惑。马哈茂德接着说:“大卫教派袭击了世界贸易中心,那是拥护麦克维的人们。摩萨德(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给予了他们帮助。你知道那天在世贸中心工作的以色列人被告知要留在家里吗?”他说这一点他是从网上知道的。

袭击发生仅10天后,一个错综复杂的“9.11”阴谋论的示意图已经在网络上被绘制出来了。马哈茂德告诉我,没有阿拉伯人可以执行这项袭击,因为阿拉伯人“没有足够的协调能力来做到这一点。”

“无论如何,本·拉登对美国航空有多少了解?” 他问,“他居住在阿富汗。”

马哈茂德是阴谋论的坚定拥护者,只是他的观点对他自己而言根本不是阴谋论,而是可证明的、可信的被阴谋家所掩盖的真相。

“9.11”袭击发生之前,在埃及最大的国家级报刊《金字塔报》(Al-Ahram)的一个专栏中,马哈茂德描述了对文明的最大威胁的本质:“犹太人到底想要什么?读读《锡安长老议定书》第九议定书的内容:‘我们有无限的野心、无尽的贪婪、无情的报复和和超出想象的仇恨。我们是一支秘密部队,我们的计划不可能通过善意的方法来解读。’”

图为1934年美国芝加哥爱国出版社公司出版的《锡安长老议定书》

在袭击发生时,埃及已进入了一种紊乱的状态。人民憎恨他们的领导人,而领导人则惧怕他们的人民。面对普遍的贪污腐败和犬儒主义、周期性的粮食短缺、政治压迫以及严重的经济不安全问题,普通的埃及人无能为力。在这样的环境下,对现代世界的复杂性完全感到迷惑的人们在阴谋思想中发现了一种对其不幸生活的解释。

反犹太主义是将人民的愤怒从失败的政府那里引开的一个工具,这是一个有百年历史的俄罗斯阴谋,它假定存在犹太人统治全球的计划,通常以议定书为其表现形式。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曾写道:“邪恶的反犹太主义盛行的国家几乎都是落后而贫穷的。” 他认为,他们一方面并不落后也不贫穷,因为锡安长老会已经密谋对抗他们;而他们落后贫穷,是因为他们缺乏“清晰地观察世界并辨别复杂社会环境中因果关系的能力”。

中东是盛产阴谋论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哪怕最离奇的理论也常常会产生实际的政策后果。索尔·利伯曼(Saul Lieberman)曾经说过:“谬论是无稽之谈,但是谬论的历史是学术。”我想加上一句:荒谬的言论如果缺乏科学、直接观察和共同认识论的检验,可能会造成深远的消极影响。

八年后,阴谋理论家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一个没有窗户的仓库里,向我解释了为什么他像穆斯塔法·马哈茂德一样,不相信“9.11”事件经调查和证实的真相。

琼斯是一位顶层的专业阴谋理论家,我在他的总部拜访了他,以亲自了解他是否真的相信自己兜售的愚蠢言论——政府控制着天气;比尔·盖茨是一位秘密支持种族灭绝的优生主义者。

荒谬的清单没有止境。在我看来,聪明的人(例如穆斯塔法·马哈茂德是埃及一流的医生)反而会真诚地相信那些与逻辑、奥卡姆的剃刀和事实相悖的理论是一个荒诞的现象。我对像琼斯这样的人的猜测是,他们是虚无主义的骗子,他们利用了无辜的人。

琼斯告诉我他很忙,我可以有30分钟时间与他交谈。四小时后,他仍在讲话,那时我们正在一家墨西哥餐馆吃晚餐,而我在思考如何脱身。他魔怔了,因此他说得筋疲力尽。

那天下午充满了这样的言论:“我们生活在暴政之下。银行家、新世界秩序,他们正在利用《战争权力法案》来抢夺我们的枪。这不是共和国。得了吧,银行家给我们的生活强加氟化物(这里指认为政府利用氟化物达到愚民目的氟化物阴谋论),“9.11”实为监守自盗,他们将摧毁您的生活,那就是他们的邪恶程度。”

图为右翼网站InfoWars创建者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

我曾在中东待过多年,听遍了复杂的荒谬言论,并且熟悉俄罗斯兜售阴谋论的历史。知道阴谋论在美国通常是一种边缘现象时,我松了一口气。像琼斯这样的人更多时候不是让人感到困惑,也不是让人感到恐惧。健康的社会可以发展出抗体来保护自己免受幻想的影响,民主、自由和透明的美国是一个健康的社会。

当然,我是错的。

“您的声誉令人赞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5年底对琼斯说,“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他确实没有。特朗普并未捍卫我们的民主政治免受阴谋论思想的毁灭。相反,他拥护这种想法。阴谋论是强权主义,是他上任的途径,在任职期间他向“深层政府”发出警告,表示QAnon支持者(为特朗普撑腰的匿名网络阴谋论者)的实力不容小觑,他甚至开始质疑官方的新型冠状病毒死亡人数,他认为这是对他实施阴谋的证据。他与亚历克斯·琼斯、与俄罗斯和中东的阴谋制造者有何不同?

主要区别在于:他住在白宫。

这是个难以置信的问题,一个对阴谋思想没有抵抗力的人是如何当选总统的?即将到来的选举中,这可能是最重要的问题,这不仅是一场政治竞争,而且是一场对启蒙价值观和现实本身的全民公决。

谬论原本只是废话,然而现在却攸关生死。阴谋论思想,特别是在美国总统的提倡下,是一种生存威胁。

杰弗里·戈德堡

杰弗里·戈德堡

《大西洋月刊》主编

分享到
来源:“法意读书”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原以为民主自由的美国不会上阴谋论的当,但我错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