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冀浩然:福岛核电站机组熔融,日本社会为何如此低效

2015-10-03 08:51:04

名古屋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上个月的研究中认为福岛核电站在2011年受海啸破坏影响的2号机组的核燃料已经大部分甚至全部熔融,这再一次引起了日本科技和环保界研究者的紧张。然而日本社会对于此项研究结果的发布似乎麻木不仁,虽然这只是一个推测性的结果,但这个推测是建立在详实的资料和演算之上的。尽管科学界、环保界的人士紧急呼吁各方关注这件事情,却仍然反响寥寥。

笔者不是核物理的研究者,也没有能力参与到这类问题的科学讨论中来。但是笔者能够从熟悉的社会分析角度,看到在这4年半里,日本社会尤其是日本政府和大企业们在对待福岛核电站的态度、处理、责任划分上所展现的愈发低效与责任感缺失。

目前东京电力的最大股东是中央政府运营的公共财团,本质上仍然属于政府机构。因此过去经常常说的“东京电力公司是民营企业因而无力回天”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而且,即使是公共财团接管东京电力公司之前,东京电力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也是东京都政府这一日本“最有钱”的地方政府。在福岛核事故的处理上,不论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何况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把地方公营的发电企业一并强行卖给东京电力的时候,东京都政府和中央政府也是一脸狰狞地逼着其他企业签霸王条款。

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政府不仅事故处理效率缓慢,环境污染控制做得一塌糊涂,而且目前大有搁置事故处理让它自生自灭的风头。在安保法案风波之前,国会里为了核电站问题也是吵得不可开交。反对核电站的在野党和支持核电发展的执政党们似乎是为了日本的“环境”和“未来”争吵的面红耳赤,陷入了堑壕战般的不可开交状态足足一年,然而他们都忘了,数万福岛受灾民众仍然流落他乡,而“节电”标语也成了泛黄的纸片,不是被人从墙上撕下来就是被风吹到了东京湾里。

福岛事故现场(资料图)

为什么政府似乎只在喊口号而行动迟缓?

首先要说的是,日本政府并没有什么都不做。日本政府从事故发生开始,不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在努力的安置灾民并且为这些受灾民众提供物资保障和就业支持。由于政府的努力,绝大多数的受灾居民都在安置地生活了下来并且找到了维持生计的工作。但是日本政府的行动也仅仅是围绕于此了,日本政府在核危机本身的处理上,除去喊口号建机构之外,实际处置并不多,大多数处置危机的尝试都是东京电力公司的公司行为——包括斥巨资购买排障机器人,尽管高辐射环境让机器人几分钟就报废瘫痪了。

不是说像苏联处理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方式就是绝对伟光正的,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缘由是人祸,而处理各个环节里面也暴露了苏联体制的弊端,但是苏联用牺牲精神换来了对原子辐射的短时胜利,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人类文明的胜利。也不是说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对核危机就一定束手无策,三里岛事故中,美国联邦政府和事故相关的各州政府也采取了积极态度想尽办法处理危机,直到去年仍有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对三里岛核电站的残余核废料进行处理。

在切尔诺贝利救援的勇士们

而日本政府的问题在于,日本政府似乎根本就没有尝试的动静。可能中央政府真的是没有钱处理危机了,那么哪怕稍作尝试也远远好于什么都不做——这已经是政治层面的问题了。正是由于各级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毫无动作,福岛灾区的选民们才在去年的时候放弃了一贯支持的自民党,转投了其他的在野党。哪怕日本政府稍稍做做样子,都不至于把选票丢掉。日本政府无力也无意处理福岛核事故是一切问题卷成一锅粥的第一原因。

其次是电力公司本身也不愿意政府介入过多,害怕政府从中夺利。东京电力公司在面临如此之大的危机的时候,最先考虑的仍然是眼前的利益。事故发生后,在政府公共财团开始收购东京电力公司的股份、防止其破产对东京地区的社会生活带来不安之后,东京电力公司的高官们一致要求政府方面不得派出直接管理人员,也就是身为第一股东的政府公共财团在东京电力公司的实际事务上并没有什么权力。这也就是当时民主党政权主管灾后重建和事故处理的枝野幸男(现在的国会议员)用“两面受敌”来形容他当时处境的原因——一方面日本民众觉得他什么事儿都不做,而另一方面东京电力公司又处处设绊子让他动弹不得。

东京电力公司直到今天还害怕政府把他们的利润夺走——因为东京电力从80年代以来一直垄断着以东京为核心的关东地区的电力供应。而东京电力公司似乎也忘记了把它扶持起来的正式日本政府,七十到八十年代,日本政府大量地将地方的公营发电站并入东电系统,并催生了这一世界上效益最高的电力企业的出现。以牺牲国有事业为代价的日本电力系统改革,似乎也不会再是一个光辉的“改革”范例了。

东电公司高管道歉(资料图),但公司的头等大事其实是防止政府夺利

除此之外,政党之争也参与到了这事关日常生活的问题上。自民党政权从一开始就想以这个事情卡住民主党,把事故责任推到当时的执政党民主党的头上——当然咯,自民党作为东京电力公司的“伙伴”一定是没有责任的,东京电力公司在削减了20%社员工资的情况下每年给自民党上亿的政治资金也一定是没有问题的。笔者不知道自民党议员在国会山指责民主党和其他在野党的时候会不会心虚,毕竟我不是政治家。但是笔者仍然深深地知道,不论政治上怎么唇枪舌剑,事实就是什么都没有做,受灾民众仍然回不了家。

根据日本红十字会和地方各类救援团体的统计,去年一年针对福岛核事故受影响家庭和灾区的援助物资比前年减少了近3成——日本社会正在忘记这个事故。这不是NHK搞个纪录片,做几个特别电视节目就能解决的。

从2011年开始,每年12月31日的NHK红白歌合战(等于我国的CCTV春晚)上,是一定要有地震和福岛环节的。每年都要找一堆男女歌星、社会名流,在大过年的除夕夜上(日本人视元旦为其“春节”)不断地猛灌鸡汤忽悠人流眼泪。尤其是2013年的红白歌合战上,女主持人哭得稀里哗啦,甚至连台词都说不清楚,后面的一票男女歌手也是嚎啕大哭。然后这一感动大戏成功地在福岛县获得了7%的瞬间历史最低收视率纪录——“鳄鱼的眼泪”已经骗不了真正苦难的受灾民众了。即使我国的春晚年年被某些人骂政治性太强,也未见年年把汶川和雅安地震挂在嘴边说个没完没了,把喜气洋洋的过年晚会变成人间鸡汤的催泪大会。

彩排时就已经哭上了

试吃也许能算是安倍为福岛做的“实事”

现在的受灾地宫城、岩手等县的太平洋海岸,仍然堆砌着成山的灾害垃圾;受灾害影响的常磐线(沿太平洋海岸线修筑的重要铁路线)、只见线等由东日本旅客铁道公司管理的铁路线路仍然迟迟不见修复工程——可笑的是很多经营困难的地方铁路已经恢复了运行。留下来的只有什么“东北振兴协会”、“东日本大震灾复兴再建会”这些官模官样的协会和越长越高的野草。

尽管电视台和政府都喊着“不要忘记灾难”,但是什么都不做的现状和遗忘本身有什么区别?犹记得1995年,神户·阪神大地震之后,日本各界紧急动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只用了三四年,森喜朗首相就说出了“灾害已经过去”这样的话,今天的日本首相敢去福岛说出这样的话么?20来年的时间,日本已经从健康的中青年人变成了“中年病”频发的中老年人了。

曾几何时,一般中国人对于日本人的印象里总有一条是“日本人有责任感”。的确,在中国人对日本观念认识形成的80年代初期,混合着战争时期对日军的印象的中国人,在看到日本当时的发达程度、社会组织结构和运行方式之后,尤其是看到当时日本人的敬业精神和向上态度之后,很容易会给日本人打上这样一个标签。于是乎几十年后的今天,很多人仍然不能把这个标签撕下来,正确的认识当下日本人的责任感。

至少从今天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对待福岛核事故的所作所为上,已经看不到有什么责任感了。核燃料大部分熔融这样的大新闻,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冀浩然

冀浩然

战后日本历史与社会研究者,周刊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福岛核泄漏
福岛核泄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