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麦卡锡主义重新抬头?回顾2018年美国政治清洗与“中国间谍案”

2018-10-09 07:42:32

1. “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

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表演讲,“这将是史上最值得关注的一次联合国安理会会议”,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如此预测。果不其然,特朗普大谈反对全球化、宣扬美国利益等不得人心的“暴论”,为各方批评嘲笑。最关键的是,特朗普突然指责中国干预美国中期大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说,中国不仅曾试图干扰美国2016年大选,正在干扰今年美国中期选举,可能还打算干扰2020年美国大选。这遭到了中方的严正驳斥。

“我是第一个在贸易上挑战中国而且胜利的美国总统,所以中国不希望让我赢得选举“

另一方面,同日华盛顿美国司法部公共事务办公室称,一名中国公民,现任美国陆军预备役军人于25号被捕。他被控秘密向一名中国情报官员,提供美国国防承包商雇员的信息,“帮助中国政府从美国科技界招募间谍”。

此前9月1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是美国反间谍活动首要目标,目前FBI的56个办事处都在调查中国间谍。雷称,“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对美国构成更广泛和全面的威胁”。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新铁幕演说”,指责中国干涉美国中期大选。

厉害了,紧跟俄罗斯,中国也可以干涉美国大选了。今年以来,美国国内充斥着“中国威胁论”,层出不穷的“中国间谍案”让人目不暇接。

真的是中国预备干涉美国中期选举,不断派出间谍渗透美国吗?

让我们从时间线梳理,看看2018年以来,诸多“中国间谍案”都是如何产生。

2. 2018年的时间线回顾

2018年1月至3月:国务卿和联邦调查局局长的表态

年初的1月22日,时任中央情报局局长(CIA)的蓬佩奥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说,中国对美国企业经济都构成威胁,他说“中国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奉行一些明显不利于美国的贸易策略...中情局的作用就是确保我们的决策者了解中国挑战,以便他们做出选择反击威胁。”

2018年3月,由于外交政策分歧严重,特朗普解除前国务卿蒂勒森职务,由蓬佩奥接任。而CIA迎来首位女局长,此前负责秘密特务工作的哈斯佩尔。

3月22日,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采访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雷在首访时谈到美国遭受最大威胁,分别是“中国间谍、恐怖活动,以及暴力犯罪上升”。

雷称,中国间谍活动最活跃,没有国家比中国更接近美国关键性资产,随后他认为美国低估了中国。

2月时,雷曾在美国国会称,中国商人、学生和科学家对美国构成巨大威胁,要求美国作出“全社会”回应。采访中,雷对这些言论补充说,虽然FBI不会根据种族民族和血统进行判断,但每当他们展开间谍调查,结果总是指向中国。

2017年5月,特朗普解除了前任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职务,随后克里斯托弗•雷在8月上任,特朗普曾在微博上评价他,“一个无可挑剔的人”。

2018年4月:华裔科学家和中国“商业间谍”的遭遇

4月24日,美国绩效保护委员会(MSPB)首席行政法官裁定,美国商务部没有理由解雇科学家陈霞芬,法官认为陈霞芬是美国商务部不公行为受害人,最后批评美国商务部似乎更关心“政治正确”,而不是“正确的事”。

陈霞芬是一名华裔水文专家,在商务部大气与海洋管理局工作。2014年陈霞芬回国省亲,曾与水利局工作的老同学聚会。返回美国后在办公室内被6名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美国司法部公开声称,陈霞芬从军方的国家大坝数据库下载敏感文件,涉嫌窃取政府机密数据等罪名,检方认为陈霞芬回国后,没有如实说明和中国水利部官员会面细节,还涉嫌虚假声明罪。对于众多指控,陈霞芬明确否认。她表示下载内容都在办公室电脑,也没有隐瞒任何细节。

陈霞芬案不是孤例,一名华裔核物理科学家李文和也曾被指控间谍和泄密罪。类似的是,他被捕更多基于“种族”而不是“证据”,最终官方撤销诉讼,法官对李文和道歉,称政府做法“让美国蒙羞”。

随即,4月28日。另一起商业“间谍”案爆发,“为中国偷窃美国商业机密”的美籍华人,刘刚和石山(GangLiu ShanShi)被逮捕,被控窃取美国商业机密,一种水下复合材料,并将技术转移给中国企业。检方起诉书写道,该公司的复合材料,广泛用于潜艇,石油勘探和航天领域。但是司法部并没有透露该公司具体信息。司法部坚信,中国企业的行为得到向中国政府的资助。

年初,在中兴、华为接连遭到美国来自“安全问题”的施压后,美国国会中美经济安全委员会在4月19日发布报告,点名三家中国公司,称其有“间谍行为”。

美国华人组织“百人会”2017年曾发布《起诉中国‘间谍’:美国经济间谍法的实证分析》研究报告显示,2009年以来,根据美国经济间谍法控告华人的占比已经增长了两倍,达到52%。

2018年5月至6月:美国国家情报体系的自我清洗

这两个月,美国国内焦点集中特朗普“通俄门”和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为此特朗普和美国情报系统正式开战。

据内部人士透露,早在2016年,奥巴马政府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就派出线人试图打入特朗普竞选团队进行监听。特朗普上任后,在2017年5月突然将詹姆斯•科米无理由解雇。2018年5月初,科米的两名心腹,贝克(Jim Baker)和佩吉(Lisa Page)也被迫辞职。

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当时称,派线人打进特朗普团队不是为了监听,而是为了保护他...

此事曝光后,许多官员都私下承认,奥巴马时期,多家情报机构探员,都曾预谋破坏特朗普竞选。现在他们中一些人的工作重点转向破坏总统制度,这么做也都是为政治目的。面对这种丑闻,共和党议员十分愤怒,要求成立调查组全面调查整个FBI。

6月14日,美国司法部发表568页报告,称科米在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中存在过失,但并无证据表明科米存在政治偏见。

当特朗普政府对现有美国情报机关进行“去奥巴马化”的清洗时。美国情报机关对自身的清洗也没有停止,5月8日、5月29日美国分别审判了此前抓获的两名前中央情报局(CIA)特工。根据指控,这两个人都是“中国间谍”。6月4日,美国又抓获了一名新的“中国间谍”,这位是国防情报局的雇员。

5月8日,此前笔者曾提到过的,号称“向中国人出卖了数十名CIA线人,导致美国驻中国间谍网全灭”的前CIA特工,亚裔美国公民李振成接受审判。检方称李振成与中国情报机构见面,收受中方贿赂。但检方只有间接证据,并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李振成出卖了中国线人。纽约时报称,“CIA的人认为,当有一个自然而然的解释时,官员们太急着去怀疑有一个鼹鼠。”

出生在香港,而后移民美国的李振成

5月29日,一年前就被逮捕的,前CIA特工凯文•马洛里(Kevin Mallory)开庭受审。去年6月22日,马洛里因随身行李中携带1.65万美元被捕,他被控向中国兜售绝密文件。和李振成不同的是,马洛里是纯正的弗吉尼亚州美国人,但他有一名台湾妻子,而且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另外,他在美国情报机关工作超过二十年。检方称,马洛里2017年完全依靠“中国间谍”支付的2.5万美元生活。

6月4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最后一只羔羊上钩。国防情报局情报官,汉森 (Ron Rockwell Hansen) 因涉嫌“中国间谍”被捕,他被指控收取80万美元,出卖机密给中国。还自称2016年担任过中国国安局顾问,和马洛里一样,他也会说一口流利中文,而且还懂俄文。

2018年8月至9月:(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我们要全力对付中国!

8月8日,特朗普出席了高尔夫私人俱乐部晚宴,他在晚宴上不点名的表示,“几乎所有来自这个国家的学生都是间谍”。虽然特朗普没有明确提到是哪个国家,但与会者认为明显是指中国。发言立刻引起美籍华人的不满。美国华人联合会(UCA)对此发表声明,称这一言论“让人十分不安,陷入孤立主义,偏执是‘自我毁灭的行为’”。美国国务院随即表示,欢迎中国学生在美留学。

《泰晤士报》有关“中国学生间谍论”的报道

但8月末又爆出两次类似事件。

8月29日,南华早报报道,美国某些政界人士认为,孔子学院是中国人从事间谍活动的温床,该机构存在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现实威胁。包括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在内,多位国会参议员强调,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是中国对美国的“外国渗透”活动之一。

8月31日,美国反间谍机构负责人指责中国情报部门使用“虚假”领英(LinkedIn)账户,“钓鱼”美国涉密人员,并敦促微软删除相关账户。

领英是微软公司旗下知名职场社交平台,该平台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地区拥有5.75亿用户。美国国家反间谍执行局(NCIX)负责人埃文纳(William Evanina)表示,中国“间谍机构”在领英上“非常有攻击性”,他们使用虚假账户招募美国人,来获取美国政府和商业机密,一次甚至联系数千名用户。

这场沸沸扬扬的闹剧最终在9月中旬走向高潮。

9月12日,上文提到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宣称“中国是FBI反间谍的首要目标”。

报道中称,主持人让雷对比中国与俄罗斯的威胁,雷表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俄罗斯上,但中国才是FBI反间谍工作的首要目标”。雷称目前FBI的56个地区办事处全都在调查中国间谍活动,中国威胁存在在美国大城市到乡村的每一个地方。

9月25日,今年开始以来最后一个牺牲者出现,一名居住在芝加哥的中国公民,美军预备役人员纪超群因涉嫌“间谍活动”被捕。检方称,他“从事间谍活动”,“为中国政府招募8名华裔科学家”。

2016年,纪超群通过“紧缺人才征兵计划”加入美军预备役,该计划授权美军招募“对国家利益有至关重要技能的外国人”,他在申请表格上强调,自己在过去7年与任何外国政府无联系。

庭审中,纪超群表示“中国国内人员只是想让他帮忙购买资料,因为中国支付费用太繁琐”,但FBI探员认为,纪超群“通过这种方式为中国政府部门在美国收集情报”。

2018年10月:“中国希望美国换个总统!”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为10个月的“中国威胁论”发酵划上暂时句号。经历“忠诚门”,差点被逼上测谎仪的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爆炸性“新铁幕演说”。

从南海谈到台湾,自中美贸易到中国海外投资,彭斯从多角度批评中国内政外交,言辞强硬逻辑混乱,充满火药味。可是,演讲发表后各方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彭斯大费篇幅回顾中美“美好过去”。想当年,美国帮中国搞教育,做生意,并肩打赢日本帝国主义,后来对抗苏修。改开后美国积极投资,推动中国开放。才有当下中国伟大成就,彭斯称之为“美国重建中国(We rebuilt China)”。

现在呢?中国没有走自由民主道路,让美国Very disappointed(非常失望)!

除此之外,彭斯大谈“中国干涉美国选举”。美国网民却在“中国希望美国换总统”话题下,一边倒留言表示“不止中国这么想,美国人也这么想”,极富喜剧效果。

美国网民:我们也想换一个!

对于彭斯“新冷战”演讲,人民日报微信公号“侠客岛”评论称:

“彭斯的演讲,有点像女生分手前的陈诉,从历史细数到现在:你喝的酸奶是我买的,你吃的辣条也是我买的,现在还那样不公平对待我,你把我当什么?渣男!我要跟你分手!”

3. 麦卡锡主义归来

稍有常识的人都清楚,特朗普总统这个大嘴巴说的是胡话。但是,“干涉大选、红色间谍渗透、他们存在于美国社会中每个角落,目的是彻底颠覆美利坚。”这种熟悉的气息,麦卡锡主义最初指的是1950年代,麦卡锡的做法。但是在今天,这个词更普遍的词义是蛊惑人心、不择手段和莫须有,以及公开攻击政敌人格或宣传某人不爱国。

1945年二战结束后的几年,美苏关系尚处于蜜月时期。但随着铁幕演讲和1948年柏林危机爆发,冷战迅速拉开序幕。40年代末,在对苏敌对的气氛下,美国社会出现红色恐慌(Red Scare)式反共产主义风潮。恐慌来自于全球共运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以及苏联对美国政府的间谍行为。

《这就是明天吗?共产主义下的美国!》1947年漫画

1950年开始,国会议员麦卡锡成为最耀眼的公众人物,他声称有大量共产党员、苏联间谍和同情者藏在美国联邦政府里。麦卡锡说自己有一份名单,上面记载了205名“共产党员”在美国政府中工作,虽然几天后,这个数字就变成了57人。

因为当时的社会风潮,以及FBI局长,埃德加•胡佛的推波助澜。美国政府制定各种反共政策,一系列反共委员会、理事会、“忠诚审查会”在联邦、州和地方政府林立,许多私立委员会也致力于为大小企业进行监察,试图找出可能存在的共产党员。

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是其中的核心,调查与共产主义活动有关的个人、雇员和组织。最终曾有2000多万美国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

1953年4月,HUAC对美国大使馆藏书进行清查, 最终美国共产党、美国记者白劳德(1942河南饥荒调查者)、史沫特莱女士(曾采访延安)等75位左翼人士著作被列为禁书,甚至马克吐温的作品也被列入“危险作品”之列。在此影响下,美国城市和学校的图书馆纷纷查禁甚至焚毁“任何可疑的书籍和杂志”,估计约有200万册。

当时不少美国人被指为共产党人,或者共产主义同情者,被迫在政府和私人公司里接受迫害式的调查询问。虽然麦卡锡口中的“共产分子名单”从来不存在,而且也没有足够证据能证明任何事实。而理由仅仅是,“他们看起来是赤色分子”。

很多人为此失去工作,事业遭受打击,被监禁迫害,其中几名代表人物甚至被非法处决。比如美国共产主义人士,罗森堡夫妇被指控为苏联偷取核弹机密,1953年被执行死刑。

但是美国社会层面,对“红色瘟疫”和“共产主义”的反感,却一直持续到今天。虽然绝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能分清国际共运与单纯左派的区别,也分不清广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区别。但不妨碍美国人谈“共产主义”色变。 麦卡锡主义使美国公民接受了反共=国家安全的思想,为未来二十年的美苏对抗打下了心理基础。

麦卡锡时代又被称为美国文革,美国右翼评价麦卡锡为“了不起的勇敢灵魂,伟大的爱国者”

特朗普政府上任后,美国发表《国家战略安全报告》,将战略重心作出调整。美国政府对外部门纷纷将工作轨道转向中俄,所谓“大国竞争方向”。目前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党内,对抗中俄已经是白宫和美国保守派的“政治正确”。从特朗普目前的亲信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些规律。

迈克•蓬佩奥:2017年1月接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2018年3月特朗普突然解雇前国务卿蒂勒森后,蓬佩奥接任国务卿。

丹•科茨:共和党保守派,2017年1月被任命为美国情报系统总负责人,美国国家情报体系总监。

克里斯托弗•雷:2017年5月特朗普无预警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FBI)詹姆斯•科米后接任FBI。

吉娜•哈斯佩尔:效力CIA33年,长期负责秘密特工工作,蓬佩奥接任国务卿后出任CIA局长。

特朗普政府用人呈现出“特务治国”的倾向。特朗普作为被建制派鄙视的政治素人,成为总统后,很难让共和党高层精英与自己统一思想,前国务卿蒂勒森和共和党大佬麦凯恩与特朗普的恩怨,就是很好的佐证。而情报机关官僚意识形态色彩相对模糊,可以与特朗普达成一致。情报工作者们大多右翼,有反中反俄倾向,这与特朗普不谋而合。

2018年的今天,美国对抗中俄的本质,就是对抗中国。

2014年以来油价暴跌,俄罗斯后劲不足,经济上需要中国定期输血,还要负担叙利亚战局,所以俄罗斯无法为中国分担太大压力(除非东乌共和国可以一口气打进基辅)。

特朗普作为目睹美国冷战胜利的一代人代表,要学习冷战成功经验。冷战中美国对抗苏联最稳定的阶段,就是艾森豪威尔(1953-1961)和里根时代(1981-1989)。

对外政策上,特朗普参考50年代艾森豪威尔主义和80年代里根主义,“遏制政策(Policy of Containment)”,效仿遏制苏联,对中国进行全方位打压。

乔治•凯南在1946年拍发著名的“8000字电报”,提出要以直接开战外一切手段遏制苏联扩张

艾森豪威尔是1953年上台后,完成竞选承诺,给了美国人“8年的和平与繁荣”,这是美国人在越战前最幸福的时光,也恰好是1946年生人,特朗普的童年和少年。

特朗普对里根时代盲目崇拜,则反映他追忆中年美好时光。里根时代美国制度自信,道路自信,40多岁的特朗普取得事业上的全面成功,这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思想根源。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推行的所有政策都可以在艾森豪威尔和里根身上找到影子。巧的是,艾森豪威尔是20世纪美国第一个没有担任公职直接竞选的总统,第二个是特朗普。

在遏制理论指导下,我们今年看到了美国的具体措施。

军事上,美国历史最高军费。经济上,贸易战连续加码。社会思想上,“中国威胁论”频出。“中国间谍渗透美国”作为掀起社会恐慌的手段,不足为奇。

2018年大多数案件的主角,要么是中国公民,要么是美国亚裔。这两个群体在美国往往身处社会中上阶层,却不具备政治影响力,又因为身份特殊性,是保守右翼绝佳的活靶子,容易引起美国社会共鸣。其他遭到清洗的特务官员更是如此,“身为美国人不仅中国人勾勾搭搭,还会说中文娶中国老婆,共谍!” 清洗知华派,一脉相承的麦卡锡时代美国政治清洗逻辑。特朗普政府提出“中国渗透论”,就是想唤起美国全社会恐慌。

和麦卡锡时代相比,“共产主义威胁”被换成“中国威胁”,毕竟在美国保守右翼看来,中国本来就是共产主义独裁集权国家。

中国国力蒸蒸日上的今天,当年欧洲恐惧的“黄祸”,和美国人恐惧的“红色共产主义魔鬼”,终于合二为一。一切都如同冷战开始时的1948年。

时间过去70年,美国右翼保守主义的肃杀气息,还是那么陌生又熟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吉翁舰长

吉翁舰长

留俄青年学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史雨轩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彭斯铁幕2.0吓不了中国,麦卡锡2.0会不会搅乱美国?
美国在华间谍网全灭,这个人是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